谁动了我的国酱

【三条サンド】某水深火热的本丸日常

久违的三条夹心……

感动……(咦

检测到在途的OOC高能反应,非战斗人员请立即回避。



-正文往下- 





 其之一 千万不要让你的审神者和你的男朋友(们)一起看电视


  


  “被被。”


  山姥切国広正路过娱乐室,就被一个声音叫住了。


  这样奇怪的昵称,不用多想,也知道是审神者。似乎是因为某些复杂的原因而让他拥有了这样一个奇特的昵称,并且在山姥切国広的反对之下也依然是久治不愈,于是他也所幸听之任之放任审神者这么喊他了。


  “怎么了?”


  山姥切国広转过来,审神者正躺在被炉里,桌子上都是零食,然后电视里放着审神者最喜欢的男男电视剧。


  ——是了,自从审神者的秘密宝箱被公开之后,审神者似乎再也没有私藏过一些奇怪的书籍,但是却往着另外一种道路发展了。或者说,正是因为秘密被公开,审神者就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意味,完全不遮掩他对同性之间恋爱感情的喜好,然后经常像这样光明正大的收看一些不得了的电视剧,有时候还会喊上他们一起看。


  就比如现在。


  “你快过来看这个。”审神者对他招了招手,示意他看电视画面。


  ——《被双胞胎同时盯上了》。


  光看名字就让人感觉到不妙。山姥切国広有些战战兢兢地在审神者的身边坐了下来,现在正是冬天,气温还是有点冷,山姥切给自己倒了一杯水,都还没有开始喝。


  ——“自从你收养我们两个的那一天起,我们就已经决定了,要让你成为我们的人。”


  ……真的是万分庆幸自己还没有喝。


  山姥切国広有些发抖地手放下了茶杯,他觉得这可能是审神者对他们的一种新的锻炼方式。


  “你看到了吗,被被。”审神者嘴里嚼着薯片,有些含糊不清地对他说,“看到了没有,小孩子都是狼。”


  “……”山姥切国広不是很懂审神者的含义,尤其是——他看了看外面,还没有成长起来的小三日月正在庭院里玩儿雪。他们都是幼年体型,并且……有五个。


  电视里正在播放一个可怜的养父是怎么被他的养子追求而深陷不伦之恋,电视外审神者正在语重心长地跟被被打预防针。


  “所以说,绝对不可以捡小孩子来养。会出事,绝对会出事的。”


  看到审神者一脸严肃的表情,“被被,千万不能在路上捡刀回来。什么三日月,什么小狐丸,那都要出事儿的。”还如此告诫自己。


  山姥切国広觉得有必要提醒一下,“可是,三日月和小狐丸都是锅里出来的。”


  “就连鹤丸都是锻造出来的。”


  他们都是这个本丸土生土长锻造出来的。


  “哦,”审神者停了一下,“那你就千万不要……”


  ……千万不要锻刀?


  山姥切国広还等着审神者这么说,审神者却又改口了,“不不不,那你还是继续锻刀吧。”


  “三日月要来那是天意,没有办法的嘛。”


  这也正是为什么这个本丸的三日月有这么多的原因,山姥切国広相信这都是出于审神者的执念,而审神者却总是说这都是因为他??


  不是太能理解。


  “而且说真的,”审神者又撕开了一包薯片,“朝夕相处会演变成习惯,而习惯,是最难割舍的。”


  山姥切国広有点不是太明白审神者在说什么,更加不明白的是三日月是什么时候也开始围着被炉坐下了。


  就那样,突然地,说着“呀,好冷。”就非常自然地在他身边坐下了。


  好像对电视里放的那些OOXX的场景就完全不在意一样?!


  “啊,冷——”


  小狐丸也是,不知道从哪儿跑过来的,一边发着抖一边钻进了被炉,“总队长,我想吃桔子。”


  明明电视里播放的剧情是那么地难以形容?!


  山姥切国広一边剥桔子一边莫名其妙地想难道真的就只有自己一把刀介意电视里的那些场面吗?!


  而且现在真的是越来越不得了了啊!!


  “被被,你看。”已经发现了三日月和小狐丸进入了房间,却丝毫不介意的审神者还在对山姥切国広谆谆教导,“尤其是不要捡双胞胎,哪怕是异卵的。”


  ……???什么叫异卵??


  山姥切国広觉得审神者可能是喝多了,为什么一直在说他听不懂的词。而且有一瞬间他觉得房间里有些冷。


  电视上的画面已经直白火热到了令人目瞪口呆的地步,除了山姥切国広之外的三个人却相当淡定,就好像心如止水一样面不改色,审神者就不说了,兴趣一直奇特得无人能及。可是为什么三日月和小狐丸也都能够那么淡定?!哪怕都已经裸露到了让他脸红的地步,这两个人却还是满脸笑容?!果然是因为名刀吗?!而自己是仿刀所以如此的定力不够?!


  “——因为双胞胎一定会3P。”


  山姥切国広觉得自己的听力可能出现了一瞬间的障碍。他觉得自己好像明白审神者在说什么,毕竟还配合着电视的画面……


  “而3P就一定会【自主规制】。”审神者看了看山姥切国広,然后再瞄了瞄三日月和小狐丸一眼,笑得特别意味深长的说,“是吧?”


  三日月和小狐丸依然是满脸和室外天气不符合的春风式微笑,审神者也没说话,山姥切国広已经陷入了对自己的探究和对三条兄弟的敬佩之中,一种奇异的沉默在房间里蔓延开来。


  小狐丸:“也不一定。”


  三日月:“呵呵。”


  然后小狐丸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三日月却笑得格外地莫名其妙,好在电视剧的剧情发展终于到了一个高潮,盖过了现在尴尬的场面。


  ——“我无法在你们之间做出选择!”


  “呀,其实不选也挺好的呢。”审神者嚼着薯片说,“三人的性福生活不是挺美满的吗?”


  “……审神者,你的发言真的是……”终于回过神来的山姥切国広,才发现自己的审神者似乎在某些方面出现了很大的偏差。


  “嗯?”被挑刺的审神者却一副很无所谓的样子,“被被不这么认为吗?同时被两个人所爱,收获的是双倍的爱啊。”


  “但是……”山姥切国広有些不善于表达这类关于感情的想法,“一个人怎么可以同时爱两个人呢?”


  爱难道不是唯一的吗?


  “所谓‘爱’也是很复杂的呢。”审神者慢悠悠地说,“在未成形之前一切都不确定,不均等而无法分配……就好像……被被,如果要让你在三日月跟小狐丸之前选一个,你选得出来吗?”


  房间内的气氛陡然因为这样一个问题而紧张了起来。


  三日月和小狐丸的神色终于有了一点点的改变。


  小狐丸似乎是想说什么,却又没有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因为这个问题,三日月也看向了山姥切这边,他怎么也介意起这个问题来了。


  “这个……”虽然第一反应应该是“为什么要做出这种选择”,但是猛然被提问这种问题,尤其还是三日月跟小狐丸就分别坐在山姥切的左右,平时也一直都是和睦相处,忽然要选,真的是有些左右为难。


  “我……选不出来。”


  三日月和小狐丸的表情,一瞬间都有些微妙。像是放心又像是遗憾。


  “所以呢,所谓‘爱’这种东西,是很复杂的啊。”虽然是在讨论电视里的剧情,不过怎么听起来却很近距离,“并非所有付出的感情都是纯粹的爱,毕竟也还有所谓的占有欲,在得到你的心之前就得到你的人……什么的……”


  电光火石。


  要说的话,就是在这样一个瞬间。


  审神者突然就想被噎住了一样呆住了,他惊恐地看了看三日月和小狐丸,似乎是觉得自己说错了话。但是三日月和小狐丸瞬间都变得心情很好的样子,至少坐在他们身边的山姥切国広是如此觉得的。


  “被被,我说真的,你,好好保重啊……”


 
   
评论(9)
热度(171)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