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三山】天空的居民与时间的访客

月球味道的蜜柑(……)

和月球的某两个人有关系,但是关系也不大,属于“乍一看起来像是paro但是又魔改了很多地方”的故事,所以就算没有登月也毫不影响看这个故事。

只要十一月第一天的太阳没有升起来,那么这就是还是万圣节贺文!(虽然毫无关系)

先看一下这张图也许会有助于理解(不)


其实我就是想炫耀and感谢一下查理太太的赠图❤

如果觉得色彩很亮那是我加的滤镜的锅!


-正文往下-


  山姥切国広沿着蜿蜒的楼梯一步步往上走,他受审神者的委托前来这个神秘的地方寻找传说中的魔法师。


  他不知道对方的姓名,唯一的信物,就是手里署名“梅林亲启”的书信。


  这座...

停更几天

外出取材一周(。)

【三山】大概是这冰凉的月光让我发狂了吧 -31-

31


  伸手不见五指的世界中,起初只是一片朦胧,分得清天地,却看不清。感受得到冷暖,却不知晓其来源为何。


  他就存在于这样的世界中,不知道风也是有声音的,不知道泥土踏上去是有些柔软,甚至不知道树叶是绿色,而天空是蓝的。


  这个世界中所存在的东西,在他所“感受”到的瞬间,被触碰、就燃烧了起来。明亮的火光,却也不足以照亮天空,燃烧发出的难闻气味,在火焰熄灭之后,却也久久不熄。


  他想要触摸,树干就折倒了下来,冒出灼热的火。他伸出手指,树叶就在一瞬间蜷缩成灰烬。脚下的大地是坚硬的,并且一日胜过一日的崎岖。他在这样的世界中奔跑,想要看看其他的地方,所见之处却永远是一...

【三山】大概是这冰凉的月光让我发狂了吧 -30-

眼泪到底是冷的还是热的呢?


30


  确认清光已经碎刀,是审神者醒来之后的事情了。


  山姥切国広和“三日月”先行将审神者带回了本丸,却发现清光还没有回来。当时就又组织了一支小分队,沿着清光上山的道路去搜寻,得到的结果是森林中有燃烧过的痕迹,但是没有发现清光。


  也许只是失踪……?


  怀揣着这样不安,一直等到几天之后,审神者醒了过来。虽然伤势并未完全恢复,但是意识已经清醒,他听到清光失踪的消息,立刻就打开刀账确认。


  审神者看了刀账,缓了一会儿,才慢慢地说出了清光碎刀的消息。


  山姥切国広当时正和三日月坐在门外,虽然他们也很关心清光,而且还是和...

【三山】大概是这冰凉的月光让我发狂了吧 -29-

今天的更新或许可以配上这首歌食用:

All Time Low

其实不配合食用也完全没有问题


正文往下:


29


  树木烧得噼啪作响。


  山姥切国広又往里垫了一把树枝,惹得火星又往上扬了扬。


  审神者在篝火堆旁边静静躺着。


  在不知道多久的搜寻之后,终于在一堆树叶底下找到了他。如果不是山姥切国広看到露出来的鞋底,差点儿就要错过了。好在审神者虽然受了伤,但是气息还很稳定,山姥切国広本来想直接就把审神者带回本丸,却被狂月拦住了。


  “看你脸色很差,要不然休息一会儿再回去吧。”


  对方这么说道,还帮着他稳了一把审神者,山姥切国広这才发现...

【三山】大概是这冰凉的月光让我发狂了吧 -28-

结局倒计时。

应该是。


28


  深夜中的山林很安静,狂月拉着山姥切国広一路往前走,脚步轻快得很。


  “等一下啊,你走得这么快,我都没时间检查了。”山姥切国広极力拖住对方的脚步,“我们出来是找审神者的,又不是爬山,不用走那么快,也许审神者就在树林深处呢?”


  “可是审神者就在前面啊。”狂月头也不回地拉着山姥切国広就向上走,陡峭的山路上只铺了石板,经过岁月侵蚀,也被泥土掩盖得看不出来多少。


  “你怎么知道?”


  “我们赶紧走吧!”莫名其妙地,又提起了兴致的狂月几乎是要在山间奔跑,“你不是要找到审神者吗?我这是在帮你的忙啊。”


  被狂月拉着...

【三山】大概是这冰凉的月光让我发狂了吧 -27-

27

  “你知道我们要去找审神者?”


  山姥切国広看着镜子,镜中的狂月只是加深了笑意。


  “……为什么,你会知道?”


  纯粹得令人颤抖的杀意,收束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狂月只是闭着眼,哼着歌儿一般用轻松的语调说:“我当然知道了。”


  想象一下,你某天睡觉醒来,发觉一直束缚住自己的外力消失了,难道你不会有感觉吗?


  狂月看向镜中的山姥切国広,对方因为紧张而苍白的脸色,现下看起来更加狼狈,只有那一双碧绿的眼睛,还挣扎着希望的灯火。


  “只是……从灵力上,感觉到的吧?”像是询问,又像是确认一样,山姥切国広的手指还搭在狂月的发梢,近在咫尺就是对方的颈项...

【三山】大概是这冰凉的月光让我发狂了吧 -26-

想给他俩点播一首《beautiful world》


26

  “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为什么不早说!”


  “就是因为重要才不能够乱说。”长谷部忍住强烈叹气的冲动,“山姥切,你留下来坐镇本丸,我和清光出去找审神者。”


  山姥切国広伸手拦住了拿起刀要往外冲的长谷部。


  “还是我去吧。”他看着长谷部一脸状态不佳的样子,“看你也是熬了一晚上,我和清光去就行了。”山姥切国広转过头,清光还裹着被子,“清光你还行吗?”


  “不行也得行啊!审神者丢了,这么大的事,我当然要去。”


  加州清光紧了紧身上的棉被,“我没问题。”


  好。


  山姥切国広正点点...

【三山】大概是这冰凉的月光让我发狂了吧 -25-

25


  梦中,又是那个幽暗的森林,不知名的野兽在森林中奔跑。这次却没有再看到那个湖泊,周围都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山姥切国広身处其中,他连自己的存在都感觉不到,那只野兽却好像看得到他似的,越跑越近,越来越近。山姥切国広感觉到温度越来越高,仿佛他自己都快要燃烧了一般,伴随着噗通噗通的心跳声,再一眨眼,那只野兽已经近在眼前,裹着烈焰张开獠牙朝他直扑过来。


  山姥切国広猛然睁开了眼。


  “三日月”正在他的身边,明明已经入夜,却并未睡着,只是看着他,一言不发。


  “怎么了?”山姥切国広捂着额头,有一种异样的眩晕感,让他的视线有些模糊。


  “没什么。”狂月抬起手,...

【刀剑乱舞】Out of theater -05-

沉迷废萌系睡前故事无法自拔


05


  “怎么今天有蛋糕吃?”


  小狐丸咬着勺子,“没听说今天有谁生日啊……导演?”


  “导演生日也不会有蛋糕吃的。”比起小狐丸直接一口吞的吃法,三日月倒是优雅得多,用塑料刀优雅地把蛋糕切成均等分小块,再用叉子送到嘴里。这种手法非常熟练,山姥切国広不禁回想起了他和三日月吃牛排的时候,也是这么一套刀法。


  真是刀不在新,有用就行……


  被甜蜜的水果香气所陶醉的山姥切国広思绪已经不知不觉中飞向了遥远的地方,“反正有蛋糕吃就好了,别的不重要吧?”


  “剧组其他人杀青的时候,难道不会庆功吗,吃蛋糕也很正常吧。”鹤丸还...

  1/25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