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三山】有一个智障哥哥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这篇是 @春田皓皓子  太太无料的回文!!就是那篇《喜欢上一个性冷淡的直男怎么办》的回文!因为觉得太有趣太有意思了所以就擅自写了!完全不算是repo的repo……现在得到了太太的准许所以把它公开出来,推荐食用《喜欢上一个性冷淡的直男怎么办》之后再看这篇风味更佳233333



-正文往下-



 【此回答因涉及个人隐私,已被折叠处理。】


  谢邀。


  虽然已有诸位答友以及各早期痴呆患者家属所分享的经历珠玉在前,不过鉴于某个人实在是智障得别具一格,而作为被他欺压多年最近终于扬眉吐气翻身农奴做主人的病患家属,鄙人还是很愿意向大家分享一下一个集智障·霸道·间歇性抽风·失忆·美貌·暴力以及有钱多重属性的智障病患案例,仅供大家参考在日常生活中如何与高等级智障相处,并且也祝大家可以拥有愉快而美好的人生。


  这个智障哥哥……就叫他M吧。并不是那个M的意思,但我觉得其实也差不多了。毕竟每天被人打还能笑嘻嘻的,很难说没有那方面的癖好。虽然他也是针对某个特定人物才会显得很M,至于那个人……之后再提。


  我和M是亲兄弟,就是一个爹生的,他先我后的关系。所以M比我大,来到这个世界上比我早,掌握的套路也比我多。我自从投胎的时候晚了一步,就无时无刻不受到M的欺压。我们家的情况有点特殊,不像其他普通家庭,哥哥是要让着弟弟(我自从知道孔融让梨这个故事,就一直想把这个故事裱起来放在老房子的客厅正中央)。在我们家庭里,M的地位很高,长子长孙,不夸张的说,就是继承人,所以大家都宠着他,也会更加严厉的教育他,他也争气,人很努力,成绩优秀,让人挑不出毛病。从外人的角度来看,M就是一个完人,长得好看,家世显赫,成绩优异,身材高大,品行良好……总之就是把所有的赞美词都可以往他的身上堆。但是从我来看,M就是一个要完了的人。打小时候起,M就总是欺压我这个弟弟,还美名其曰促进我成长进步。不是,我还在学走路的时候你把我学步车推走算是哪门子的促进我进步??你这是促进我骨折吧??我长大了之后,虽然不太清楚,但总还朦胧记得,我和M提起这件事,结果M完全没有悔改的意思。他说我那个时候学走路太慢了,很可能是心理依赖,所以需要一剂猛药,他就拿走了我的学步车。问题是,我学走路的时候,是和所有孩子一样,一岁左右的事情,怎么就还嫌我晚了?我很不服气问M难道是一生下来就会飞的吗,M说没有,他半岁的时候就爬得飞快了,这段录像还在老宅子里,有记录……


  我真的是给这个智障气得肝疼。还有很多事情,就是在我看来,M根本是无情无义无理取闹,结果M告诉我他是为了我好,我觉得这实在是难以理解。在我上初中的时候,成绩大概是班里前二十,年级前一百,整个年纪一千多人,我觉得我这样还可以了,可是M在这个时候跑过来问我,问我是怎么做到的,并且觉得我很厉害,居然可以把名次控制到这个位置。我当时看着年级第一的M没说话,我还想问他是怎么每次考试都可以名列第一的呢。虽然M肯定会说,“很自然就做到了啊”。


  这句回答被他用来应对“你为什么会长得这么帅啊”“你是怎么控制体重的啊”“你是怎么长得这么高的啊”“这次考试这么难你怎么会的啊”种种对于别人而言都很难做到的事情,但是M就觉得,很简单啊,就是很自然就做到了啊。


  如果只是以上那些表现,M恐怕只是个普通的价值观失衡的大少爷,还有些日常生活不能自理(他并没有瘫痪,只是我们家是有仆人的,所以有些事情不必自己亲自动手,M从来没在这方面费过心,所以也不知道怎么做)但是自从步入了青春期,他智障的表现就一日比一日明显,我以前只是发愁自己有一个恶魔哥哥,很是痛苦。但是自从M谈了恋爱,他的智障就像雨后的青苔一样遮掩不住的流泻出来,让我根本不想承认这样一个家伙是我的哥哥。


  他不要脸我还要呢!!!


  好了,咆哮完了,再说回来。恋爱会降低人的智商,这个我知道。但是我不知道恋爱还会降低一个人的情商,尤其是M这种情商值本来就不太高的,可能已经降到负数了。


  说到谈恋爱这个事,就要说到Y,就是M的恋爱对象。哪怕被Y打,M也会很高兴。所以我认为,M可能真的是M。


  关于Y这个人呢,我觉得可能是上天派下来专门对付M的克星。因为Y完全不吃M那些套路,但是M对Y却哈得不行。请原谅我用了这么老土的形容,但是你们见过狗吗?就是看到主人会猛烈摇尾巴的狗。M看见Y的时候差不多就是那个样子。Y长得不错,我摸着良心说,是好看,比M这种妖艳腻歪型长得好看多了!是清爽运动路线的,只是性格有些内向,所以平时不太惹人注意。那天是M主动过来找我,他拿着Y的画像,问我认不认识。我说不认识,M就很失望的样子。我问M是要干什么,通缉吗?M说不是,他偶然看到了这个人,心里很痒,所以想找Y给他治治,要是没有Y他就要死了。


  我现在打出以上那句话,都感觉浑身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恶不恶心!!!!


  所以我当时就鄙视了M和他的性向,什么年代了还搞基??还玩一见钟情这一套??


  M当时就把我暴打了一顿,虽然我进行了激烈的反抗,但是没有成功,我认为这是他找不到Y所以对我进行的泄愤!


  后来M不知道用什么办法还是找到了Y,Y刚巧就和我们同校,只不过低一个年级。M还混进了Y的社团,天天做梦想着近水楼台先得月,我都懒得说他。M之前学过剑道,家里必须课之一,M学得好,但是心懒了之后不愿意,就又放下了,加之本来就长大了,家里也就没再多逼迫。以M的水平,他完全可以去剑道社踢馆,但是他偏不,还天天腻在剑道社,装作不知道怎么拿剑啊,不知道防具怎么戴啊……各种撒娇。我路过的时候都看到了!完全没有样子,总之就是“哎呀这个是怎么弄的呀?”“是这样吗?前辈别客气多指导一下我”“我想和前辈多练习一下嘛”就差没有直说“我摔倒了,要前辈亲亲才能起来”了。


  哦,那个前辈就是Y。后来M告诉我,这是他为了接近Y而想出来的计谋。并且为了能够更好的接近Y,他还想到了一个亲密接触的计划,需要我协助。


  我当时就觉得M的脑子很有问题,因为听完了计划,我就只有一个感想。


  ——你把人堵在医务室,屏蔽一切闲杂人等,就为了让Y收你当徒弟????


  那不然呢?M说。


  难道不应该是直接上了他吗?我说。


  M又把我暴打了一顿。我认为这是因为我戳破了他的狼子野心而恼羞成怒所以迁怒于我!


  迫于M的暴力,我还是十分憋屈的协助他完成了这个计划。坦白说,Y看着人不壮,但是抱着M往医务室跑的那个劲头,真的是风驰电掣,英勇无比,我看了都感动,尤其是想了想M将近90kg的体重。也不知道Y脱臼了没有。后来看Y挺好的,应该是没事。


  就是M的脑子越发不好了。


  自从他的初步计划成功(成为Y的入室弟子),M就在基佬这条歪路上越走越远,我倒是想拉他,可他跑得飞快啊!而且我不是对基佬有什么意见,只是M这个人,没怎么谈过恋爱,虽然有不耻下问的精神,但是鉴于他开口来找我,第一句话就是“你觉得从恋爱到上床需要几个阶段?繁殖是不是爱的最终体现?上次看到的男体子宫繁殖的论文在哪儿?作者哪个机构的?接不接受资助?”……


  我觉得别人可能不太能回答得上M的问题,所以M天天晚归之后就是闭门造车。我偷摸看过了,M的书桌旁堆的小山高一样的都是……少女恋爱漫画。


  什么《布达佩斯月季》、《地是蓝心血》、《风儿轻轻吹沙儿慢慢追》、《啊!我那冷漠的情郎啊!该如何用真情融化你那冰雪的胸膛!》等等。


  我都不知道M是从哪儿淘换来这么多辣眼睛的东西,而且明明《地是蓝心血》里就有男主角把女主角带到床上一起睡(字面意义上)的镜头,M却为什么还是执着于奇怪的路线,每天回来总从书包里掏出点儿东西。不是喝过的水瓶就是吃完的冰棒棍儿。我让他别把垃圾带到家里来,结果他又生气了,说这些都是Y吃过喝过的都是他们约会的纪念他要收藏起来。


  我????


  你他奶奶个腿儿,谁他妈的约会纪念物是这种东西??要不是家丑不可外扬,我当时就想报警把M这个跟踪狂抓起来。


  Y这个时候应该还不知道M对他的狼子野心,所以平时对M根本毫无戒心,我比Y高一个年级,不太能碰得上Y,也没办法给Y一些提示,让Y注意一点。而且M粘Y很紧,只要有时间,有机会,总会和Y在一起。有一天是M居然把Y没用完的半包手帕纸都带回家了!!!我实在忍不下去了,想找Y谈谈,让Y找个好人嫁了吧(……)结果那天社团活动,M也在,我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让Y出来一下,M立刻偷偷跟过来了。


  我才刚和Y说我是M的弟弟,这次过来有很重要的事要和他说,就看到M正从教室窗户那儿趴着看着我。


  我吓得一个激灵,Y还不知道怎么回事,问我是不是冷。我就顺口说是,可能是,运动完出了汗有些凉了。Y就把他毛巾给了我让我擦汗。


  我当时觉得……接吧,M肯定要杀了我。不接吧,好像挺伤害Y的感情。


  我就接过了毛巾,Y还问我喝不喝水。我赶紧说不喝,开玩笑啊,让M看到我喝Y的水他立刻就能谋杀亲弟好不好!然后我赶紧说正事,我本来是想说让Y多注意一下M,别这么天然呆了。但是有M在偷听,我不好意思直说,就说自己也想学剑道,听说Y很厉害,所以想让Y也当自己的师父。


  哎,你们是没看到M那个眼神,我都不想提了。这可能是我扯得最糟糕的一个谎。


  不过Y的回答拯救了我。Y很意外,又有些高兴(看得出来被人夸赞他还是挺开心的),但是他拒绝了我,说现在已经有在带徒弟了,怕再带一个精力不够,也有些教不太好。他现在就专心教M,让我去找别的人学。我就恰当的说了一两句就走了。


  说真的,Y当时提到M的语气,还真让我有点羡慕,不知道为什么……


  后来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M带回来一个爆米花桶供着,取代了之前的半包手帕纸,但是他把爆米花桶供起来的时候,脸上的神情不开心。我跟他说,爆米花放一段时间就要坏的。M还神神叨叨的说“是啊,有形之物终将腐坏,最是人间留不住,Y离M留不住!”一边吟这种破酸诗一边用手薅爆米花,稀拉拉的爆米花从他的指缝里掉到地板上,我说漏了都漏了,都要漏没了!M就说,“是啊,爱随风逝,如指间沙,最后什么也握不住。如同Y对M!”


  我对他这强行想象力也是没sei了。反正打扫交给女仆,我是管不了了。


  M被人报警扰民还是我把他领回来的,我求他不要这么做了,但是他根本不听。我看他一下子性情大变,问他到底怎么了,之前和Y那么好的,怎么突然这样了,是不是分手了?M又想暴打我,不过失恋的人没力气,M就很老实地说,没有失恋。我说,哦,对,你那是根本没恋上。


  后来M就有点疯狂了,学着偶像剧的套路给Y送礼,从脑黄金到七个苹果,从中老年按摩椅到健步旅游鞋,从九百九十九朵玫瑰到装着高空最纯净空气的瓶子。反正各种我都不知道怎么想出来的东西,就往Y桌子里塞。但是Y一个都没要,M一看这内部攻势不行啊,就开始从外部着手,想方设法消灭情敌。每一个和Y说话的女生都被他那天马行空的脑子给带得跑偏了题最后根本不记得找Y什么事,M那段时间堪称班级之神,因为M在Y的班级并且还主动找女生搭话,掌握了“只要和Y说话就可以和M说话”这个关键点,想找M说话的女生在Y的班级排起了长队,极大丰富了Y班级男同学的女同学认识率。


  不过就算M这么用力,Y也没原谅他,我觉得M可能是犯了很严重的错误,比如说把Y强上了之类的。不过不对,按照Y的个性,那M现在不是半死也应该在牢里蹲着了。虽然我对这个问题好奇,但是鉴于M的病情越来越丰富和不可控制,我还是希望M能早点儿清醒过来走出封闭的内心世界。


  但是有句话,叫做事与愿违。


  M本来是终于折腾不动了,颓废了,摊在家里像条死鱼。我那天好心去安慰他,他躺在五百平方米的大床上,身边站着两百多个女仆,我对他说,不要执着了,天涯何处无芳草,爱你的人有很多,就算不爱你的人,也爱你的钱呀。


  我和M的家庭,我们家,是挺有钱的,下辈子都花不完的那种。


  M就不知道怎么了,忽然一下子咸鱼翻身跳起来,大喊了一声,“对啊!希瑞!赐予我力量吧!”光着脚连拖鞋都不穿就跑出去了。


  再之后的事情我就懒得叙述了,反正是各种折腾,校董事会的成员还来家里来了一趟,我估计M又是想了新招,看到他越来越好的脸色,事情应该是有转机了。所以那天走在学校里,突然听到广播里面传出Y的声音“我答应和M在一起!!”还重播了半个小时,都不觉得惊讶。


  早说了,恋爱中的人都是笨蛋,而Y很明显,也已经被M感染了。


  


  附:为什么M会有Y的画像,因为M过目不忘啊……只要他想,就可以记起来,然后M又学过美术,所以这很容易。


  


  -----------------------xx日更新---------------------------


  M!!我知道是你干的!!你入股了呼之是不是!!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昨天打电话是在咨询收购!!!你信不信我再去告诉Y你暗地里究竟对他做过些什么!!


  --------------------系统信息------------------------------


  此用户ID已被禁止访问



 
   
评论(14)
热度(237)
  1. 拉斐尔谁动了我的国酱 转载了此文字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