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刀剑乱舞】大概是这冰凉的月光让我发狂了吧-08-【三山】

-正文往下-


  08


  山姥切国広最近找审神者的次数有点儿频繁。


  “干嘛?”审神者一看到跟在山姥切国広身后的人,就觉得一阵头疼。“别告诉我他又打坏了什么东西弄死了什么动物敲破了哪儿哪儿的结界还把什么池塘给填了……损坏的都照价赔,他赔不起就从你的工资里扣。”


  “呃……”山姥切国広还没张嘴就被审神者这一通话给堵得哑口无言,“不是,”他顿了一下才说,“我是想问问,季节能不能变成夏天?”


  “夏天?”现在本丸里正是春季,樱花烂漫的时节,湛蓝的天空中都飞舞着粉色的花瓣,连风的味道都像是甜的一般。


  “难道春天不好吗?”审神者自认为春天是最让人感觉舒适的季节了。


  “那倒不是……”山姥切国広话还没说完,身后的“三日月”就已经一把站到了审神者跟前。


  “我要夏天。”狂月直截了当的说。


  “那关我什么事?”审神者直接变了脸。“你爱哪个季节爱哪个季节。”


  “你看到了吗?”狂月转过头看着山姥切国広,“我就说他不会有意见的。我们走吧。”


  什么?走哪儿?


  审神者感觉到一丝不妙。


  “不是,你等一下。”山姥切国広赶紧拉住就要往外走的狂月,“是他要游泳。”一边还跟审神者解释,“他想要个沙滩什么的……海水浴场啊之类的……”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审神者是真不想跟这个破坏狂说话,毕竟本丸的修缮事宜全部都是自己一个人负责,光是给这个破坏狂收拾烂摊子就已经烦死人了,现在居然还敢提这种要求!!


  “让他爱上哪儿游泳上哪儿游泳去……”审神者很是冷淡地说,反正狂月要干什么没人拦得住。


  “不行啊!”山姥切国広很急切,“真的不可以把本丸的季节变成夏天吗?”


  “如果是你想游泳的话我还能赞助个泳裤什么的……”看到山姥切国広真的是很心急的样子,审神者有些松动了,可是一想到这是为了狂月的话……本来更换一次季节就要耗费相当多的灵力,平时维持结界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因为他说他没见过夏天。”山姥切国広说,每次月食的时间都不长,所以狂月几乎没有完整地感觉过四季的变化。


  “……你就被这个理由感动了?”审神者有些心情复杂地看着山姥切国広,难道自己的初期刀要被这种老套的理由打开心扉了?就这么容易?


  “不是。”山姥切国広的表情很是纠结,“不然的话我就得和他一起去某个有夏天的地方……”迎上审神者“你就不能不要陪这个人胡闹吗”的视线,他的表情变得有些苦涩,“而且,我也不可能放任他一个人不管。”


  毕竟……


  看狂月那一脸迫不及待的样子,想也知道是在劝服他等到自然的夏季来临失败了,才来求自己的吧。


  审神者叹了口气,觉得自己可能需要好好占卜一下运势,看看这个叫“狂月”的大劫什么时候能够过去。


  “好吧。”在狂月把山姥切国広拖走之前,审神者还是答应了,“夏天是吧,到时候不要喊热就是了。”


  “谢谢您!”


  山姥切国広很是开心地鞠了一躬,倒是让审神者变得不好意思起来。


  “没事……”


  


  这就是为什么大家都穿着泳装出现在沙滩上的原因。


  日光照耀得一片白,几乎掩盖住了天空的颜色,从远处吹来的风带着海的生气,脚底下的白沙都是柔软的。审神者立好了阳伞,眼看长谷部在救生员的高台上准备完毕,心里立刻安稳了许多。


  本丸暂停了出阵,应“某个人”的要求,特意将空间改造成了巨大的海水浴场,虽然景色是灵力铺开的,然而现场提供的冷饮和西瓜却都是真的,可以放心食用。


  审神者躺在长椅上,端起冰红茶,悠闲地喝了一口,柠檬的酸味调和了红茶的甜腻,正是绝妙的搭配。


  偶尔这样一下也不错嘛……


  他看到远处的一期一振正在和藤四郎们打沙滩排球,大俱利伽罗一个人躲在阴影处,要不是细心差点儿发现不了,歌仙游的还是蝶泳,看起来都那么好看。江雪难得今天没有祈祷世界和平,而是在吃一个香草味的冰淇淋球,他身边的宗三吃的冰淇淋是草莓味儿的。小夜正在不远处抓螃蟹。


  ——虽然那个螃蟹也是假的。


  还有烛台切和太郎作为急救队伍候机待命,应该出不了什么事。今天干脆就睡一天好了……审神者把杂志往脸上一盖,闭了眼打算偷个懒,在视野进入一片漆黑的世界之时,他却猛然想起一个问题。


  ——狂月和山姥切国広呢?


  最初闹着要夏天的不就是这两个人吗?


  一想到这个,审神者立刻感觉到一阵不安。好像从景色变化之后,他要求大家都去更换泳裤,然后就再也没有见到过那两个人。


  该不会……


  头痛的感觉又来了。


  审神者捂住脑袋,然后抓起胸前的哨吹响,烛台切立刻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去更衣室看看,”审神者面瘫着一张脸说,“敲门,不要进去。带上萤丸,告诉里面的人,十分钟再不出来,就把更衣室拆了。”


  “好。”虽然不明白,不过烛台切还是很认真地接受了这个任务。


  


  这也是五分钟之后审神者就看到了狂月和山姥切国広出现在了沙滩上的原因。


  山姥切国広包得像个阿拉伯人,全身上下就没有一处露出来的地方。狂月反而像是一条来自南非的狼,除了泳裤什么都没有,哦,手里还多了一把水枪。


  “你换衣服了吗?”审神者很是好心地提醒山姥切国広,毕竟这么热,万一中暑了多不好。


  山姥切国広摇摇头,又点点头,反而让人糊涂了。他就裹着他那条不离不弃的破布,看那意思就没打算下水,直接坐在了旁边的躺椅上。


  “你去玩儿吧。”山姥切国広对狂月说,“反正我就在这儿。”


  蓝天碧海沙滩的景象似乎让狂月很是激动,尤其人还很多,很热闹,海鸥从头顶飞过,伴随着海浪拍打的声音,阳光变换着角度划过视野,让一切都带着闪耀的光泽。


  狂月的眼睛几乎是在发光。


  他几乎是想都不想,没有丝毫犹豫地就跑向了人群,然后刚从沙堆里爬起来打算翻个身再睡一觉的岩融就不幸中了第一枪,被狂月滋了一脸水。


  “三日月!!”既然是自家人,就更加不需要客气的岩融都不废话,一声怒吼,抓起小夜不玩儿的水枪就开始进行反击。


  虽然用力过猛,反而是滋中了正在打排球的鲶尾。


  “哇啊啊!!”被突如其来的冰凉吓到了一跳,结果落地的时候没站稳,砸中了拿着冷饮路过的安定,飞起来的液体划过一道弧线,然后泼在了刚上岸正拿着毛巾擦头发的次郎的头上。


  水枪大战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


  


  


  审神者很是镇定地看着沙滩上已经闹成一片的人群,反正个个都湿身了,就没有几个能幸免的。哪怕是坐在高处的长谷部都被滋了好几下,而且他似乎也完全忘记了救生员的职责,变成了水枪战指挥兼裁判。


  “你不参与吗?”审神者问山姥切国広,对方就一直坐在旁边,然后看着沙滩上的情形。


  更准确地说,是看着狂月。


  山姥切国広摇了摇头。“我不去。”


  前额的金发在日光下划出一个光圈,因为他的动作,而有少许从破布的包裹中滑了出来。审神者一时手贱,又给对方拨了回去。


  “难得的夏天,真的不去?”


  山姥切国広没说话,却还是看着不远处的沙滩。


  虽然狂月的脾气是有些古怪,但是现在拿着水枪的模样倒是笑得很开心,不同于之前那种隐隐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疏远感,这个时候的“三日月”看起来更加活泼,也更加坦率。


  混杂在嘈杂的人群中,笑闹成一团,也十分和谐的模样。


  “我也……很少见过夏天。”山姥切国広慢慢地说,“以人类的身体感受夏天,还是三日月教给我的。”


  因为纠结于仿造品的身份,也受限于刀的本体,很少能够体验到夏季的风情。


  “在晚上的时候,就在水边,长着水草的地方,会有萤火虫飞出来,一个,一只,一群……”


  虽然现在是白天,可是听着这慢慢道来的话语,却仿佛像有夜晚的凉意,靠近了过来似的,像视野暗了,像真的能看见,在夜晚出现的小小的明灯。


  “它们飞得很慢,也很好抓。轻轻一捧就是了。”


  


  ——三日月把两只手并拢,然后叫山姥切国広过去。


  “切国你来看。”


  “什么?”


  然后三日月松开了手掌,立刻就有细碎的荧光悠悠地从他的掌心里飞起。


  小团的萤绿一点绕着一点,映入山姥切国広的眼眸之中,几乎要分不清哪一种更像是生命。


  他惊讶极了,手指慢慢地伸过去,那些小生灵都还只是迟钝地,绕着他的手掌慢慢地飘着。


  他着迷的视线追逐着这一片又一片的萤绿,最后还是撞上了某个人的眼眸之中。


  “你看,这就是夏天。”


  三日月看着他微笑,那笑意都像是一阵风,从心上吹了过去。


  山姥切国広觉得手心紧张得都出了汗,被握住的时候,热度就升得更高。


  夏天。


-TBC-

 
   
评论(3)
热度(96)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