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刀剑乱舞】大概是这冰凉的月光让我发狂了吧-05-【三山】

  05


  


  山姥切国広默不作声地往自己房间走,身边的人倒是心情很好的一直哼着歌。眼看走到了房间的分歧路口,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脚步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山姥切国広只能自己停了下来。


  “我要回房间。”他看着对方说。


  “三日月”只是眨着眼睛看着他。


  “我要回我自己的房间。”山姥切国広又说了一次。


  “难道不是去我的房间吗?”“三日月”很是明快地说,如果能忽略脸上那个乌青的眼圈的话。“一直以来……不都是这样的吗?”


  啧。


  山姥切国広忍不住咬了一下牙,“我不去。”


  “那我去你的房间。”“三日月”又说。


  “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山姥切国広面无表情。


  “好无情……”“三日月”又开始用袖子假装擦眼泪,“难道我们不是恋人吗?你变心了,不喜欢我了?”


  “………………”山姥切国広现在真的是在用全身的力气来控制自己的情绪,“狂月。”


  他几乎是用咬牙切齿的力度说出这个名字,“扮成三日月的样子,就那么有趣吗?”


  这种语气,这种感觉,全部,都不是狂月的风格。


  “嗯~?你说什么呢?这难道不就是我本来的模样吗?”被指责了的“三日月”却还是一副好脾气,甚至还笑了起来。


  山姥切国広却完全没有丝毫的动摇,只是用之前那样冰冷的,却又隐隐压抑着怒意的眼神看着狂月。


  “只不过是一会儿,”狂月这才收敛了那种撒娇的无辜语气,换回了他一直以来的那种漫不经心的傲慢,“你不是都知道的吗?”


  在谈话的时候,他们已经站得很近了,狂月现在一伸手,就可以轻易地握住山姥切国広的手腕,压制住对方的反抗。


  “就只是陪我消遣一会儿,每次……不都是这样的吗?”


  细长又充满力道的手指慢慢地摩擦过山姥切国広的嘴唇,让这样一句普通的话都变得格外的意义不同。山姥切国広猛然涨红的脸有一部分是出于愤怒,可能还有一些是出于羞耻。


  翠玉一样的眼睛就那样盯着眼前的人,不服气又充满了抵抗性,嘴唇也抿得死紧,完全戒备十足的模样。


  “你真的要一个人静一静?”狂月这样问道。


  “当然。”山姥切国広如此回答。


  彼此之间的对视持续了一段时间,就像掩藏着活火山的碧绿池水,和平稳却相隔千里的夜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爆发危机,却也没有任何一方想要认输。


  “好吧。”狂月却突然松开了对方的手腕,“那你去吧。”


  山姥切国広有一瞬间的疑惑,但是很快甩了甩手腕,然后往自己的房间走。


  狂月也跟着他。


  ……


  山姥切国広又走了几步。


  狂月还跟着他。


  “………………我不是说了,”山姥切国広真是有点忍不住了,“我要回自己房间的吗。”


  “对啊。”狂月笼着手,一脸理直气壮的说,“那你就回啊。”


  “可是你跟着我。”


  “那又怎么了?”


  天呐,你简直无法想象,狂月说这句话时候的表情,就好像太阳从东方升起一样天经地义。


  山姥切国広一直以来都不擅长应对三日月的任性,更别提升级版的狂月了。他居然一时之间,找不到合适的言辞去反驳对方。他就只能继续闷着头往前走,狂月就一直跟着他,真的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他打开门,然后走了进去,狂月就站在门外。


  “……不准进来。”山姥切国広说。


  “好。”狂月答应了。


  山姥切国広立刻就把门关上了。


  啊……感觉是月食最长的一天了……


  一旦狂月的身影被门扉遮蔽,山姥切国広就彻底地放松了下来,直接瘫倒在了地板上。和这样一个人物相处,实在是太消耗精神了。一旦意识到对方不是“三日月”这件事,就会不自觉地带上防备心,加上审神者之前说的话,他必须要好好平衡一下自己的情绪,才能够在尽量不要激怒狂月的情况下又能够阻止对方的乱来。


  希望这次的月食能够快点结束啊……


  刀放在了就近的地方,山姥切国広随意地抓住了一个抱枕当做枕头,他感觉有些累了,需要休息一下。反正狂月出现的时间,他都是负责照顾狂月而不用出阵,所以不用担心任务的事情。现在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三日月了……


  迷迷糊糊地想着许多事情,山姥切国広就那样睡着了。


  


  


  再度睁眼的时候光线还是朦胧的淡红色,山姥切国広起身的时候觉得有些头疼,因为那太过血腥的色彩而让他觉得一切看起来都有些不真实。


  他甚至都有点儿没有反应过来,直到手腕上的红痕映入了眼帘,让他立刻想到了留下这个的罪魁祸首。


  ——狂月。


  月食还没有结束,那么狂月现在去哪儿了?


  虽然不是“三日月”,然而毕竟也还是“三日月”,山姥切国広立刻完全清醒了过来,一把拉开房门打算寻找狂月的下落,结果就看到了让他相当惊讶的一幕。


  有一团巨大的黑气出现在了本丸,隐隐像是什么动物的模样,到底这团不祥之气是如何穿透本丸的结界这件事就不提了。更加诡异的是,狂月正在轻抚着那团黑气的头,就像抚摸一个小动物那样,很是平静地对待它。


  听到门扉的声音,狂月回过了头,看到是他,脸色也还是很正常。


  可是山姥切国広的脸色就不是那么愉快了。


  “狂月,那是什么?”


  他的视线看向了那一团穿过了结界的黑气。


  “哦,这个。”狂月很是随意地说,“就是瘴气啊。”


  “瘴气……?!”


  对于山姥切国広的吃惊,狂月却显得很是高兴的样子,“现在是月食期间,也正是它们活跃的时候呢。”


  “那也不至于能够……穿越结界……”毕竟是审神者设下的结界,有效地防止了迄今为止所有污秽之物的侵袭。


  “因为是我打开结界的啊。”狂月说,“等你的时候太无聊了,就试着敲了敲结界……”


  对方一脸“都是因为你的错”的表情,让山姥切国広觉得自己真的是做错了事。


  比如就不应该相信狂月任何妥协以及许诺。


  


  正是有了这次的前车之鉴,所以当狂月再一次说“我要去你房间”的时候。


  山姥切国広动摇了。


  并且说这句话的时候,审神者也在场。


  因为感知到了结界的破损,才刚刚从修补地板的工作中抽身出来的审神者,就又要面临结界修补的重任。


  所以山姥切国広只是犹豫了一下,就只能同意说,“好吧。”


  反正一直以来自己都是月食期间三日月的监护人,这次监护的时间长一点,也没有什么吧。


  虽然晚上到了理应睡觉的时间,对方却还是一副“我不想睡我们来做点儿什么睡前运动吧”的表情,真的是让人非常非常地……


  为什么感觉今天一天过得特别漫长呢……


  

-TBC-

 
   
评论(4)
热度(83)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