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小狐山】狐本多情-09-


-正文往下-



  居然在这种时候碰见了队长。


  小狐丸的心中一阵慌乱,但是看到山姥切国広脸上还是那种平静的表情,而不是平日里那种有些压抑的模样,他立刻就意识到了现在的自己在对方眼里只是一只狐狸,并不是什么小狐丸。


  想到这一点,小狐丸就轻松多了。而且山姥切国広是真的没有一点怀疑的样子,就很平静地看着他,因为对于动物自然是没有什么戒心的,相反地,还有些许的好奇。


  小狐丸打算就那样正常地走过去,就像一只普通路过的动物。


  (本丸里平时也会有小鸟之类的飞过来,所以就算有狐狸也不奇怪吧。)


  正在这样想着,就在小狐丸与山姥切国広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的时候,山姥切国広却做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动作。


  就在快要接近的时候,山姥切国広伸出了手,似乎是想要摸摸小狐丸,但是才刚这么做,他就像意识到什么一样,收回了手,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有些难过起来。


  山姥切国広的动作就像是在害怕一样。


  小狐丸一下子就想起了那天,对方跟他说对不起的时候,也是这样的一种表情。


  本来打算直接走过的脚步就这样鬼使神差的调转了方向,小狐丸走到了山姥切国広的身边,然后看着对方。


  山姥切国広的眼睛一下子就瞪大了。


  他本来就是那种带着些许稚气的脸庞,瞪得圆滚滚的眼睛让他一下子看起来更小了,好像也不过是十七八岁的模样,带着对动物的好奇和天真,都是可以被容许的事情。


  “我……可不可以摸摸你?”


  明明是对着一只狐狸,但是山姥切国広也还是很客气地询问了对方的意见。


  虽然真的狐狸能不能听懂人话,这大概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不过现在这只狐狸的内在其实是小狐丸,自然能够听得懂山姥切国広的话。小狐丸本来想点点头,但是似乎这样做就又太怪异了,就没动,只是坐了下来,然后静静地等着。


  “你、你这样算是同意了吗?”


  山姥切国広很是小心的问。


  狐狸没动,只是尾巴摇了摇,还是坐在原地看着他。


  “那你这样,我就算是你同意了啊……”


  一边打量着狐狸的神色,山姥切国広一边伸出了手。从那动作上,小狐丸就能感觉到对方很紧张,虽然落在他头上的力道控制得很好,带着被阳光晒过的温度,很是暖和。


  小狐丸不经眯了眯眼。


  虽然这样的反应完全违背野性,却更接近于本性。他看着山姥切国広,对方正因为抚摸着毛茸茸的动物而满脸都是不思议又开心的表情。比起在本丸的时候,那种过于沉静的样子,现在的山姥切国広,实在是天真得有些过分。


  “好软……”山姥切国広一边摸着狐狸的头,一边看着狐狸,“你到底是哪里来的呢?”


  他看着眼前这只雪白的狐狸,不禁思索起这个问题来。“是狐之助的亲戚之类的吗?”


  要说狐狸的话,第一反应果然是那只,从本丸建立之初,就一直提供审神者帮助的那只狐狸。


  被他抚摸的狐狸没说话。


  “看起来不是……”山姥切国広自言自语地说,狐之助是会说话的,并且还能做到很多事情。眼下这只,可能只是误入本丸的野生狐狸吧。


  “你饿了吗?要不要吃东西?还是要喝水?”


  小狐丸从来不知道山姥切国広能有这么多话,并且还这么喜欢关爱野生动物。为了避免对方真的去厨房给自己端来一些“宠物食品”,小狐丸决定还是表示一下。


  他用脑袋蹭了蹭山姥切国広的手掌,示意对方不用,只要像这样摸摸就好了。


  山姥切国広眼神一下子就亮了。


  虽然自己明明是一把刀,居然做这种宠物一样的动作……这样些许的不安感都因为对方这样的一个表情而被抛之脑后。


  为了彻底让山姥切国広不要乱走,尤其不要乱走到自己的房间,小狐丸走到了山姥切国広的腿上,然后睡了下来。


  果然山姥切国広立刻就不动了,不知道是不是日照的关系,脸上看起来红通通的。


  小狐丸感觉到了对方的手,正在用一种很小心的力道抚摸着他,那种珍惜的温度让他感觉很舒服,尤其是现在的山姥切国広的气场,也很缓和。


  很放松,完全没什么戒备,就像一个喜欢宠物的小孩子,太过天真,甚至带着一些可笑。


  可是在这样一个晴暖的午后,偶尔放松一下,又有什么错呢。


  水池里的锦鲤游来游去,小狐丸的视线盯着池面泛起的水波,山姥切国広有一茬没一茬地和他说着话,音量柔和得就像是在耳朵边挠痒痒。


  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场景让他觉得有些怀念。


  比起对方和他打个招呼就走的情形,他更喜欢这样的相处方式。


  “可是,你到底是哪里来的呢。”


  面对一只不会说话的狐狸,山姥切国広还在想着问题。


  “好大一只……”他看着腿上的狐狸,好大一只,几乎要误认为狗的体积,压在腿上沉甸甸的,可是也热乎乎的。


  “好白。”山姥切国広用感叹一样的语气说,他反复摸着小狐丸的皮毛的动作就是最直接的赞美。


  雪白雪白的,大只的狐狸,再加上红红的眼睛,这样的搭配让山姥切国広一时间想到了一个人,不,一把刀。


  “你很像我认识的一只狐狸。”山姥切国広说,他对狐狸说话的时候,语调都不自觉有一点扬高。


  “也是这么软,这么好摸的毛……”


  小狐丸立刻意识到了山姥切国広是在说自己的事情,精神猛地一紧张,怕被发现了,又故作镇定地按捺住急促的心跳,等待着对方接下来的话语。


  可是山姥切国広只是摸了摸他的毛,却没有再说什么。


  对方的指尖只是在他的耳朵在停留了少许,因为生发膏的效用,耳朵上的毛格外的有些长,看起来有些滑稽,山姥切国広用手捏了捏,然后又继续很是温柔地抚摸着他。


  然后呢。


  小狐丸很是想问。


  可是当他转过头,看到山姥切国広脸上的表情,像是开心,却又带着些许朦胧的悲伤。平时完全不苟言笑的家伙,一旦放松下来就像变了个人一样。


  明明小狐丸之前是有见到过对方的这种模样的。


  可是为什么忘记了呢。


  几乎都要想不起来了。


  小狐丸很想问。


  然而对方的手指是那样的温柔,那样看着他的表情,纯然安心的信任,只因为面对的是一只不会说话的野生狐狸。


  那样的表情让小狐丸觉得自己什么都不应该问。


  什么都不应该说。


  窝在山姥切国広腿上的狐狸只是翻了个身,然后蜷缩了起来,毛茸茸的皮毛擦过了山姥切国広的手掌,带着被阳光充分浸染过的暖意。


  现在是午后三点的庭院,和煦的光斑驳了影,一时之间只听得到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和小鸟的婉转啼鸣。


  金发的青年搂着睡在他腿上的狐狸,视线才绕着不确定的光圈追逐了几遍,慢慢地就模糊了焦点,靠着柱子睡着了。



-TBC-

 
   
评论(7)
热度(90)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