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三山】饥饿的原野-下-

山姥切国広提议将

“禁止在本丸吃蛋糕”

加入本丸N大禁。

目前为止,审神者并未对此项提议作出回复。

JUST A CAKE。

或许应该提醒一下有大概令人略微不适的描写表现。

一点点。



-正文往下-


  “给你。”


  山姥切国広把一个精致的小盘子端到了三日月的面前,对方很是礼仪规正地正坐在餐桌前,只是神色依然疲惫。那种明显的焦躁感消失了,但是综合现在的情况来看,应该是身体负担不住才消失的吧。现在的三日月,就好像是欠缺了某一部分所导致的活力缺乏,整个人都带着一种诡异的静谧感,甚至可以说是有点病恹恹的。


  然而外表上并没有伤口。


  山姥切国広很是头疼地在对方身边坐下。这段时间的相处,让他已经很是习惯这样的场景了。而且三日月虽然有些异常,但是对他的态度一直没有变,最初他负责引导对方的时候,三日月也是这样……


  一瞬间好像想到了什么,但是思绪闪得太快了,山姥切国広都不足以明白过来那究竟是什么。


  他只能先把眼下的问题——这块蛋糕喂给对方吃掉。


  “既然吃多少都没有感觉,那么不如换高热量的食物试试……审神者是这么说的。”看起来也不过是手掌大小差不多的一块蛋糕,但是因为涂满了奶油和其他水果的装饰,看起来膨胀了不少,大概可以勉强填一下肚子。


  山姥切国広用餐刀很小心地切下了一部分,再用叉子戳住,很是谨慎地把蛋糕托起来。


  平时用的都是筷子,就算是甜点,一般都是布丁,只要用勺子就可以了。猛然一下子要使用这种西式的刀叉,还真的是有点不习惯。


  比起山姥切国広近乎全神贯注的紧张,三日月就轻松得多,他就只是坐在原地,然后静静看着对方手里的蛋糕。


  那目光太过专注了,专注得不可思议。好像其他的事物完全都不存在了,就只剩下了那一块蛋糕。


  这样一段特殊的运送旅程并不漫长,山姥切国広终于将蛋糕送到了三日月的眼前,三日月只要配合地张开嘴就行。就像之前的任何一次喂食一样。


  可是他们还是太过低估了甜食的膨胀度,蛋糕很明显是撞上了三日月的嘴唇然后软绵绵地坍塌、往下掉落……


  却并没有掉在衣服上。


  发现蛋糕开始塌落的山姥切国広几乎是立刻就拿手去接,反应堪称灵敏,却并不恰当。


  因为山姥切国広也是在这个时候,发现自己似乎是有点用力过猛,蛋糕都被揉在了手上,黏糊糊的一团。


  “呃……”他第一次有些痛恨自己的反射神经为什么要这么灵敏,“我先去洗个手……”


  想要站起来,却被抓住了手腕。


  山姥切国広有些惊讶地看着三日月,他好像才发现对方那种专注的视线,太过于专注了,反而有些……不可思议的感觉。


  这些天一直都是看起来有些没精神的三日月,在这个时候却出人意料的大力,握住他的手腕根本让他动弹不得。


  “三日月……?”山姥切国広觉得气氛有些奇怪,他猜不透三日月是想要干什么。


  然后对方就用行动给予了他回答。


  三日月握住了山姥切国広的手腕,那些黏糊糊的奶油团还惨不忍睹地糊在对方的手上,三日月就保持着那个姿势,然后……


  他舔了一口山姥切国広手指上的奶油。


  山姥切国広瞬间整个人都僵硬了。


  ——你有这么饿吗?!


  因为太过惊讶,甚至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三日月的动作却并没有停止的意思,正相反,他好像才刚刚开始,轻轻舔一下只是为了确认一下味道,接下来就是更加直接地开动了。温热的舌头舔过了手指,带走了上面涂抹着的奶油,却又贪图更多一样地纠缠着。


  我、我的手指不是蛋糕啊。


  心中这样呐喊,但是山姥切国広根本已经整个人都呆住了,脸都红得一塌糊涂。对方鲜红的舌尖和白色的奶油形成的色彩对比太过强烈,也太过……


  让人紧张、心跳、说不出来的口干舌燥。


  好像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了。


  山姥切国広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三日月细致又毫不客气地舔着他手掌上的蛋糕,如果不是感觉到温度,他几乎要无法分辨蛋糕和舌头的触感了。


  手掌上已经变得湿乎乎的了,山姥切的紧张也可以说几近到达了极限,他甚至觉得自己有一点在发抖。可是对方握住他手腕的力道却从来没有放松过。


  因为太过混乱,甚至都忘记了那种疼痛的感觉。


  明明说着“吃多少都没有感觉”的三日月,在这种时候却好像是心满意足地舔了舔嘴唇,似乎是应该觉得放心了的场景,但是因为三日月那太过自然而天真的神情,又让山姥切国広觉得很不妙。


  不知道是为什么,就是本能地、感觉到危机。


  “已、已经够了吧。”山姥切很是艰难地说,他的手掌上全部都是对方的口水。


  为什么对方可以若无其事地做出这种事啊?!


  “如果你要吃蛋糕的话,桌子上还有……”


  或许这只是一种比较奇特的吃蛋糕的方法,三日月只是太饿了而已。山姥切还在如此自我安慰,他竭力想要让脸上的热度消退一些,但是还没从现在的危机中抽身,就被扯入了更加糟糕的局面。


  三日月直接把他摁倒了地板上,刚才还只是手腕被抓住,现在已经是两只手都被压制住了。


  后脑勺冷不防磕在地板上,山姥切国広一下子觉得眼前一黑,可是胸口异样的感觉更加让他觉得两眼发黑。


  三日月不知道什么时候解开了他的扣子,就直接在他的肌肤上舔了一口。


  温热的、黏腻的舌头,划过肌肤,带着力度。


  意识到这件事,山姥切国広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三日月却只是像看着奶油蛋糕上面的草莓一样,微微地笑了起来。


  明明一直都情绪异常的家伙,居然在这个时候露出笑容,越发地让人觉得可怕。


  “三、三日月!”山姥切国広的声音都变了调,因为紧张,“你要吃的蛋糕在桌子上啊!”


  我根本不是食物。所以……


  “你快把我放开!”


  再怎么尽力挣扎,然而三日月现在完全压制住了他,不仅是单手就可以遏制住他的手腕,而且还跨坐在他的身上,完全让他无法起身。


  拼命折腾,也只是白白地出了一身汗而已。


  山姥切国広不服气地瞪着三日月,他总算是感受到这家伙之前吃的那么多食物的分量了……真的……好沉……


  对方压着他,让他完全无法动弹不说,还相当轻松地看着他挣扎的样子。面对山姥切的瞪视,三日月就像知道他心中的想法一样,笑了起来。


  “不行。”


  三日月如此说。


  包含笑意,充满了高昂的感情。甚至因为过度饱和,而显得有些不真实。


  这也是……和这些天以来,都完全不同的声音。


  “不行。”三日月又说了一次,他吃吃地笑着,然后弯下腰,就那样单手把山姥切国広的手腕牢牢摁在头顶,另一只手慢慢地、慢慢地,抚摸着山姥切国広因为挣扎而露出更多的肌肤。


  “有很好吃的味道。”


  他低下头,鼻尖挨着鼻尖那么近的距离,对山姥切国広如此说道。他湛蓝的眼眸中所有的欲求,都在此刻对山姥切国広袒露得一清二楚。


  然而那种坦白,太过无法置信了。


  “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山姥切国広极力把脸颊扭开,不要和这个人对上,“都说过了蛋糕在桌子上!!”


  三日月却完全没有理会他的怒吼,反而直接把头埋了下去,在山姥切国広的胸膛上又深深地舔了一口。


  山姥切国広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已经完全都说不出话来了,平坦的小腹都因为紧张更加突显了两条马甲线的走向,三日月的视线往下瞄了一眼,山姥切国広的心立刻就悬到了嗓子眼儿。


  似乎是因为冷空气而挺立在空气中的两粒【自主规制】对他的吸引力更大一些,三日月很快就把视线收了回来。


  他的手指顺着肌肤的纹理慢慢地划过,然后在胸口处停住。山姥切国広几乎要屏住呼吸了。


  相比较于他的紧张,三日月却很是自然地朝他笑了起来。


  “这里,有很好吃的味道。”


  他指着山姥切国広的胸口,用一种奇异地语调赞叹道。三日月说话的时候所呼出的气息,都带着灼热的温度,喷在山姥切国広的肌肤上,却让他想要发抖。


  被钳制住的手腕和完全被压制的姿势,三日月不仅是没有想要解除束缚,反而是更加沉醉地开始啃咬起山姥切国広的肌肤,柔软而细腻的肌肤根本不习惯这样粗暴的对待,已经开始泛红、留下了牙印。


  山姥切国広现在毫不怀疑三日月真的会从自己胸口咬下一块肉来,对方的所有行为,都表现出他很饿。


  三日月就压在山姥切国広的胸口,他的手指抚摸着对方的肌肤,切实而存在的温暖让长久的焦躁感终于得到了稍许的抚慰。心情有些激动得难以抑制,他说话的语调都带着一种特别兴奋的尾音,像小孩子一样直率的天真。


  他迫切渴求的……


  “我可不可以把你吃掉?”





-END-

 
   
评论(17)
热度(123)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