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三山】爱恨纸一重-03-

怎么看怎么都是被宠坏的三日月……

这都是审神者的锅!



-正文往下-





什么都不曾改变过。


  那之后的任务应该是进行得很顺利,因为山姥切国広并没有再回来找三日月。那天的三日月也只是一如往常的回房歇息,然后迎接第二天的日升日落。


  他没有主动去找山姥切国広,也觉得并没有那个必要,一切都自有审神者的安排,没有任何的不妥。何况山姥切国広是一个做事很有分寸的人,作为一路和对方成长过来的队员,三日月也很清楚对方的个性。他更加清楚的,是审神者对于山姥切国広的格外偏爱,除了出阵之外,本丸中的许多事务还是要倚仗山姥切国広来完成,三日月并不理解审神者的这一种偏爱趣味,但是相当宽容的接受。


  日子就按照这样的节奏缓慢流过,本丸中似乎是发生了很多的事情,却又似乎全无改变过。三日月依然是处于卸任状态,即使几乎足不出户,却也总是有关于狂月的消息传到他的耳朵里。


  诸如对方如何能干,总是督造出很好的兵装,又诸如第二主力部队如何努力,如今可以堪堪应付所有种类的敌人了,如此种种,听在三日月的耳中,只是觉得新鲜,却也是一种乏味的新鲜。


  “那种技能,重要吗?”说这话的时候他正把头一泡的茶水倒了,然后注入新的水。“兵装这种东西,难道不是想要多少,就有多少的吗?”


  坐在他对面的青年听到这种发言,露出了很是玄妙的表情,像是惊讶,却又像是想笑,只是由于自身不擅长表露欢快的神情,而显得有些古怪,最终还是不协调成了一声叹息。


  “也大概只有你这么认为了。”山姥切国広有些无奈地看着三日月,“毕竟也是耗费资材制造出来的,怎么可能想要多少,就有多少。”也只有一直享受特殊待遇的三日月会产生这种“误解”了。


  “难道你不也是的吗?”三日月显然很明白山姥切国広的言下之意,“山姥切队长从来不曾缺少过兵装,只想你想,随时就有最好的兵装给你。”这也是让三日月最初感觉到惊奇的地方,对方不过区区一介打刀,为什么审神者会青睐到如此地步?就只是因为那所谓的初始刀的身份?


  “虽然的确是这样……”说到这件事,山姥切国広瞬间露出的神情可以说是“羞赧”,不过很快就又被他披盖的破布给挡住了面容。“不过毕竟也是耗费了资材制作出来的,更何况特级的兵装更加难得……怎么说都应该珍惜使用……”


  说到这个,三日月还记得,当初在他还没有满级的时候,身处第一部队之中,因为高强度的战斗而经常出现兵装碎裂的情况,那个时候的他并不在意,所谓消耗品就是如此,回本丸再去更换新的就是了。山姥切国広却与他的态度大为不同,同样的兵装他带了很久,如果不是后来出现了强敌,那一双投石兵的兵装恐怕会携带到如今。


  一旦兵装碎裂,圆滚滚的小珠子就会炸裂开来,洒落在地上变成金色的碎片,三日月从来不在意这种东西,一旦踩过就会变成粉末,风一吹更是什么都不剩。因此,那天山姥切国広的表现才会让他大为吃惊,对方把零落在地上的碎片都收拾了起来,全部带了回去交给了审神者,并且还说了“对不起”。


  “我还记得你当初碎掉兵装的事情。”三日月说,因为是一件太过奇特的事情,所以他总是记得很清楚。只不过是碎了个兵装,却好像做了错事一般,“你完全没有必要那么做,反正审神者也不会因此而责怪你。”毕竟是偏爱的对象。


  “正是因为这样……”山姥切国広小声的嘟囔着,“我……不是很习惯这种待遇。”


  即使是在这个本丸所呆的时间最久的一把刀,山姥切国広却也偶尔会流露出像这样类似于“不习惯”一样的不安。


  “这样不好?”三日月有些没忍住笑意。


  “……也不是不好。”对于这一点,山姥切国広倒是很坦率的,“是好得太让人不敢相信了。”


  因为自身的性格,或者纠缠太久的过去,对于眼下太过于理所应当的待遇而感觉不现实、不确定,不如说,这个本丸中所发生的一切,都让人太没有实感了。


  “就当做一场美梦不好吗?”三日月有些悠闲地看着眼前纠结的青年,似乎在平时相处的时候,战场上那种过于果断的性格就完全消失,蜕变成另外一种有些自我折磨的多虑,对方明明是身受重伤都忍着不喊疼的性格,却偏偏在这种地方敏锐了神经,“不过是区区兵装而已,”三日月取下了镶嵌在装备上的重骑兵,他随意地一抛,金色的小珠子就沉入了庭院的池塘之中,山姥切国広想要伸手去接都来不及。“就算消耗了,也会有新的补充。”


  “三日月,”青年叫他名字的声音有着压抑的不赞同,“你这样是浪费。”


  “浪费?”三日月重复了一次青年所说的词汇,因为觉得甚至有趣,所以他笑了起来。山姥切国広很是惊讶于他的反应。


  “所以我才不明白,”三日月看着对方,慢慢地说,“为什么你要介意这种事。不过是区区兵装……”


  “什……”


  三日月慢慢地迎上青年有些皱起眉头的神情,“这种东西对于我来说,普通得就和路边的小石子一样随处可见。”


  “但这毕竟是……”


  “我知道你又要说,这是审神者的心血,是耗费了资材……”三日月用无所谓的口气重复了山姥切国広的说辞,“但是我也说过了,审神者不会因此责怪于我,这种东西,就是想要多少,就有多少的。”


  山姥切国広察觉到了些许的异常,对于他疑惑的目光,三日月很是平静地说,“因为我有那个价值。”

  

  华美的服装和名贵的装饰品,最可口的点心和最舒适的房间,呈现给他的一切,都是名为“供奉”的毕恭毕敬,三日月对此已经相当习惯,并且习以为常。


  就连刚刚来到这个本丸,负责照顾他的也是审神者最偏爱的近侍刀山姥切国広,而不是其他人,也可以印证审神者的重视之意。


  无论他做出任何事情,都会被原谅。或者说,无论他做出任何事情,都是理所当然赐予的结果。


  三日月并不是自傲、炫耀,或者是夸大其词,而只是单纯的陈述事实。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因为这种东西道歉、生气,”三日月看着眼前的青年,“而你不明白的,是我的价值,还有你自己的价值。”


  他又从装备上拆下了一颗重骑兵的兵装,“难道这是你很想要的东西?那给你就是了。”


  三日月真的伸出手把那颗金色的珠子递到了山姥切国広的眼前,看到对方一时犹豫着没有动作,他又微微一笑。


  “不过我倒是忘记了,山姥切队长是不能够装备重骑兵的。”


-tbc-

 
   
评论(12)
热度(79)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