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三山】Blond Doll -09-

完结倒计时了啊……吸气

今天的BGM想了很久……最后还是照旧吧。

没有出口的迷宫↓

http://music.163.com/#/song?id=3951384



-正文往下-


  任何一阵好时光都不应该浪费。


  三日月体贴地为他的恋人拉开了椅子,让对方安坐在椅子上,再把椅子推到合适的位子之后,自己才落座。


  虽然不是夜晚,然而为了气氛,餐桌上还是点了蜡烛。明朗的日光让蜡烛的存在感只剩下温度,好在没有风,就那样点着也不会熄灭。


  “我觉得这家店真是太省了,”三日月一边打开菜单说,“居然连一个服务生都没有。”


  菜单早已经摊开铺在了他恋人的面前,而对方也很专心地看着。


  “似乎也没有什么吸引人的东西,你想吃什么?”他看了看对方,“我们还是尝尝主厨推荐吧。”


  端菜上来的服务生似乎都很眼熟。


  “真令人不敢置信。”三日月坐在椅子上,“你看到了吗?刚才那个服务生长得好像我。”


  他的恋人没有说话。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也不相信。”三日月一边摊开了餐巾,一边端过了盘子。


  一盘是蔬菜沙拉,一盘是黑乎乎的一团东西。


  “这个厨师的手艺好像不是太稳定。”三日月有些遗憾地看着盘子,他询问他的恋人,“你想吃哪一样?”不等到对方回答,他又抢先说,“亲爱的,为了你的健康着想,我建议你还是吃沙拉吧。”


  说着,就把盛有沙拉的器皿端到了对方的面前。然后三日月开始尝试着对自己眼前的这一堆不明物体下手了。


  他先是用叉子试图戳起一块儿,但是整体太大了,他不得不拿刀去进行分割,即使很小心,但最终由于一个手滑,餐刀还是和盘子摩擦出了刺耳的声响。


  这是违反餐桌礼仪的,不过现在又没有旁人,唯一在的只有他的恋人。


  “我知道你不会介意的对吧?”三日月轻松的说着,语气甚至是有几分得意,“只有你是不会介意的。”他尝试着咬了那个焦黑的物体一小口,并且还咀嚼了几下,脸上的表情很是微妙。


  在三日月终于勉为其难地咽下去了之后,他才注意到对方餐盘中的食物一点儿也没有减少。


  “你不想吃吗?”三日月问对方,“那真巧,我也不是太想吃这个……呃……东西。”


  他放下了刀叉,然后端起了杯子。


  “虽然这其实是我亲手做的,”他用些许调皮的语调说,“试图给你一个惊喜……但是似乎更像一个惊吓了。”那种焦烟一般的味道还残留在喉咙里,三日月又灌了一杯水下去,“意外吗?居然不是完美的意面或者其他……更加色香味俱全的,食物。”


  这样焦黑的东西居然是我做出来的,意外吗?


  他如此看向他的恋人,但对方并未发一言。


  “你说得对,”虽然装的是清水,然而三日月还是用杯子碰了一下对方的杯子,纤细的器皿发出了轻轻地叮的一声,“完美是不存在的,完美的人……也不存在。为你的睿智,为我亲爱的你,干杯。”


  


  “我不能理解。”三日月坐在沙发上,他的恋人坐在他的旁边,他们一起看着荧幕,光影的色彩投射在他们脸上,涂抹出光怪陆离的色彩。


  “我不能理解这件事。”三日月对他的恋人说,宽大的电视屏幕上所呈现的图像,是男女主角正在热吻。


  “无论是恋爱……还是接吻……我都不能理解。”三日月握着他的恋人的手,轻轻的说,“或许是因为我没有过,所以无法理解。”


  “你会觉得奇怪吗?”三日月目不转睛地看着屏幕,神情和看着任何一道没有解开的谜题一样,专注而没有温度。


  “真的?”三日月的声音拔高了一点儿,“那你和我一样。”他听起来甚至是有些高兴,“即使这种话没有人会相信。”


  “但是只有你。”三日月眨了眨眼,他摩挲着他恋人的手。“只有你和我是一样的。”


  紧张的气氛、热烈的眼神、瞬间燃烧的理智和不顾一切的欲望……


  那都是太过难懂的东西了。


  “我并没有那种冲动。”三日月慢慢地说,“我不想吻谁。”


  没有人回答的声音,然而对话却还在继续。


  “即使是你,我也不想。”三日月如此说道,他又追加了一句,“礼仪的吻是有的,但是像这种的,没有过。”


  电视里的男女主角正吻得如火如荼,可是客厅中的两个观众却浑然没有任何的温度。


  “哪种的?”直到这一句,三日月的视线才从电视上离开,然后他托起了他恋人的脸颊,将自己的嘴唇印了上去。


  “就是这种的。”


  “这样的吻……之前没有过。”


  深蓝的夜空映入了澄碧的湖水之中,三日月感觉到嘴唇一片冰冷,他却分不清这冰冷是来自谁。只是一直盯着对方的眼眸,在这样近的距离下,他感觉到一种近乎溺水一般的窒息感。


  在那样透彻、而美丽的碧波之中,不存在任何可以让他呼吸的东西。


  “……如果感觉是这样难受的话,我也不想有。”他喃喃自语道。


  “不,并不觉得恶心。”三日月像是解释一样地说,“我只是觉得难过,却不知道为什么。”


  “我绝对不会撒谎。”三日月很是认真的说,“至少对你不会。”


  他慢慢地握住他的恋人的手,然后把头搁在对方的肩膀上,“……所以我也不想欺骗你。我一点儿也不能理解,即使我吻了你,我也不能理解。”


  “你会生我的气吗?”他说这话的语气很轻,又像是带着一点点的期待,“没有人生过我的气。”


  “我不会让任何人失望。”三日月的语调更轻了,“我不会辜负任何人的期待。”


  因为我就是完美,我的存在,我的一切,都是足以说服一切的完美。我拥有别人所没有的一切,得天独厚、独一无二。


  “无论他们任何时候看到的我,都是没有缺憾的。”三日月的声音很轻,轻得像树叶落在草地上、像雪花坠落在冰原、像水珠跃入河流、像蒲公英飘往远方那般微不足道,“因为我从来不会出错。”


  像设定好的最精密的仪器,谈论相信与不相信都是太过滑稽的事情。一切都是既定好的完美。


  “就算知道这种完美毫无意义,我也不会做出故意的事情。”三日月的声音已经变了调,带着诡异的哽咽。“我也绝对不会打破这种完美。”他感觉到脸颊上有一道热流,这是他从未感受过的。


  “因为连那种时候他们会说什么……我都知道。”


  透明的水滴溅落在了人偶的肩膀上。


  ——“但是那又如何呢?他长得很好看呀!只要有那张脸就足够了!”


  ——其他的一切都是不重要的。


  “只要有这张脸,这个外表,无论是什么事情……我都会被原谅。”三日月哑着声音说,“……只要有这张脸。”


  ——“哪怕他什么都不做,只要存在于那里就够了!”


  ——其他的一切都是不必要的。


  那是谁说过的话呢?太多人,已经记不清了。就连时间,都伴随了一整个时间线,回响起来,仿佛现在还能听到,就在耳边。


  三日月大力握紧了人偶的肩膀,因为对方的不抵抗,那样的顺从让他感觉到了些许的安心。


  他闭上眼睛,然后靠住了对方的背。


  “……就像你一样。”


  在对方的支撑之下,他轻声说出了这个最软弱的句子,他戳破了这个最大的谎言。


  不会落空的期待、不需要回应的爱意、视线的集合体与感情的投射器,光芒、耀眼、让人无法直视与令人盲目,他的存在就是意义。


  然而毫无意义。


  我亲爱的人偶,就像你一样。


 

-tbc-

 
   
评论(3)
热度(124)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