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三山】Strike Lover

LOVER系列(并没有这个系列

纯粹是之前构想的另外一种肉文设定的衍生

人形兵器三日月x特殊适配者切国 的故事

然后不知道为什么就忽然有了这样的一种结局在我脑海中晃过

所以就……随便写写……

另外要BGM的可以戳这里:

《機動戦士ガンダムSEED DESTINY ORIGINAL SOUNDTRACK III》

http://music.163.com/#/album?id=47690

简直每一曲都能脑补一个故事(想太多

反正……

很扯,

非常扯,完全架空又乱来的故事。

很多地方都是(这不可能!但是我偏要这要!)

死线中的作死。



-正文往下-


  他听到了巨大的爆炸声响。

 

  Kunihiro的耳机被电波干扰轰炸出了一片杂音,本来是专属频道的信号都受到了侵扰,就如同他现在所支配的CORE一样。

 

  被CORE所指挥的战斗兵器、Matrix——Mikatsuki正在耐心地等待着他的下一个指令。即使明知道在这种时候,对方是在看着远处密群的敌机,然而Kunihiro却能够感觉得到,有一种视线在注视着他。缓和着他的心跳,正在与他一同期待这场战事的终局。

 

  战斗时的体积就如同巨大的船只或者宏伟的高楼那么巨大,拥有高度的自我意识,没有任何的法则观念,并且,时刻都焦躁着破坏冲动。

 

  这就是名为Matrix的战斗兵器。虽然贪图着它的破坏力,但是因为它根本不受控制而很长一段时间都当做外敌处理。直到CORE系统的成功搭载,经由特殊适配者所操控的CORE可以成功影响Matrix的攻击目标与行动,就如同给野兽带上了项圈一样让人安心。

 

  如果说Matrix是一种装置,那么CORE就是其之上的开关,通过驾驶员的指挥,可以牢牢地将这种不可思议的力量掌握在手里。特殊适配者只是需要获得Matrix的认同罢了,而方式则是各有不一。

 

  因为CORE的系统是通过高传感度的线缆连接到Matrix的机体内,所以CORE的驾驶员很容易就能够感受得到Matrix自身的状况,以及感情。

 

  Matrix是有感情的,这很正常,不然那种时刻暴躁的破坏冲动也就无处存在。在很多时候它们都只是被最纯粹的破坏欲望所支配,而其他细微的感情就像被埋在雪山下的泥土,根本难以显现。所以如何安抚Matrix自然就是适配者们的任务,任何手段都可以,只要让这样威力巨大的兵器们安静下来就可以。

 

  所以强制性手段、怀柔政策,都无所谓,在很多时候,它们——或者应该说他们的要求都很简单,满足欲求,无论是哪一方面。破坏也正是因为对于毁坏的渴望罢了。

 

  只要能够安抚Matrix的情绪,Matrix就会愿意接受CORE的指令,协调度也就会更高,战斗力自然也就会大大提升。

 

  这也正是几乎和Matrix同步率达到了百分之百的Kunihiro被调派到这里来的原因。

 

  战事远比想象中要复杂,敌方人数超出了预计,除了硬拼下去根本没有其他的选择。更何况后方是仅供防御的支援部队和还未完全展开防御系统的城镇,根本就一步也不能退。

 

  或许是对于他们这样一对组合太过信任,所以根本没有配给多少泰拉级的武器,只有为数不多的瑞拉级可以协同攻击,而最多数量的是多年前配装的提莫级别的武器系统。

 

  耳边轰鸣的炮响似乎变成了一种习惯的节奏,随着沉闷的声响过后在视线一隅绽放开的暖红色的花朵,即使Matrix——Mikatsuki的战斗力出众,然而Kunihiro还是感觉到了整体协调能力的下降。

 

  作战太久了,从白露微明的凌晨一直战斗到下午夕阳欲醉的黄昏,一整天无间歇的战斗让Mikatsuki都有些疲惫了,Kunihiro能够感觉到那种近乎昏沉的本能指引,那是Matrix通过CORE的链接传达给他的感受。

 

  仿佛一切的判断都变得沉重而失移了重心,并且Matrix的左臂有多处中弹,右下肢也有许多擦伤,至于CORE所在附近所遭受的攻击就更加不计其数了。

 

  敌方也相当明白最快的方法就是摧毁CORE,所以一直也有针对性的瞄准射击。虽然凭借良好的配合能力可以堪堪避过,但并不能保证每一次运气都那么好。

 

  何况不仅是Matrix,Kunihiro自身也快要到达极限了。

 

  承载Matrix所传感过来的精神并且进行相应的指挥,这并不仅仅需要强大的精神力,也需要体力,作为CORE的驾驶员,他所负担的不仅是他自己,也还有属于他的Matrix——Mikatsuki的感知。

 

  所以无论是伤痛、疲惫、从最纯粹的裂缝中蠢蠢欲动准备时刻萌发的破坏欲望,都无时无刻地不在影响着他,虽然身体上没有切实地伤口,可是被击中的瞬间,那一部分被毁坏的感觉也清楚地传达到了Kunihiro的神经系统。

 

  也正是因为同步率太好,所有很多感觉都传达得清晰无误。那种被猛然带走了一部分般空荡却又带着火焰般烧灼的痛苦瞬间就让Kunihiro感觉心脏都停跳了一般窒息。

 

  Matrix的动作也有了毫秒的迟疑。

 

  他们就是这样互相感受、又互相影响的存在。

 

  ——“你要怎么办?”

 

  在敌机群再度集结的间隙,他的Matrix这么问他。不用言语,这具Matrix所思想的一切,在这种时候,他都能够感知得到,他们的交流方式直接得甚至不能够隐瞒。

 

  ——“消灭完他们然后回去。”

 

  Kunihiro的想法很简单,他的任务也正是这个。

 

  ——“你好像不太好。”

 

  他的Matrix——Mikatsuki也相当清楚他的状态,这位驾驶员在CORE指挥室里的精神力正在慢慢微弱,他不可能毫无感觉,他们就像结合一般亲密而不可分割,对于对方任何的改变,都相当清楚。

 

  ——“可以放他们过来。”

 

  Mikatsuki相当无所谓地提出了一个建议,放敌机群过来,让他们自行触发防御系统的最后一道反击,那样可以消灭一部分,然后剩下的数目再由他们扫平就可以了。

 

  虽然这样绝对会有牺牲者。但是Matrix本来就并不在乎这个。

 

  ——“不行。”

 

  Kunihiro拒绝了这种方法。那样的话任务就算是失败了。

 

  Matrix没有再与他沟通,但是Kunihiro明显感觉到Mikatsuki那种不屑于与他沟通的感情。如果对方现在是人类的姿态,现在肯定是嗤笑了一声。

 

  ……

 

  所以大概也没有想到最终会变成这个样子。

 

  Kunihiro望着玻璃外面漆黑的天空,从蒙昧未明的清晨战斗到现在再度沉眠的夜空,被击中了与Matrix链接部分而自行脱离的CORE依然拥有相当坚实的防御,虽然没有了Matrix之后根本就做不到任何的攻击行为。

 

  然而现在也不需要进攻了。

 

  用尽了所有的方法,与最大的代价,与敌方全部主力部队一同埋葬的,还有Matrix——Mikatsuki。

 

  Kunihiro听到耳边有巨大的轰鸣声响。

 

  Matrix自身最大的能量供应系统燃爆之后产生的威力几乎波及了大半战场,爆炸所到之处就是一片焦土,虽然还衔接着海洋的部分,但是在遥远的视线的尽头,看起来就好像即将枯竭一般的不安定。

 

  已经没有办法好好接受信号的耳机完全是一片沙沙的杂音,然而那庆功的欢呼声太过明显,所以还是能够断断续续地听到。

 

  这场战争最终是他们这一方胜利了。即使代价是一台Matrix。后方部队还不知道Kunihiro幸存的消息,然而其实这也无所谓。

 

  CORE的驾驶员也不是完全珍稀的,何况与指定Matrix同步率太过一致的驾驶员也根本无法适配其他的Matrix,如果失去了专用的Matrix也就没有了任何的价值。

 

  他们就是这样互相依存、共为一体的存在。

 

  明明是人类和战斗兵器,却被捆绑在一起,互相提防又互相配合,最为憎恶的战友与最为亲密的敌人。在不匹配的界限之中找到最适合的距离。

 

  在那样一片欢欣鼓舞的电波声中,Kunihiro看着漆黑的焦土,在失衡飘荡的CORE中,他感觉到非常的茫然。

 

  一切都那样地不现实,被汗湿的驾驶服还紧紧地贴在他的身上,他从现在就获得了自由了,却从未如此真实地觉得不自由过。

 

  自此之后再也不会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待,CORE的驾驶员因为与Matrix适配的关系,某种意义上也被区分出了正常的范围,更何况他们大部分都与Matrix太过亲密,那样的行为也很难让人平心接受。

 

  CORE的驾驶员是与Matrix的人类形态有性关系存在的。这是安抚Matrix最有效,也是让Matrix最快熟悉CORE的方法,这也可以很好地促进他们彼此之间的适配程度。

 

  虽然由某些人看来这种行为大概就跟为了力量而向怪物谄媚没有什么不同。

 

  不会再有针对他的中伤,也不用担心Matrix时不时的异常行动——Mikatsuki根本没有常识,所以经常会给他惹麻烦。更不会有那样强制性的性交行为——并且很频繁,而且根本无法拒绝。

 

  从与战斗兵器的捆绑中解放出来,由被视线所隔离的怪物的身边离开。恢复成一个正常的人类,这对于任何的CORE驾驶员来说都应该是最好的结果。毕竟Matrix太多时候都是被冲动欲望所支配,而CORE的驾驶员也会受到这种影响,迟早有一天会被反向侵蚀掉而发狂也说不定。

 

  而现在对于Kunihiro而言,整个世界都在旋转。CORE内的一切物品都凌乱了,漂浮在他的视野中看起来都变了模样。

 

  那些一直以来都重压着他的另外一个人的神经感知消失无踪,有一种从未有过的轻盈感,让他甚至都不知道该如何去舒展肢体了,仿佛失掉了一半的意识那样无从行动。

 

  他只能在驾驶室里茫然地瞪大了眼睛。已经滑脱的耳机里还响彻着激动的人群声。他们都在为胜利而欢呼,为这次任务的圆满成功而庆祝。

 

  可是最应该安心下来的Kunihiro却最没有实感。失去了Matrix之后他也就不用再承担那些莫名其妙的东西了,也不会再有时刻出现在自己脑海中的另外一个人的想法,他的生活会是一片平静。

 

  没有那些对于“怪物”的指摘,也不会有如芒在背的视线和议论,在他自我介绍之后也不会再有听到“CORE驾驶员”之后诡异的微笑。他不用每天都戴上监测心跳和脉搏的仪器,也不用定期写报告和接受检查,离开军部的大门都需要报告。

 

  自由就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了。

 

  然而Kunihiro的大脑内却是一片空茫。他看着外面漆黑的夜空,Matrix——Mikatsuki的外表是深蓝色,却唯独背部有若隐若现的金黄色的弯月弧形,这是很好辨认的特征,在这种时候却一点儿都看不到了。

 

  不需要言语就能够明白的羁绊曾经是无比的坚固,在这种时候却失去了回音。Kunihiro看着下方无尽的海洋,夜色中铺陈开的水浪就像是一片墨色,里面蕴藏了万千沉默的秘密。

 

  被猛然割裂开的捆绑一样的关系如此的让人措不及防,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或许是直到现在,都没有反应过来。

 

  Kunihiro打开了CORE驾驶室的舱门,凉风拂过了他的发,他看到了无尽的夜空,银河之中闪耀的星光倒映在了他的眼眸中。

  

  这一切壮绝的美景都属于他,耳机之中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也都在庆贺他的战果,可是却从未有过如此时刻,哪怕是一分、一秒,都让他如此强烈地感觉到一种名为”孤独感“的情绪。

 
   
评论(2)
热度(88)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