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三山】Blond Puppy -上-

微博上蜜柑万圣丰收节的活动文……等写完了直接扔微博完整版

总之这边先来一发

Diablolik Lover <- 其实是想要叫这个名字的……多么贴切啊……一看就懂!

然后原名是《ああ、素晴らしい人生》,但是又觉得是不是太不搭调了啊……

设定是神父x吸血鬼。架空,很多地方相当乱来,写来爽的所以大家随便看看就好。

为了强行装逼配合西式背景所以又用罗马音来表示人名。

CP是三日月宗近x山姥切国広无误。



-正文往下-


  “综上所述,对于您所犯下的一切罪行,我有充分与切实的证据进行评定。文书就在这里,您要自己来确认一下吗?”

 

  Mikatsuki把厚厚的一叠纸张拍在了桌案上,配合着他的气势发出了嘭的一声,其后就看到被检举的神父果不其然地仓皇了神色。

 

  “做出如此寡廉鲜耻之行为,冒渎神的名义,您……不,你。你也好意思自称为圣职者吗?”

 

  亮白的光线自巨大的彩色玻璃窗透入,挥洒在眼前这个黑色短发的青年身上,他身穿着白色的祭服,雪白的布料与乌木一般发色的截然反差越发让这个人的美貌夺目而出众。可是那份端正秀丽的容颜不仅不会让人心生邪念,还派生出一种凛然而让人心生敬意的气质来。

 

  以新晋神父的资质来说,Mikatsuki Munechika相当无愧,并且出色得耀眼。

 

  例行的区域会议结束之后,Mikatsuki收拾完毕准备回他自己的教区了,才刚走出大门,还未上马车,便被人拦下了。

 

  “您这就急着回去了吗?”Mikatsuki看着眼前神色急切的人,他记得这个人似乎是刚才会议的时候坐在他斜对面的,好像是阿贝罗尔教区的会议代表吧。

 

  “是的。”Mikatsuki点了点头,他反问对方,“您有什么事吗?”

 

  “那您慢走……不不不,”看起来还尚未到四十岁,身材便已经走形的男子很是紧张,从他不停搓着手指的样子就能够感觉得出来,“我只是有些好奇……”对方确认了一下左右无人,才吞吞吐吐地开口说,“您是如何得知……那些、那些资料的呢?”

 

  果然是好奇这个问题。

 

  虽然看到对方的神色就已经有了如此的预感,不过真的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让人心下发笑。Mikatsuki不自觉地嘴角提起来了一点,“正如我之前所说的,是来自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教民的揭发。”

 

  他眼眸转了一转,看起来是心情很好地样子睨了对方一眼,“那可真是一位了不得的正义的教民呢,他好像还有更多的相关资料,您想要看看吗?”

 

  “不不不、不用了!”如此提议果然让对方神色大变,男子满头是汗地急忙摆手,“您还是赶紧回去吧,您慢走!”

 

  态度完全和刚才挽留他的时候截然相反。也不计较对方如此失礼的Mikatsuki只是笑了笑,若无其事地登上了马车。


  为了方便各位代表的参加,区域会议的地点特意选在了地域较为中部的教区内举行,所以回去的路也并不是很远。Mikatsuki坐在马车内,听到马蹄哒哒踏响的声音,想到刚才在会议上的情形,莫名觉得心情无比舒畅。

 

  他望向窗外,今日正是好天气,天高云淡,蔚蓝得一眼都望不到边际。道路两边培植的树木也煞是善解人意地摇摆着梢枝为他带来清凉。日光充足,气温也舒适,一切都那么地让人愉快。

 

  虽然对于某个人来说就未必如此了。

 

  一想到对方坐在他对面,因为四处可以照射进来的阳光而浑身不自在的样子,Mikatsuki就觉得有趣极了。

 

  对方的体质与这明朗又热烈的白天完全不相容,毕竟是夜的访客,自然是归属于暗夜的。可是又碍于和Mikatsuki的特殊关系,他又不得不坐在马车里面,更何况跳车逃跑也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正是为了照顾对方的体质,马车的窗户上才特意又安置了厚厚的黑布窗帘,用来遮挡日光。只是现在马车里的只有Mikatsuki一个人,他自然就肆无忌惮地享受着日光的洗礼了。

 

  坐立不安又强行忍耐,脸上的表情焦躁极了,可偏偏又要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来。

 

  回想起对方当时的表情,之前还打算慢慢享受的归路一下子就变得有些讨人嫌的漫长了。虽然有点儿笑话自己的不像样,不过Mikatsuki的确是想要早些回去了。

 

  

 

  抵达之后的第一件事自然是向老神父汇报区域会议的状况,Mikatsuki把会议摘要留给了对方之后,才离开房间,往教堂后面的居住区走去。

 

  教堂相关人员都有各自的住所,不过也必须有人负责留守才行。自从Mikatsuki来了之后,年近六旬的老神父才终于得以回到自己的家庭,因此他对于这位新来的神父相当感谢,在充分感受到了对方的能力之后,又付以了相当的信任。

 

  虽然对于Mikatsuki来说这样也只是正好而已。

 

  他顺着石板铺成的道路慢慢走向教堂背面的建筑物,负责衣物清洗的侍女看到他都很热情地打招呼,“您回来了呀?”而在得到了Mikatsuki的肯定回答之后,又接着说,“一定很累吧,您可要好好休息!”

 

  微笑谢过了抱着一大盆衣物的侍女,Mikatsuki侧身为对方让出了一条路,再往前走,转身上楼梯,他的房间就近在眼前了。

 

  只是离开了三天的房间似乎是和他出发之前没什么不一样,侍女每天都会定时打扫,所以也并没有积累什么灰尘。

 

  Mikatsuki用钥匙打开了房门,映入他眼帘的便是一间干净整洁的房间。房间里面相当简朴,几乎没有什么必需品之外的东西。只有书桌上还摊着纸笔,还不成型的墨迹歪歪扭扭地盘旋在白色的纸张之上,虽然被镇纸压住了,不过还是被从窗口吹进来的风掀起了折角。

 

  这是没有任何可疑之处,并且相当习以为常的生活场景。果然一回到自己的房间,就莫名有了一种放松下来的心境。Mikatsuki这个时候才是真正地笑了一下,转手关上了房门。

 

  

  既然是夜的访客,那么自然是夜晚来访。

 

  对方从窗户跳进来的时候,Mikatsuki还在看教区的资料,虽然对方的动作很轻盈,但是房间这么小,猛然多出一个物件来,怎么说都是有感觉的。

 

  Mikatsuki抬起头,正看到对方掀掉了黑色的斗篷,金色的短发在烛火的映照下被镀上了一层光晕,碧绿的眼也因为这样暖色的光而消融了寒意,白皙的脸颊看起来更带有了一种温暖的生机。

 

  对方看起来就好似一个恶作剧的贵族青年,因为那无知的美貌而光彩照人。

 

  这种情景让Mikatsuki脸上的笑意更深了,他看着对方走到他的面前,然后拉开椅子,用一脸相当不高兴地语气对他说,“你终于回来了啊。”

 

  这般冒失的态度还真是相当失礼,大有“你还知道回来”的责问之意。不过Mikatsuki相当清楚对方为什么会是这样的态度,虽然他明知道,却还是要故意装傻。

 

  “怎么了吗?”

 

  对方的眼睛一下子就瞪圆了,“你还问我怎么了”的问句一览无余地写在脸上,“我的报酬呢?”对方一边这样说着,一边伸出了一只手讨要,“你走之前根本没给我!”

 

  “我现在好饿!”金发的青年坐在椅子上,双手撑在两腿之间,满脸不服气的样子。

 

  “哦哦。”Mikatsuki表示明白了,“你等一下。”

 

  金发的青年疑惑地看着他在柜子里东翻西找,最后拿出了一块看起来有点儿干了的面包,放在了青年眼前的桌子上。

 

  年轻的不速之客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食物。

 

  似乎也是觉得这种招待太寒酸了,Mikatsuki又取出了一个杯子,开了一瓶葡萄酒,猩红的液体慢慢地注入到了透明的高脚杯内。

 

  “请用吧。”

 

  Mikatsuki客气地把高脚杯往对面推了推,然后期待地看着对方。

 

  金发的青年似乎是花了很大的忍耐力才只是把高脚杯又推回Mikatsuki的手边而不是直接砸了它。

 

  “我要的不是这种东西,”对方的声音里充满了焦躁,因为无法忍耐的饥饿感而备受折磨的唇齿之间可以看到尖尖的虎牙,“你答应过给我的,Mikatsuki。”语调拖到最后,竟然是像小孩子撒娇一样有点儿委屈:“你说过会给我的。”

 

  总觉得如果这种时候如果彻底赖账地话对方就会哭出来了。Mikatsuki看着对方如此想,虽然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会让人想要更加欺负他一下。

 

  “就那么想要吗?”Mikatsuki这样问道。

 

  “想要!”对方毫不犹豫地如此回答了。完全不觉得这种对话有任何的异常之处一般坦然。

 

  对于这种诚实自然是应该嘉奖,更何况青年也不过是要求他本来就应该获得的东西。所以Mikatsuki朝对方伸出了手。

 

  “过来吧,Kunihiro。”

 

  他如此呼唤了对方的名字。


 
   
评论(5)
热度(129)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