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三山】你喜欢爱撒娇的男朋友吗?-05-

最近的糖确实很便宜……(笑)




-正文往下-

05

 

  “哎呀,没有想到老板的恋人居然这么年轻,又这么漂亮,老板真是有眼光,艳福不浅哦。”

 

  如果依照标准的拍马屁的公式,这个时候应该这么说吧。但问题是,如果老板的对象是一个男子高中生呢?

 

  而且长谷部从面前的意面里抬头看了对方一眼,对方低着头正在很专心的切披萨,没有表情的脸看起来有些不高兴,明显有别于三日月没事就总爱噙着三分笑的上扬嘴角。

 

  对于这种微妙又棘手的类型,感觉就算夸对方漂亮也不会高兴。

 

  不得不说,长谷部的直觉真是准得惊人。这或许是一种天赋,又或者是身为销售之星长期累积的经验所作出的精确的预判。

 

  所以这一顿饭长谷部吃得很沉默,应该说,公司组这边的人都吃得很沉默。气氛也不算太尴尬,小狐丸明显是边吃边玩儿,因为并不是什么正式场合所以很放松,他甚至一边喝咖啡一边玩儿手机。

 

  三日月就更不用提了,已经坐在对面去的家伙就是完全抛弃了立场,他虽然也点了一份主食,不过根本没吃多少,大部分时间都只是拿着勺子摆造型,然后笑眯眯地听着高中生组的谈话。

 

  最认真吃饭的就只有长谷部了,所以当他吃完之后很自然地说“没想到这家店还不错啊”结果发现一阵诡异的沉默。

 

  根本就是在挑食的小狐丸和没吃多少的三日月有些惊讶的看着他,兄弟的相似性在这种时候表露无遗。长谷部一瞬间有点尴尬,不过好在对面的高中生组及时开口了。

 

  “是吧?我们也觉得,又不贵。虽然从外面看不太出来。”和他搭话的是那名叫清光的高中生,手指上都涂了指甲油,让人担心是否会违反校规。但是笑起来的样子意外的很清爽,“当初随便走进来的,没想到居然意外的好吃。”

 

  旁边他的竹马安定和山姥切同时点了头表示赞同,清光还在接着说,“你要吃甜品吗?我觉得这家的甜品也很可以哦。”

 

  不其实我不太喜欢吃甜的。

 

  长谷部虽然很想这么说,不过因为面对的是比他年纪小的人,反而意外的没有那种平视感,有些迟疑。

 

  “我觉得他未必想吃。”

 

  结果不知道是谁说了这样一句话,长谷部看过去,是那个蓝眼睛的男孩子,因为和清光关系很好,所以才说话很直接吧。

 

  “不是谁都像你一样喜欢吃甜品的啦。”那个男孩子这样说。

 

  “因为很好吃所以向他推荐一下嘛。”清光小声地说,然后又转过头看着山姥切,“你说是吧国広。”

 

  长谷部看到山姥切点了点头,安定露出了少许无奈的表情。

 

  “再说,安定你不是也很喜欢的嘛。”清光说,“我们可以点一整份的提拉米苏,这样的话就没有问题啦。”

 

  “那只是……!”安定看起来有些不甘心,不过显然甜品的诱惑让他有些动摇,“那也只是我们喜欢吃而已啊!”

 

  “没关系,我也喜欢啊。”

 

  就在这三个人暗自交流的时候,坐在长谷部身旁的小狐丸却忽然开口说话了,“因为咖啡喝起来有点苦,所以吃甜品正好。”

 

  “我也没问题哦。”三日月笑着说,“因为平时吃过很多切国做的练习品啦。”

 

  哦——终于来了——

 

  清光和小狐丸都是一脸“果然要见缝插针的秀恩爱”的表情。不过还是又转过来看着长谷部,征询他的意见。

 

  这个时候好像尝试一下也不坏啊。所以长谷部就说,“那我就尝一下吧。”

 

  

 

  事实证明清光所言非虚,甜品的确很好吃。虽然长谷部不是很喜欢这种容易让牙齿长蛀牙的东西,但是偶尔甜蜜一下口腔似乎也并不是什么坏事。

 

  这真是相当奇妙的一顿饭,奇妙的对象,奇妙的菜单。直到他们结账完走出来,如果不是肚子里甜点的存在感,长谷部恐怕会忍不住怀疑这样一场聚餐的真实性。

 

  走出来的时候天色变得更暗了,清光和安定赶最后一班电车所以匆忙走了。长谷部本来打算自己打车,不过三日月说既然是他负责请客的,那么肯定也要负责把长谷部送到家。

 

  结果坐上车的时候,看到小狐丸坐在驾驶位上,直接发动了汽车。长谷部还有点诧异,“不等三日月了吗?”

 

  “他直接回去,所以不用等了。”小狐丸说,在黑暗的渲染下他笑起来似乎有点儿奸诈,不等长谷部接着问“没有车他真的可以回去吗”这个问题,小狐丸接着发问,“这一顿饭吃得感觉怎么样?”

 

  “还好吧。”长谷部随口说,也没有想象中那么为难,或许是因为太过惊讶,而让所有的反应变得迟钝起来。他现在只感觉堆积在肚子里的提拉米苏,黏糊糊的融化成了一团。

 

  “不会觉得惊讶?”小狐丸熟练地掌着方向盘,汽车无声地滑过一个弯道。

 

  长谷部看了对方一眼,今天谁也没有喝酒,这应该不是一个什么借酒吐真言的场合。不过也许是逐渐升高的血糖放松了他的神经,所以他想了一下之后说,“有点儿。”

 

  光是同性恋,就足够劲爆了。更别提那年龄差,而且对方还是在校高中生。如果只是援助交际,倒还好说。可是居然是真的恋爱?

 

  “不过,如果不说的话,我大概会以为是老板的私生子。”

 

  长谷部闲闲的说,反正是小狐丸问的,那他也只是老实回答。

 

  小狐丸听到这个回答笑了一下,很明显的幸灾乐祸。似乎在这种私人的场合他相当喜欢开玩笑,有别于一贯的克制的形象。

 

  “为什么?”几乎可以看得到他眼里的八卦之光了,“因为给人感觉没有那么地……秀恩爱?”

 

  对于小狐丸的精确形容,长谷部点了点头。的确,一开始还很担心这种情侣模式所带来的尴尬,不过三日月和山姥切在这种场合居然存在感低得异常,山姥切时不时还会和高中生组聊一些话题,三日月就只是微笑地听着,然后偶尔负责端个盘子叫一下服务生之类的。

 

  呜哇,不得了,这样一想,简直是完美的沉默绅士嘛。

 

  “毕竟……”对于长谷部的沉默,小狐丸只是心情很好地说,“三日月也是有分寸的……嘛?”

 

  那个迷之“……嘛?”是怎么回事啊?

 

 

 

  夜幕上洒满了星屑,涌动的河流都变成了沉默的黑色,道路上虽然有灯光,不过一盏隔着一盏,拉开了相应的距离。因为不是主干道,所以行人也不多,哪怕是自行车后座载人都可以大摇大摆地行进在道路上。

 

  山姥切正在卖力地骑着自行车,三日月坐在后座上搂着他。如果被不知情的人看到,大概还以为这是学校举办的什么“我送爸爸回家”亲子活动。

 

  反正现在没多少人,道路边的房屋亮起的灯光照亮在三日月的眼眸中,橙黄色看起来格外的温暖。就算现在是晚上,温度降低了,只穿着了西装却也不觉得冷。

 

  “切国啊。”三日月搂着对方,看着对方吭哧吭哧骑自行车的劲儿,莫名其妙的有点想笑,“要不然换我带你吧?”

 

  “你会骑自行车吗?”可是这个提议被山姥切想也不想地驳回了。

 

  “不会。”三日月说,“要不然我们下来一起走回家吧。”

 

  “……”山姥切的身影有瞬间的停顿,“好啊。”他说,三日月还没来得及开口,山姥切就接着说,“那你走回家,我打车回去了。”

 

  说到底,都是因为三日月突发奇想,觉得骑自行车回家很浪漫。虽然山姥切觉得这个属于无理取闹,不过也觉得只是把三日月载回家所以没问题的,最终还是答应了。

 

  结果对方现在居然说,走回家——?也不考虑一下路程……?

 

  “既然都说骑回去了,你就老实坐着。”山姥切说,他都没坐着了,而是站在踏板上用力蹬,夜风从他的身边吹过,膨胀起了他的衬衣,分外惬意。三日月现在改成握住他的腰,因为是成年体型了,要避免脚落在地上还是有点麻烦,需要一直弯着腿,估计还是有点累。

 

  “再过一会儿就可以到了。”山姥切说,他眯着眼睛,享受着清凉的晚风,“还好今天吃得多。”

 

  意思就是有力气载你。

 

  三日月看着恋人的背部,还是很纤细的成长期的体型,和他相比的话自然是不够宽阔的脊背,也没有那么坚实的肌肉,可是摸起来又默默积蓄着力量,感受得到生命的热度。已经是十七岁的男孩子,好像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眨眼就可以成长为让他惊讶的大人了。

 

  那个瞬间,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可是他非常地想要见证,想要目睹,那一定会是非常美的蜕化的瞬间。

 

  三日月有些晃神,他觉得自己的时间似乎是固定的,他感觉不到自己的改变。可是对于他的恋人,他却觉得时光飞速的溜走,快得让他无所适从,对方的每一个改变,每一个细节都让他惊喜又自豪,同时他又害怕这样无所计数的小事又如指间沙一般挽留不住。

 

  自己好像是在见证一个生命,又好像是一种谋杀,用已经冰冷而死亡的月光倾泻在一朵正在慢慢绽放的花儿之上。

 

  这是何等奇妙的感情……

 

  三日月有些出神了,直到恋人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

 

  “能不能不要把手伸到我的衬衣里面,好痒。”用明显压抑着警告的声音,“如果你不想掉到河里去的话。”

 

 

-tbc-




 
   
评论(10)
热度(151)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