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刀剑乱舞】在夜间的小路上偶遇了妖刀-04-【三山】

不要试图猜测妖刀月心里想什么,因为你根本猜不中

(就是这么任性 


04

 

又来到了这里。

 

已经没有什么好奇怪,甚至已经开始慢慢习惯,少女再次降临在了这个不思议的空间。果不其然,这一次,她又看到了那位奇特的美男子。

 

像是恭候多时了一样,三日月坐在庭院里,看到她沿着小路走过来,光脚在泥泞的道路上打出轻快的节拍,而露出了微微的笑容。

 

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暗,月色都朦胧得像一场梦,伸手挥开就散去,然后又紧紧纠缠上来的黑暗里容纳了太多她所不知道的东西,如果可以选择,少女更喜欢充满阳光的世界。

 

可是这里有三日月,这大概是唯一让少女觉得可以忍耐的地方。

 

“晚上好。”她走过去,向着对方说道。之前看起来开得颓丧的白色花朵零落了不少在地上,那些点缀着黑夜的明亮在这种时候可怜得可爱,少女小心翼翼地让自己不要踩到那些花了,才过去和对方打招呼。

 

“您为什么坐在庭院里呢?是赏月吗?”少女抬了抬头,天上的月很明亮,又很圆满,即使如此,却依然好似虚假一般遥远。一切的光源在这里都消减了亮度,看起来就像被笼罩住了一样,少女有些遗憾地低下了头。

 

还是说,特意在这里等我呢?

 

这是她没有说出口的话。

 

“赏月?”坐在石凳上的三日月听到她说的词,露出了微微诧异的神情,他顺着少女的视线看了看天上,然后又看了看少女,像是不甚明白她所说的话的含义一般,盯着她看。

 

“就是……今天的月亮这么圆,是很少见的吧?”少女尝试着解释,“月缺之后才有月圆,然后月盈之后又是月缺……正是因为这样难得的满月,不会想要静静欣赏这份美丽吗?”

 

圆满得好像幻觉一样的月亮。

 

“难得……?”三日月慢慢地重复了一遍少女所说的词汇,“原来你们是这样认为的吗……”

 

“?”正在欣赏一轮明月的少女转过头看着三日月,“您在说什么?”

 

“没有什么。”在少女转过头的瞬间,随着三日月唇边漾起的微笑,天上的圆月慢慢地出现了一道弧形的阴影,然而很快地又消失了,在少女的视野中,出现的还是那样一轮圆盘的明月。

 

“的确,是很难得的场景啊。”三日月这样说着,他示意少女也在石桌边坐下,“是个难得让人心情平静的夜晚。”

 

万籁俱寂,连风都没有。这里虽然是晚上,却并不会觉得冷。少女看了一会儿天上的满月,虽然觉得独有一番天象之美,不过她对于身边的人兴趣却更大。趁着三日月专心看着夜空的机会,少女偷偷看了三日月好几眼。

 

不知道对方是在想什么,分外专注的样子。嘴角的笑容也分外真切,被银色的月光照耀着,简直美得清丽脱俗。

 

少女几乎无法把视线从三日月的脸上移开了,不过,正是因为这样大胆的凝视,她才发现对方的眼眸之中,在月光的照射下,反射着粼粼的波光,她看到了不一样的光芒,在对方的眼眸中。

 

“月亮……”少女喃喃自语地说,“您的眼眸中……”

 

“嗯?”三日月转过头来,那一双新月就那样撞进了少女的视野,毫无保留地展现在她的面前。她看到了好美的一双眼睛,仿佛有魔性,收纳了天上之月的神采,却又因为那般的不圆满,而妖异得令人无法呼吸。

 

“是新月啊……”完全都顾及不了自己的态度究竟是如何失礼了,少女看着三日月说,“不知道您眼眸中的月亮,是否也会有满月的那一天呢?”

 

这是一个很新颖的问题。

 

三日月明显也露出的感兴趣的神色,“我也很想知道。”

 

感觉自己说的话传达到了对方的心中,少女很开心地笑了起来。“如果有那一天的话,我真想看看呢!”

 

 

……

 

 

“想看吗?”三日月很开心地看着山姥切。

 

“……什么?”被他从室内带到室外来的青年完全弄不清这个人的思绪,他现在正在努力尝试着打开身上的脚链和手铐,三日月倒不介意,因为反正打不开,所以只是很开心地问着对方,“我眼中的新月,说不定会有满月的那一天啊。”

 

“……”山姥切听到这句话,手里的动作顿了一下,然后哦了一声,继续他的逃脱大业。

 

“不想看吗?”三日月却接着追问,他的目光扫过根本没有任何破损的精制脚镣,表情很是愉快。

 

“不想。”山姥切的回答也很果断。

 

“为什么?”三日月像是很震惊山姥切的回答一样,特意跑过来,拉近了和山姥切的距离,近乎是脸对脸地看着山姥切说,“为什么?”

 

“……”对方似乎是不知道自己的存在给山姥切带来了多少的精神压力。虽然山姥切极力想要和三日月拉开距离,但是三日月摁住了山姥切,看起来游刃有余的态度其实根本还是心有防备,山姥切根本挣脱不开。

 

他被迫和三日月对视了好久之后,才放弃似地叹了一口气说,“不好看。”

 

“?”三日月不是很明白地看着山姥切,那种太过单纯的疑问实在是太好懂,让山姥切无法不解释下去。

 

“新月变成满月的你……不好看。”山姥切很正直地说,“感觉会很奇怪。”

 

山姥切真的有很认真的在脑海里想想三日月眼睛里的新月变成满月的模样,最终构建的想象图让他只想说no。

 

虽然他是一个想要改变现状的人,但并不想改变对方的容貌,尤其是眼睛。

 

“那就是说,现在这样就好了吗?”三日月听了山姥切的话,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说,“我也觉得现在的模样很好,那就不改变了吧。”

 

“本来还想,如果你想看的话,可以努力一下看看的。”

 

“这种事根本不是努力不努力的问题吧。”山姥切是真的不知道这位脑子里装的是什么,是月亮吗?还是玉钢?反正就是构造有别于常人,“难道你想改变就可以改变了?”

 

“当然了。”三日月很爽快地说。那副模样太过理所当然,让山姥切甚至都丧气得放下了手里的脚链,一下子就发出了叮铃咣当的声音。

 

“我说你啊……”山姥切刚想说什么,就被三日月打断了,“你抬头看看天空。”

 

天空怎么了?

 

刚这样想着的山姥切依照本能反应地抬起了头,那一轮完满的明月正悬挂在他的头顶上,山姥切还在想到底是怎么了,就看到从月亮的边缘,慢慢渗透进了黑暗,就像月蚀一样的场景,切实地在他眼前发生。

 

“这怎么……”山姥切惊讶地转过头,想要问问三日月,却毫无防备地被对方推倒在了草地上,泥土的腥味钻入了他的鼻尖,还带着露珠的草叶触碰着他的肌肤有些许冰凉的触感,可是这些冲击力,都不如三日月现在带给他的压迫感要严重。

 

他诧异地看着对方脸上诡异微笑的表情,和眼神中越发煌然的新月,有一种太过大胆的猜测,让他都无法说出口,“这不会是你……”

 

“如你所想。”三日月完全压制住了山姥切,那种不用反抗就能够感觉到的压倒性的力量完全抹杀掉了任何逃脱的可能性,他把手掌放在山姥切的脸上,慢慢地触碰着对方散落开的金发。

 

“我之前就和你说过了,在这个世界里,我可以做到任何事情。”他眼中的新月就像潮水一样,在山姥切的眼中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地增加了幅度,天上之月在月缺,而他眼中之月却在一点点地增盈起来。

 

从山姥切现在的角度看过去,巨大的缺陷的月亮就在三日月的背后,和他眼前的三日月眼中的月亮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简直是此消彼长一样的存在,惊讶得令人头脑空白的景象。

 

“我从来都不骗你,切国。”三日月笑了起来,他眼中的月亮已经完满了大半,所带来的危险的感觉,却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要强烈。

 

 

 

-tbc-


 
   
评论(5)
热度(89)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