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刀剑乱舞】切国今晚留下来/Girikuni Stay Night

最近真的忙成狗+脑力不足,先写写梗吧……

要赶CP16所以不能日更了……虽然这是早就决定好了的事情不过还是要说一次……不好意思了……

顾名思义的FATEparo(?)国酱是saber这一点我觉得毫无争议hhhhhhhhh



-要看的客官请往下-


  无风之夜、月光从高窗的投射进来,撒到这间狭窄的废弃仓库之内,一个17、8岁模样的少年跪在地上颤抖着画着什么。只不过他没有用画笔和颜料,取而代之的是他的手指和鲜血。

 

  “自遥远的时代而来、为了修正历史的轨迹、阻止被偏离的命运所碾轧的生灵啊——以吾之血、铸汝之魂,吾之灵即为汝之身付依凭、吾之声即为汝之铃,召汝梦醒。沉睡的钢铁之心啊,此刻、现身于吾之面前吧——!”

 

  吟诵完了繁复的咒语,少年的声音因为紧张而带着干涩感,回荡在这样一个空间之内显得格外大声。等到他的尾音都消失之后,预料之中的巨响并没有到来。少年只听得到心脏中剧烈跳动的砰砰的心跳,因为这样太过巨大的落差而剧烈收缩又鼓涨。

 

  难道是、召唤失败了?

 

  少年一时跌坐在地上,呆然的看着眼前的魔法阵,他不知道是有哪里错了。明明祭品和符咒是没有错的,可是为什么没有刀剑之灵回应他的呼唤?

 

  额头上的汗顺着脸部线条滴落,有少许滑落到了眼角,少年伸出手去擦。再度睁开眼的时候,却觉得眼前的景色有了几分暗淡。

 

  他抬起头,还以为是月光隐去的原因,却没有料到看到了一个人影。

 

  对方披着一层破布,灰白色的破布在月光的挥洒之下映衬得像是一袭天河流泻在人间。站在他面前的人有着一头金发,有几缕已经超出了破布的范围,在月光之下闻着新鲜的空气。看起来是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模样,俯视他的时候将翡翠色的碧眼暴露得一览无余。

 

  “试问、你就是我的MASTER吗?”

 

  青年拿着刀,银色的刀刃毫不客气的直指向他的咽喉,美丽的双眼竟然一点感情色彩也无,跪坐在地上的少年一时之间忘记了该怎么回答。

 

  冰冷的兵刃正慢慢的顺着他的喉部线条往上滑,这是一种无言的威胁。虽然青年这样沐浴着月光的姿态实在很美,标准身材的流畅体型,拿着刀的姿态凛然却又不是莽撞的凶悍。青年就像他手里的刀那般,锋利却又含蓄着杀气,乍一眼看起来普通的外表却又镶嵌着华丽的内质。细长的手指骨节分明,却又不是单纯的纤细,而是带着力道的男性的手。毫无迷茫的眼神直视着对方,无机质得像陈列柜中的宝石。

 

  然而现在却并不是为青年的外表所着迷的时刻,地上的少年清了清嗓子,才有点儿费力的说,“没错,我就是把你召唤到这里来的人,我就是你的审神者。”

 

  听到少年这么说,青年身上所散发出的警戒气息立即减少了大半,他利落的收了刃,然后单膝跪下,以完美的骑士之礼对少年说。

 

  “Servant Saber。遵从召唤而来。”

 

 

*********

 

 

  “终于有一位审神者已经召唤成功了。”

 

  某位青年收回看向窗外的视线,转头对屋内的他的Servant说,“对方的职阶正是你朝思暮想的Saber。”

 

  被他用揶揄一样的口气提到的Servant却并无生气的模样,只是依然姿势悠闲的靠在沙发上,白皙的手指轻轻的夹起茶几上的薯片,塞到嘴里,然后盯着眼前电视中正在播放的热门肥皂剧,一边目不转睛的跟进剧情一边嚼着薯片说。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没想到这次第一个到来的我居然不是Saber!”一边这么说着。银白色头发的青年一边愤愤不平的往嘴里塞薯片,这种垃圾食品似乎特别讨他的欢心。“我要写信给协会!这一点儿也不公平!”

 

  “谁让你的属性如此特殊呢。”听到自己从者如此任性的话语,知道对方只是在撒娇的审神者微微笑开了,叫出了对方的职阶。“Rider。”

 

 

*********

 

 

  “被被!”

 

  早在看到那个身披破布的青年的身影的时候,一个深蓝的身影就迫不及待的奔了过去,然后一把将对方举起来兴奋的在原地转了三个圈,“被被!你终于来了!”

 

  “放开我!”

 

  和对方的亢奋相反,职阶为Saber的青年却显得非常羞恼,甚至还可以说有一些慌乱。毕竟现在是遭遇战,而对方就这样冲过来而他居然毫无防备,真是太过失态了。

 

  “我不叫被被,你认错人了,快把我放下来!”

 

  对方比他高出一个头,力气也诡异得可怕,Saber狠了狠心一脚瞪向对方的脸,虽然没有踩中,不过这样的举动还是让对方一下子把他扔开,于是他正好借机一个跳跃转身然后安全落地在距离对方稍远的地方。

 

  少许平复了一下心境之后Saber才终于有机会仔细看对方的模样。

 

  现在正是月夜,并且还是满月。银白色的月光慷慨得诡异,将这片暗沉的郊区地带暴露得一览无余,远处流淌的河流在光的作用下看起来就像黑色的土地一样悄无声息。唯一引人注目的只有眼前这个青年,看起来年纪比他要大,穿着一身年代古朴的服饰,带着古色古香的气质,暗蓝色的底纹上装饰了不少金黄色的装饰品。然而这些所有的身外之物都比不上青年本身的容貌要来得秀丽。

 

  恰到好处的弯眉、长长的睫羽在眼脸上投下浓密的阴影,高挺的鼻梁、像抿着笑一般的薄唇,无论怎么看都是美人的标准,闲闲的站在原地毫无动手之意的样子,只是周身环绕的气息实在让人不敢轻易放过。

 

  名为“Saber”的青年默不作声的回避掉了对方好几次的亲密接触,并且努力往河流边移动。他想要借助地势将对方诱引到河边然后一脚踹下去,毕竟现在还没有到正式开战的时候,能够避免不要的接触就尽量避免。

 

  眼见对方已经随着他后退的脚步来到了河岸边,又是一个想要飞扑过来的动作的时候,Saber一个闪身想要绕过去,却没有料到直冲冲往河里坠的对方却伸手直接拉住了他,两个人一下子就掉到了河里……

 

  诶?

 

  没有掉到河里?

 

  Saber呆然的望着自己的脚下,默默涌动的水流就在他的脚下,而他却站在水面之上,并且手还被对方紧紧拉着。

 

  “在这种时候想要和我玩小花招,实在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啊。”和刚才兴奋得没有节制的声音浑然不同的低沉浑厚的男声在他耳边响起,他难以置信的看向对方,只是被抓住的指尖感觉被握得发痛。

 

  “今天是满月,是我魔力最充盈的时候呢。”在对方的眼眸中,Saber不仅是看到了自己的倒影,还看到了寄宿于对方眼中的,深如月影的新月。

 

  “Caster……”

 

  他终于意识到对方的职阶。

 

 

 

*******

 

  明明只是想散个步,却不知道为什么总是遇上麻烦人物。

 

  Saber一脸漠然的看着眼前忽然现身的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擅自跑到了路灯上面,单脚踩着,还用居高临下的眼神俯视着他。

 

  “我比你矮。”在对方开口之前,Saber就率先说话了,“就算你站在平地上,也是比我高的。所以你完全没必要用这种招数。”

 

  请从路灯上下来,不要再把更多的普通民众卷进来了。

 

  被他抢白的对方似乎有那么一瞬间的犹豫,但是很快就摇摇头,银色的长发在空气中画出一道波浪,毛茸茸的耳朵也很有精神的抖了一下。

 

  “我有东西给你看。”他眨着血红色的眼睛,用特别天真无邪的语气向对方说,“非常好的东西。”

 

  不给Saber究竟看还是不看的权利,体格健壮的银色长发的男子就伸开手臂,大喊了一声,“狐之财宝——!!”

 

  瞬间,从他的背后浮现的红色的无名之墙中,涌现出了无数的油豆腐。

 

 

-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







 
   
评论(11)
热度(112)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