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三山】黄金梦 -03-

如果有好奇片头曲的同志,可以戳这里:

http://music.163.com/#/song?id=28636268




  03


  狮子王站在二班的门口,装作很冷静的样子朝着里面的大俱利伽罗招了招手。


  “?”


  对方皱了皱眉,还是很快地走了出来。“有事?”


  “放学有空吗?”狮子王的表情有些焦躁,这让大俱利有些诧异,上次狮子王告诉自己把校外的混混头领给打了好像就是这种模样……


  “我最近要补课。”大俱利给狮子王看了看他的课表安排,晚上八点到十点,“缺人帮忙的话你找国広啊。”


  狮子王一顿,脸色更僵硬了,“就是关于他的事,我还约了正国,反正……你们晚上都到我家来一趟。”


  到底什么事?


  大俱利看着狮子王走远了,给山姥切国広发了个消息探探口风,对方也没回。他这才反应过来,今天好像没看到山姥切国広。


  下午放学的时候狮子王如约而至,带着同田贯一起来找大俱利,脸色还是那么阴沉,班上有点眼力见儿的同学看到这种组合和这种表情,都很自觉地让开了一条路。大俱利也懒得解释,拎着书包和他们一起走了。


  


  一路上狮子王都没怎么说话,同田贯也不是个话多的人,大俱利更不是,三个人就这么沉默的走了一段路,狮子王才突然醒过神来似的问“你们吃饭吗?”


  平时狮子王是最闹着要吃东西的,今天却好像完全忘记了食欲的存在,这么久才意识到了饭点这件事。


  大俱利不是很饿,就摇了摇头,他看了看旁边的同田贯,还在奇怪对方怎么把剑道练习的竹刀也给背出来了。


  “现在不吃,打起来的时候容易吐。”同田贯这个回答解开了大俱利的疑惑。


  哦,这个家伙肯定也是以为是去约架……


  狮子王对这个“误会”没有反应,拦住一辆出租车就拉着他们上了车。


  


  意料之外,又或者是意料之中的,车停在了狮子王家门口。三个人下了车,狮子王领着他们进了门,就立刻把门反锁住了。没有打开的窗帘遮住了外面的光线,房子里暗得很,狮子王撂下东西直接去开电视,“你们一会儿不管看到了什么,都不要太惊讶,先看着,我之后再和你们说。”


  如果没有狮子王的这句话,老实说,这种尴尬又隐秘的气氛挺像是聚众看小黄片的。而加上狮子王的这句话,感觉更像是看什么不得了的小黄片了……


  只不过地上摊着的粉红色盒子不太像那种风格。


  大俱利和同田贯一起席地坐下,视线偶然扫到沙发上的那个书包,看那个挂件,应该是山姥切国広的。


  山姥切今天翘课躲在狮子王家里?


  狮子王却一点儿也没有等人齐了再开始的意思,直接坐在他们俩的后面,然后按下了遥控器。


  


  ——“飞舞吧,朱雀,创造奇迹之人啊”


  ——“传说已经开始启动”


  配合着歌词,画面中也飞过了一只红色的大鸟,再接着出现的是明显落后于这个时代的古早画风,水汪汪大眼睛的美少女和身着异国服装的美丽青年。


  大俱利伽罗一时之间有些发愣,旁边的同田贯没有他这么大反应,还盯着画面,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直到那句“向着无限发展的不可思议游戏”尾音结束,音乐消失,看样子正片要开始了,大俱利刚想舒口气,就感觉狮子王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开始用力。


  怎么了?


  精神一下子紧张起来起来的大俱利看了看狮子王,对方用从未有过的专注表情正盯着电视画面,大俱利顺着看过去,画面上还是那种古代的背景,破旧的道路和巍峨的城墙,穿过雕梁画栋的建筑,绕过缭绕繁复的装饰,在烛火照亮的古朴典雅的房间内,一个黑色长头发的角色正在和一个金色短头发的角色说话。


  镜头慢慢拉近,大俱利伽罗越来越觉得那个“金色短头发的角色”长得好像山姥切国広啊。


  狮子王按在肩膀上越来越用力的手似乎也在同意这个猜想。


  


  “殿下,天命将至啊!!”


  青江进来的时候,山姥切国広已经换好了衣服,正坐在三日月的身边喝茶,冷不防被这个一进门就哐一下磕在地上的人吓了一大跳。


  “天命将至!!”这位突然到来的人物也和三日月一样蓄着长发,只是稍短一些,划过半边脸的一簇头发遮住了一只眼,尖尖的脸颊上燃烧着过度的兴奋,额头还有些发红,手里抓着一块白色的东西,看起来有些怪异。


  三日月没有说话,青江注意到房间里还有一个人,自然就把视线转到了山姥切国広的身上,先是一喜,仔细打量一通之后,又有些疑惑。


  “殿下,这位是……?”


  “山姥切国広。”山姥切国広很自觉地自报家门。


  青江又看了看就坐在山姥切国広旁边的三日月,像是喝茶喝得挺惬意的,微微眯着眼睛,还是没个态度。


  “臣刚刚见到天象异动,殿下的命星隐隐有红光闪现,这显然是神子降临到了殿下身边……可是这……”青江又仔细看了山姥切国広几眼,“按照命定之数,神子必然是来自异世界的人物,而且还应该……”他摇头晃脑地碎碎念叨着什么,又不住地看向山姥切国広,一边看一边摇头,“怎么会是个男的?!天象不可能有错……命定之数算得明明白白,神子必然是女性,才能是殿下的天选之人啊……”


  山姥切国広虽然不清楚缘由,但是能够明显感觉得到对方的“嫌弃”之情,反正意思就是他的出现不怎么对。


  “他就是。”一直没说话的三日月开腔了,手臂搭在扶手上,很闲适的样子,“或者你可以再等等,回去再算一算,看还有没有别的神子。”


  青江原本就白的脸色更是没了血色,“这不可能,不应该……”他手里还拿着那个白白的小板子,抓得死紧,惨白的皮肤上都泛起了浅红,都顾不上行礼,踉踉跄跄地就跑了出去。


  在门口守着的协理还在呵斥青江的无礼,转眼人就已经跑得没影了。


  


  “他是谁?”山姥切国広问向三日月。

  

  “星术师,负责占卜的。”三日月看起来心情不错,话也多了起来,“小到日常杂务,大至国事命数,都可以算上一算。”


  山姥切国広觉得这听起来有点不科学,又不好意思直接质疑,“那你们平时都靠占卜解决问题?”


  “也不是,他只负责算,听不听在我。”


  “哦……”山姥切国広点点头,那应该也就算个参考,图个吉利的意思,“那他怎么那种反应?”


  “因为他算错了,”三日月猫着嘴,眼角眉梢全是笑意,一点儿也没有刚才木着脸的冷淡,“星术师如果出错了,可不算小事。”


  山姥切国広没仔细想“不算是小事”是怎么个意思,毕竟人算不如天算,哪有什么十成十的预兆,封建迷信还是要不得。


  只是看三日月这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他算错了你很开心?”


  “是呀。”对方倒是承认得很痛快。


  山姥切国広有些忍不住,“有没有人和你说过,你的性格有点糟糕?”


  “有。”三日月点点头,“现在你就和我说了。”


  他们已经秉烛长谈了一段时间,加上青江这一打扰,眼见时间也真的不早了,三日月站起来理了理衣服。


  山姥切国広不知道对方的心思,还以为自己说话太直接,惹人不高兴了。


  三日月一扭头,看见的就是对方略微不安的表情,还以为他是在担心那个星术师。


  “其实也没什么。”他停顿了一下,朝山姥切国広笑得一派和气。“你好好休息,明天我再来找你。”


 


  


  异世界的山姥切国広不知道三日月方才想的是什么,但是在现代世界的狮子王一行人,却在电视上看得清清楚楚,就在那个黑色长发男人讲话停顿的时候,画面里可是闪现了血液喷溅的镜头啊!!上一代的星术师怕不是已经死了,这到底是什么做错事就要死亡的可怕朝代啊……


  狮子王惨白着一张脸,今天看到的情况比昨天还糟糕,他都不敢想象明天会看到什么,在那样一个可怕的地方,山姥切国広多待一分钟,就是多一分钟的危险。


  眼见那个黑头发的男人离开了房间,就只有山姥切国広一个人穿着异国的服装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努力入睡的样子,狮子王再也忍耐不住,跑过去用力地拍打着电视机,“国広!!国広你快出来啊!!快回来啊!!!”


  大俱利和同田贯赶紧上去阻止他这种自残兼摧残家电的行为,“狮子王,你发什么疯,就算那个人长得再像,也不是咱们兄弟啊!”


  被两个人联手拖回沙发上的狮子王指着电视画面,“那个就是,”声音有点低,带着某种无力承认的恐慌,“那个就是,山姥切国広。”


  他把山姥切国広的书包拖出来摆在在两个人眼前,“他东西都在我这儿,但是人……进去了。”


  手指的方向,正好是电视的定格画面。


  高贵雅致的黑发男子正朝着身着古代服装的金发青年微微一笑,而对方的脸上尽是无措的懵懂,天幕之上明月当空,银辉洒在这样一对璧人身上,混合着屋内的烛光,更是为这深蓝和黄金的色彩披上了一层朦胧。不言不语之间,一个微笑一个对视却仿佛包含了无限的可能。


  当真是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大俱利把狮子王从电视边扒拉开,现在也顾不上加入了捶打电视大队的同田贯了。他伸手把狮子王按住,“这件事你和他家里说了吗?”


  狮子王猛烈的摇摇头,脸上写满了“不敢”两个字。


  想来也是……大俱利忍不住叹了口气,“那他手机在哪儿?”


  “不知道,我打他手机是关机。”狮子王想了想,“异世界应该没有手机信号吧?”


  “我觉得你接受这种非科学的设定挺快的。”大俱利把狮子王推开,搜了搜山姥切国広的书包,还好,手机在里面。


  按下开机键,幽幽的欢迎界面闪现过之后,叮咚叮咚跳出了提示音。


  大俱利伽罗翻了翻,好多未接电话,不过全部都是狮子王打来的,未读短消息倒是只有一条。


  发信人是压切长谷部。


  心里默默对山姥切国広说了声抱歉,毕竟现在是特殊情况,大俱利伽罗点开了那条短消息。


  ——“你今天为什么没来上课?”


  在一边偷看的狮子王瞪大了眼睛,没想到是这样的内容,但是好像这位风纪委员也的确没有什么事情会找他们。感觉到大俱利谴责的目光,狮子王立刻辩解道“我早上就帮国広请过假了!说他拉肚子要休息……”


  就先不管这个老套的请假理由了,大俱利把山姥切国広的手机拿在手里,划了划通讯录,看到保存在家人分组里的堀川国広和山伏国広,又有些犹豫了。


  总觉得……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奇怪感觉。顺着手指的动作往下滑的页面,在最底端有一个被拉黑的联络人。


  上面写的名字是:长义。


  在大俱利伽罗看清楚,并且在心中默念出那两个字的同时,手机屏幕猛然绽放出强烈的红光。


  


  

  


  

-TBC-





-TBC-


 
   
评论(6)
热度(86)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