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刀剑乱舞】Out of theater -05-

沉迷废萌系睡前故事无法自拔



05


  “怎么今天有蛋糕吃?”


  小狐丸咬着勺子,“没听说今天有谁生日啊……导演?”


  “导演生日也不会有蛋糕吃的。”比起小狐丸直接一口吞的吃法,三日月倒是优雅得多,用塑料刀优雅地把蛋糕切成均等分小块,再用叉子送到嘴里。这种手法非常熟练,山姥切国広不禁回想起了他和三日月吃牛排的时候,也是这么一套刀法。


  真是刀不在新,有用就行……


  被甜蜜的水果香气所陶醉的山姥切国広思绪已经不知不觉中飞向了遥远的地方,“反正有蛋糕吃就好了,别的不重要吧?”


  “剧组其他人杀青的时候,难道不会庆功吗,吃蛋糕也很正常吧。”鹤丸还在纠结到底是吃芒果还是草莓,至于蛋糕就算了,容易把奶油沾到戏服上。


  “这个剧组没有的。”山姥切国広放下盘子,舔了舔嘴边的奶油,“因为都是我们几个人,所以没有人杀青,更加没有什么庆功会了。”


  啊,这么说来……


  鹤丸最终还是选了草莓,他看到山姥切国広盘子里都是草莓,“国広你不吃草莓吗?”


  “我吃啊。”山姥切国広说,“是三日月不吃。”


  坐在山姥切国広左手边的三日月还在兢兢业业地把草莓都搬运到山姥切国広的盘子里。


  本来想说“那正好我喜欢吃草莓,国広你可以把草莓给我。”的鹤丸,表情一下子变得很尴尬,“三日月,你如果不想吃草莓,可以不切草莓的那一部分……”


  “可是国広喜欢吃芒果的啊。”三日月抬起头,“就只有这两种选择,如果我也吃芒果,那么国広能吃的部分就少了,那我就选择吃草莓的吧。虽然我不喜欢吃草莓。”


  这什么曲折的逻辑。


  “你就不能不吃蛋糕吗。”眼见三日月的动作越来越熟练,鹤丸觉得还是赶紧给自己多切几块草莓蛋糕才是正经,“你这么做,把爱吃草莓的人都当成什么了!!”


  “这里只有你喜欢吃草莓啊。”三日月说,“可是我为什么要在意你的想法呢?”


  鹤丸国永几乎要流下热泪。


  “没想到你的究极my pace还是这么厉害,简直要送你锦旗。可是,三日月,做人不可以太my pace了,不然下一部的男主角可未必就是你了。”


  “是吗?”三日月把草莓都“清理”干净了之后,才继续品尝,裹着白巧克力碎屑的慕斯蛋糕果然还是偏甜了,“可是我怎么才接到导演的通知,下一部戏又是和我国広的双男主啊?”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导演可是告诉我这几天要试新服装准备新戏的试镜了。”看见三日月迷惑的表情,鹤丸很是愉快地嚼着混合了奶油的草莓夹心蛋糕,“国広,你还没有收到消息吗?”


  一直埋头默默吃蛋糕的金发青年眨了眨眼,“我不知道啊?”


  你怎么可以不知道啦!


  “我知道啊。”坐在对面的小狐丸一直都在看戏,现在正到了精彩的部分,他怎么可以不横插一脚呢。


  “你们就没有发现,为什么导演和其他工作人员都不来吃蛋糕吗?”


  为什么?


  三日月和鹤丸一下就陷入了深思,只有山姥切国広看了看桌子上的蛋糕,“难道不是因为蛋糕的尺寸……?”


  加上剧组那么多人,那应该要一个巨大的多层蛋糕才够吧。


  “你想的那种是结婚蛋糕啦!”小狐丸无情地戳破了山姥切国広幻想中的裱花蛋糕多层梦幻粉红泡泡,“其实他们现在都在导演房间里,商量要怎么决定下一部戏。”


  是选鹤丸和国広双男主的白鸟划过碧空般的青春迷茫恋爱剧呢,还是选三日月和国広双男主的我的心事怎可对你讲的师生禁忌双向暗恋剧呢?


  这大概是,堪比“芒果和草莓到底选哪一种”的难题了。


  “因为实在太难选了,所以他们都在房间里抓阄。”小狐丸笑眯眯的咬着勺子,“他们的效率你们也知道的吧,没有个好几天是决定不了的。”


  “对吧?”鹤丸哼哼地笑着,“就说下一部是我主演吧?白鸟划过碧空是多么浪漫、纯洁、又带着清澈少年感的题目啊!虽然没有看到剧本,但是我有预感,这一定会是一部让我感动的作品!”


  “可是现在三日月那边的支持率比较高啊。”眼见鹤丸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小狐丸忍不住说到,“听说三日月那边连主题曲都准备好了。”


  “什?!”鹤丸吓得草莓都掉了,还好有山姥切国広眼疾手快地用盘子给他接住了才没有掉到外套上。


  不然染着果酱的草莓掉在鹤丸雪白雪白的外套上,想想就很不得了。


  “怎么还可以这么偷跑的啊!”


  “因为怎么想,都是师生禁忌双向暗恋比较让人激动吧。”三日月点着自己的下巴,“明明心怀好感的两个人,却因为身份的限制,世俗眼光的阻碍而无法将自己的恋慕传达,不仅如此,又因为是师生而无法避免每天都会在日常生活中相见。明明相见,却无法相知相许……这是多么虐身又虐心的剧情,简直就是现代的罗密欧与朱丽叶!”


  “莎士比亚现在大概很想打你……”鹤丸的表情很复杂,“而且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


  “猜就知道了。”三日月微微一笑,“我什么都知道。”


  “不如直接承认你偷看剧本了比较快。”既然剧本的进度都落后了一大截,那眼下看来也没有什么事,还不如安安心心吃蛋糕吧。


  “不过导演和摄影都憋在房里了,那咱们今晚的戏还拍吗?”等倒是没有关系,但是鹤丸背后的特效化妆,怕和体温接触太久会受影响。“国広你要不然看看我后背上的妆花了没?”鹤丸想了一下,“一会儿你来我房里看吧。”


  “行。”一直吃蛋糕但是对话都没听漏的山姥切国広点了点头。


  “我闻到了背叛的味道。”三日月突然冷着声音说。


  鹤丸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山姥切国広就停下了叉子,用同样低沉的声音说:“难道你对山姥切国広就一点信心也没有吗?”


  这两个人……


  “正是因为我知道他是怎样的人……”三日月却只说了一半,然后又笑起来了。


  面对这两个突然开始飙台词的人,鹤丸有些无奈,“你们能不能不要突然就开始飙戏,而且刚刚那句,”好像是长谷部的台词吧,“那长谷部哪儿去了,他不来吃蛋糕吗?其他人呢?”


  把最后一块芒果蛋糕运到自己的托盘上,小狐丸这才放心了似的,手机的提示音让他熟练地打开了翻盖手机。


  “因为今天是七夕,其他演员都过节去了……”


  等等,那难道只有我们几个……?


  一阵不详的预感涌上了鹤丸的心头,小狐丸到底是在看什么啊,导演传过来的短信?!


  “新戏行程未定,蛋糕先犒劳几位主演……啊!”小狐丸突然叫了一声,接着就把装着芒果盘子的蛋糕递到山姥切国広的面前,“导演刚刚说,我今天休息,所以我现在要出去度假了。你们三位就先留下来,等到新戏决定,而且没准晚上要加班。”


  “那我先走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收拾完了自己那一块桌面的小狐丸站起身,“黄金单身汉们,七夕愉快。”


  ——??!!!


  等一下,小狐丸,小狐丸?!


  鹤丸愣了一下,身边的山姥切国広已经是一副习惯了的样子,对着小狐丸挥手道别之后,就开始吃起小狐丸留下的最后一份芒果蛋糕,三日月也在用格外温柔的视线送走小狐丸之后,再用慈爱万分的眼神注释着山姥切国広吃蛋糕。


  虽然不明显,但是房间里的确开始慢慢洋溢出无形的粉红色泡泡,鼻尖都是甜腻的气息。


  鹤丸又看了看敞开的房门,小狐丸已经走得很远了。


  “不行啊!!小狐丸你站住!!你去哪儿玩带上我啊!!!”


 
   
评论(2)
热度(62)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