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刀剑乱舞】Out of theater -04-

今天不更狂月,更这个

是不是很惊喜,很意外(。)

这个系列大概就是无意义的砂糖和日常还有作者自毁世界观拆台吧……

但是回到剧组的时候大家还是要认真啊!(拍黑板)

然后这章是,各种夹心大饼干(???)出没吧



-04-


  “好冷。”


  小狐丸说,他试图裹紧身上的毯子,但是立刻就有另外一声“别动!”的抗议。


  “真的好冷。”小狐丸放弃了拽毛毯的举动,他试图把自己的长发盘到脖子附近,伪装它们是一条丝滑柔顺的小围巾。


  “好痒。”躺在他身边的人鼻子嗅了嗅。


  “嗯?”小狐丸转过眼,他把白色长发抓在手里,“真的很痒吗?”在自己脸上蹭了蹭,“我觉得还好。”


  金发碧眼的青年还没说什么,两个人之间就插进来一只手。


  “你走开。”三日月用胳膊撑着身体,起身看着小狐丸,“我和国広两个短发党并不是很懂你对你皮毛的病态迷恋。”


  的确,山姥切国広和三日月宗近都是短发。


  “什么病态迷恋,而且也不是皮毛!”小狐丸很不开心这种类似动物的形容,虽然从外貌上看,他健壮的体型和毛茸茸的发型的确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犬科……


  “随你便好了,我好困,我要睡觉。”三日月懒得和他说话,又躺下来,一只胳膊搭在山姥切国広的身上,“你如果要炫耀你的皮毛,可以让导演给你介绍洗发水广告,导演应该现在还没睡,你去找他吧。”


  “我才不要。”小狐丸也立刻躺下,“而且明明是我带来的帐篷啊!三日月你这是什么态度!”


  “可是毛毯是我的啊。”三日月很不服地说,“明明我打算和国広一起盖被子睡觉的,为什么还要分给你!”


  被两个人夹在中间的山姥切国広闭眼躺了一会儿,虽然心里念着平心静气,但是两个小学生级别的人在耳边吵架,真的很难让人冷静。


  他一下子坐起身,穿着睡衣就要出帐篷。


  “等一下?!你要干什么去?!”


  小狐丸和三日月宗近同时拦住了他。


  “……我去上厕所。”山姥切国広叹了口气,“不要跟过来。”这句话是特意对某个短头发的男人说的。


  “噢。”三日月很听话地放手了。


  出了帐篷,一下子就觉得空间宽大了起来。山姥切国広伸了个拦腰,没走几步远,就听到帐篷里又展开了“热烈的讨论”。


  “看好了,这边就是我和国広的地盘,你不可以睡过来。”


  “为什么线要设在我这边,应该这样才是,你不要越界!”


  “这样根本不公平!”


  “谁跟你讲公平啦,你真以为你是我哥我要让着你吗。”


  “我才不想要你这种不听话的弟弟呢!”


  “略略略。”


  ……算了,还是让他们先吵着吧。


  山姥切国広有点后悔出来的时候没有把道具破布披上,这样的话,至少在夜里不冷。


  最近因为拍外景,所以剧组整个都搬到野外露宿,森林中的气温又比城市中更低。远处不知道是什么鸟儿,传来咕咕的叫声,山姥切国広一个人在森林中慢慢地走着,虽然周身都是微凉的空气,但是这样的静夜中,深色的湖面静静反射着月光,脚步踏在地面上能感觉到泥土的下陷和树叶的声响,鼻息可以闻到清冽的空气之中混杂着很浅的草腥气。


  这的确是和城市的夜晚不同,别有风情。


  虽然如果有一个外套就好了,山姥切国広抱着自己的胳膊,他只走了一小段路,就感觉周身冰凉了。虽然帐篷里很吵闹,但果然比外面还是要暖和一点吧。


  可是帐篷里真的真吵闹,要不要回去劝架呢?


  他还在犹豫的时候,看到前方不远处有火光。


  森林火灾吗?


  山姥切国広赶紧走过去,结果看到鹤丸国永坐在火堆旁边,身边还坐着化妆师。


  “你们怎么还不睡?”


  “你才是吧?”鹤丸国永瞪大了眼睛,手里还拿着木棍,“这么晚了还到处乱逛,我还以为是狼出来了呢。”


  大概是因为山姥切国広的绿眼,加上黑夜中视线不好,所以容易让人误会。


  “也没有那么可怕吧。”山姥切国広也有些好笑自己的冒失,他指着自己身上猫咪图案的睡衣说,“你有见过穿睡衣的狼吗?”


  “嗯,真没有。”鹤丸想了一下,金色的眼眸在火光的照耀下散发出一种温润的质感,“这么逊的图案,狼都会嫌弃的。”


  哈哈哈哈哈哈。然而这是三日月的品味。


  ——因为很可爱,所以就买下来了!我们两个一人一套!


  因为并不想穿所以就直接放到剧组的洗漱包里,万万没想到这次的露营真的让这套睡衣派上了用场。


  不过,更加惊讶的是,这次新进组的小狐丸,居然带着的是狗狗图案的睡衣。


  或许两个人前世真的是兄弟吧,山姥切国広不禁这么想。他注意到化妆师还在夜晚趁着火光给鹤丸脖颈处涂抹什么。


  “现在就要化妆吗?”


  “嗯,因为要等它晾干,很需要时间。”鹤丸头都不好动,只能用一种略微邪魅的姿势看着对方,“白天化妆师也没时间,只能提前先给我做好了。”


  他又看了看山姥切国広的睡衣,一副想笑又不能笑的样子,“你怎么这么晚不休息,明天还有戏份的吧?”


  “我……出来走走。”上厕所其实也只是个借口,只是为了躲避帐篷里那两个小学生而已。


  “嗯,出来走走啊……”鹤丸却是一脸“我什么都知道”的表情,他朝山姥切挥了挥手,“坐过来烤烤火吧,晚上还是很冷的。”


  那温暖的诱惑力实在太大,刚才还犹豫着“要不要回去劝架”的山姥切国広一下子就放弃了这个高难度的选项,坐在了鹤丸的旁边。


  “谢谢。”


  “不用客气。”鹤丸笑了一下,“你可以再过来一点。”


  “……?”山姥切国広有些疑惑地又往鹤丸那边靠近了一些。


  “再近一些。”


  直到山姥切国広完全挨着鹤丸国永。


  “这样……?”


  “没错。”鹤丸说,“别动。”


  山姥切国広的肩膀立刻就感觉到一阵重量。


  “啊,我一个人扭着脖子累死了。”鹤丸一下子就放松了语气,山姥切国広看到他的特效化妆是从后背蔓延到脖子,所以要保持充分的肌肤裸露,难怪要把外套脱掉一半,还要一直保持那个别扭的姿势。


  “你让我靠一下。”鹤丸枕着山姥切国広的肩膀说,“等到妆化完就好了。嗯,谁让你晚上要一个人出来溜达呢,就刚好被我抓住了。”


  他笑起来的时候,眯起来的睫毛都是一阵温暖的橙色。


  “大概我真的是运气不好吧。”山姥切国広虽然这么说,不过还是放松了身体,让自己和鹤丸两个人都可以保持一种比较舒服的姿势。


  “这个给你。”鹤丸背过手,摸索着掏出一件东西递给了山姥切国広。


  是他那件厚厚的毛绒外套。


  “反正我现在也不能穿,你搭着吧。”


  雪白雪白的外套,上面还有金链子,这还是山姥切国広第一次这么近距离触摸“鹤丸国永”的这件衣服。


  “不要弄脏了就好。”鹤丸叮嘱说,“虽然弄脏了也无所谓……金链子不要弄掉了就好。”


  因为金链子是真的。


  山姥切国広试着把外套反穿,不过这样会盖到鹤丸的脸,所以不太行。他干脆把外套摊开,就从肩膀以下,搭住自己和鹤丸的肚子。


  “这样就行了。”


  “嗯。”鹤丸靠着山姥切国広的肩膀,还在化妆的过程中所以头不太能动,但是感觉到一阵暖意传过来,也大致能猜到了,他哼出一个很舒服的鼻音。


  “挺好的。”


  化妆师的手不知道为什么一抖。


  “不准告诉导演。”鹤丸突然说。


  山姥切国広看过去,鹤丸一点儿姿势都没变,“也不可以告诉其他人。”


  ??什么事情?


  山姥切国広还没懂,化妆师就一脸懂了的表情,接着折腾那些特效道具了。


  “是有什么事情?”山姥切国広有些在意,“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


  “没有。”鹤丸的语气一点儿波动也没有,“你就乖乖待在这儿吧,我可能要眯一会儿。”


  


-TBC-


 
   
评论(7)
热度(82)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