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三山】《第二颗纽扣》【本宣】

名称:《第二颗纽扣》

CP:三日月宗近x山姥切国広

属性:架空高中生paro

定级:全年龄

规格:A5/44p

作者:CHS.

售价:无料。投喂或者用三山相关物交换都OK!

摊位号:CP20>>DAY1>>M73-M74


封面长图上那样。


正文预览:

  01

  铃声已经响了,不过正值校园庆典,就算响铃,也不会有人去上课。刚刚结束的舞台剧获得了很高的评价,响彻云霄的掌声从很远的地方都能听到,混杂着沸腾的人声、音乐伴奏、主持人上台时话筒发出的杂质电波,热闹欢快的气氛将天上随意飘散的彩色气球冲得更高。来来往往的学生脸上都带着快活的神采,能...

【三山】虚假广告

  被绑架的第三天。上一次喝水是在十几个小时之前,脚步粗重的男人直接走进了这个房间,然后他就被泼了一脸。还好不是硫酸,没有灼痛感,只是有些冰凉,普通的水罢了。对方扔了器具,不锈钢的材质砸在地板上发出虚响。


  三日月被水泼得一个激灵,摆了摆头,呼吸变得明显起来,却没有说话,在他狼狈地调整着呼吸的时候,进房间的人就已经又离开了。


  他似乎是被遗忘了,又或者对方并不急于要钱,手机和钱包早就被搜走了,在这三天里,对方却从来不向他提出要求,诸如和亲密的人联络之类——毕竟三日月手机通讯录里一个号码都没有存。都只是古怪的,不定期的过来“看”他,只要是在他低垂着头的时候,就会被水泼醒。...

【三山】夜莺为谁而鸣唱-10-

10.鬼夜


  三日月很少这样切磋,作为刀灵,是拿捏不准“切磋”的尺度的。命令的标准总是“消灭”,而切磋却要求“点到为止”。


  这让他很是为难。


  更何况,一期一振的状态也让他觉得匪夷所思。


  这把刀,他之前也是有过印象的,那个时候的一期一振……和现在这个站在他面前的相比,总觉得有哪里奇怪了些许。


  而且一期一振怎么会在这里呢。


  三日月心中想着事情,却也还有抵挡对方进攻的余裕。按说锻造师的技艺,一期一振的实力也自是不凡。只是刀灵多多少少也会随了主人心性,从一期一振这招招凶猛的攻击态势来看,很难与三条先生之前提及过的吉光先生对上号。


  他一...

【三山】夜莺为谁而鸣唱-09-

  09


  夜莺被装入了黄金的鸟笼。


  三条先生从三日月的手里把鸟笼接了过来,都没有看三日月一眼,视线只从鸟笼上扫了过去。


  “这孩子顽皮,总是偷着出去玩,是我把他宠惯了。”三日月呆愣在原地,几乎变成了木头做的,就那么任由三条先生把鸟笼拿走,然后拎到了那几个客人的面前。“哎呀,伤还是没好。”


  夜莺的翅膀缩得有些紧,尾巴不断颤动着,像是有些不安。三日月很少见到夜莺这个样子,他有些担心。


  “无妨。”领头的客人笑了,“皇宫里面的医生很多,您也知道,夜莺受伤这种事,他们处理得多了。”


  “您完全不用担心。”


  “……那倒是,”三条先生慢慢地放...

【三山】Bounty Lover

本来是想挖一个新坑(咳

不过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先归置到LOVER系列里,爽一发再说。

赏金猎人(伪?)设定,时代背景各种捏造,避雷注意❤


-GAME START-


  黑西装,白衬衣,领带配领夹,袖子上还有钻石袖扣,手套的位置刚好够留出一截手腕,活动起来也不会受到任何的影响。


  “为什么连我也要穿成这样?!”鹤丸啧了一声,“这么厚的西装!”他刚把手指放到领带上,打算松一松领口,就收到一个警告的眼神。


  “为了你的安全。”坐在后排的山姥切国広透过后视镜盯了鹤丸一眼,同时也没放松自己手里的动作,他一边给三日月调整领带一边说:“如果你想平安无事,就听从我们的安排。”...

【三山】黑龙的恋爱法则-01-

《霸道甜宠:降服邪魅黑龙之亡灵真爱》 

↑我其实真的是很想叫这个名字的。

并没有挖新坑,这只是Fantastic Lover的后续!(咦

谢谢大家投喂的糖,于是产了点儿糖(咦?

顺便庆贺被被大粘土化!(感恩比心


-01-


  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山姥切国広和三日月要到城镇里去了。


  山姥切国広:“等一下,什么这样那样的原因?为什么?我们为什么要从山里出来?我的魔法还没有恢复!我不进城!”


  三日月一只手拉着山姥切国広往前走,一边啃着从树上摘的苹果,“作者是这样安排的,她说我们经常宅在家里不太好,所以让我们出来散散心。”


  山姥切国広的眉...

【刀剑乱舞】Out of theater -03-

没有意义地撒个糖。

大概是……吧……?


  03


  之后的戏也没拍成。


  因为两个主角都感冒了。


  山姥切国広躺在床上,三日月就躺在他身边,反正两个人都是病号,也不用忌讳谁传染谁的问题了。


  把他们俩扛回来之后剧组的人就走了,助理在请了医生上门诊断之后,也和医生一起撤退了。房间里还维持着他们俩昨天出门时的样子,深色的窗帘恹恹地拉着,朦胧胧地露出一点儿光,也不顶用,房间里还是有些暗,又静得很,简直就像是故意催眠似的,让人一点儿想起床的念头都没有。


  “国広。”然而某个人却还在好死不死地推他,“醒醒啊,国広。”


  “干吗?”山姥切懒得翻身...

【刀剑乱舞】Out of theater -02-

至今没有其他人出现的迹象,三日月或成最大赢家。


  02


  山姥切国広被拷在浴室的管道上,人躺在浴缸里,反手举在头顶。三日月正在旁边蹲着,拿着个碗,一勺一勺地喂他吃饭。


  “停工了?”


  “都去找钥匙了。”


  碗里盛的是芝士焗土豆,香喷喷热乎乎,比平时的盒饭好吃多了。然而这种“特殊待遇”也是因为今天的一个疏漏的补偿。三日月吹了吹,才给山姥切国広递过去,“小心烫啊。”


  “不还有别的场景能拍吗。”山姥切国広舔了一口,都不用嚼,味道还挺不错,比盒饭里的鸡腿都好吃。


  最主要的原因是基本没吃过。


  “那才多少,”三日月说,“主线就

【刀剑乱舞】Out of theater

写来转换一下心情。

各种乱来的设定。大概会穿过很多剧组的世界观,就算看到熟悉的情节出现也请不要惊讶。

戏里<-->戏外

如此两个世界的来回折腾。

大概是个日常风。虽然主CP三山,但是看作者的尿性和病情,最好做好这是all被被的心理准备。

希望大家也能食用愉快。

Out of theater  / 剧场之外


-正文往下-


  

  接到电话的时候三日月宗近正躺在沙发上看半睡半醒地听电视,他的同居人对于他这种擅自挤进来的行为表示很不满,却还是心软地容忍了他。对方裹着一件灰色的毛线外套,下半身穿了条裤子,不知道是什么材料,毕竟披着毯子看不...

【刀剑乱舞】大概是这冰凉的月光让我发狂了吧-13-【三山】

把自己吐槽了一百次。

这篇如果能填完,就是我把全文隐藏起来的时候。

然后……狂月……估计很想杀了我……

我……选择……逃命……

预警:非常……那个啥的……台词……嗯……


-正文往下-


  13


  三日月失踪了。


  因为一直都处于非正常昏迷状态中,所以大家也没有前去打扰。还是萤丸路过手入室,发现门开着,就好奇地瞄了一眼,才发现病床上已经空无一人了。


  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山姥切国広还没走出多远,审神者惊讶的声音又大。


  “什么?!他不见了?!”


  “本丸还有其他异状吗?有人受伤吗?……所有人立刻去找!远征部队立刻撤回!”


 ...

  1/18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