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三山】某水深火热的本丸日常 其之二

被被不给我soda酱,还给我招来了城管……(吐血躺平


其之二  这毫无疑问是审神者捞刀不得恼羞成怒狗急跳墙(什么?


  “SODA酱——!”审神者把黑板拍得啪啪响,“再跟着我念一次,SODA酱——!”


  “SODA酱——!”底下的短刀们也都从善如流地跟着审神者发出洪亮的声音。不知道是从哪儿开辟出来的教室也不知道是从哪儿搬来的桌椅,黑板上还画着烛台切太郎太刀同田贯etc的头像,然后都画了一个×,正中画着一个特别可爱的小短裤,审神者又啪啪地指了指画像,“一定要认清楚这个人!看到他就立刻给我抓……啊不是,带回来!!”


  “是!!”虽然不明白...

【三山】黑龙的恋爱法则-01-

《霸道甜宠:降服邪魅黑龙之亡灵真爱》 

↑我其实真的是很想叫这个名字的。

并没有挖新坑,这只是Fantastic Lover的后续!(咦

谢谢大家投喂的糖,于是产了点儿糖(咦?

顺便庆贺被被大粘土化!(感恩比心


-01-


  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山姥切国広和三日月要到城镇里去了。


  山姥切国広:“等一下,什么这样那样的原因?为什么?我们为什么要从山里出来?我的魔法还没有恢复!我不进城!”


  三日月一只手拉着山姥切国広往前走,一边啃着从树上摘的苹果,“作者是这样安排的,她说我们经常宅在家里不太好,所以让我们出来散散心。”


  山姥切国広的眉...

【刀剑乱舞】Out of theater -03-

没有意义地撒个糖。

大概是……吧……?


  03


  之后的戏也没拍成。


  因为两个主角都感冒了。


  山姥切国広躺在床上,三日月就躺在他身边,反正两个人都是病号,也不用忌讳谁传染谁的问题了。


  把他们俩扛回来之后剧组的人就走了,助理在请了医生上门诊断之后,也和医生一起撤退了。房间里还维持着他们俩昨天出门时的样子,深色的窗帘恹恹地拉着,朦胧胧地露出一点儿光,也不顶用,房间里还是有些暗,又静得很,简直就像是故意催眠似的,让人一点儿想起床的念头都没有。


  “国広。”然而某个人却还在好死不死地推他,“醒醒啊,国広。”


  “干吗?”山姥切懒得翻身...

【刀剑乱舞】大概是这冰凉的月光让我发狂了吧-13-【三山】

把自己吐槽了一百次。

这篇如果能填完,就是我把全文隐藏起来的时候。

然后……狂月……估计很想杀了我……

我……选择……逃命……

预警:非常……那个啥的……台词……嗯……


-正文往下-


  13


  三日月失踪了。


  因为一直都处于非正常昏迷状态中,所以大家也没有前去打扰。还是萤丸路过手入室,发现门开着,就好奇地瞄了一眼,才发现病床上已经空无一人了。


  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山姥切国広还没走出多远,审神者惊讶的声音又大。


  “什么?!他不见了?!”


  “本丸还有其他异状吗?有人受伤吗?……所有人立刻去找!远征部队立刻撤回!”


 ...

【刀剑乱舞】大概是这冰凉的月光让我发狂了吧-11-【三山】

-正文往下-


  11


  这已经不是用“家庭暴力”就能够敷衍过去的事件了。


  毕竟是向同伴挥刀,还有那么多人都在场,如果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和相应的处理,猜疑和不安只会在暗地中肆意疯长,并且无法控制。


  审神者抬头看向木质的天花板,本丸三大禁的横幅就从他的视野之中划过。


  禁止抗命不遵,禁止内斗,禁止任何私自显现、或者尝试显现付丧神的行为。


  内斗和抗命不遵啊……


  一想到另外一个人也是规矩的违反者,审神者就感觉脑袋快要被什么东西给钻开了。


  所以这个该死的月食到底什么时候能结束啊?!


  虽然时间逆行军那边没有动静,战事上...

【刀剑乱舞】大概是这冰凉的月光让我发狂了吧-10-【三山】

今天这一章该说是终于吗……

终于走到这一步了……

今天听的其实《心如刀割》……


-正文往下-


10


  好像不爱了也没有关系。


  山姥切国広一个人走在长廊中,狂月和三条家的其他人一起去发掘新的乐趣,有石切丸跟着,总不至于出太大的事。正好最近一直没有出阵,他这几天也都是在和清光讨论外面的状况。月食还没有结束,暗红的月光还没有消退,薄雾一样笼罩着一切的景色,只是有些阻碍视线罢了,其他的倒还好。


  一切都是如常,清光说起这些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很是自信,毕竟也是这个本丸相处时间最久的人,自然知道在担心什么。


  “……不过,那种障碍对我们打刀而言不是一点...

【刀剑乱舞】大概是这冰凉的月光让我发狂了吧-09-【三山】

-正文往下-


09


  “他是想上天吗?”


  才将季节变换成夏天不久,审神者就收到了新的申请。


  要把季节变换成秋天。


  “是不是想把四季都体验一次。”审神者板着一张脸,目光望向外面的庭院,堆满了为了满足“某个人”而购置的冲浪板喷水枪游泳圈和儿童游泳池还有风铃金鱼一堆化成灰烬的烟火。尽可能地将所有的夏季风情都体验过一次之后,本来以为就能够消停了下来,谁知道在这位大爷看来,只不过是“玩儿腻了”。


  山姥切国広坐在审神者的面前,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反正你不更换的话,我就自己去找。”


  狂月很是无所谓地说,反正他没有见过秋天,在本丸呆着...

【刀剑乱舞】大概是这冰凉的月光让我发狂了吧-08-【三山】

-正文往下-


  08


  山姥切国広最近找审神者的次数有点儿频繁。


  “干嘛?”审神者一看到跟在山姥切国広身后的人,就觉得一阵头疼。“别告诉我他又打坏了什么东西弄死了什么动物敲破了哪儿哪儿的结界还把什么池塘给填了……损坏的都照价赔,他赔不起就从你的工资里扣。”


  “呃……”山姥切国広还没张嘴就被审神者这一通话给堵得哑口无言,“不是,”他顿了一下才说,“我是想问问,季节能不能变成夏天?”


  “夏天?”现在本丸里正是春季,樱花烂漫的时节,湛蓝的天空中都飞舞着粉色的花瓣,连风的味道都像是甜的一般。


  “难道春天不好吗?”审神者自认为春天是最让人感觉舒适的...

【刀剑乱舞】大概是这冰凉的月光让我发狂了吧-07-【三山】

真的好想吐槽自己……

为什么这么多……亲密接触的……镜头…………

狂月难道就不能干点儿别的事情吗……啧……


-正文往下-


  山姥切国広头也不回地走在前面,而三日月宗近却只是跟在他的后面。这样的情形,一时之间看起来,让人不免觉得有些奇怪。


  毕竟,之前看到的这两个人,都是并肩走的,怎么这回倒像是吵架了似的?


  清光有些疑惑,不过想到还有任务在身,也没有再想这个问题。


  穿过前庭,又蜿蜒过了曲折的小路,山姥切国広走得很快,他几乎是在用这样一种方式来发泄心中的那种不愉快,身后的那个人却总是亦步亦趋的跟上来。


  如影随影,简直阴魂不散!...

【刀剑乱舞】大概是这冰凉的月光让我发狂了吧-06-【三山】

我要再强调一遍。

狂月是个坏人。


-正文往下-


山姥切国広半夜被狂月摇醒了。


  “原来鸠占鹊巢是在骂我。”对方愤愤不平地说,身边是堆得好高的书籍,“我才知道审神者是在骂我!”


  他一时之间有些无语,睡得迷糊的大脑根本没办法做出什么反应。不知道是应该夸赞狂月的求知欲呢,还是常识匮乏。


  “你们不是记忆共享的吗,三日月懂的知识也不少的吧……”他不知不觉就随口一说,然后换来狂月更加不耐烦的回答。


  “我也不是每件事都记得那么清楚啊!最近感应得最强烈的,全部都是你的事情啊!”


  ……


  这句话被说出口之后,房间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

  2/19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