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三山】虚假广告



  被绑架的第三天。上一次喝水是在十几个小时之前,脚步粗重的男人直接走进了这个房间,然后他就被泼了一脸。还好不是硫酸,没有灼痛感,只是有些冰凉,普通的水罢了。对方扔了器具,不锈钢的材质砸在地板上发出虚响。


  三日月被水泼得一个激灵,摆了摆头,呼吸变得明显起来,却没有说话,在他狼狈地调整着呼吸的时候,进房间的人就已经又离开了。


  他似乎是被遗忘了,又或者对方并不急于要钱,手机和钱包早就被搜走了,在这三天里,对方却从来不向他提出要求,诸如和亲密的人联络之类——毕竟三日月手机通讯录里一个号码都没有存。都只是古怪的,不定期的过来“看”他,只要是在他低垂着头的时候,就会被水泼醒。在短短几天里,这样莫名其妙的待遇已经上演了好几次。


  这个房间很空旷,散发着些许潮湿的气息,可能是通风不太好。装修很简陋,哪怕是隔着蒙眼布,都能感觉到来头顶上的光源白亮得刺眼。


  没有其他的杂音,一切都过分安静了,在这三天里,除了他唯一的伙伴,就只有这束光陪伴着他了。三日月仰了仰头,对上那股白光,眯起了眼,被水浸透又经过稍许放置干燥,再又被浸透的布料有些重了,他动了一下脖子,就能够感觉到勒住耳朵那种感觉缓和了一些。


  在心里默数了时间,确定绑匪不会折返回来,三日月才开口说话了,“醒醒。”他声音并不大,但如果是在这个房间里唯二存在的那个人,是会听到的。


  “醒着呢。”对方很快回了话,声音带着压抑的冷淡,不过这至少比三天之前,怀疑三日月是绑匪同伙的时候语气要好多了。就在这段特殊而漫长的时间里,他们已经达成了协定,一起合作逃出去。


  三日月用力甩了甩头,本来就被水泼得有些移位,又加上重量增加的蒙眼布很顺利的滑落了下来,三日月先是被房间里的照明灯光给刺激到了,而当他转过头寻找他的合作伙伴的时候,一下子又差点以为自己的视野被遮蔽太久,而出现了类似眼花的症状。


  “原来你是金发啊。”三日月看着对方说,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对方,和声音给人的感觉一样,眼睛遮住了看不到,但是看脸也能感觉到很年轻,二十出头的年纪。经济条件很好,从衣服上就能感觉出来,是三日月很熟悉的感觉。不过想想也是,如果不是有钱人家的少爷,也不会陷入到和自己一样被绑架的地步了。


  被夸奖的对象却不搭他的话,“你的蒙眼布拿掉了吗?”


  “拿掉了。”三日月回答,他看着对方坐起身,因为被捆住了手而导致动作有些别扭。白色的服装都在地上磨蹭出了灰色的印记。


  “还有差不多六个小时。”金发的青年说,他皱着眉头,搭配着混着着稚嫩感的五官却有着说不出来的美感,金发在灯光下简直耀眼得令人无法直视,“按照这些天的规律,我们最好是能够在四个小时以内解决。”


  青年喘息着靠在墙壁上,然后抬高了脸颊,这种动作就是一种无声的催促。


  三日月靠了过去,因为他带着椅子,所以移动起来分外艰难。


  “你不要动。”三日月试着“瞄准”了一下对方,“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动。”


  即使同样是被绑架,但是两个人受到的待遇却完全不同,三日月一直都在被泼水,不定期的,而青年这边却完全无人问津,对比起来简直三日月的绑架更增添有“报复”的含义。


  三日月挪了过去,他尽量将自己的嘴巴和对方的蒙眼布平齐,因为现在需要帮对方拿掉蒙眼布,在双方都能够看清状况的时候,才能够进行下一步的计划。


  “你千万别动。”三日月又叮嘱了一句。


  青年很简短的说:“好。”


  用嘴帮对方咬掉蒙眼布的设想是伟大的,但是实施过程却很艰难,何况三日月还被绑在椅子上,他每次凑近,都要一边担心椅子会不会突然滑倒,然后一边努力让自己的牙齿和对方的蒙眼布对接。


  “……”


  这样接触的距离很近,有几次甚至是三日月的脸颊直接擦着对方的脸颊,但这种无意义的亲昵行为在此时并没有用。


  青年还是保持着固定姿势方便他咬掉蒙眼布,没有抱怨,只是脸颊有点被蹭红了。


  这样配合与乖顺的态度让三日月有点愧疚,他试着加了点力,结果一下子就滑过青年的脸颊,就以那种古怪的面对面的姿势,把自己的脑袋搁到了对方的肩膀上。


  有机会!


  这是三日月和对方的蒙眼布最接近的一次,“你别动,”他说,语调甚至还有些激动,“我现在帮你拿掉蒙眼布。”然后就开始动牙齿。


  保持这种古怪的姿势很吃力,三日月都能感觉到对方的肢体很僵硬,虽然他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你坚持一下,”他一边咬一边安慰对方说,“我很快就可以的……”咬住布料的发音有些含糊,三日月努力试着把布料往外面拉一拉,但是力道没控制好,他反而被牵扯得往回一撞。


  他的鼻子直挺挺的戳了对方脸颊一下不说,没来得及调整的牙齿直接就啃了对方侧脸一口。


  “……!”金发青年没有惊叫,但是倒吸了一口凉气,三日月看着对方先是下巴那里发红,再然后就是从脖颈一路红到耳朵,再到脸,明明只是个误会,但是看得他自己也不好意思起来了。


  “对不起,”三日月说,现在这个位置太好,他不敢轻易调整,所以只能就着这个凑在对方耳边的姿势说,“我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青年微微扭过了脸,但是并没有移开头部——不然蒙眼布的距离又拉远了,“你……快点做就行。”


-END-













给合志的稿子,写到中途换了念头就变成断章了……确认了可以发出来所以我就扔出来打广告啦!

预知后事如何,请购买合志(比心

啊,不过合志现在通贩好像完售了?撒花!!!

所以算是又关系又算是没关系吧……反正这个现在回头看也觉得很好……但是估计写起来打不住……啊哈哈哈哈

所以才是虚假广告嘛


 
   
评论(2)
热度(108)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