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三山】Bounty Lover

本来是想挖一个新坑(咳

不过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先归置到LOVER系列里,爽一发再说。

赏金猎人(伪?)设定,时代背景各种捏造,避雷注意❤


-GAME START-


  黑西装,白衬衣,领带配领夹,袖子上还有钻石袖扣,手套的位置刚好够留出一截手腕,活动起来也不会受到任何的影响。


  “为什么连我也要穿成这样?!”鹤丸啧了一声,“这么厚的西装!”他刚把手指放到领带上,打算松一松领口,就收到一个警告的眼神。


  “为了你的安全。”坐在后排的山姥切国広透过后视镜盯了鹤丸一眼,同时也没放松自己手里的动作,他一边给三日月调整领带一边说:“如果你想平安无事,就听从我们的安排。”


  “嗯。”再后一排的清光点点头,显然对这次的西装款式很满意,“可不要让人提醒你的身份啊,大少爷。”


  “我可没感觉到你们哪儿拿我当大少爷了……而且怎么你们的语气比绑匪还绑匪,究竟有没有搞清楚我是你们的主顾……”鹤丸还在抱怨,坐在他后面的安定就递过去一袋棉花糖。


  “干嘛?”鹤丸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还是接了过来,在安定的眼神示意下,不自觉地打开了袋子,拈了一块起来塞进嘴里,“你给我这个干什么?”


  安定不回答,只说了一句:“吃东西的时候别说话。”


  鹤丸哦了一声,视线又转回前方,一边嚼着棉花糖一边还是觉得哪儿不对,清光就开口了。“他的意思是拿吃的堵你的嘴。”


  这……!


  鹤丸都还没来得及生气,后排的三日月就很不给面子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笑倒是没什么,就是刚巧山姥切国広正在给他调整通信线路,被他这一噗嗤,一下子就扭错了线,藏在山姥切耳朵里的耳机猛然窜过一阵电流,滋滋的划出了刺耳的杂音。


  嘶——!


  三日月看到山姥切国広捂耳朵的动作就知道自己做错了,所以很乖地举起了手表示再也不笑了,就是总是弯着的唇角实在是没有什么诚意,尤其是面对山姥切国広怒目而视的表情的时候,三日月无辜的表情里总是免不了带上几分明知故犯的确信。


  山姥切国広的手指还搭在三日月的领夹上,他瞪着对方,用一种很严肃的声音说,“时间不多了。”


  “嗯。”三日月点点头表示理解。


  “这是最后的了,”山姥切国広说,领带夹里就隐藏着一个微型录音设备,“等我把线路接好就行,你不要再乱动了。”


  “好。”三日月对山姥切国広的工作表示了充分的理解,“我一定不乱动。”他说。


  “希望你说到做到。”山姥切国広虽然这么说,但是显然并不对这位肆意妄为的大爷抱有多大的信心,把线路接好之后他甚至是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这次可以存活多久。”他把手指放在三日月的领带上,细细摩挲,确认埋入的线路是否足够隐蔽,目光中甚至带着些许遗憾,那或许是他自己都未察觉到的。


  “国広,”三日月很是配合他的动作,背靠在座椅上,敞着胸膛任他抚摸,只是声音有些委屈,“你这样说,会让人误会,是我活不了太久。”


  “怎么可能!”山姥切国広立刻摁压了一下三日月的胸口,立刻就有些许咯手的感觉传过来,“我说的是这些窃听设备!希望你可以好好珍惜,明明是非战斗人员,不要每次都把它们打坏……”


  清光对于这样熟悉的吵闹已经是有些厌倦了,他才刚打了个哈欠,安定就出声提醒,“快到了。”


  “嗯?”哈出来的眼泪都还残留在嘴角,陆奥守吉行就已经熟练的一打方向盘,进入了新的路口,就能够看到高耸入云的目标建筑了。


  


  虽然还没到宴会开始的时间,不过门口已经聚集了相关的工作人员还有记者,毕竟是某家族企业的继承人,怎么说都抓到一点热度,就算不在经济版,凭借那传闻中的容貌,也总可以在娱乐版混一个小角落吧。


  黑色的小轿车已经缓缓开了过来,后面还跟着一辆,想也知道大概是安保人员。虽然低调,但是也足够明显。就算全身漆黑的车身和反光玻璃把车内的具体情况遮掩了个严严实实,也反而只是更加激起了大家的好奇心。


  想知道,到底是何等人物。


  就仿佛是为了回答这个疑问一样,车在地毯前挺稳,刹车的声音静得都听不到,越发紧张得让人屏住呼吸。从后面扯上下来了两位穿西装的男士,然后走到前面那辆的车旁边,确认没有什么意外状况之后,才打开了车门。


  这才是正主。


  就好像是揭晓答案那般,所有的动作看起来都像是被慢放。


  踏在红地毯上的皮鞋,白色的西装,笔直的裤线和长度正好的外套,这个人看起来就像是童话故事中白雪公主的翻版。


  他有着白皙的肌肤和微红的嘴唇,高挺的鼻梁和英俊的轮廓,乌黑的头发都向后梳,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稳重中又透着精致,可是加上唇角小幅度的笑,又无端染上了些许漫不经心的慵懒与傲慢。那种举手投足之间所散发出来的气质,竟然是连对着光闪耀的钻石也比不上的夺目。


  这个人说是帅,又接近美,笼罩着一层朦胧而不真实的美感,就像是走在梦里,眨一眨眼,都怕让这个梦醒了。


  三日月才刚站好,周遭就已经响起了一阵猛烈的快门声。闪光灯此起彼伏,闪出比白昼更加耀目的亮度,可是三日月并没有加快脚步匆匆走进酒店,反而是用更加悠然的态度,他甚至是侧过头微微笑了一下,即使是正迎上闪光灯的视线,特质的隐形眼镜也足以保证他的视线不会受损。


  用堪称完美的绅士风范将周遭都扫了一眼之后,三日月才迈开步走向酒店,身侧正好跟着两名保镖。


  这个时候的时间是下午两点一刻,一切状况正常。


  


  P.M. 2:15 某家族企业的继承人鹤丸国永结束了长达数年的全封闭式教育之后首次回国并受邀参加宴会,他对于最近流传的绑架威胁并不介意,神情轻松。


  P.M. 2:16 人群中发生了原因不明的小规模骚乱。


  P.M 2:17 为了防止事态恶化成踩踏事件,酒店保安及会场安保人员协助疏导人群。


  P.M. 2:18 听到了鸣枪的声音,有人中弹,骚乱原因不明,有人趁乱奔向了鹤丸国永公子。


  P.M. 2:27 鹤丸国永的私人保镖不知所踪,鹤丸国永本人被挟持。同时还有其他不明持枪人士集结在酒店外进行射击。


  P.M. 2:36 酒店工作人员中弹,鹤丸国永被四名不明人士挟持进了酒店,其他危险人士进入酒店大堂开始对酒店正门实施控制。


  P.M. 2:40 由于酒店当日已被承包,除了宴会的参与者以及酒店工作人员外,酒店已经基本落入了不明人士的控制之中。


  P.M. 2:43 鹤丸国永被挟持近了电梯,楼层向上。


  P.M. 2:50 酒店大门已被封锁。


  P.M. 2:55 酒店电梯系统故障,右侧电梯无法运行。


  


  山姥切国広盯着逐渐上涨的数字,虽然这样倒过来的显示方法让他有些不习惯,但是现下需要担心的显然不是这个,而是他的呆毛是否会露出界限。他正蹲在酒店顶层的电梯上面,数着越来越接近的数字,耳机里传来的枪声也无法打断他的默数,在数字涨到32的时候,他就已经松开了一只手,用一种几乎是难以置信的姿势——头朝下,单手撑住墙壁,就那么蹲在电梯的上端,另一只手上拿着枪,距离稍远一点,刚好够射击,又不至于暴露。


  数字已经变成了33,并且发出了叮的一声。


  几乎就在电梯门完全打开的同时,山姥切国広开枪了。


  砰砰砰砰。


  四发子弹,他甚至只看到了对方的脚,但是也足够了。倒下的身体挡住了电梯要重新关上的门,被挟持的“鹤丸国永”公子站在电梯里,白色的西装上都被喷溅到了血。他看了看地上的尸体,然后就看到一根金黄的呆毛。


  山姥切国広一个后空翻,从墙上跳了下来。这种动作以他的体格而言并不困难。他收起了枪,看到对方还站在电梯里,于是伸出手,“你不出来么?”


  “鹤丸国永”公子——不,应该说是三日月,从电梯里走出来,他看了看自己的西装,脸上都是遗憾的神色。“都被弄脏了。”


  山姥切国広对于这个挑剔的遗憾只说了一句话,“那你可以选择把衣服脱掉。”他没有再管这个“被挟持”的人质,而是转而询问其他人的状况。


  他把袖子抬到嘴边,那里藏着一个通话设备:“我已经在顶楼和三日月在一起了,你们呢?”


  “到了。”才刚听到声音,顶楼的安全通道门就被推开,山姥切国広看到是歌仙走了下来。“顶楼已经清理干净了。”


  头发有些许卷曲的紫发青年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很平静,但是黑色的西装上已经看出来有一些深色,他擦了擦脸上被溅到的血,明明是温和雅致的五官,动作却硬是抹出了几分狠厉的气质。


  鹤丸国永被架到顶楼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三个人,两个黑一个白,白的身上都是血,黑的身上也不少,还有一个身上没有血,但是明晃晃的拿着枪。简直和自己身边的这两个差不多……在来的一路上,鹤丸国永可谓真正体验到了什么叫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扛着自己的两个美少女,啊不是,美少年,开枪的时候简直没有任何的犹豫动作,甚至还能够一口气拉着他上三十三楼不费劲,如此好的体力简直让鹤丸国永自愧不如羡慕不已细思恐极。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老爹会找上你们了。”虽然惊惧,但好歹也是自己的保镖,鹤丸一路被架着上了直升机——开飞机的还是那个司机小哥,陆奥守吉行,笑起来像某种和善的犬类,如果不看就在他不远处躺着的尸体的话。


  “我也终于你们收费为什么那么贵了。”说是死里逃生也不为过的鹤丸国永已经开始有些兴奋地看着外面的景色,直升机里的人都用一种很是奇特的表情看着他,不过这种反应鹤丸很习惯了,毕竟他一直是一个视惊为喜的人,很少有人能够像他这样消化得这么快,“你们的确很有趣。”


  山姥切国広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扔给了三日月,听到这句评价,一瞬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们接下来是要回N市么?”鹤丸兴致勃勃地看着变得越来越小的建筑,“你们送我回家么?”


  “我们不去N市。”安定说。


  鹤丸愣了一下。


  “是你要和我们回去。”清光笑着说,他脱掉了手套,枪倒是还别在腰间,“你得和我们走一趟。”


  这个内容让鹤丸有些没有反应过来,他只看到窗户外的云层越来越浓,像一个疯狂的玩笑。


  “你们……”在浓烈的兴奋消退之后,过于强烈的热情都冷却之后,那些异常的猜疑都凝固成了一种冰冷的猜想,“你们是……?!”


  “我们不是保镖。”把西装脱掉的山姥切国広就穿着衬衣,却不知道从哪里找了一条灰扑扑的毛毯披在身上,“而是赏金猎人。”


  “我们是归灵者(Reback)。现在要带你回去,见我们的审神者一趟。”


  鹤丸瞪大了眼睛,显然有些难以消化,他看着眼前的这几个青年,脑海中才终于觉醒了关于他们种种怪异的身手,他的目光绕过了每一个人,最后只能落到正坐在他对面,一身无害看起来就只像是个普通人类的三日月的身上。


  “那你也是……?”


  虽然明知道对方就算和他一样,也不可能对抗过这些可怕的家伙,但多一个同盟总比多一个敌人好。


  可惜的是他许的愿总是不能成功。


  “你好。”三日月披着那件黑色的外套,笑眯眯的说,他甚至还伸出了一只手,那种感觉几乎要让鹤丸相信自己交了个朋友。


  “他是我们的顾问。”像是看穿了鹤丸心中所想的,山姥切国広说了这样一句话。


  





-SAVE-


来自场外的提问。

Q:”请问三日月先生,让山姥切国広来担任伏击这一位置,是否是出于对他枪法精准的信任呢?“

A:”不是,只是觉得死在他的手上比较瞑目。“



 
   
评论(6)
热度(101)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