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三山】某水深火热的本丸日常 其之二

被被不给我soda酱,还给我招来了城管……(吐血躺平


其之二  这毫无疑问是审神者捞刀不得恼羞成怒狗急跳墙(什么?


  “SODA酱——!”审神者把黑板拍得啪啪响,“再跟着我念一次,SODA酱——!”


  “SODA酱——!”底下的短刀们也都从善如流地跟着审神者发出洪亮的声音。不知道是从哪儿开辟出来的教室也不知道是从哪儿搬来的桌椅,黑板上还画着烛台切太郎太刀同田贯etc的头像,然后都画了一个×,正中画着一个特别可爱的小短裤,审神者又啪啪地指了指画像,“一定要认清楚这个人!看到他就立刻给我抓……啊不是,带回来!!”


  “是!!”虽然不明白审神者在说什么,但是短刀们还是非常乖巧地,用整齐划一的声音给予了审神者最大限度的满足。


  “很好!”审神者点点头。


  窗外还在下着雨,山姥切国広坐在走廊上,他暂时不能进房间,因为这是惩罚。就只能看着从屋檐滴落的雨淅淅沥沥砸在泥土上,掩盖过了绣球花的芬芳。


  现在是梅雨的季节,没完没了的雨滴却总也灌不满池塘,只是点点滴滴的骚扰着池塘里的锦鲤,山姥切国広看着灰蒙蒙的庭院,听着从本丸中传来的嘹亮的口号声,一时间有些无所适从。


  好像呆在这里,也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啊……


  不能进房间,也不能出阵,远征也不用去,雨天也不用锄地,就只是待着,连“待命”都不是,这样的状况,还从未有过。没有任何的目标和理由,太过茫然了。


  理应有想要去做的事情,但是却又受到了限制。


  山姥切国広有些迷茫,而原因或许更是因为他把斗篷放了下来,露出了比金黄稍浓,发梢却又稍浅的蜂蜜色头发。


  ——至少在48小时以内,不许把脸遮住。


  这也是惩罚的内容之一。


  短刀们都在房间里面,其他人都出阵了,还有一些人或许还在本丸里乱跑,但是也不用担心,因为那些人也都是受处罚的对象。


  现在这一整条走廊里就只有山姥切国広一个人,和穿堂而过的凉风,安静得很。一开始很是惊慌,但是好在周围没有人,也就慢慢地冷静了下来。


  湖面也在很远的地方,不用担心会映照出自己的容貌。


  山姥切国広慢慢地呼出一口气,他往阴影处挪了挪,希望接下来的时间都能够按照这样平稳的节奏度过。


  


  三日月宗近在走廊上看到了一个没见过的孩子,一头金毛就像一颗小橙子,然而等他跑过去就发现自己的眼神或许真的是不行了。


  “山姥切?”他眨着眼这样叫了一声,“你怎么在这里?”他很是明智的没有问——你居然不把自己的脸藏起来了?


  忽然被人叫住还是让山姥切国広吓了一跳,他抬起头才看到三日月走到了自己的面前,自然也就看到了对方的变化。三日月现在一头长发,看起来不像是假发,而是非常真实有质感的长发,长过腰际,就连之前还撑得住的发饰都不见了,只剩下一头乌黑亮丽甚至可以说有些过于顺滑的长发。


  久经审神者摧残的山姥切国広立刻就猜到了,这一定是审神者的杰作。出于同为受惩罚者的心照不宣,山姥切国広也没有发问,只是酝酿了一下,然后若无其事的说。“赏雨。”


  “哦……?”三日月停住了脚步,扭头看了看庭院。


  这场雨似乎已经下了一个多星期了……


  “你真是好兴致。”三日月很是发自真心的笑着说出了这句话,但是看起来怎么都像是一个讽刺。山姥切国広花了很大的力气才控制住自己不要殴打对方,他仅仅是把随意地垂落在身边的手臂交叉抱在胸前,然后再度把视线投向波纹不断的庭院中池塘的水面。


  “你不问我吗?”明明脚步匆匆的三日月现在却又突然不急了的样子,他在山姥切国広身边蹲了下来,指了指自己的头发,“我现在,是这个样子诶?”


  本以为对方会自动离去的山姥切国広这才发现自己的预料错误,但是他也不会无理到对对方置之不理。所以他也仅仅只是转过头,看了对方一眼,“长头发。”然后用最为简洁的词描述了现在的状况。


  “对。”得到回应的三日月很是开心的点点头,墨色的长发也随着他的动作而微微划出了波浪,“你就没有什么想问我的吗?”


  “没有。”山姥切国広飞快的回答,反正他已经知道答案了。


  “噢……”抖包袱没有成功的三日月有些许的失望,他想慢慢挪到山姥切国広的身边,但是因为过长的头发,让他差点儿踩到自己的头发而摔倒……还是山姥切国広眼疾手快的把对方扶住了。


  “你要干什么?”山姥切国広紧张的问,前几天才刚普及到的人类世界的知识中提到的有关“碰瓷”的案例让他心有余悸,而偏偏三日月无论是从年龄还是行为上,都太有那个风格与路线了。


  “我想问问你,有看到小狐丸吗?”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提防了的三日月有些无辜,他摊开自己的手掌,里面是他自己的发饰,“我想让他帮个忙。”


  “……帮你,扎头发?”山姥切国広大胆的猜测了一下。


  “嗯。”三日月点了点头。


  山姥切国広叹了口气,就小狐丸平时那个扎头发的风格,扎不扎的区别大吗……


  “我觉得你至少也应该去找蜂须贺……”


  “为什么?”三日月还没弄明白其中的门道,就只是看懂了山姥切国広脸上的为难,“难道这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他想了一下,“要不然我还是直接剪掉算了……?”


  “啊?喂,别啊!”眼看着三日月就要拔出刀,山姥切国広赶紧制止了对方这一危险的行为,“你的刀是用来做这种事情的吗?!”


  “那你的刀可以借给我吗?”


  山姥切国広的脸黑了,他按住三日月的手,“不用试我也知道,你的头发肯定是剪不断的……”


  “就凭我被审神者惩罚多年的经验……”太过脱力而说出口的话语让山姥切国広瞬间都感觉到一阵悲凉,“别管这些了,你如果不介意的话,我来帮你扎吧。”


  他无奈地说,然后示意三日月坐在他身前的位置,“虽然我肯定不如太郎和次郎他们扎得好……”


  “那也没关系。”三日月把发饰递给山姥切国広,转头笑了一下,“既然是队长的主动服务,那我当然不会拒绝了。”


  ……怎么觉得这句话听起来好像有哪里不对。


  山姥切国広一边嘀咕着一边接过了发饰,然而当他开始挽起对方长发的时候,才发现一个问题。


  “三日月。”


  “嗯?”


  “你太高了。”


  “啊?”


  “这样我有些难办……”


  山姥切国広试着站起来,但是距离又太远了。半蹲下,距离合适,可是姿势又太诡异了……


  倒是三日月想了一个好办法。


  “要不然我坐在走廊的石阶上,那样就可以了吧。”


  说着,两个人就往台阶这边移动,三日月坐在低一些的台阶上,山姥切国広就还是在走廊上,这样错开的距离正好,简直完美。


  但是又出现了新的问题。


  “……山姥切,”三日月有些僵硬地说,“可是这样,我在淋雨啊……”


  因为石阶已经是廊檐之外的范围了。


  淅淅沥沥的下雨正落在三日月的头发上、还有衣服上,在深蓝的狩衣上晕染开一朵朵更加浓重的墨。


  庭院里的风还在吹,倒是本丸中那些嘹亮的口号声,听在人的耳中,仿佛渐渐地远了。

  


 
   
评论(4)
热度(90)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