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三山】黑龙的恋爱法则-01-

《霸道甜宠:降服邪魅黑龙之亡灵真爱》 

↑我其实真的是很想叫这个名字的。

并没有挖新坑,这只是Fantastic Lover的后续!(咦

谢谢大家投喂的糖,于是产了点儿糖(咦?

顺便庆贺被被大粘土化!(感恩比心


-01-



  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山姥切国広和三日月要到城镇里去了。


  山姥切国広:“等一下,什么这样那样的原因?为什么?我们为什么要从山里出来?我的魔法还没有恢复!我不进城!”


  三日月一只手拉着山姥切国広往前走,一边啃着从树上摘的苹果,“作者是这样安排的,她说我们经常宅在家里不太好,所以让我们出来散散心。”


  山姥切国広的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显然他非常抗拒这种行为,但是因为他一边还捂着自己的斗篷,所以反抗的动作也无法太激烈,更别提某个人超出寻常的怪力。


  “你明明是一条宅龙!为什么说出来就出来了!你不怕别人把你的金币都抢走了吗!”


  “不怕。”三日月头也不回的说,“我把它们都藏好了。”说到这个,三日月回头一笑,狡黠地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就连你也不知道。”


  “那我还真是谢谢你的信任了……”山姥切国広默默地吐了个槽,然后猛然意识到一件事,“那我也没必要跟你一起进城啊?!你放开我!”


  “那怎么行!”三日月对于山姥切国広的要求表示了惊讶,把他迷人的桃花眼都瞪成了杏仁眼,“我已经是你的龙了。”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神态十分自然,太过自然得让山姥切国広甚至忘记了否认,以至于这句话之后会无数次出现在他们之后的生活中,再想要纠正也为时已晚。


  


  快到城门口的时候山姥切国広是死活不往那边走了,倔强的程度让三日月都有点拉不住。


  “我不过去我不过去我不过去啊啊啊啊他们会迫害我的会迫害我的会迫害我的!!”而且精神状况貌似也有些不稳定,他胡乱地挥开三日月的手想要跑掉。


  “喂!”看到山姥切国広这个样子,三日月也很是严肃地抓住了对方的肩膀,“你冷静一点啊!他们只是普通的人类,对你没有攻击性的!”


  然而山姥切国広还是什么都听不进去,他就用那块巨大的斗篷把自己整个人都包了起来,俨然一副想要手动挖一条地道躲起来的架势。


  “山姥切。”三日月握住了对方的手,对方的脸颊深深地藏在斗篷里,可是抓着斗篷的手还是露在外面,瑟瑟发抖。这种示弱的模样是三日月从来没有见过的,让他在一瞬间,就只是凭着本能的感觉,握住了对方的手。


  “国広。”他这样呼唤了对方的名字,用很是拿捏得当的力道,将自己的手包裹住对方的,“抬起头看着我。”


  龙的声音仿佛是有魔力,山姥切国広虽然还是带着犹豫,但还是看向了对方。


  三日月就那样站在原地,很是耐心地等待着,他看到破败的斗篷抖了两下,然后从布料的阴影处,慢慢地抬起一张脸,虽然还掩藏在斗篷的遮盖下,但是已经能够看到逐渐显露的轮廓,先是下巴,再是嘴唇,顺着高挺的鼻梁,再就是那双还带着恐惧和不安的眼睛了。


  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睛啊!


  就像是雾迹消弭的森林,在环绕的树荫掩盖之下,沉睡在山谷深处的湖泊,固守着寒冬所残留的冰面,却还是在和煦的日光下,融化了一个角落,泊泊流水叮咚叮咚地泄露了心事。


  三日月不由自主地抚上了对方的脸颊。


  这是怎样的一双眼睛啊……


  山姥切国広抬起头,就仿佛是撞入了夜空,飘散的星群都已经浑然不见,只有一弯弧形的月亮映照着他,散发着温柔的光。即使这是在入城的小路上,日光煌煌人声嘈杂,只在这样一双眼眸中,却还是最为安静的夜晚,深蓝的天幕遮盖住了一切的杂音。


  “相信我,”就只有这个声音,“我保证你不会有事,我保证你不会被其他人伤害……”


  “我以我父亲的名义起誓,你一定不会有事。”


  这样郑重其事的念诵的声音。


  就如同入魔一般,山姥切国広选择了相信。


  在三日月的安抚下,山姥切国広终于同意了和他一起进城,三日月牵着他往城门走的时候也没有那么抗拒了。倒是三日月在进城的时候神情有些微妙的紧张。


  


  熙熙攘攘的城镇到底还是和人烟稀少的洞窟不一样,尤其对于山姥切国広而言,没有拿着火把一边冲过来一边高喊着要把他净化的人群,路过的人都是暗自瞄了他们一眼就又神色诡异的走过,这种过于安全的氛围让他非常的不习惯。


  “我们先去吃个饭吧。”三日月却好像相当适应的说。


  “什么?”这听在山姥切国広的耳朵里就好像是在开玩笑,“你要吃饭?”


  龙要吃饭?


  “当然了。”三日月已经娴熟地找了一家酒馆,娴熟地坐下来,娴熟地让山姥切国広坐在他的对面,并且还让侍应拿了一份菜单。


  “嗯……烤兔肉、红烧牛肉、烤全羊、烤乳猪……”三日月噼里啪啦地报了一堆听起来就违反素食主义的菜名,然后把菜单递给山姥切国広,问道,“你想吃什么?”


  山姥切国広呆滞地摇了摇头,光是听着侍应重复了一次三日月点的东西,他就觉得耳朵疼。


  “为什么你以前都不吃饭?”等到侍应走开了,山姥切国広立刻迫不及待的发问,“在山上的时候你从来没有表现出要吃东西的欲望。”


  “因为山上没有啊。”三日月很自然的说,“难道你会做饭?”


  山姥切国広摇了摇头。


  “所以我不吃饭。”三日月又笑了起来,眉眼弯弯。


  这样一个美男子的笑容所带来的杀伤力实在是太大,山姥切国広已经听到邻桌有人吸气的声音。


  这种赞赏的吸气声在他们的菜上来之后,又演变成了一种惊叹,就连山姥切国広自己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太多了,实在是点得太多了。那么多的肉堆叠在一起的效果,简直就像是一座山。


  山姥切国広这才明白三日月为什么要挑最大的桌子,不然盘子都没有地方放。


  他就那么静静地看着自己身边的那只z……不是,那条龙吃饭,连狼吞虎咽都不能够形容的粗暴进食速度,邻桌的客人已经被吓跑了,再稍远一点的客人看着三日月对羊腿整只吞的动作也有些面露惧色。山姥切国広已经否认了侍应的提问“请问你们是哪家马戏团的吗”,甚至有些过于冷静的想,等到三日月吃完饭这家酒馆是不是就已经没人了。


  不过,虽然三日月吃东西的样子是有些吓人,但是毕竟见识过对方的真身,所以山姥切国広也并不奇怪。他看着对方又举手要求加餐的举动,却不知道为什么飘忽地想到了对方刚才所说的那句话。


  “谢谢你,三日月。”


  山姥切国広开口说。


  三日月还在嚼鸡腿,听到这句话,吓得整只鸡腿都咽下去了。


  “谢什么?”


  “谢谢你的保证。”山姥切国広说,他们现在就位于城门不远处的就馆内,直爽的阳光铺满了道路,穿透了玻璃,抬眼就能够看到来往的人群和换岗的士兵,那些尖锐的长矛和利剑,他们就暴露在阳光之下,可是过了这么久,让山姥切国広所担心的一切都没有发生。


  “而且……”他有些难为情地说,“用你父亲的名义发誓会不会太严重了?”


  “毕竟,毕竟是你父亲……”


  山姥切国広还在别别扭扭地试图表达“用你父亲的名义向我起誓实在是太让我担当不起了”这份谢意,但对方只是眨了眨眼。


  “噢……”三日月有些尴尬,他尝试着弯出一个笑容,“这件事也没有你想得那么严重。”他非常善解人意的说,“反正我也没有父亲。”


  山姥切国広一下子就呆住了。


  “我只是听到人类经常那么说,所以觉得对你可能有用……”三日月又开始把爪子伸向新的羊腿,一边嚼一边解释,不过他好像听到了什么碎掉的声音。但是现在这个不是重点。


  当侍应把账单拿过来要求付款的时候。


  “付吧。”三日月看向山姥切国広说。


  “什么?!”从刚才起就一直处于石化状态的山姥切国広一下子就回过神来,也不管还没有粘好的玻璃心,“为什么要我付钱?!”


  他看了一眼账单,天文数字,简直是天文数字!!


  “因为我没钱,”三日月舔了舔爪子,然后又抓起一只猪蹄,“还因为我是你的龙。”


  难道主人为仆从付款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三日月如此说道。


  还真是理直气壮啊!!!


  虽然很想这样吐槽,但是眼下这些都不是重点!


  “我也没钱。”山姥切国広冷着脸说,他知道龙都是小气鬼,但是龙绝对不可能没有钱!


  “你刚才还说要离开我,”三日月咔滋咔滋的嚼着排骨,“一个想要独自闯荡世界的人怎么可能没有钱?”


  这个逻辑太过完整以至于山姥切国広无法反驳,他隐约感觉到有哪里不太对。


  “难道说这就是……”


  山姥切国広努力地想要拨开这其中的迷雾,但是三日月却用油腻腻的手按住了他试图画魔法阵逃跑的手指,然后露出了纯良的笑容。


  “付账吧。”


-tbc-

 
   
评论(4)
热度(98)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