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刀剑乱舞】Out of theater

写来转换一下心情。

各种乱来的设定。大概会穿过很多剧组的世界观,就算看到熟悉的情节出现也请不要惊讶。

戏里<-->戏外

如此两个世界的来回折腾。

大概是个日常风。虽然主CP三山,但是看作者的尿性和病情,最好做好这是all被被的心理准备。

希望大家也能食用愉快。

Out of theater  / 剧场之外



-正文往下-


  

  接到电话的时候三日月宗近正躺在沙发上看半睡半醒地听电视,他的同居人对于他这种擅自挤进来的行为表示很不满,却还是心软地容忍了他。对方裹着一件灰色的毛线外套,下半身穿了条裤子,不知道是什么材料,毕竟披着毯子看不出来,可是蹭起来的感觉像是普通的棉。


  在这种春末夏初的季节,不会有什么比窝在家里睡一个懒觉更惬意的事情了。何况他的同居人也有些困了,却还是强忍着不睡。三日月尽量把自己的身形也一起缩入毛毯里面,因为拉扯而松散了形状的毯子开始有些倾斜到了地上。


  阳光都好像带着一种发酵过的暖意,三日月觉得鼻子有些痒,可是他不确定这是因为对方泡的那杯茶所飘过来的香气,还是因为螨虫的尸体。


  电视里正在放着冷门的肥皂剧,从台词到演员都是奇怪的类型。三日月听了一会儿便不免有些发笑,他把腿搁在他同居人的腿上,硬是要缠着对方取暖。这种无声的较量很是有意思,最终赢的当然是三日月,他几乎就要带着心满意足的笑容睡过去了。


  如果电话铃声没有在这种时候响起来的话。


  所有的睡意在听到那阵独特的八音盒音乐之后荡然无存,三日月接起电话的时候已经彻底消散了睡意,他很是专心地听着电话那一头的对方说了什么,哪怕只是几个“嗯”“我知道了”的短句都是带着无比清醒的认真。


  在简短的交流之后,三日月把手机放回了茶几上,然后向另一边倒过去,抱住了他的同居人。


  “剧组?”


  “嗯。”


  “要开工了?”


  “没错。”


  之前打算睡个懒觉的气氛已经荡然无存,不过三日月还是想抱着对方偷一下懒,他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是之前的那部剧,”刚才还很客气的语调一下子又变得有些漫不经心了,“就是拍了一部分停工了,现在又要重开了。”


  “所以又要……?”


  “嗯。”三日月打了个哈欠,他把对方完全按在沙发里面,比他纤细少许的身形完全地被压制在了皮质沙发上,这样的场景很是熟悉,不如说,太过熟悉了。


  三日月看着对方微笑了起来。


  “所以我也又要……?”他的同居人有些戒备,萤绿的眼睛带着些许的猜测和一丝丝无可奈何。


  “没错。”三日月伸出手把对方脸颊上的金发拨开,“你怎么能连你自己主演的戏都记不清了?”


  “……如果不是每一个剧本都出现了强奸的情节,我会好好记住的。”拉着三日月的手然后从沙发上起身,山姥切国広倒想起了一个疑惑了很久的问题。


  “我倒想问问你,你是怎么记住每个剧本的?”


  “我从来没记住过,”三日月摊开手,“反正固定情节都一样,导演也总是那一个,就算搞错了也没什么。无非就是谈恋爱和强暴的剧情,区别就只是到底是先爱,还是先上,还是一边上一边爱,或者一边爱一边上。”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山姥切国広从衣帽架上拿起了帽子,靠在玄关的柜子上换鞋子,“我倒是真希望他们可以利用一下片段重播的技术,不要每一场都要我们亲自来。”


  “谁让签约演员没有选择权呢。”三日月坐在一边等着对方换好鞋子,一边懒洋洋地穿外套。“虽然我对强暴其实没有什么意见。”


  山姥切国広瞪了一眼三日月。


  “不过我还是最喜欢谈恋爱的剧情。”三日月却还是那样笑着站了起来,他们都已经穿戴完毕了,就算戴着帽子的山姥切国広也还是没有三日月高,只是勉强齐平的程度。


  “只要是和你的话,再怎么老套的剧情我都没有意见。”他弯下腰,轻声说出口的话语用了一个吻来结束。


  


  


  “就用你的身体……为我生一个新的容器吧……”


  三日月坐在椅子上看着台词本,一边看一边念出了声,他倒是心无旁骛的纯洁,就是可惜身边的山姥切国広一下子激动起来了。


  “怎么可能。”山姥切对三日月说,“怎么可能生得出来?”


  他已经看完了这一段的剧本,所以对于三日月所念的这一段自然也是非常熟悉。


  “这个人到底有没有生理常识?”


  “我倒是觉得,如果是你生的孩子,一定会很可爱。”


  三日月坐在椅子上,面对山姥切突然的发问,冷不丁地回了这么一句。


  “……哈?”山姥切看着旁边的三日月。“你说什么?”


  “如果是你生的孩子,一定会很可爱。”三日月看着山姥切,又重复了一次,“当然,最可爱的应该是你跟我生的孩子。”


  “……”山姥切皱了皱眉头,他有点没领会到三日月想表达的意思,“你的意思是说……?”


  “只有我跟你的孩子才是最可爱的。”三日月说,“虽然你生的孩子肯定都很可爱,我也会喜欢。但还是想要我们两个人的孩子。”


  山姥切国広愣了一会儿,他往后狂翻剧本,确定三日月不是在背什么新的台词之后,才又说话了。


  “你说得好像我会和别人生孩子一样,这……”


  “毕竟有这种可能性。”三日月很是冷静地分析,“你生的孩子一定是你的孩子,但不一定会是我的。”


  “不不不,”山姥切国広有点被三日月所说的话吓到了,“这不可能,我不会和别人生孩子。”


  “你保证?”三日月反问他。


  “我保证。”山姥切国広飞快地说,“重点是……”


  “那太好了。”三日月笑了起来,“我们可以想一下给孩子起名字的事情了。”


  “重点是我根本不可能生孩子。”山姥切国広有些惊异地看着三日月,对方居然露出了十足的慈爱的眼神来跟他讨论这种问题。


  “为什么?难道你不认为我们俩的孩子一定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吗?”


  冷静,冷静,深呼吸。


  “给我生一个新的容器吧……”然而对方永远不知道什么叫做适可而止,又或者太知道把握气氛,带着温度的手指从手臂慢慢移动到他的腹部,三日月的语调开始慢慢地勾起了深沉,“就用你的身体,生一个新的‘三日月’给我……”


  三日月很好地表现出了导演所要求的情景,然而山姥切国広所做的却是把台词本敲到了对方的脑袋上。


  “三日月,你也没有上过生理课吗?”


  




 
   
评论(11)
热度(110)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