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刀剑乱舞】大概是这冰凉的月光让我发狂了吧-07-【三山】

真的好想吐槽自己……

为什么这么多……亲密接触的……镜头…………

狂月难道就不能干点儿别的事情吗……啧……




-正文往下-



  山姥切国広头也不回地走在前面,而三日月宗近却只是跟在他的后面。这样的情形,一时之间看起来,让人不免觉得有些奇怪。


  毕竟,之前看到的这两个人,都是并肩走的,怎么这回倒像是吵架了似的?


  清光有些疑惑,不过想到还有任务在身,也没有再想这个问题。


  穿过前庭,又蜿蜒过了曲折的小路,山姥切国広走得很快,他几乎是在用这样一种方式来发泄心中的那种不愉快,身后的那个人却总是亦步亦趋的跟上来。


  如影随影,简直阴魂不散!


  越是无法摆脱,就越是让人觉得窒息,山姥切国広几乎要跑起来了,却也正因为这般不顾一切的急躁,才让他居然会被路边装饰的石块绊倒,眼看着就要掉进池子里。


  “落水的狼狈模样,或许正适合仿造品吧。”


  甚至产生了这样的想法,连努力的姿态都消极的放弃了,也许池水正可以让自己冷静一下。


  却总是不能如他的意。


  手腕被人抓住,狂月正看着他,脸上的表情很是惊讶,却又像是嘲笑一样的,“你不至于连路都不会走吧?”


  虽然避免了落水,可是被这样一个人帮助了,心情反而变得更加复杂。山姥切国広甚至都没有说谢谢,只是抿着唇看着对方。


  “……?”狂月还握着他的手腕,两个人相互对视了一会儿。山姥切国広本来以为自己应该是愤怒,是狂躁,可是刚才惊险的一瞬间似乎吹跑了所有的急躁心态,让他只感觉到一种无可奈何的悲凉。


  到底该怎么做,到底要如何是好?


  他看着狂月,眼神里没有爱也没有恨,只有一种很茫然的疑惑,像是太刻骨的感情,反而不知道该如何表达。


  “我……”山姥切国広看着狂月,看着对方和三日月如出一辙的面容,不,眼前的这个人,可以说就是“三日月”,然而又不是。这才是让他困惑的根源,他有理由讨厌这个人,却也同样地喜欢着“三日月”。


  就在山姥切国広开口的时候,对面的“三日月”只是静静地看着他,收敛了笑意的表情看起来甚至有些冷漠,然而眼角眉梢的风流细致却总是像带着暖意。


  “我好像应该谢谢你。”山姥切国広有些矛盾,他也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他看了看自己被对方拉住的手腕,毕竟是对方拉了自己一把。“可是……”


  “三日月”嗤笑了一下,那种格外嘲讽的表情太过尖锐了,让山姥切国広一下子又警觉了起来。


  “可是我不想谢你。”他几乎是面无表情地说,“我不需要你帮忙,你能不能不要跟着我?”


  说着就甩开了手。


  “为什么?”狂月很是无辜地问他,“我为什么不能跟着你?”


  一听到这个问题就感觉十分火大。因为答案太过明显,而眼前这个人却好像浑然不顾他人的心情。山姥切国広连一个字都不想说了,只是瞪着狂月。


  “……好吧。”狂月收起了那一副故作的模样,“你就这么不想和我在一起?可是,我不就是三日月吗?”他一边说,一边随意地往前走,“你到底是在介意什么?”


  “你不是他。”山姥切国広看着他,一字一句的说。


  “为什么?”狂月问道,“我和他有哪里不一样?”


  “太不一样了。”山姥切国広说。


  “比如?”狂月走近了,他看着山姥切国広,脸上的表情带着促狭的恶意,手指的温度却是温暖的。他一只手捧着山姥切国広的脸颊,就像是对待珍惜物品一样的轻柔,“我明明知道关于你的每一件事情。”他轻声说,没有任性的低音听起来就像是诉说爱意那般绵密。


  “关于你的一切,我都知道。”狂月的手指从抚摸脸颊,慢慢变成了抚摸耳垂,然后顺着发梢,自颈部慢慢往下,搂住了山姥切国広的腰。“就连我们之间发生的事,我也都记得。”


  温柔的动作,带着怜爱的力道,就连低下头来的吻,都像蜻蜓点水一样小心轻盈。


  山姥切国広想要闪躲,可是这样的气氛太诡异,而且那凑近过来的面容,也太熟悉了。


  “难道我不是三日月?”


  就连这样低声发问的声音,都是一样的。


  温度、气息、容貌和声音。都太过一致了,像麻痹的香味,让人头晕目眩。


  就连濡湿的吻,都是一样的。就算心中抵抗,然而身体的记忆却总是深刻。


  对方有着可靠的胸膛和温暖的手指,看向他的眼眸中总是掩藏着半似戏弄的笑意,却唯独这种时候,像静默下来的夜空,缄默了诸般的许诺,只是等待着他的回应。


  “……你不是,”山姥切国広几乎要入迷在那样一片夜色中,可他却还是喃喃自语了这几个字。“你不是他。”他如此说。


  就算如此一致,却还是不一样的。


  他抬起眼看向对方,“你跟他是不一样的。”从来就没有认同过的想法,在这种时刻变得尤其强烈。


  狂月的神情有一瞬间的空白,山姥切国広这才开始担心自己是否不应该激怒眼前这个人,毕竟事关三日月,可是在他意识到这件事之前,狂月就已经松开了手,然后和他拉开了距离。


  “原来你是这么想的。”狂月如此说着,并没有发怒,反而语气听起来很轻松。山姥切国広正在想要怎么结束这个话题,就听到对方问。


  “你刚才是想跳湖吗?我看到你都不挣扎一下。” 


  “我不想跳湖。”山姥切国広澄清说。


  “可是我想。”狂月站在池边,就是在山姥切国広刚才差点摔倒的位置。“我现在想。”


  “什么?”山姥切国広疑惑地看着他,狂月却直接伸手一把拉过了他。


  “跳!”


  就直接硬拉着他一起跳入了池中。


  虽然说是“池”,然而也已经有相当的深度,猛然掉进来,还是一下子整个人都埋入了进去,山姥切国広凭着本能想要往上游,身上却好像背了个大包袱,根本动弹不得,而且还被拉着往下坠。


  相当重量的包袱,还抓着他的手腕,完全挣脱不开。山姥切国広还在努力挣扎,水下的呼吸本来就困难,更何况还有人突然吻住了他。


  ——狂月。


  在这种突然落水的境况中,狂月却好像根本不想上岸一样,只是做着毫无逻辑,完全无法理解的事情,他抱着山姥切国広的力道就像水草一样缠人,更别提伸过来的舌头,在水下都带着疯狂的热度。本应该交换的二氧化碳在这种时候变成了呛人的水,山姥切国広觉得头脑一阵发晕,却不是因为这个吻,或许,正因为这个吻。


  他从未如此全身心地抗拒过一个吻,手脚并用,几乎是要把对方从他的身上剥离开。


  你是不是疯了!!!


  如果可以说话,山姥切国広一定要这样向对方怒吼。


  刀长时间遇水容易锈,获得的人类之躯更是不可以这样长时间待在水下!!!


  激烈的吻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变成了激烈的搏斗,等到山姥切国広拼死拼活地从水里爬上来,终于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咳了半天差点儿没把肺都咳出来,终于感觉不是喘气都带着水花了,才看向被他硬拽上来的狂月。


  破布在搏斗的时候散开了,就留在了水里,山姥切国広现在全身都湿透了,毫无遮蔽地暴露在日光下,他现在的视野都是带着水帘,简直不能够再糟糕了。


  然而某个罪魁祸首却还居然躺在地上,然后搂着他的腰,说了一句非常古怪的话。


  因为耳朵里进了水,山姥切国広只感觉到了一阵发冷,却并没有听清。

  


=TBC=

 
   
评论(3)
热度(73)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