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刀剑乱舞】大概是这冰凉的月光让我发狂了吧-06-【三山】

我要再强调一遍。

狂月是个坏人。





-正文往下-


山姥切国広半夜被狂月摇醒了。


  “原来鸠占鹊巢是在骂我。”对方愤愤不平地说,身边是堆得好高的书籍,“我才知道审神者是在骂我!”


  他一时之间有些无语,睡得迷糊的大脑根本没办法做出什么反应。不知道是应该夸赞狂月的求知欲呢,还是常识匮乏。


  “你们不是记忆共享的吗,三日月懂的知识也不少的吧……”他不知不觉就随口一说,然后换来狂月更加不耐烦的回答。


  “我也不是每件事都记得那么清楚啊!最近感应得最强烈的,全部都是你的事情啊!”


  ……


  这句话被说出口之后,房间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奇怪了起来。


  感觉好像是听到了什么得不了的话,但是山姥切国広这可能是自己的一个梦境,他要做的就是继续睡觉。可是狂月的神情一下子就变了,变得很不高兴了起来。


  “都是你的错。”狂月说。


  “是是……”山姥切国広一边答应着,一边继续躺了下来,今晚的梦真是太真实了……


  “喂!你不要睡觉啊!”居然还能够感觉到有人在拉着自己,这种触感太真实了……


  山姥切国広试图把那一阵吵闹的杂音挥开,但是逐渐浓重的睡意还是让他慢慢地沉入了梦境之中。


  


  


  醒来的时候听到了窗外报春鸟的声音,轻盈雀跃,活泼可喜。在一片朦胧的光芒之中,山姥切国広睁开了眼睛。


  映入他眼帘的是再熟悉不过的房间,和睡在他身边的,再熟悉不过的人。


  墨蓝的发还缠着发饰,凌乱地纠结成一团,胸膛随着平稳的呼吸起伏,带着新月的眼眸闭上了,只能够看得到长长的睫毛。消弭了笑意的脸配合着高挺的鼻梁,带着一种漫不经心的锐气,美得让人心甘情愿。


  山姥切国広眨了眨眼。


  现在是早上,窗外天光大亮,房间内的一切都被映衬得那么鲜明,带着重新焕发的活力。之前朦胧的红色散去了,就像是从梦魇之中醒过来了一般,欣喜而不现实。


  山姥切国広都舍不得眨眼睛了,他只是看着眼前的三日月。


  就一直看着。


  看到日光倾斜了方向,看到对方的睫毛抖了两抖,眉头皱了几皱,他甚至都觉得自己也莫名其妙的心跳快了几拍。


  “呃……?”三日月还有些迷蒙地眨了眨眼,还染着睡意的眼眸酿着没有化开的夜色,嗓子也有点儿发哑,好像是没意识过来的,又眨了眨眼。


  “三日月。”山姥切国広忍不住呼唤对方,用一种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竭力隐藏的欣喜语气。


  三日月闻言看向了他,向是带着笑一样的,明显的脸色就变得高兴了起来,手臂立刻就伸过来拥抱住了他。


  温暖的怀抱。


  山姥切国広感知到了一阵安心。


  “太好了,月食结束了……”


  他回抱住对方说,即使不是第一次历经月食期间的人格变换,却从未像这次这般,感觉到不安。说不清缘由,却因此而更加觉得不安定。


  他的恋人没有像以往那样撒娇地蹭了蹭他,反而是,笑了起来。


  因为山姥切国広感觉到,抱着自己的这具身躯正在发抖,因为那无声的狂笑,无法抑制的那种颤抖。


  “……三日月?”他还想呼唤这个名字,像是确认,又像是一种期待。


  可是对方的手只是钳住了他的下巴。双目相交之时,山姥切国広才看清对方的眼睛。


  ——狂月。


  失望吗?


  对方用这样嘲讽的眼神说。


  不是……


  在山姥切国広想要说出些什么之前,对方就已经吻了上来,以不可扑灭的狂热,像燎原的火,燃烧着将一切都吞灭的热情。


  所有的抵抗和惊讶,都变成了更加兴奋的乐趣。


  【此处省略很多个兴奋的狂月】


  


  审神者看到了山姥切国広,以及跟在他身后的三日月。虽然已经知晓山姥切国広性格阴沉这一件事,然而如此阴沉的模样,还是让审神者吓了一大跳。


  “你……是怎么了?”


  他放下手里的文书,很是担心地看着山姥切国広。


  “……我想知道一件事。”山姥切国広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在审神者的面前坐了下来,很是认真的问,“月食结束了吗?”


  “……”审神者看了看山姥切国広,又看了看他身后的三日月,然后摇了摇头,“没有。”


  他的表情和山姥切国広是如出一辙的遗憾,在这个房间里,只有三日月一个人非常开心地笑着看着审神者。


  “你们……”审神者还想开口问什么,山姥切国広却又再度提问了。


  “可是天色……不是……恢复了吗?”


  外面已经是正常的白天了,异常的月食事件应该结束了才对,可是三日月为什么没有回来?


  “那是……”审神者有些为难地叹了口气,说到:“因为考虑到永夜可能会产生的不良影响,所以,外面的天气,是我制造出来的。”


  仅仅在本丸变换季节,制造出符合季节的天象,范围限定在结界之内,就没有问题。


  “如果离开本丸,出阵或者远征的话,就会发现,外面还是在月食期间。”审神者有些不忍把这些告诉山姥切国広,他知道对方在期待什么,他一直盯着他的初期刀,很是小心的斟酌着用词。


  “什么时候……”山姥切国広低声问了这一句,又说,“难道不能……”却又很快地咬住了唇,没有再问了。


  “还不知道。”审神者说,房间里的气氛一时之间有些压抑。窗外明明有风流动,却也吹拂不开这阵沉闷的空气,审神者还在看着山姥切国広,然后发现三日月也在看着自己。


  “……”只是停顿了一下,审神者决定还是问问三日月发生了什么。“你们怎么了?”他问。


  “没有什么。”


  “三日月”如此回答说。



-TBC-

 
   
评论(8)
热度(83)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