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刀剑乱舞】大概是这冰凉的月光让我发狂了吧-04-【三山】

虽然之前就说过了,不过,我觉得这篇文从设定上就会出现三观不正的情节,所以还想提醒大家做好心理准备

而且CP是

狂(化的三日)月x山姥切国広

或许会出现一些擦边球(各种意义上的)情节,然而我……还是想写完这个故事。

此类注意事项之后不再赘述。

感谢大家或许会,或许不会的阅览。






-正文往下-



  04


  审神者受理了本丸的第一例家暴事件。这也是自《反家暴法》正式实施以来,本丸发生的第一例家暴事件。要知道,《反家暴法》3月1日才正式实施,都没有过一个星期,就已经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对于这样顶风作案的恶性案件如果不加以严惩,对于本丸的将来,对于短刀们的身心成长,都会产生非常恶劣的影响!必须从重处罚!!杀鸡儆猴举一反三!!


  审神者在心里振振有词地立下了誓言,坚定了要维护世界的爱与正义的决心,然而这份决心直到他来到大房间,见到正坐在房间中央,被其他“陪审员”们严肃注视的受害者与加害者。


  三日月宗近与山姥切国広。


  ……?


  审神者不是很确定地在主位上坐了下来,他鬼鬼祟祟地瞧了三日月好几眼,才偷偷地问身边的长谷部:“我怎么看到三日月的眼圈黑了一个?我眼花了?”


  虽然在眼下的气氛中,这个悄悄话也被其他人听得一清二楚。


  “三日月”的脸色变得更加不好看了。他本来就顶着一个乌青的眼圈,听到这句话,想到之前发生的事情,真是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又是酸楚又是委屈。


  长谷部尽量控制了一下面部表情,不要刺激到受害人,他正准备跟审神者解释:“他那个伤是……”


  “他打我。”


  “三日月”就立刻抢话了,他伸手指着旁边的山姥切国広说,“他竟然打我!”


  “当初谈恋爱的时候那么亲热地喊我三日月!现在变心了就不承认了!”“三日月”说着说着,简直要捂着袖子哭起来。


  如果忽略他眼眶上的眼圈上的话,现在的这种气氛,似乎是非常地熟悉……两边的“陪审员”们已经有些憋不住露出了些许的笑声。


  审神者倒是没想到居然是这么一个……呃……一个“惨烈”的家庭暴力事件……原来是山姥切国広打了三日月宗近……


  看到山姥切国広一脸不为所动的样子,显然是默认了,这下事实就很清楚了。


  “这怎么行呢,”审神者一脸语重心长的说,“五花修理起来多贵,你怎么能打他呢?”


  “三日月”的假哭声一下子就停住了,山姥切国広也是没想到审神者居然是从这种角度出发的?!


  “要知道,虽然本丸现在富裕了,已经脱离了贫困开始奔往小康,但是动不动就三位数的修理支出,也是让人非常头疼的……”不理会原告被告都是一脸莫名其妙的表情,审神者还在阐述他的不容易,“山姥切国広你身为这个本丸的初期刀,最应该明白勤俭持家的重要性了,你现在这么乱来,怎么能带好队伍呢?身为队长,你应该以身作则,树立好的榜样,不要开这种不良风气的先河,平时要从一颗玉钢、一滴冷却水节省起来,要深知远征队伍的不容易,体恤他们的辛勤劳动,这样才能够建设……”


  “主上。”长谷部把手按在了审神者的肩膀上,“失礼了,还请您注意一下现在的状况。”他提醒审神者好好看看对面是什么情况。


  “……?”兀自滔滔不绝的审神者一下子被打断了感觉到很茫然,他这才发现对面的“三日月”怒气值已经MAX,真剑必杀的读条时间只差一点点了,而山姥切国広已经进入了完全茫然状态,这种情况下想要让他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基本是不可能的了。


  “呃,总之,打人是不对的。”审神者赶紧在“三日月”发飙之前说,“打刀也不行。”


  “我……不行吗?”因为审神者的那句话,山姥切国広一下子醒悟过来了似的,脸上的表情变得很失落,“我……不行……啊……”


  “不是,”该如何解释这样一件事呢,审神者赶紧澄清,“我是说,不能够对刀使用暴力!”


  “可是……”山姥切国広听到这句话,才想到为什么会使用暴力,“他对我……”呃,该怎么定义比较合适呢,非礼?耍流氓?【自主规制】?


  不不不,还没有到那一步吧?


  “不管是什么情况,”审神者严肃地看着山姥切国広,“不可以使用暴力,”他瞄了一眼山姥切国広身边的人,“尤其是对三日月。”


  刚才还一脸全世界欠了他钱的“三日月”表情一下子就变得春暖花开了。


  “既然现在出了这种事,显然是你们感情破裂了,那干脆就离婚吧。”审神者敲了敲法槌,“判定离婚,退庭。”


  “?!”


  “三日月”和山姥切国広同时瞪大了眼睛。


  “我不要!”这句话是“三日月”喊的。


  “可是根本就没有结过婚啊!”这句话是山姥切国広说的。


  “啊,哦,那就结个婚,再离掉就好了。”


  “我不。”“三日月”很不高兴地说。


  “那你想怎么样。”审神者说,这场胡闹也是该早点儿结束了,“要不要申请人身安全保护?限制他不能够靠近你多少米之内?”


  “那更加不行。”“三日月”说,“他不能离开我的视线。”


  “啊,是吗,”审神者打了个哈欠,“那就是你的事情了。再说你又不是打不过他,这不是心甘情愿的吗?”


  毕竟只有“三日月”乌青着眼眶,山姥切国広看起来还挺好的,就是脸色不太对和……呃……


  审神者还想仔细再打量一下,“三日月”就直接伸手把山姥切国広挡住了,然后用一脸不爽的样子看着审神者。


  山姥切国広想要把眼前这一大块碍眼的布拿开,但是三日月显然不拿开,于是两个人又开始争执……


  “好了好了,”在互相推搡变成严重而激烈的肢体接触之前,审神者决定让这两个人都赶紧走,“恋爱自由,婚姻自由,理解万岁,你们俩的事情你们自己解决。”


  在原告和被告离开法庭之际,审神者很是衷心地为这一对新人送上了祝福。


  “山姥切国広。”他明明喊住的是被告,然而“三日月”也停了下来,盯着审神者。


  “他是三日月。”审神者说了这一句话,“他是三日月,你不要忘记了。”加重语气地重复了一次。


  “……”山姥切国広僵硬的背影终于转了过来,他看着审神者,对方也同样看着他。


  无言的沉默持续了一会儿,然后山姥切国広什么也没有说,转身走了,“三日月”随即跟上一并离开了。


  这次看起来心情倒是很好的样子,审神者看着大房间完好无损的门,却还是叹了一口气。



-TBC-

 
   
评论(5)
热度(81)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