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刀剑乱舞】大概是这冰凉的月光让我发狂了吧-02-【三山】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拖欠了很久的狂月的坑。(被拖走

我觉得可能有人都不记得这个是有个01的……

顺便一说作业BGM是《Trouble Maker》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还挺符合的w

因为时间间隔很久,所以再次提醒一下

这篇的CP是 

狂(化的三日)月x山姥切国広

 狂月:只在月蚀期间出现的三日月的另一重人格。

角色崩坏、黑化、暴力表现、少许性描写含有。



-正文往下-



  要说的话,狂月也可以算一个好相处的人。因为记忆共享,那么情感上的依赖自然也会被接受,所以狂月对山姥切国広的态度还是很放松的,虽然这种放松表现出来就是毫不掩饰的张狂。


  “我看到你带了刀过来。”


  就在山姥切国広给对方梳头的时候,狂月虽然乖乖坐在镜子面前,可眼珠却总是滴溜溜的乱转,有事没事还给山姥切国広找一些小麻烦。他看到了被放到了一侧的刀,很自然地就拿了过来。


  三日月的房间是有双人刀架的,只是山姥切国広来得太匆忙,照顾不到那些礼仪。而狂月又并不是一个那么有耐心的人,就只能随手把刀放在一旁,开始优先给这位麻烦人物整理衣装。


  山姥切国広的手指抚过了对方深色的发,虽然还是那么柔软,然而即使外表还是一模一样,内在性格却已经大不相同了。


  这一点无论看多少次,都会觉得心情复杂。


  狂月倒不在乎山姥切国広在想什么,他的手指流畅地抚过了对方的刀身,然后轻易地抽开,银色的刃在空气之中震荡出了鸣响。


  一闪的白光划过了山姥切国広的视线。


  “你就这么害怕我吗?”狂月手里握着山姥切国広的刀,细细观赏,脸上有着止不住的笑意。镜子中的山姥切国広没有什么表情,可是狂月的视线却笔直得分明。


  “明明这么做也不会有任何的效果。”


  他看着镜中的山姥切国広说。狂月的出现就像月食一般,任何人都无法阻止。山姥切国広对此心知肚明,却还是反射性地带上了武器。


  对于狂月的责问,山姥切国広依然选择了沉默,他只是把注意力集中在发饰的扎系上,这种习以为常的事情,在这种时候更像是一种变相的逃避。


  狂月看了镜中的山姥切国広几秒,对方只是垂下眼帘专心手中的动作,系好了发饰接着就给他整理衣服上的配饰,一丝不苟毫无二念,端正的五官在这种时候看起来甚至有些死板了。


  山姥切国広的动作很快,没一会儿就已经帮狂月更衣完毕了。毕竟全部都是三日月的服装,毕竟这个身躯也的确是三日月的。


  他微微松了口气然后退开,还在审视有没有皱褶,从脚到头,才刚刚和对方撞上视线。


  “你还是笑起来好看一些。”


  狂月就用很是挑剔地语气说,他握着山姥切国広的刀,银色的刃毫不客气地贴着山姥切国広的脸颊,似乎是想人工划出一个笑脸来。


  或许出于感情共有的基础,狂月并不会伤害山姥切国広,然而以他的癫狂,真的做出了这种事也并不会让人意外。


  房间的空气只是紧张了一瞬间,狂月就把刀扔回给了山姥切国広。


  “即使是同一个人,我还真是难以理解啊。”


  他用相当无奈的语调感叹着,“像你这样板着脸的家伙到底哪里好了。”


  就像小孩子撒娇耍脾气那样的,狂月一个人走出了房间,山姥切国広都还没来得及收拾一下因为眼前发生的这么脱线的事情而产生的心绪不宁,狂月却又退了回来。


  “你干嘛不跟着我?”


  山姥切国広愕然地看着狂月。对方也很不满地看着他,“你不是每次都跟我一起去吃饭的吗?”


  老实说山姥切国広跟狂月见过的次数也不是那么多何来的每次……


  不过只是想一下,也就明白了,狂月在这里自称的“我”是“三日月”的记忆,作为山姥切国広的恋人,一起去吃饭也是很自然的事情了。


  不过眼前的这个到底是算三日月呢,还是不算呢……


  在这个千古难题解开之前,山姥切国広就已经遵循所谓的身体本能,自动地带领着“三日月”一起往用餐的大房间走过去了。


  


  这次的月食发生得有点奇异,明明感觉上应该是白天了,可本丸却还是被朦胧的血色所笼罩,暗红的月亮悬挂在天上,青瓦白墙都染上了疯狂的红色,一眼看过去让人感觉有些不适。


  还没有走到门口,已经听到了里面嘈杂的声音。大家应该是都起来了,而谈话的内容八成是和这次的月食有关。


  “抱歉,我来晚了……”山姥切国広推开门,才只是刚说这样一句话,正坐在门边的清光就很是了然地嗤笑了他,“不会又是因为那个原因吧。”说着还看了一眼站在山姥切国広身后的人。


  “呃,”虽然觉得清光所想的大概和自己有点差别,不过差别应该也不会是很大,毕竟迟到了的原因都是因为帮狂月穿衣服嘛……山姥切国広就含糊地点了点头,“是啊。”


  贼贼奸笑着的清光很是友好地给他们两个人挪出了位子,“不过还好审神者还没有来,我们正在讨论为什么这次的月食这么不一般呢。”


  啊,说到这里,清光顿了一下,又看了看山姥切国広身边的三日月,然后悄声说:“这次也……了吗?”


  三日月因为月食而产生人格改变的这件事并没有告诉太多人,本丸的大多数人,都只是得知三日月因为锻造缺陷而留下了后遗症,会在月食期间举动略有反常,但是只要月食过去了也就会恢复了。


  用这样适当的理由,很好的敷衍过去了。


  “嗯,”山姥切国広小声地说,“希望这次不要出什么乱子。”


  虽然狂月的个性是很难以捉摸,不过以前都只是很普通的月食,像今天这样异常的状况是从来没有过的,这让山姥切国広不免有些担心起来。


  “一定会没事的啦,”清光悄声安慰对方,“怎么说也是一把年纪的人了,不会乱来的啦。”


  呃,明明是安慰,但是山姥切国広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好像更加消沉了,清光还在奇怪,眼前就已经出现了一张大脸。


  一张很好看的大脸。


  虽然很好看,但是猛然这样放大,还是有些吓人的脸。


  “你们在说什么。”狂月从背后抱住了山姥切国広,用一副完全是所有者的姿态。他很是不满山姥切国広和清光的窃窃私语,“是什么不可以告诉我的事?”


  因为太过专注悄悄话了,反而没察觉到狂月的行动,不如说,因为气息上几乎没有差别,山姥切国広根本就不会对“三日月”存在戒备的心理,结果却偏偏疏忽了现在的状态是狂月。


  狂月的态度很是自然,可是被拥抱住的山姥切国広却僵硬了。虽然明知道这就是“三日月”,但同时也知道这不是“三日月”。


  他尝试着挣脱了一下,但是狂月根本就没打算松手的样子。


  “哎呀……”清光一脸被秀了恩爱的表情,“在说什么呢受的刺激太大一下子忘记了……”他捂着眼睛然后转过了头,“大庭广众的,还请你们适可而止一点啊。”


  虽然这样说,但是他又张开指缝,非常八卦地看着山姥切国広说,“那我觉得他完全没有什么改变嘛,不如说,在某些方面还进步了很多。”


  不,不需要在这种方面进步啊!!


  山姥切国広红着脸给了狂月一个肘击,才发现周围一圈的人都已经自觉低头吃早饭或者望天装作什么都没有看到的样子。


  这一阵奇妙的寂静直到审神者的到来才被打破。


  “咳。”审神者坐在主位上清了清嗓子,然后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三日月,放开山姥切国広。”


  这下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他们俩的身上了。


  山姥切国広觉得自己可能要被视线点燃烧起来了,因为他觉得自己的脸部温度已经在不断提高,然而狂月还是坐着没动。


  审神者又重复了一次。


  “三日月。”没有特质的声音甚至都没有起伏,虽然被面具挡住了脸,依然也能够感觉到视线正看着对方,“有一个关于你的好消息。”


  山姥切国広感觉到勒住自己的力量一下子就松开了。


  

  


  


-TBC-

 
   
评论(9)
热度(102)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