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三山】嘉地医院诊疗记录-上-

架空。

非常规科学设定。不如说是根本就没有科学……啊……

BUG含有,敬请无视。

病被被+道具play x 三山

点文

一切情节纯属虚构,然而还是劝告大家爱惜身体,养护精神。


-正文往下-


  

  2014年1月24日


  我是一名记录员,我的工作就是记录医生的诊疗过程,每天就像这样不断地在纸上唰唰地写……


  好吧,开个玩笑,我还只是一名实习的医学院学生,因为分配到这里来又帮不上什么忙,就只能尽量把每天我看到的东西都写下来,以便最后要交报告的时候不至于两手空空。


  今天来的一位病人是由家属送过来的,打从他一站在房间里,就让人感觉到不正常。


  我不是说,他有病,而是说,他看起来太特别了。


  为了帮助患者放松情绪,咨询室特意挑选了柔和的装饰风格,比如说窗台上的太阳花和粉色的壁纸,就差没有让我和我的老师都穿上可爱的粉红色制服了。


  可是这样的装饰并没有用,他就那样站在房间的中央,脚底下铺了地毯,他就像是一只警觉的猫,戒备的姿态和眼神都充分说明了他不信任我们。


  指望这样的家伙开口几乎是不可能的,我的老师让我安抚这个家伙,他去和家属沟通了。


  在老师离开的半个小时里,这个家伙没有任何一点儿开口的迹象。哪怕我跟他说,请坐,请喝水。他也只是略显烦躁地在房间里来回地踱步,并不搭理我。


  这样拒绝的态度反而让我更好地观察他,他看起来二十岁左右,或许更加年轻一些,十九岁,或者……十七岁?可是他身上的戒备感太严重了,不应该是这个年纪应该有的。他穿着很普通的衣服,可是他的身材很好,我是说,看起来是很健康,他并不瘦弱,虽然很纤细,但是看起来很有力量。他或许有长期锻炼……他不应该是来到这里的人,但是他的气质又太特殊了。


  是的,太特殊了。我不止一次的说过这个词,因为他的金发,他的眼睛,他的神情,都让人觉得,他跟我们不一样。


  或许是因为我们是正常人,而他是一个抑郁症患者?


  


  2014年2月1日


  我并不认为抑郁症是一个多么罗曼蒂克的病症。或许是忧郁这个词带给人一些文艺上的想象,但在这里却完全不是。


  至少现在坐在我面前的这个人……


  噢,是的,是他,就是那个特殊的患者。


  他的家属又把他送了过来,这很好,但是不知道他的家属能不能坚持到最后。


  今天我们把门关上了,他的家属就在外面等。他因为关门的动作显得有些不安和拘谨,但依然不和我们说话。无论是什么话题,从今天的天气到最近的电影明星,他都是毫无兴趣,也不准备开口的样子。


  我们并不能强迫他做什么,虽然他也很乖地没有砸坏咨询室的门。有些狂躁症患者会这么做,幸好他没有,不然保安的拳头是会很痛的。


  在知道他要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之后,他很老实地在椅子上坐了下来,他看了看我,然后又看了看我的老师,然后就把视线移开了。


  这至少是个进步,我想。


  


  2014年2月8日


  那位特殊的患者……


  我已经知道他的名字缩写是Y.K,他的家属是很好的,至少每周都会把他强制送过来一次。


  他的表现也很好,每次都不说话。


  我是在夸他吗?当然不是。


  这样的诊疗时间对我而言是一种折磨,我把他观察得很清楚了,无论是他的样子还是他的体型,我就差没给他画素描了,可是他还是什么都不说。


  如果不是家属前期已经跟我们沟通过,我们几乎要怀疑他是不是有语言上的障碍。


  他就坐在那把椅子上,甚至姿势都没有丝毫改变地,就只是视线机械地从一个地方转移到另一个地方。


  他的视线在动,但是却根本没有在看。


  他到底在想什么?


  据他的家属说,他还有妄想症,或许他是活在他的世界里吧。


  


  2014年2月22日


  我对这样的患者觉得有些不耐烦了,而老师却觉得很普通。


  因为抑郁症患者就是这样,他把自己的世界封闭了,而我们现在就是要寻找那条路。


  可是没有路,我想说。


  这位Y.K先生,或者说,青年,他根本没有一点儿要跟我们沟通的意思,那些可以引起其他患者注意的话题在他这里完全没有用,他只是不停地逃避着视线,从来不看我们。


  噢,对,他从来不看我们。从最开始的那一次之后。


  你感觉到了吗?


  我的老师这样问我。


  什么?感觉到什么?


  在咨询室的外面,我的老师这样问我。


  我只感觉到您的耐心,和他的家属非常有责任心。


  我如是回答说。


  


  2014年3月15日


  他来这里的频率还是一周一次,但是时间变长了。


  他的病情表现有加重,他看起来还是那么特别,但是感觉更加灰暗了,同时又有一种焦躁感,他整个人的视线都不在这里,不停地乱晃,停留久一点,就又匆忙地转开。


  而且这次他过来的时候也是被家属强制送过来的,他进来的时候罕见地露出了一点表情,但那绝对不是什么习惯之后的放松,而是一种绝望。


  就像是进了一个逃不掉的牢笼一样的绝望,他整个人的脸都是灰的。


  而且在我试图引领着他让他坐下的时候,他也是很僵硬,他看着我,绿色的眼睛里有光,却暗得狠,像是恨一样,又没有力气。我有那么一瞬间很是害怕他攻击我,但是又觉得以他现在的气势,要跑出这里都困难。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觉得。


  可能是因为我活得很踏实。



  


  2014年4月1日

 

  我觉得在今天上班就像是一个无聊的黑色笑话。


  我的老师还没有放弃跟那个人的沟通,他还时不时跟我说一下那位Y.K患者的小动作。


  比如说对方的左手,有时候会刻意抬高时手臂,配合他的手腕动作,就好像是在躲着什么……或者是搭着什么的动作。


  那又怎么了?我说。


  我早就注意到Y.K的右手手指总是习惯性地捏着指尖,这是紧张的表现,我认为他的左手也是同样的。因为过分的紧张而需要一些小动作来排解。


  那应该是习惯养成。


  我的老师说,我们应该注意患者各方面的习惯。


  我只是哦了一声,然后打开了电视。


  为了让咨询过程不要太单调,平时也会放一些节目,比如一些可爱的动物短片,或者是能够带给人心灵平静的风景,但是Y.K对这些都没有兴趣。


  反而是我沦落到了需要看这些来打发时间的地步。


  因为面对一个不愿意和你沟通的人的时候,那种感觉实在是太沮丧了。我虽然是一个正常人,但是看多了他,就感觉到那种说不出的感觉慢慢地传达给了自己。


  我很难说清楚他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已经过了两个月,治疗却毫无进展,他不说话,只是坐着,就像一个没有反应的机器人,却长了个人类的外表,我和老师的所有努力在这个人的身上都是白费。


  我努力搜寻着没有,然而突然出现的一声“不要啊——!!”却吓得我猛然松开了手里的遥控器。


  好像是不小心链接到了外部频道,所以播放的是狗血白烂的电视剧。


  就是那种老套得不能再老套的殉情情节,只是演员的功力着实好,撕心裂肺,悲痛欲绝,就连配乐也是那么地合适。


  我很久没有看到能够这么吸引人的电视剧了,所以一时之间忘记了换台。


  我甚至还在回想那个演员之前念的那一大段独白,直到我听到了我的老师的声音。


  “给你。”


  然后我猛然回过神,看到我的老师把纸巾盒递给了那个Y.K。


  什么?


  我有些愕然地看着Y.K,他还坐在那把椅子上,但不是那么拘谨地坐姿了,他弯着腰,双手捂着脸,难看地驼着背,如果不是那种熟悉的吸气的声音,我甚至都不知道,这个人是哭了。


  他哭得一点儿动静也没有,就只是那种,像是从嗓子里憋了很久,硬是憋不住了,憋得发呛的咳嗽,才让他有了一点存在感。


  有了一点活着的感觉。


  ……


  我愕然地看着我的老师和那个Y.K,他们的表情一个很平静,另一个我看不到,但是一直封闭的世界终于打开了一个缺口。


  这一切太像一个无聊的黑色幽默了,我不住地想。


  可是他为什么要哭呢?




  

  



-TBC-

 
   
评论(3)
热度(90)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