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三山】肮脏的创造 -下-

BGM在这儿:

http://music.163.com/#/song?id=640545

《爱し子よ》




-正文往下-



  在半梦半醒之间,闻到了香气。


  即使眼睛没有睁开,也辨识得出来,这种熟悉的香气,是三日月的房间里经常点着的安神香。


  “很有效吧?老年人很容易失眠,不借助这个的话,就睡不着呢。”


  这样说来的话,倒是的确从三日月的身上闻到这种味道。和自己身上的血腥气迥然不同的,清净的气息。


  在山姥切国広因为“那个”的猜疑而近乎过度疲惫的神经折磨下,也只有在三日月身边的时候,才能够沉沉睡去了。


  飘过鼻尖的柔和香气,就像梦中的摇篮曲,让他在梦乡中沉溺得久一点,更久一点。耳边的一切都变得迷蒙,所有的感知都被安抚而沉睡了,什么也感觉不到。


  山姥切国広几乎要再度睡着了。


  除了越来越浓烈的香气。


  强烈得像是一种警告。


  稍稍觉得异常而开始运作的神经迅速地带动了他的身体,所有的感知就在这一瞬间恢复过来,山姥切国広立刻感觉到了刺骨的冰冷,不是因为房间的温度,而是灵力。


  他睁开眼坐起身,马上就看到了身边所缺少的那一个人。


  三日月正坐在离床铺稍远一些的隔间,手指在半空中挥舞着什么,房间的灯笼还没有熄灭,因此可以看得很清楚,三日月是清醒的。


  而让山姥切国広看得更清楚的。


  是……“那个”。


  就在他的面前,不,不对,就在三日月的面前。


  在三日月的指尖……?


  猛然清醒过来的头脑还有一点晕眩,因为眼前的画面似乎是太过不可思议了。


  “那个”就站在他的面前,三日月就在旁边。山姥切国広这个时候是应该大喊“危险!”然后拔刀的。


  但是他却没有动。


  经过了一段时间之后眼睛终于习惯了夜间的景象,山姥切国広才终于看得更清楚,也更加确认。


  ——从三日月指尖流泻出的灵力,在塑造着“那个”。


  只不过是,漆黑的灵力。


  三日月。


  山姥切国広很想出声呼唤一下这个名字,然而他无法确定,现在他眼前的,到底是谁?


  “你醒了?”三日月却反倒转过了头,看着他,还是那种缺乏紧张感的语气,“是要上厕所吗?外面下了雪,小心不要滑倒了。”


  如果不是“那个”还存在一旁,这不过是最普通不过的对话了。


  “三日月。”山姥切国広最后还是呼唤了这个名字,他觉得嗓子呛进了一阵寒风,让之后的声音荒腔走板地变了调,“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这个会跟你扯上关系!!!


  是很想这样大吼,甚至心中激荡的愤怒感情让山姥切国広觉得自己可能已经在发抖了。


  “啊,这个。”三日月就像是,介绍一件物品一样随意地,用手指又划了一个圈儿,于是“那个”动了一下。


  “是我创造出来的啊。”


  “……”山姥切国広发现自己的刀被拿到了桌子上,就在三日月的手边,这样的状况让让很不满地只能瞪着三日月。


  “创造?”他很是用力地重复了这样一个词。


  “嗯……创造,让‘你’从我的手中‘显现’。”三日月说。他注意到山姥切国広的视线,然后笑了起来:“所以试着模仿着你的感觉……小小地、尝试了一下。当然,刀也是为了能够更像你,所以擅自借来观赏了一下。”


  “仿造品的仿造品?这可真是讽刺。”山姥切国広语气不快地说,“这种东西,根本就没有……”


  根本就没有意义。


  想要这样说,却又微妙地住了口。


  “是的。”三日月很是明白他没有说完的话,“我也觉得。”他坐在地上,看着简直就像是复刻一般的“那个”,“这也不过是我的任性罢了。”


  “一开始做得很失败,最近总算是有了些模样。”三日月又指挥着让“那个”转了一个圈儿,甚至能够隐约看出破布飘动的轨迹了。


  “我只是想着,如果你成为我的,会是怎样的呢……”三日月用指尖描画着,“那个”就变得越发地精细,“就只是这样想着,慢慢就变成这样了。”


  山姥切国広看着从混沌一样模糊不清的灵气的雾团,然后再慢慢凝结出轮廓,下巴、嘴唇、鼻子,然后是眼睛……


  恍如脱胎、如继承、如完整而不可能的复制,完美的重现与他别无二致的样貌。


  山姥切国広几乎要摸摸自己的脸,自己的脸上,还有这些五官吗。


  “因为最近我经常看着你,所以可以好好地回想起来了。”说到这里的时候,三日月看着“那个”笑了一下,“很像吧?我也是这样认为的。”


  荒谬。


  如果要形容的话,只能够想到这个词。


  怎么可能。这种理由。


  就因为这样任性而无法理解的……?!


  三日月拿起桌上的刀,朝这边走了过来,山姥切国広很是戒备地盯着对方,然而三日月却只是把刀还给他。


  “干什么?”山姥切国広看着三日月。


  “不动手吗?”三日月却反问他。


  什么?


  山姥切国広居然有一瞬间的莫名其妙。


  “动手,消灭它啊。”三日月看着他说,房间的烛光掩藏在他的背后,“你不是一直以来,都这么做的吗?”


  一团黑气的“那个”朝这边走了过来,山姥切国広反射性地握住了刀,三日月并不阻止,反而只是看着他。


  就像是期待他这么做一样。


  不是,为什么。


  山姥切国広想要发问。他看着“那个”朝他走了过来。他看着“他”朝自己走了过来,他感觉嗓子一阵发哑。


  不是,这个不是你创造的、这种东西、为什么……


  山姥切国広的头脑一片混乱,三日月就只是在旁边看着他,目光中满是期许与鼓励,就像是希望他消灭这个“作品”。


  可是为什么?!


  这样的异常让山姥切国広觉得诡异,“他”与自己已经越来越近了,但是山姥切国広的手臂却无法做出行动。


  三日月的举动太过反常了,好像正是期待自己这么做一样。可明明制造出这个的人不是三日月吗?这是一个陷阱?


  这显然是对方所期待的局面,而自己还要继续下去吗?


  “他”已经近在咫尺了,山姥切国広看到和自己如出一辙的容貌,毫无感情,冰冷得一致,那太过相像的模样让他惊惶不定,在月光的照耀下,那就像是他最深处的恐惧。


  太过一致了。


  “他”与自己的距离已经越来越小了。


  如果“两个”“人”相遇的话,是会像本体与影一般,重叠而融合吗……


  那就像是他的影子。


  然而他最终没有看到这般假设的实现。


  他只看到“自己”停了下来,然后才发现自己的刀捅了进去。


  是三日月握住了自己的手,完成了这一个动作。


  ……为什么?


  山姥切国広想要挥开从背后紧紧抱住自己的力量,但是被握住的手腕却直接被控制着,然后将刀刃挥开。


  一瞬间铺天盖地的冰冷与不适应的感情奔涌了过来,山姥切国広几乎要跌倒了。


  可三日月只是将他抱得更紧。


  眼前的“自己”/影子开始慢慢地消散,冷淡的眉眼逐渐崩塌、从鼻梁然后到嘴唇,一点点的分崩离析,逐渐逐渐地、崩坏成谁也认不清的一滩泥。


  “……为什么?”山姥切国広只能够想得到这个问题,他盯着这令人不快的产物,那种感情也像是对他自身的投射,他仿佛看到了自我毁灭的末路。


  这是他吗?这难道不是他吗?


  “嗯?”


  一贯缺乏紧张感地、温柔地声音,就近在他的耳边。


  “因为你永远也不可能成为我的东西。”三日月握着山姥切国広的手腕,他从背后抱住对方,就像撒娇一样地:“这不过是我的一时任性而已。”  


  一时……任性?


  “而且,虽然是很像,不过表情还是太冷淡了。”三日月又想到了什么,他对山姥切国広说,“因为你从来没有对我笑过呢。”


  他对还在看着地上那一滩黑色物体、已经慢慢快要消失的山姥切国広说,“下次对我笑一笑吧?”




-END-


 
   
评论(7)
热度(127)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