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小狐山】狐本多情-12-

这一章或许应该叫

“或许踩到了什么奇怪的开关”

审神者大概会很后悔……





-正文往下-


  “……不是啊,”眼看是无法瞒过去了,小狐丸也不打算再伪装下去了,“主请听我解释……”


  “你先给我从这个解释起吧。”审神者很是“好脾气”地拿起了桌子上的报纸,那上面的标题还是《人面兽心始乱终弃,为何总要失去之后才懂得珍惜》那一期的。


  “就先给我解释一下,这个小狗丸为什么要抛弃水波切国広好了。”


  “诶不是您想的那样,真的不是,您的表情为什么那么可怕……您要相信我我真的没做过哪些真的不是的呜哇啊啊啊(ノД`)・゜・。”


  十五分钟之后,在小狐丸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解释下,他终于向审神者阐明了事实。


  “都是三日月他陷害我!”小狐丸在笼子里嘤嘤地哭,“这都是三日月的阴谋!!”


  “哦,阴谋啊……”知道事情又关系到三日月,审神者怎么又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但是小狐丸却忽然奋发了起来。


  “是的!阴谋!审神者,我要向您举报!三日月他对山姥切国広图谋不轨!”


  噗。


  审神者发出了很失礼的笑声。


  “是、是吗?”还用这样非常不相信的眼神看着他。


  “是啊!当然是了!”小狐丸绝对绝对是大义灭亲的典型,“所以我才会变成这样贴身保护山姥切队长!”对于奸诈狡猾的三日月,只有自己能够抵挡了!!


  “那你直接跟山姥切国広讲清楚不就好了,”审神者说,“何必变成个狐狸,多此一举。”


  “诶……这个……”小狐丸一时语塞,“因为,稍微有点……不能说的原因……”


  “不会是因为你人面兽心伤了他的心吧?!”审神者一拍桌子,吓得小狐丸的尾巴都炸毛了,“我没有啊!!”


  “虽然的确是想跟队长道歉……”但是道歉的原因绝对不能说……不能……说出口的话自己就会死惨了……


  “但是……我……”小狐丸缩在笼子里,哀怨地看了看审神者,“有点怕他……”


  虽然要承认这一点有些困难,但这个也的确是事实。自己不知道要怎么说才好,要怎么说,才不会让山姥切国広再露出那样的表情呢。自从上次之后,对方的态度根本就是在极力回避。因为太过自觉的“被讨厌了”的意识,反而让小狐丸觉得有点难过。


  “诶,哦,这样啊……”审神者却不知道理解到了那一方面,看着他,似乎是理解地点了点头,“的确,他有时候是蛮可怕的就是了。”


  “您能理解就好……”小狐丸为审神者的宽宏大量感动得又落下了眼泪。


  “可是,你怕惹他生气,倒不怕惹我生气呢。”然而审神者却抛出了一个更尖锐的问题,“你应该明明知道这种把戏瞒不过我,却还是不肯在他面前变回原形?”


  “小狐丸,你是在赌什么呢?赌我不敢刀解了你?”


  房间内的气压猛然一下子增强了好多。


  “你还打算在我面前,保持那种虚假的模样到什么时候?”


  区别对待,完全就是区·别·对·待!!


  早知道就不该让山姥切队长离开的,现在审神者的态度完全是大变脸啊啊啊啊啊啊啊。


  平时那个和蔼可亲的审神者哪里去了?虽然这样一想,似乎平时见到审神者的时候山姥切国広队长都在场,这样一说果然有内情?!自己还能够活着离开这个房间吗?!


  小狐丸对于自己即将变成执务室里新的狐皮地毯这一未来并不感到遥远,然而他还是,战战兢兢地,开口说:“主,请容我说一句。”


  审神者没说话,只是看着他。


  “我现在变回原形的话……是……全裸的。”小狐丸非常非常正直地说,“我认为,可能那样才是对您的不敬。”


  审神者眨了眨眼,好好地消化了这个意思之后,才慢慢地点了个头。


  “啊,这样。”


  “是的。”小狐丸很诚恳地说,“因为动物只要皮毛就能够遮蔽身体了……您现在还要我变回去吗?”


  “那就不要了,”审神者很是果断地说,“不要变。”


  “好的。”


  “不过,你打算维持这个谎言多久?”虽然盘旋的低气压解散了,然而审神者却改为不耐烦地用手指敲打着桌面,“如果我现在就要你去跟山姥切国広说明情况呢?”


  “呃,这正是我要向您提出的请求。”小狐丸虽然知道自己现在是作死,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请您……不要向山姥切队长说明真相。”


  审神者一脸“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让我帮你说谎”的表情。


  “说说原因?”


  “……现在的我,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山姥切队长。”


  审神者又是一脸“你果然对他做了什么”的表情。


  “而且,可能山姥切队长……也不愿意看到我吧。”小狐丸慢慢地说,“似乎,比起本丸的一把太刀,还是一只狐狸,更让他觉得自在一些。”


  不止一次这样觉得,山姥切国広在对待“狐狸”的时候,和对待“小狐丸”的态度是不一样的。


  “你这不是废话吗?”审神者对他的态度真的是很不客气,“一个是同伴,一个是动物,你觉得能一样吗?”


  “可是我……”小狐丸话说到一半,又觉得不对劲了。


  可是……自己,要怎样呢?


  “而且你这样也还是欺骗,迟早有一天会被揭穿的。就算不是我……你考虑过那个后果吗?”


  ……完全没有。可是,就算这样。


  “请您给我一些时间。”


  “哦——好大的胆子?”


  “不然我就把刚才山姥切队长和您的谈话泄露给长谷部。”


  “……”


  “只要您揭破我不是狐狸这个身份的话。”


  “…………”


  “本来狐狸也是我的本形之一,我是小狐丸,也是狐狸……不对吗?”


  “……只是一段时间。”


  “好的。”


  “只是一·段·时·间!!”


  “谢谢您。”


  小狐丸把尾巴摆了摆,毛茸茸的尾巴刚好遮住了一半的脸颊。“至于谎言被拆穿的事情……您应该不用担心。”


  “至少,狐狸是很擅长说谎的动物呢。”



-TBC-

 
   
评论(7)
热度(88)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