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小狐山】狐本多情-11-






-正文往下-



  哥哥,请你写吧。


  不不不,写多少都没有关系。


  长篇连载,长篇巨制,都可以。


  小狐丸现在已经不想管三日月要进军文艺界的事情了,他更加关心的是山姥切队长的安危。


  三日月实在是太可怕了,自己一定要想办法保护山姥切队长。可是现在自己已经不和队长同一个队伍,并且还变成了这么尴尬的局面,怎么办?


  如果不随时看着队长,队长随时都有危险啊!


  这也就是为什么,山姥切国広最近经常能够看到那只雪白的狐狸。


  “你到底是哪里来的呢?”山姥切国広摸着狐狸的头说,“你没有可以回去的地方吗?”


  一开始还以为是误入,山姥切国広睡醒之后就发现狐狸失去了踪影。可是最近,却又频繁地见到这只狐狸。很巧地,总是在他一个人独处的时候。


  这大概也算是某种缘分吧,山姥切国広想。


  大概是进来避难的,比起外面危机四伏野兽出没的深山,本丸至少还算是安全,而且还有狐之助这个同类(?)。


  “可是这样下去也不行啊……”


  山姥切国広抱着狐狸自言自语地说,本丸的季节就快要变换到冬天了,只靠自己这样偶尔一时的照顾,狐狸是根本活不下去的。


  “而且你明明也不像野生的狐狸。”他又摸了摸狐狸的毛,非常柔软、蓬松,柔顺又光滑,明显是经过精心的打理,应该是家养的狐狸才对,“是走丢了吗……”


  说不定是其他本丸的宠物……


  小狐丸被山姥切国広抱在怀里,心中不停地在念叨着“我就是这个本丸的狐狸!”,可是他却根本没办法开口,就算山姥切国広把他的脑袋抬起来,试图找找有没有项圈之类的东西可以证明饲主的身份,然而也是一无所获。


  ——我根本没有什么饲主,我就是小狐丸啦!!


  虽然心中这样狂喊,但是却根本不能说出口。小狐丸真是又郁闷又窝心,毕竟山姥切国広这样抱着他的感觉还是挺舒服的。


  啊,好像有点理解宠物的感受了……今天下午的阳光也是这么地好……


  不行不行,不可以这么堕落!!打起精神来!小狐丸!!你明明是来保护山姥切队长的!!


  山姥切国広很是奇怪自己怀里的狐狸为什么忽然又精神了起来,好像炸毛一样的还抖了抖,“怎么了?”他很是奇怪地摸了摸狐狸毛,然后狐狸又哼哼唧唧地躺下睡了。


  这样习惯与人接触,果然是家养的狐狸吧。山姥切国広一边感叹着,好可爱,一边却又觉得,似乎是应该想办法做点儿什么了。


  


  “主。”


  在休养期的现在,山姥切国広很少前来打扰审神者。不过今天的确是有事。


  “我有一件事要报告。”


  “嗯?”审神者万年待在他的执务室里,看到山姥切国広这个时候过来,还有点儿惊讶,尤其是看到山姥切国広旁边的笼子的时候。


  听说山姥切国広要带自己去见审神者,小狐丸是一万个不乐意。虽然的确这幅模样没有被别人看到过,但是审神者就不同了,能够通灵的审神者只要一眼就能够明白的。


  所以小狐丸是抵死不从,然而他也不敢现在就暴露自己其实是小狐丸的事实,所以只能以狐狸的身躯对抗山姥切国広队长的蛮力。


  然而结果是显而易见的。


  “虽然有点对不起……不过,这是为了你好,忍一下吧。”


  这样说着,山姥切国広就无情地抓住了他,然后把他关进了笼子,拎到了审神者的面前。


  这也就是为什么审神者会看到一只满脸都是泪的狐狸的原因。


  这是被背叛的泪水!悔恨的泪水!自作孽不可活的泪水!


  本来对山姥切国広建立起来的一点点好感!全部都被这样粗暴的行动给减掉了!那种睡脸根本是骗人的!什么金发美少年,根本是暴力狂!那种镇压他的行动根本就和三日月那种家伙没差别!亏自己还担心这种人!结果根本就和三日月是绝配!!好心都喂了狐狸……呸呸呸,喂了狗!


  “这是我偶然遇到的……狐狸。”完全不知道自己被埋怨的山姥切国広还在向审神者汇报,“可能是其他本丸走失的宠物,所以希望可以用审神者内部的网络发布一下消息,让它的主人快点把它带回家。”


  “这不是萨摩耶吗?”审神者看了看笼子里雪白雪白的,大只的宠物说。


  “不,是狐狸。”山姥切国広很严肃地纠正审神者,“虽然看起来像狗。”


  或许是因为太大了。


  山姥切国広看了笼子里的狐狸一眼,果然,对方的精神也不怎么好。可能是因为思念原主人吧。


  “可是就算你这么说……”审神者又看了几眼那个笼子,“也没有个狗牌……”在山姥切国広的视线下,审神者改了口,“……狐牌,也不知道它的主人到底是谁呢。”


  “所以才要借助审神者内部的网络,那样的话,原主人迟早有一天能够看到的吧。”


  “就把它留下来不好吗?”审神者说,“这只狗……咳,狐狸,看起来也挺好的,就我们自己养着吧。”


  “你是在开玩笑吗?”


  山姥切国広居然用这种语气对审神者说话,着实把小狐丸吓了一跳,而且审神者居然还不生气!


  “有什么不好呢?毕竟我知道,你喜欢毛茸茸的东西,”审神者说到这句话的时候,居然笑了起来,“这只毛茸茸的狐狸……不好吗?”


  “不好。”山姥切国広的表情是一个大写的“逞强”,明明被说中得脸都红了,“我不喜欢毛茸茸的东西。”


  “是吗?”审神者看着山姥切国広,虽然一直都没有离开过执务室的人,却好像什么都知道:“那你就是喜欢小狐丸了?”


  “什、”山姥切国広一时惊呆了。笼子里的小狐丸也惊讶得发不出声来。


  审神者说了什么?


  “毕竟你之前跟他关系很好,我可没有见过你和谁那么亲近过。”审神者的桌子上好像摊着什么东西,那种模样,很像是之前小狐丸撕过的报纸,“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闹了别扭……不过,现在出现了这只狐狸,不是正好吗?都是毛茸茸的。”


  室内一时之间有些沉默。山姥切国広没说话,大概是没有想到这些事情都能够被审神者知晓,他坐在那里,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


  “这是不行的。”他看着审神者,明亮的绿眼睛里没有一丝的阴霾:“这只狐狸是其他本丸的宠物,当然要归还给原主人。小狐丸是本丸的同伴,两者是不一样的,不能够这样相提并论。”


  已经有些指责的意思了。 长谷部这个时候在旁边的话,恐怕已经和山姥切国広打起来了。


  “哦,是吗。”审神者却全无怒意,反而非常有意思地看着山姥切国広:“你没有否认……喜欢小狐丸这一件事呢。”


  “……呃,”山姥切国広顿了一下,“对于本丸的所有同伴,我都是喜欢的。”


  “同伴之情的喜欢?”


  “当然。”山姥切国広回答。


  不知道为什么,小狐丸感觉审神者看了自己一眼,然后又说了一句话。


  “对于三日月……也是喜欢?”


  “喜欢。”


  山姥切国広没有任何犹豫。


  审神者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明显了,几乎可以预见到他的下一句话会是“对于我,也是喜欢吗?”了。


  这是调戏!这是赤裸裸的调戏啊啊啊啊啊!!


  小狐丸在笼子里都快抓狂了,哪知道今天居然被迫偷听了这么多劲爆的事情,然而还没等他变成人形把笼子破开,审神者的话语就落下来了。


  “好了,我知道了。你先把狐狸留下,我要检查一下有没有其他可以证明身份的东西。”


  等到山姥切国広离开了执务室,房间里就只剩下审神者和小狐丸两个人。


  “有趣吗?小狐丸。”审神者看着笼子里的狐狸,“欺骗审神者,你觉得该当何罪呢?”


  

-TBC-


 
   
评论(8)
热度(81)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