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小狐山】狐本多情-10-

这一章我该打个TAG说是三条夹心吗(。

狐球,我跟你说,不要惹你哥(。





-正文往下-


  啧,肩膀好疼。


  小狐丸一边走一边活动着身体。


  没有想到居然睡着了……真是失策。


  虽然说狐狸形态也能够算是本体,不过对于自己居然会无防备到这种地步,小狐丸真的是吃了一惊。更加让他感到惊讶的是,当他醒来了之后,山姥切国広却还在睡。


  这个家伙是不是太大意了啊……


  小狐丸盯着对方看了一会儿,因为平时都是俯视对方的视线,变成狐狸之后反而是仰视,感觉有点新鲜。他好像才发现队长的下巴尖尖的,看起来还挺秀气,睫毛也有点长,平时都是抿起来的嘴唇睡着的时候缓和了很多,整个人都变得柔软了起来。


  和那个阴沉又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家伙完全不像呢。


  虽然有点罪恶感,不过趁对方还没醒,小狐丸还是赶紧跑掉了。


  现在已经是快到晚饭的时间了,相信一会儿就会有人去叫队长的,所以把他一个人扔在那里大概也没事。小狐丸现在最关心的就是找三日月问问跟堀川解释清楚了没有,他才变回人形,就感觉到身体一阵酸痛,显然是因为不习惯。


  “小狐丸大人。”


  ……这个声音。


  因为太过于专注肩膀的按摩,小狐丸甚至都没留意到身后有人的气息。他听到这个声音,意识到是谁的时候,想要逃跑已经晚了。


  “……山伏大人。”


  于是他只能僵硬地转过身,尽量露出一个不是那么僵硬地笑容,并且也用上了尊称。


  “您找我有事吗?”


  “是的,关于舍弟山姥切国広……”


  果然!!


  小狐丸是真的很想拔腿就跑,但是眼前的山伏看起来十分平常,至少杀气没有像堀川那么猛烈,所以还好吧,应该还好吧。


  “虽然不知道舍弟与阁下有什么渊源……不过他一直都是鲜少与人打交道的性格,看到他能够如此关心阁下,在下觉得非常高兴。”


  山伏一脸阳光灿烂的表情,“或许他有些时候是冷淡了些,不过心地是好的,还请不要介意,继续跟他做好朋友吧。”


  不不不我可不记得什么时候和山姥切国広成为了好朋友啊。


  小狐丸听得满脸虚汗,尤其是面对山伏国広真诚的笑容,自己好像明明没做什么事情,却被这样感谢并且委以重任,感觉实在太担待不起了。


  而且这种“我家的弟弟就交给你了”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听闻堀川也去找过您了,希望没有给您添麻烦。在下已经劝阻过他,不要听信谗言,不过并没有用呢。现在看到阁下安然无恙,在下心中也就放心些许了。”


  山伏爽朗的笑声让小狐丸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什么谗言?”


  他忍不住问。


  “呃……似乎是关于您与舍弟的,不知道是如何流传起来的名为八卦的文章……似乎标题名为《人面兽心始乱终弃,为何总要失去之后才懂得珍惜》……”


  山伏开口说出了很是不得了的标题,光是听到这个风格,似乎就猜得到始作俑者是谁。小狐丸感觉到一阵眩晕,然而山伏的话还没说完。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呢。实在是太过胡诌了!且不说舍弟的为人,阁下再如何,也不会是那般始乱终弃的禽兽,是吧?”


  ……诶,啊,那个……


  虽然明明是正面肯定的语气,然而小狐丸不知为何感觉到了一阵压力。


  “再说阁下与舍弟之间也不是那般……的感情嘛,哈哈哈!”


  啊,哎,不是……


  明明没有像堀川一样直接拔刀,但是小狐丸却感觉自己的身上已经中了无数箭。


  


  “三日月!!”


  小狐丸冲到了三条家的公用书房,果然,三日月在里面。对方正戴着眼镜,伏在桌案上写着什么。


  “干什么?”


  看到是他来,三日月的神情有些冷淡。但是小狐丸并没有在意这些,而是径直走到了桌案前,然后一把抢过了三日月正在写的稿纸。


  《无情的人呐,你可知深夜为你送药的人正是被你抛弃的冷面情郎》


  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这个标题。


  接下来的内容不用看都能够猜得到究竟被扭曲到了什么地步。小狐丸看着三日月,怒火在他的眼眸中静静地燃烧。


  “噢,这个是因为今天堀川来告诉了我很有趣的事,所以一时之间有些灵感……”


  三日月居然还若无其事地解释。


  “我要听的不是这个!!”小狐丸一把撕烂了这满纸的谣言,从身后又抽出一张报纸,就是今天的社会情感板块,上面刊登的正是山伏所说的《人面兽心始乱终弃,为何总要失去之后才懂得珍惜》那篇文章。


  “这个是怎么回事!!”小狐丸这才领会到为什么今天三日月看报纸的时候笑得那么阴险,并且堀川为什么会杀过来找自己算账了。虽然采用了化名,但是小狗丸和水波切国広这种化名根本一点用也没有!!!任是谁看了都会明白主角是谁!!并且都会同情里面那个真心错付失身又失心的水波切国広。就连小狐丸自己都想砍死里面那个骗财骗色践踏别人感情的小狗丸!!


  “你还是不是我亲哥哥了?!”小狐丸很是悲愤地看着三日月,“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你知道这样下去我在本丸就没法儿见人了吗?!


  “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三日月很是严肃地站起来,他看了小狐丸一眼,“我不是你亲哥哥,难道还是你亲弟弟吗?”


  “……重点不是这个吧?”小狐丸看着他。


  “那我更加不可能是你亲姐姐了。”三日月说,“亲妹妹也不是。”


  “…………………………”小狐丸真的是用了很大很大的忍耐力才没有谋杀亲哥。


  “认真点。”小狐丸说,“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已经决定了。”三日月看着小狐丸,“我要进军文艺界。”


  “文艺界??”


  “是的。”三日月看着他,“我的笔名都已经想好了,就叫四太阳。”


  “…………………………”小狐丸看了三日月一分钟,他都快把脸憋绿了,才憋出来一句话:“你这句话真是槽点多得无懈可击。”


  “哈哈哈,放心吧小狐丸,你很快就是著名编剧的弟弟了。”


  “我只希望你快点因为造谣被抓……”小狐丸已经放弃和这个电波系的刀沟通了,根本不在一个频道,好歹看在他救了自己一命的份上,就先放他一马吧。


  哎,等下,这样说起来,自己会被堀川追杀不都是因为这个家伙造的谣吗……


  “怎么会是因为我呢。”三日月很是无辜地说,他拿起小狐丸带来的那张报纸,“你看,这上面都是用的化名,完全看不出来是你呀。”


  小狗丸和水波切国広……这种程度的化名也好意思叫化名吗?!


  “真的,完全和你们的名字不一样呀。”三日月很是真挚地看着他,“不会有人联想到你们的,放心吧。”


  小狐丸站起身,开始左看右看,翻箱倒柜。


  “小狐丸,你在干什么?”三日月问他。


  “我在找治疗老年痴呆的药。”


  “你这样实在是太过分了!”三日月啪地把报纸拍在书桌上,“你怎么能这么跟你哥哥说话呢!”


  “别废话,吃药!”小狐丸也啪地把一个药瓶磕在桌子上。


  身高优势果然在这个时候有点用,三日月不高兴了,然后坐在了椅子上,然而还是拒绝吃药。


  小狐丸看了看桌子上那一摞厚厚的稿纸,感觉三日月似乎是真准备来个长篇连载诋毁自己的名誉了,这样是不好的,非常不好的。


  他必须要阻止三日月。


  “你就不能放弃投稿吗?”


  “那怎么行?”三日月说,“这是我的梦想,你不能扼杀!”


  “而且谁让你打坏了我的电视机多媒体收音机理疗床还有手机十全王。”


  “……”小狐丸沉默了一下,他决定改变方向。


  “你既然要撮合我跟山姥切队长,那你还写这种东西,你说这合适吗?你就不能真正地出点力帮帮我吗?”


  “那你这么说就不对了。”听到小狐丸的话,三日月斜着眼瞟了他一眼,“难道我不是一直都在帮你吗?”


  小狐丸想了一下迄今为止三日月的所作所为。


  收费的恋爱咨询,完全不对的应对方案,还有刊登在报纸上的谣言……


  “没有。”小狐丸很确定的说。“完全没有。”


  “看来你还不明白。”三日月很是遗憾地摇摇头,“小狐丸,你还不明白自己的境况。”


  我的境况……?小狐丸疑惑地看着三日月。


  “对,你的境况。”三日月不知道从哪里弄出来一把扇子,闲闲地摇着,笑得分外不怀好意,“我没有对山姥切国広出手,就是对你最大的帮助了。”


  ……什么?!


  小狐丸惊讶得耳朵都立起来了。


  “毕竟以作者的节操来说,发生这种事,也不是没有可能。”三日月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有别于平时老年痴呆的形象,这种状态下的三日月看起来甚至还有点危险,“小狐丸,你可知道,有一种存在,叫做‘三条夹心’?”


  




-TBC-

 
   
评论(9)
热度(98)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