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小狐山】狐本多情-08-


-正文往下-


  不得不说山姥切国広是一把说到做到的刀,自那之后真的没有再来找过小狐丸,就算在本丸碰面,也只是很客气地点个头表示打招呼,两个人就这样擦肩而过了。


  再也没有了摸耳朵的困扰,不习惯的人反而是小狐丸。


  山姥切国広当天的表情一直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那样带着好像受伤了一样的脆弱,碧绿眼眸中的湖面,任是如何本意温柔的风,都会吹起惊愕的涟漪。


  却再也没有见过了。


  小狐丸再见到的,都只是“山姥切队长”一贯平静得甚至带着点阴郁的表情。


  似乎自己真的做错了啊……


  可是看到现在对方这种反应,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小狐丸忧愁地叹了口气,难道自己是有自虐癖好吗?为什么会这么介意一个有害自己皮毛的家伙呢?


  “因为这就是恋爱啊。”三日月在三条家的公用客厅里看着报纸,自从电视被打坏了之后,就只能够依赖传统媒体了。因为年龄的关系,三日月现在戴着一副眼镜,他翻完了社会新闻版,正打算把娱乐版再看一遍,就听到了小狐丸不知道多少次的叹息。


  明明是阳光灿烂的午后,这只狐狸却偏偏没有精神地摊在桌子上叹气,真是让他这个老年人都看不下去。


  “不是我说你,小狐丸。”听到他说话,小狐丸已经侧头看了过来,“你这个路线真是老套。嘴上说着不喜欢不介意,却偏偏要在伤害了一个喜欢你的人的真心之后,才会意识到对方的可贵。”


  总是要在失去之后,才懂得珍惜。


  “我不是很懂你在说什么。”小狐丸把脑袋搁在桌子上,一个字一个字地说,“我已经解释过了,我跟山姥切队长不是那种关系。”


  明明是什么都不知道的萍水相逢,说爱啊喜欢啊,那是只有肥皂剧中毒的三日月才会产生的想法。


  “把那些乱七八糟的电视剧都忘掉,回到现实里来吧。”


  “哦,是吗。”对于小狐丸的反驳,三日月却依然不为所动的样子,深蓝的眼眸隔了一层镜片,距离就像猛地被拉远了,“可是,你连这种解释都没有逃脱出那种老套的设定啊。”


  小狐丸一时语塞,他看着三日月,三日月有些挑衅似地盯着他。


  “不再说些什么?”


  具体的、详细的、彻底的,解释一下你与山姥切国広的关系。


  那种视线就像是一种好奇,一种因为太过纯粹而甚至带着些许不自知的恶意的期待。


  “……”小狐丸静静地吸了一口气,“我没有什么好说的。”


  他看着三日月,红色本应该是滚烫的颜色,这种时刻却像薄暮的夕阳,带着逐渐风干的凉意。


  “像那样的话,我不会再说了。”


  那样会让伤害到对方的话,不会再说了。


  “哦?”三日月并不是意外这个回答,只是颇觉有趣地微微笑了起来,“要不要我告诉你这种路线接下来该怎么走?”


  “都说了让你快点把那些电视剧都给忘了!”小狐丸又恼怒了。


  “不过,比起那个,”三日月好整以暇地看着小狐丸,“我觉得你还是注意一下你自己的安全吧。”


  “什么?”小狐丸问。


  “不要忘记了山姥切国広还有两个兄弟,”三日月又把视线转回了自己手里的报纸上,“虽然山姥切国広平时不怎么爱说话,不过还是很好懂的。”三日月慢慢地说,“现在就连我都感觉得出来他现在的状态没有之前好了。”大概是没有毛茸茸的治愈了吧,三日月瞄过来的视线让小狐丸产生了微妙的罪恶感。


  “就算不是恋爱,你对于他来说也是特别的吧。那个孩子并不是轻易就能够接受别人的类型……”


  而这份好不容易敞开的心扉,一旦受挫的话,自然也很难痊愈。


  想到这里,三日月也不禁叹了一口气,“如果到时候,被山伏和堀川发现,让山姥切国広伤心的人就是你……你猜他们会怎么样?”


  肯·定·会·把·我·做·成·狐·皮·地·毯。


  小狐丸的脑海中瞬间拉响了最高级的警报。


  


  是不是真的和队长道个歉比较好啊。


  小狐丸开始很认真地思考起这个问题。虽然并不是三日月所说的那种什么挽回真爱之类的狗血桥段,但是也没有必要给自己招来不必要的危险……


  更何况,三日月也明确地表示过了,“这种恋爱纠葛,我们可不会插手的。”


  “为什么?!”小狐丸很是气愤,明明看热闹的时候这么积极,自己有难的时候就不管了吗?!


  “自己的恋爱自己的谈,”三日月很是无情地说,“光是帮你出主意就够大方了,难道还想我们做你的免费保镖吗?”


  喂喂喂好歹是兄弟要不要算得这么清啊。


  “而且明明是你有错在先,我们可不会当你的帮凶的。”


  如果不是你们的胡闹我也不会犯错啊!!


  想来想去,都是因为太多莫名其妙的事情没有好好梳理,才会造成三日月的误解,然后引发了这样的误会。


  如果有机会的话,可以好好地坐下来,跟队长说清楚就好了。小狐丸想,他虽然对山姥切国広并不是那样的恋爱感情,但是也绝对不是讨厌。如果能够和对方友好相处,那是最好的了。


  再加上最近发生的一件事。


  小狐丸打开门,发现外面放着一盒药,虽然没有字条来表示这到底是谁送的,但是从生发膏这个效用上来看,小狐丸猛然就明白过来了。


  ——“摸秃了你的耳朵,也是我的错……我会想办法给你找药的。”


  他想起那天山姥切国広说的话,对方果然是说到做到了。


  小狐丸站在走廊上,手里握着药盒,心情很是复杂。


  找个机会,好好地和队长道歉吧。


  小狐丸是这样想的,他试用了一下队长给的药膏,觉得还挺好的,就是效果太好了,反而让耳朵上面的毛长得有些过于浓密了。


  正好,就用这个当做理由,去向队长道谢,然后再好好地和对方说清楚,小狐丸是这么打算的。


  如果他没有一拉开门看到的就是堀川的话。

  

  “堀、堀川,找我有事吗?”


  小狐丸尽量用谦恭的语气问。


  “嗯,找你有事哦。”


  堀川虽然满面笑容,但是身上的杀气已经浓烈到了肉眼可见的地步。


  “是、是吗?”小狐丸的脑内警报已经鸣响到了嘈杂的地步,“那是……什么事呢?”


  “是关于在下的兄弟——山姥切国広的事情。”堀川只有在说这一句话的时候特别平静,他看向小狐丸,下一秒就是没有任何犹豫地拔刀,“想要问问,你到底对我兄弟做了些什么事情呢。”


  小狐丸堪堪一个闪身,堀川的刀就已经砍翻了茶桌,这个力道是绝对认真的。


  “我什么都没有做啊?!”小狐丸很是惊恐地说,“我怎么敢对山姥切队长做什么呢?!”


  明明一直都是他对我做了什么!


  “哦,是吗。”这样的解释却并没有起到什么用的样子,反而堀川那种已经看破一切般的眼神让小狐丸开始心虚起来。


  ——唯一要说的话就是那天说的话……


  一滴冷汗从小狐丸的额头滑落。


  堀川的眼神猛然转变了。


  房间内安静得诡异,像爆发之前的沉默,恍惚中都能听到一阵空气振动的鸣响。


  这一切都是一瞬间的事情。


  “那你要怎么解释那孩子居然偷偷跑到你门口放下药就跑掉!!”


  “那种事情我哪知道啊!!!”


  小狐丸几乎要使出空手接白刃的绝技,因为他并不想要和堀川动手,说来说去都是因为自己说错了话,而堀川也同样只是关心山姥切国広罢了。


  可是现在的堀川真的好可怕啊!!


  眼看自己真的可能会变成刀下冤魂,在究竟是就这样死掉变成狐皮地毯和打伤未来的小舅子(呸呸呸为什么想到了这样莫名其妙的称呼)犹豫不定的时候,小狐丸听到了一个人的声音。


  ——“躲开。”


  小狐丸感觉自己被人拉了一把,后退了一步,然后伴随着清脆的叮的一声,他才看清楚替他挡住堀川的人正是三日月。


  “啊啊啊啊三日月你终于还想起来有我这样一个兄弟了吗?!”


  完全不理会他激动的感叹,三日月只是很轻松地看着堀川,脸上还带着平时的笑意,“在这件事情上,恐怕有些误会呢。”


  “哦?”不愧也是身为兄长的人,虽然身材并不如三日月高大,但是堀川的气势也没有一点点的退缩,“那倒是愿闻其详。”


  在三日月和堀川打起来之前,小狐丸就已经收到了三日月递给他的眼神。


  ——趁这个机会赶紧跑。


  虽然这么做真的是太狼狈了,但是总比冤死好。而且等到他跑出了房间,小狐丸才发现三日月刚才塞了一张纸条给他。


  上面只写了一句话:


  ——山伏也在找你。


  小狐丸头一次感觉到这个本丸真是充满了危机,恐怕自己在找到山姥切国広之前,就会被半路截杀了。


  为了自己的性命安危,小狐丸想了一下,还是变成了狐狸的形态。


  因为谁也没有见过他的这种模样,所以也不会被认出来。


  房间是回不去了,还是先在本丸转一转等三日月他们打完了再说吧……


  狐狸形态的小狐丸就这样开始了在本丸的乱转,可是就在转过了一个弯,在大厅背后靠着后院的走廊里,他看见山姥切国広正坐在走廊的边沿,不知道是在晒太阳还是发呆,就看着波光粼粼的水池,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


  小狐丸一下子就愣住了,他的爪子抬起来都忘记了落下去。


  正巧这个时候山姥切国広也感知到了有什么靠近的气息,转过了头,就看到了一只狐狸。


  一只走路到一半像被定住了的狐狸,前爪子抬了起来都还没有来得及放下去。


  一人一狐就这样对视了。


  


-TBC-

 
   
评论(10)
热度(93)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