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小狐山】狐本多情-07-

今天的BGM应该是这个了↓

http://music.163.com/#/song?id=18161816

《Let Her Go》




-正文往下-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山姥切国広走得更快了。小狐丸索性跑了起来,然而山姥切国広也同样是拔腿就跑。


  虽然论机动力,可能是山姥切国広更占上风,然而小狐丸有着身高优势,也就是所谓的腿长,他跑一步迈出去的距离显然是要比对方大的。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在已知山姥切国広机动力为52,小狐丸的机动力为41,双方都没有骑马,也没有带兵装的情况下,身高为188cm的小狐丸可能追上身高为172cm的山姥切国広吗?


  答:在作者的安排下,很快就可以。


  因为跑得太快,小狐丸最后都刹不住车,直接溜到了山姥切国広的前面,然后猛然回头,伸出手撑住墙壁阻拦住了对方。


  山姥切国広果然停了下来,气息都没喘匀实。小狐丸也是一边气喘吁吁的,一边把这个包围圈围好:他两只手都撑着墙壁,牢牢地把山姥切国広禁锢在他双臂之内。


  ——标准的壁咚。


  “队长、”小狐丸一边哈气一边说,“你听我解释,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山姥切国広站在原地没动,脸上的表情看不出来是什么意思,好像是在等他说话。


  小狐丸好不容易平复了呼吸,然而因为刚才发了太大的脾气,加上这一通跑,脑子里根本不剩什么东西了,彻底的一片空白,他也不知道他要说什么了。


  “那个、我……”发现山姥切国広还在看着他,小狐丸更紧张了,“我不是,你别……”


  他结结巴巴地想说你别往心里去,但是一嘴滑,居然说出口的是“你别这样”。


  山姥切国広的眼睛瞪圆了。


  小狐丸知道自己又说错话了,但是越是急,就越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我知道。”最后还是要靠山姥切国広主动开口。


  听到对方愿意跟自己说话,小狐丸心里还是挺开心的。


  “你要说的,我都知道。”山姥切国広说,脸上还是没什么表情,但是语气有一种过于强调的用力。


  “反正,像我这样的仿刀,本来也没有什么人会喜欢,我知道的。”山姥切国広的这句话,让小狐丸彻底呆住了。


  他脸上刚刚放心的傻笑都僵硬了。


  “一直以来都擅自摸了你的耳朵,对不起。”山姥切国広低下了头对他道歉,“因为你是个好人,所以才容忍了我很久。是我冒犯了,以后我不会再这样做了。”


  小狐丸愕然地看着山姥切国広,他注意到对方一直紧紧捏着手指。


  “真的对不起。”山姥切国広这样对他说。小狐丸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表情,山姥切国広和他对视了一下,很快就移开了视线。


  “摸秃了你的耳朵,也是我的错……我会想办法给你找药的。”


  山姥切国広这样说了之后,就直接从小狐丸的手臂底下钻出去了。


  以他的身高来做到这件事非常轻松,就只留下小狐丸还僵在原地,两条手臂都好像没了知觉一样维持着那个动作。


  “啊,哎,不用的……”


  最终他连这句话都没有说出来。


  


  小狐丸没有勇气再追上山姥切国広了,他也不敢去追了,怕自己说错得更多。回到房间的时候其他人都走了,就只有三日月还在门口,看到他回来了,满脸兴奋地问“怎么样,你们的感情有没有质的飞跃?!他没有捂住耳朵说‘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你有没有一把摁住他强吻?!”


  啧啧啧,想象一下就觉得火爆,简直要在本丸拉起警戒线标明未成年刀不得围观。


  现在看到三日月还是那样八卦的表情,可是小狐丸却一点生气的感觉都没有了。他甚至都感觉不到其他的情绪了,就只是看着三日月。


  “……?”三日月盯着他半天,发现他一句话都没说,才收敛了表情,很是奇怪地问他,“怎么了?”


  你现在才知道问怎么了。


  小狐丸是真的很想发火,可是他的所有的注意力,都被转移到另外一件事上去了。让他对于三日月的恨意都不是那么地有力气,或者说,与其是对三日月生气,不如说,是对自己的笨拙感到悔恨吧。


  “我……”小狐丸慢慢地说,“我好像做错了事情。”


  “?”三日月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我没能和山姥切队长解释清楚。”小狐丸说,他很大的个子,但是这个时候却硬是像变得渺小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好像自己明明是很生气的,气三日月的胡来,气大家的瞎猜,气自己宝贵的毛发被摸秃了,气山姥切国広老是摸自己的耳朵……


  太多胡来的事情,让自己一团乱,都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了。


  “是吗?”看到小狐丸这幅模样,三日月反倒变得冷淡了起来,“那也没有什么啊。”他好像终于从偶像剧的影响里走了出来,“你不是之前还跟我抱怨山姥切国広总是摸你的耳朵,让你很困扰吗?”三日月说了之前咨询的事情,“现在这个问题解决了,难道不好?


  这样说起来,山姥切国広才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自己也是碍于总队长的威名才不敢直接抗议,但是现在意外地得到了“再也不会这样做了”的许诺,不是正好吗?


  或许吧。


  小狐丸想。


  然而真的吗?


  心底却又有一个声音这样怀疑。


  “虽然是这样,”小狐丸慢慢地说,他看着三日月,他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表情,只是看着冷静的三日月,那些急速褪去的八卦的兴奋就像是一种假象,这样冰冷而无机质的美貌,更像是一面镜子,让他想到了刚才山姥切国広,说着对不起然后从他身边走开的样子。


  “可是我看着他,我觉得我做错了事情。”小狐丸说,“我看着他的背影……我就觉得,不舒服。”


  明明再也不会被当成宠物擅自对待了,明明不会被谁摸耳朵了,明明再也不用担心耳朵的秃毛了。


  山姥切国広自己都说了“我知道我这种仿刀不会有人喜欢”的这种话,那么自己也不需要再介怀什么了。


  本来就不是多么亲密的关系。


  萍水相逢的刀,误会了错过了又有什么所谓呢。


  然而就是觉得……心里发堵。


  





-TBC-

 
   
评论(9)
热度(92)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