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小狐山】狐本多情-06-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们谁能猜到我今天更这个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推荐BGM应该是What Does The Fox Say?




-正文往下-



  小狐丸在山姥切国広房间过夜的第一个晚上,三日月没有追杀过来。


  小狐丸在山姥切国広房间过夜的第二个晚上,三日月没有追杀过来。


  小狐丸在山姥切国広房间过夜的第三个晚上,三日月没有追杀过来。


  ……


  一个星期过去了,枉费小狐丸和山姥切国広都防备得小心翼翼,但是三日月却完全没有任何的追杀动作。好像已经完全忘记了小狐丸弄坏了他一大堆东西的仇恨。


  “三日月应该只是一时生气,看样子,他已经消气了。”山姥切国広如此对小狐丸说道。果然,兄弟情还是很深厚的嘛。


  “是吗?”虽然多年以来的相处,让小狐丸觉得自己的兄长可能是在酝酿着更大的阴谋,但是既然队长都这么说了,而且已经过了一周,自己也是时候回去看看,不能够再麻烦山姥切队长了。


  于是小狐丸就向山姥切国広道了别,终于回到了久违的自己的房间。


  砰!


  才刚推开门,就听到一声巨响,小狐丸吓了一跳。在他夺门而逃之前,退路就已经被人堵住了。


  头上戴着滑稽的帽子,手里拿着拉炮,三日月和石切丸还有岩融以及今剑都是同样的装扮,看到他进来,特别整齐地说了一声“新婚快乐!”


  在他们背后的墙上,还挂着一个红色的横幅。


  ——恭贺小狐丸与山姥切国広喜结连理。


  小狐丸整只狐狸都呆住了。


  自己一个星期都没有回来,三条家是被感染了什么奇怪的病毒吗?!


  “怎么样啊小狐丸。”三日月特别八卦地凑上来,“今天终于回娘家了呀。”


  等等什么娘家。


  小狐丸用一脸“兄长大人你终于老年痴呆了吗”的表情看着三日月。


  “怎么没有把山姥切国広一起带回来呢,是不是他害羞?都已经结婚了,还有什么可害羞的嘛……”


  “我为什么要带他一起回来?”小狐丸觉得非常莫名其妙,“带他回来打你吗??”


  “小狐丸,你这样怎么行呢。”都还没有解决三日月,石切丸就语重心长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既然山姥切国広和你结了婚,当然也就是我们三条家的人了,虽然三日月是这种个性,但毕竟也是他的义兄了。小狐丸你要好好和山姥切说说,不要搞得家庭不和嘛。”


  石·切·丸·你·在·说·什·么。


  义兄又是什么玩意儿??小狐丸陷入了巨大的迷蒙之中,恰好今剑在这个时候又问了一句话。


  “呐、呐,以后我要怎么称呼山姥切队长?是叫嫂子还是叫哥夫?”


  “嗯……这个我也不知道呢……三日月!你打算怎么喊队长?”


  “山姥切当然是我的弟妹……不,应该是弟夫?”


  这样一串对话所包含的信息量实在是太过巨大,小狐丸一股热血直冲心头,终于忍无可忍地爆发了生平第一次非战斗的真剑必杀,冲上去就把墙上的横幅给撕烂了。


  “小狐丸?!你这是做什么?!”三日月目瞪口呆地看着一只发狂的狐狸,“难道你今天回来是因为和山姥切吵架了?!那也不可以拿我们这些家人撒气啊?!”


  眼见小狐丸还想把屋内的装饰品都破坏掉,三日月立刻发挥了他的指挥能力:“岩融石切立刻给我把他给按住!今剑拿绳子过来!……对对对,捆上!手脚都捆上!”


  野性爆发的小狐丸立刻就被一群更加暴力的人给无情的镇压了,他很是不满地龇了龇牙,都还没咬着人,嘴巴上就又被粘上了封条。


  “太难看了。”三日月很是惋惜的说,“我们三条家怎么会有你这种有了老婆就忘了兄弟的刀呢。”


  呸呸呸呸呸。


  小狐丸充分利用了他的尖牙把封条给磨掉了,“所以说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啊?!什么结婚什么老婆?!我不在的这七天里,老年痴呆病毒终于扩散了?!”


  “……??”


  听到小狐丸的怒吼,三条家的刀们一致退后了几步,然后悄悄摸摸的商量了几句之后,才由三日月代表发言说,“……难道你没有和山姥切国広结婚?”


  “……我为什么要和山姥切国広结婚。”小狐丸问。


  “因为你们都在一起住了七天了呀。”三日月很是自然地看着他,“日久了自然就生情了,生情了肯定要结婚呀。我们三条家怎么会有吃干抹净了还不认账的刀呢?”


  小狐丸呆住了。


  “该不会说你和山姥切国広一起住了七天还什么都没有发生吧。”看到他不说话,三日月又追问了,“小狐丸,你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不能对我们说吗?”


  三日月立刻和石切丸交换了一个眼神,石切丸立刻说,“放心吧小狐丸,治病的话我有经验。”


  我根本没病啊?!!小狐丸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这些家伙都擅自臆想了什么??以为自己和山姥切国広的七天过的都是这样那样荒淫无道的生活吗?!


  “对啊。”就仿佛能够读懂小狐丸脑袋里的想法一样,三日月说,“不然你以为我什么要逼你去找山姥切国広。”


  诶?


  “就是制造机会让你们两个人独处,这样你们的爱情之花才能发芽成长啊。”三日月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结果你居然什么都没做,一个人就这样回来了?!”


  你追杀我难道不是为了你那些破玩意儿吗……?


  “小狐丸,你怎么能这样看我呢。”三日月很是严肃地看着他,“虽然当时我真想把你从三条家除名了。”


  ……我也不想有你这样的哥哥。


  小狐丸的眼神已经死了。


  “但是我很快就意识到了,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只要你和山姥切国広独处的话,队长那么可爱,你又那么禽兽,肯定会把持不住兽性大发生米煮成熟饭,三条家这边我来负责,你只要能熬过堀川家的刑罚,就能直接结婚了。”


  三日月笑眯眯地对小狐丸说,“有没有感觉到浓浓的兄弟情?”


  小狐丸呆住了。三日月的脸上还是那般灿烂得堪比向日葵的笑容,那绝世的美貌,无不令人为之心折。


  “我感觉到了,”小狐丸一字一句地说,“我终于感觉到了,肥皂剧有害智商。”


  三日月不高兴了,可是小狐丸比他更加不高兴。


  本来小狐丸离家出走的原因就是因为三日月沉迷电视剧,而无视他这个兄弟的伤情。现在他出去避难一周,三日月不仅不反省,也不像个男人一样堂堂正正地和他打一架,居然还在编排这些偶像剧的情节,实在是太过分了!!


  狗可忍狐不可忍!!


  就算是元凶首恶的山姥切队长,也是好言好语把自己送出来,还安慰了自己,可三日月这家伙呢?!完全没有一点兄弟之情,对八卦的关心完全超过对他这个人本身!


  所有的新仇旧恨都在这一刻爆发了,小狐丸猛然挣脱了绳索,然后一口气把房间里的装饰都扒了个稀烂,他觉得脑袋里有一团火在烧,说来说去都是因为三日月对于自己和山姥切国広关系的认知错误!必须要好好地改正过来!


  “不要再瞎猜了!”小狐丸大声说,“我跟山姥切队长根本就不是那种关系!”


  他喘着粗气,声音里都是愤怒的力道,“什么结婚什么兽性大发什么生米都没有!!没有!!”


  “可是难道你不喜欢他吗……”三日月还在很不甘心地顶嘴。


  “所·以·说!”小狐丸脑袋上的青筋立刻就蹦了出来,“我怎么可能喜欢他啊?!他那么凶!还摸秃了我的耳朵!我怎么可能喜欢那种刀!”


  诶。


  等一下。


  因为太过愤怒,吼出来语句都根本没有过脑子,小狐丸觉得自己的大脑空白了一下。他觉得自己可能是说错了什么,而且就在他怒吼的时候,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


  在他反应过来之前,房间已经陷入了一阵奇妙的沉默,站在他对面的四把刀表情都很微妙地看着他,不,确切地说,是看着他的身后。


  ……怎么了。


  小狐丸带着一种不是太好的预感慢慢地转过身。


  ——山姥切国広正站在门口。脸上的表情是一种风干之后悲伤的空白。


  那句话绝对被听到了。


  意识到这件事,小狐丸的脸一下子就白了。


  “听到动静挺大的,我就过来看看。”山姥切国広先说话了,声音有点儿发干,“我还以为三日月又打你了,不过现在看起来……”山姥切国広的视线在房间里晃悠了一圈儿,明显是狂犬病的发病现场,各种乱七八糟的纸屑散落了一地,还有一块写着他名字的布被撕碎在了地上。比起预想中处于加害者立场,现在乖乖和其他人站成一排的三日月,满身怒气的小狐丸看起来好像才更加可怕一些。


  “应该是没什么事情。”山姥切国広有些勉强地说,“打扰了。”就直接走掉了。


  这绝对是伤心了的反应啊啊啊啊!!!


  小狐丸整个人都悔恨死了,他看了一眼发起抖来的三日月,“我被你害惨了!!”就扔了手里的垃圾,转身去追山姥切国広了。


  “队长!你听我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


  这样的声音伴随着急促的脚步声,慢慢地远了。


  


  三日月激动地捂住了自己的脸,“我的天,没有想到,有生之年,我能够看到这种桥段的现场版!!!”


  他一下子跌坐在地上,整个人伏在桌子上,完全无法抑制激动的心情。


  “太狗血了,太狗血了!”三日月握紧拳头,向着远方说:“实在是妙不可言!小狐丸,你终于回到了正确的男主角的轨道!放心吧,不久的将来你一定会感谢我这次助攻的!”

  



-TBC-

 
   
评论(15)
热度(95)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