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小狐山】毛茸茸 -下-

遗传性的三条血统……

呀,开心❤






-正文往下-



  “我不是很想戴链子诶……”


  小狐丸有些沮丧地说。他现在是人形,穿着羽绒服和牛仔裤,得天独厚的好身材让他即使是这种打扮,看起来也仍然是型男出街。唯一不协调的大概就是脖子上的项圈,并且还系着链子,链子的另一头正在山姥切国広的手里。


  “你不想也没办法。”山姥切国広很是冷淡地说,“毕竟在其他人眼里,你只是狗啊。”


  这大概就是最奇怪的地方。


  小狐丸的确是可以变成人,但是那种形态只存在于山姥切国広的眼中。其他人不管怎么看,小狐丸都只是一只大大的白白的宠物。


  所以如果要外出的话,山姥切国広就必须给小狐丸系上链子。


  “哈啊……”小狐丸叹了口气。


  “应该叹气的人是我才对吧。”山姥切国広说,虽然现在别人看起来,只是他牵着一条狗。但是在他自己的视野里,他是牵着一个大男人在逛街啊!!怎么看怎么像变态,明明他没有那种打算的。


  “你干嘛不变成狗的样子?”说到这个,山姥切国広就不服气,“反正别人也看不到你的样子,你就变成狗就好了啊。”


  现在牵着一个男人逛街的心理压力对于山姥切国広而言实在是太大了。


  “可是你看得到啊。”小狐丸本来走在前面的,特意停下来,等着山姥切国広走过来,然后抱着对方说,“我还是喜欢变成人的样子。”


  可以做很~多~很~多~的事情。


  小狐丸的嘴角翘了起来。


  在他人的眼中,这完全是大型宠物犬对饲主撒娇的温馨场面,然而只有山姥切国広知道,这个男人,绝对没有安什么好心。


  “所·以·说,”他无情地推开了小狐丸。“既然你喜欢这样,那就只有委屈你还是把项圈戴上。”


  毕竟没有项圈的宠物独自行动也很危险,虽然山姥切国広知道小狐丸不会迷路,但是还有更多来自外界的,其他的恶意的人。


  “绝对不可以擅自行动,”他一字一句地叮嘱说,“一定要乖乖跟着我。”


  “是是是好好好。”对于这都已经听烂了的嘱咐,小狐丸一口答应了下来,然后继续往前走。


  他们两个人还没有走出几步,山姥切国広就感觉小狐丸的脚步顿住了。


  “怎么了?”他才刚开口问,就看到对面也有人牵着狗走过来。是有过几次交谈的,同样是养狗的饲主。


  “山姥切先生。”对方先开口打招呼了,“真巧,你也出来遛狗啊。”


  “是啊。”山姥切国広瞟了一眼身边的小狐丸,显然,依然只有他一个人看得到小狐丸的人类形态。


  “说起来,你的狗还没有配种吗?”毕竟同是饲主,所以一开口就很直接,“你的狗看起来很不错啊,如果是纯种的话,我倒有好几个朋友可以介绍给你呢。”


  是好几个朋友家的狗吧……


  山姥切国広感觉到身边的小狐丸一下子就气势萎靡了。


  之前也发生过这样的事情,第一次被陌生人问到“配种”事宜的时候,小狐丸简直是一脸惊恐地看着山姥切国広,那种不可置信又委屈的表情,实在是让山姥切国広太有罪恶感。


  虽然后来小狐丸无师自通地学会了对主人【自主规制】,然而那种纯情的表情真的是再也没有见过了。只是每次,像这样被强行“介绍”的时候,小狐丸的心情还是很低落。


  “呃,这个……”山姥切国広看了一眼身边的小狐丸,对方以哀怨的神情向他表示反对,虽然是比他高出一个头的大男人,不过这个样子看起来实在是太可爱,让山姥切国広都不忍心太过欺负他了。“我家的狗是自由恋爱主义,所以这种事,我都是让它自己决定的。”


  “这种事不是只要我们商量就好了吗?”对方很惊讶。“狗哪有什么自由恋爱,难道不是想上就上?”


  眼见小狐丸一副要咬人的样子,山姥切国広憋着笑说:“我家的狗有点特别。”就赶紧拉着小狐丸跑掉了。


  “他完全不懂宠物的心!”虽然被强行脱离了战场,但小狐丸还是很愤怒地说,“谈恋爱又不是人类的特权!动物当然也要挑自己喜欢的啊!”


  “你说是不是!”


  明明努力阐明自己脱离了动物本能,却偏偏还是做出像宠物一样可爱的动作。因为山姥切国広没说话,所以小狐丸就用脑袋用力地顶了顶山姥切国広,就像嗔怪一样地,“你说是不是!”


  “好好好是是是。”这么大一个毛球顶到自己眼前来,山姥切国広自然是伸出手摸了摸对方,小狐丸就立刻见着便宜就上地要求山姥切多摸摸。


  “再多摸摸我!”而且还连顶带蹭地撒娇。


  毛茸茸的,白白的,软软的毛发,摸起来的手感真是一级棒。


  摸头这一项动作,不仅仅是慢慢消弭了小狐丸的怒气,也让山姥切国広想起来一件事来。


  “不过,他刚才说的一件事,我其实挺认同的。”


  “什么?”小狐丸一下子放弃了窝在山姥切国広怀里的动作,直起身来看着他,耳朵一下子就竖了起来。


  “就是……想上就上。”山姥切国広还在对之前的【说好只是借大腿蹭一下差点就擦枪走火失身了】的事件耿耿于怀。


  “……”小狐丸沉默了。


  山姥切也没有说话。他也盯着小狐丸。


  深红的双眼与碧绿的眼眸交汇在同一水平线。


  静静地僵持着。


  过了很久,眼看山姥切国広没有移开视线的意思,感觉到这个问题不能够轻易混过去了,小狐丸才慢慢地开口说。


  “……那你是让我现在就上了你吗?”


  不不不绝对不是!!


  山姥切国広的眼睛一下子就瞪大了。


  “我真的会的。”小狐丸看着他,很平静地说。


  “……我觉得我们还是赶快回家吧。”山姥切国広一下子站起身来说,“遛狗时间已经结束了。”


  他转身就往家的方向走,小狐丸也顺势站了起来,然后伸手搂住了他的肩膀。


  山姥切国広一下子就僵硬了。


  “听、听说今天有流星雨啊……”他紧张得都不敢看对方,只是想胡乱地扯个话题缓解一下现在的气氛。“对流星许愿的话,说不定会实现的呢……”


  “是吗?那你有愿望吗?”对方很是轻松地问,虽然手臂还是搂着他。


  那太过让人介意的力道让山姥切国広直在心里狂喊“我的愿望就是你不要上我!”但他绝对不会把这种话说出口,尤其还是在当事人的面前。


  所以山姥切国広只是干笑了几声,“哈哈哈,没有呢,我觉得现在挺好的……”如果你可以当一只安分的宠物就更好了,“小狐丸有愿望吗?”


  “有啊。”小狐丸说,他转过头来看着山姥切国広。夜晚的灯光笼罩着他,让这个英俊又不可思议的男人看起来带着一种独特的苍凉感,大概是那双眼中所蕴藏的感情,太过无法理解了。


  小狐丸低下头,吻了一下山姥切国広。


  因为这个太过冰凉的唇,好似万千思绪尽付其中,想懂又不敢懂。


  山姥切国広呆愣在了原地,他看着小狐丸无声地对他说了一句话。没有出声,但是从口型上,也能看得出来。


  我·的·愿·望·就·是·上·了·你。


  ……


  天空之上有两颗流星相撞了。


  



-END-

 
   
评论(13)
热度(131)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