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小狐山】毛茸茸 -上-

禽兽爱人(……)系列之小狐山篇。

温度差似乎是有点大……

啊,好久不见的小狐山

毛茸茸的❤

一点点……自主规制……一点点……







-正文往下-



  山姥切国広养了一只狗。


  白色的大型犬,十分可爱,而且有一身浓密的好皮毛,每次出门都饱受广大路人群体的喜爱。


  而山姥切国広作为饲主,自然也十分尽责,不仅仅为自家宠物提供衣食住行,每次遛狗的时候还会带上宠物便便袋和口罩。虽然在山姥切国広的认知里,自家宠物是绝对不会伤人的。


  要问为什么……


  山姥切躺在床上有一茬没一茬地随便翻着书,浴室里传来了哗哗的水声。因为山姥切国広是一个人居住,所以那并不是什么令人想入非非的恋人……而是他的宠物在洗澡。


  咦?你问为什么狗会自己洗澡?


  那当然是因为……


  “我洗好了——”


  浴室的门打开之后,小狐丸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了出来,一米九的身高要去适应一米七的浴室还是有点困难,所以他出来的时候特意低了低头。


  银白色的长发和深红的眼眸,人类一样健全的四肢以及相当健壮的体格。浑身上下只围了一条浴巾,没有擦干的水珠顺着肌肤的纹理不断滚落,挡也挡不住的色气。


  如果单看他现在的模样,怎么看都是风格奇特的美男子。


  然而以实际来说,对方就是山姥切国広饲养的那只宠物。


  “唔。”床上的山姥切国広好像丝毫不对这样一个场景感到奇怪一样,也根本不奇怪为什么他的宠物还会说话,依然是扑在床上翻着《狗狗与我的十大心动瞬间》这本书。


  “你在看什么?”小狐丸很是好奇地也上了床,他的体重立刻压出了吱呀地一响,流畅的肌肉线条在他动作的时候更加明显。小狐丸凑到山姥切国広的身边,瞄了瞄,还是不认识,还是选择看着他饲主的脸。


  “而且,为什么我的设定是狗?”他有些不服气地说,“明明我应该是狐狸的。”


  “因为你像狗啊……”山姥切国広很是随意地回答说。


  “哪里像了?”小狐丸却认真起来,他把脸凑到山姥切国広的跟前,“到底是哪里像了?”


  山姥切国広把这只烦人的家伙先推远了一点,目光不由自主地就聚集在了对方的头顶上。


  ——因为好奇,小狐丸脑袋上的耳朵正在一弹一弹的。


  白色的软蓬蓬的耳朵。


  山姥切国広的视线再往下移。


  尖尖的犬齿、有点傻气的直率的笑容、大型体积、还有这一头手感良好的毛发……


  “哪里都很像。”山姥切国広说,他都无法移开视线了。


  小狐丸还在吵闹着为什么自己不是狐狸,山姥切国広却直接回给他一句,“而且,狐狸身上有味道,不适合家养啊。”


  “诶、”小狐丸险些被这句话绝杀,“虽、虽然是这么说,但那些是野生的啊?!”小狐丸很是努力的辩解,“我是喜爱清洁的好狐狸,完全不臭的!”


  说着就把手臂伸到山姥切国広的跟前,“不信你闻嘛。”


  沐浴露的香味扑鼻而来,不用说也辨识得出来,这是山姥切国広为小狐丸购买的宠物专用的沐浴露,不仅仅有清洁作用,还可以养护毛发。


  “知道啦、知道啦。”有点奇怪这个家伙为什么这么执着于狐狸与狗的问题,而且,“比起这个,难道你就不好奇为什么自己可以变成人吗?”


  “……?”小狐丸的耳朵翘了起来,这也是好奇的表现之一,“为什么要好奇这个?”


  “变成人类很好啊。”小狐丸又蹭了过来,用他大型的体格把山姥切国広严严实实地抱在了怀里,“我就可以这样抱住你了啊。”


  小狐丸还蹭了蹭山姥切国広的脸,“虽然平时你摸我的时候我也喜欢,但是这个样子我也喜欢。”


  ——我可一点都不喜欢!!


  突然被抱住,而且是被抱紧的山姥切国広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


  “这样暖乎乎的,而且觉得主人你好小只,好可爱啊……”


  感觉到自家宠物的兴奋,山姥切国広当机立断地伸出一只手把这个家伙的脸推远,“不准舔我的脸!”


  “喂什磨……”被无情拒绝的小狐丸还在努力争取靠近。


  “不行就是不行!”宠物状态下就算了,对方变成人形的时候再做这些意义就不一样了,“而且绝对绝对不准把舌头伸进来!!”


  想到之前的事情,山姥切国広的脸色就有点发青。


  都是对宠物溺爱而一时大意了,人形状态的小狐丸兴奋的时候也是喜欢舔山姥切国広的脸颊,以为只是宠物的一时撒娇而已,山姥切国広也就没有特别严厉的训斥。结果这个家伙居然舔到嘴唇了不说,而且居然还吻了起来……?而且还是把舌头伸进来的那种……?!!


  等到发觉事情不对头的时候已经太迟了,山姥切国広根本连说话的空隙都没有,就被吻了个晕晕乎乎。


  而且还是超热情级别的舌吻。


  不是法式,而是犬式……


  这家伙到底是从哪里学到这种东西的啊?!


  只是回想一下,就觉得满面通红的山姥切国広恨不得立刻和这个危险人物保持十米远的距离,但是这个大只的“狐狸”还在紧紧抱住他,根本动弹不得。


  “我这么做都是因为喜欢啊,”好意被拒绝了的小狐丸沮丧得耳朵都耷拉着,“因为我喜欢你才这么做的……不可以吗?”


  明明体型比他大很多的男人,红色的眼睛被水汽熏陶过之后就像融化一般的温柔,很是可怜地盯着他。


  呜……这、这可真是,良心的大考验……


  山姥切国広紧张得一句话也不敢说,内心产生了虐待动物的自责感,可是这种要求也不能够随便答应……


  “就算你不准我舔你的脸,我也还是喜欢主人的啦。”看到山姥切国広久久没有回应,小狐丸就自顾自地说起了话,只是说着说着就又舔了一口山姥切国広的脸颊。


  那个神情看起来就像个和棒棒糖告别的小孩子,所以山姥切国広也不忍心训斥他。


  就只是偶尔一下下的纵容而已,应该没问题吧。


  山姥切国広拍了拍小狐丸的头表示安慰,毛茸茸的头发带来的手感十分之好,被抚摸的小狐丸也眯着眼睛露出了很是惬意的表情。


  好,似乎是把这个问题给蒙混过去了。


  山姥切国広推了推小狐丸,示意对方把他放开,“我要去洗澡了。”但是想要转身的时候,身体却好像碰到了什么东西。


  好像是一种……湿热的感觉划过了大腿……


  山姥切国広战战兢兢地抬起头看向小狐丸。这种感觉,该不会是……


  “再这样一下下,”对方还是用那种笑眯眯地神情抱着他,力度却是全然不打算放开般强硬,深红的眼眸里全部都是蓄势待发的情欲,“一下下就好了……”


  山姥切国広感觉到那种热度好像在他的大腿深处蠢蠢欲动。


  “我喜欢主人……好喜欢……”


  小狐丸在他的耳边轻声说,呼出的气息都带着热度,摩擦过一阵战栗。都不等到他的回答,山姥切国広就感觉到对方已经【自主规制描写】。


  “就只是这样,哪怕不【自主规制】,就只要【自主规制】……”


  对于这样热切的、急迫的、每一个音节都像是在侵犯他的耳膜一样的请求,山姥切国広只能忍无可忍地爆发出怒吼。


  “你果然是狗吧……!!!”


-TBC-

 
   
评论(13)
热度(114)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