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三山】冷血动物 -下-

是时候该正视“我笔下的三日月都是天然黑”的事实了。

作者有罪。(已自跪主板

略略微有一点点点让人不适的暗示。








-正文往下-


  然后现在这条蛇又回来了。

 

  “你必须得照顾我。”蛇的声音很委屈,“你怎么可以抛弃我?你这样也算是新时代的五讲四美青年吗?!”

 

  ……在短短的一天时间里,蛇似乎就学到了不少新的词汇。他强烈谴责Yamanbagiri这种始乱终弃的行为,并且要求Yamanbagiri对他实行终身负责制。

 

  “不管你做什么,我都要回来跟你在一起。”

 

  “你就赖上我了是吧。”Yamanbagiri很是心情复杂地看着蛇,“你就不能有骨气一点吗?”

 

  屋里的灯光照在蛇的身上,环绕周身的花纹都因为灯光的点缀而有些许的反光,就像新月一样,非常漂亮。

 

  蛇因为这句话而停住了,静静地看着Yamanbagiri。Yamanbagiri也沉默地注视着对方,一人一蛇沉默了很久,直到蛇吐了吐信子。

 

  “骨气是什么?”

 

  ……哦,好吧。怎么能忘记了对方是一条蛇呢?

 

  考虑到站在门口和一坨“大便”对话实在是不雅观,Yamanbagiri还是暂时将Mikazuki请到了家里,对方一进家门就立刻撒了欢地爬到了沙发上。之前作为这个家的一员,Yamanbagiri是不怎么约束蛇的行动范围的,但现在不一样,他立刻让蛇不要乱爬。

 

  “我要给你看一个东西。”蛇用它的脑袋摁开了电视,并且一下一下地敲遥控器的按键。那个样子看起来就有点痛,Yamanbagiri实在是忍不住了。

 

  他走过去拿起了遥控器,“你要干嘛?”

 

  “我要给你看宠物新世界。”蛇很正经地对他说,“我要让你明白我的价值。”

 

  不不不,即使不看电视也知道会变成人的蛇天下罕见……

 

  虽然如此在心里吐槽,然而眼看Mikazuki又要用头撞式换台法,Yamanbagiri还是很好心地替对方代劳了这一项工作。

 

  变成了人形的Mikazuki就扒着他的肩膀看着他换台,额头上有些发红,果然是刚才换台撞的,Yamanbagiri心里觉得有些好笑,又习惯性地伸手去摸了摸。对方也很顺从地蹭了蹭他。

 

  这个动作就像之前任何一次日常的亲昵接触,然而Yamanbagiri一伸手就感觉到了不同,因为蛇的肌肤是光滑的,而今天他却摸到了头发。

 

  蛇变成了人类,会说话,而且还有名字——Mikazuki。

 

  Yamanbagiri有些讪讪地收回手,Mikazuki还看着他,像有点不够似的,那种期待的眼神太过熟悉,让Yamanbagiri没忍住,又摸了摸。重新得到主人(Yamanbagiri)爱抚的宠物(Mikazuki)果然露出了很舒服的神情。

 

  就像之前任何一次的亲昵接触,然而还是有些不一样。

 

  电视里正在播放的《宠物新世界》是一档专门介绍新奇宠物的节目,今天正好轮到了蛇,非常详细地介绍到了品种、价值、饲养注意事项还有成功饲养的模范之类。

 

  Yamanbagiri看着电视里温顺地缠绕在主人胸前的小蛇,再看了看他身边这个男人——还是一丝不挂的。

 

  他不禁叹了口气,然后放下了遥控器。

 

  “老实说,我不知道怎么对待你。”Yamanbagiri很是坦白地说,“毕竟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可以变成人的蛇……”

 

  一个闪念划过了他的脑海。在Yamanbagiri分辨出那到底是什么之前,Mikazuki就抢先说了。

 

  “有的。”高大的男人挽着他的肩膀,很是诚恳,又很是坚定地看着他说,“你一定听说过的。”

 

  Yamanbagiri有一点点不详的预感。

 

  “——白娘子。”

 

  Yamanbagiri当时就呆滞了。

 

  怎么能够忘记了这个流传许久的奇幻凄美爱情故事……

 

  Mikazuki对Yamanbagiri达成了会心一击。

 

  沉默。

 

  一阵尴尬的沉默。

 

  Yamanbagiri说不出话来,Mikazuki也看着他,黝黑黝黑的眼睛里都是亮闪闪的期待。

 

  “好吧,”Yamanbagiri暂且接受了这种设定,“就算真的是有可以变成人的蛇……那你何必非得跟着我?”他还是不太明白蛇的逻辑,“既然你是什么稀有品种的话,愿意接受你的人应该很多吧。”

 

  “那你为什么不问白娘子非得嫁给许仙?”

 

  Yamanbagiri绝对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会和一条蛇讨论问题。

 

  “他们那是爱,能一样吗?”

 

  “那我对你也是爱呀!”

 

  Yamanbagiri第二次呆滞了。

 

  诶……哦……是吗……

 

  就连“原来你爱我吗”的力气都没有了。

 

  “难道你不爱我吗?”Mikazuki期待地看着他,眼神里完全是“我知道你也爱我”的自信。“毕竟你对我这么好,而且还跟我一起睡……”

 

  说着说着,蛇的坏毛病就又犯了,开始慢慢地缠人。然而Mikazuki现在是人类体型,所以表现方式就是他开始搂着Yamanbagiri,还是很用力地搂着。

 

  Yamanbagiri觉得自己似乎是有点难以呼吸了,然而身边这只话唠的蛇居然还在唠叨,“我喜欢你的体温,好暖和。如果你现在赶我出去,我会冻死的……”

 

  Mikazuki紧紧地贴着他,Yamanbagiri可以很清楚地感觉到对方冰冷的肌肤和手指。

 

  这种感觉很是奇异,明明对方在和他说话,还可以拥抱住他。然而体温和肌肤都是这样的冰冷,好像非生命体一样的感觉。思考回路都被冻住了一样的迟缓,Yamanbagiri有些艰难地转过头,Mikazuki正迎上他的视线,嘶嘶地吐着舌头。

 

  猩红色彩在他的视野中一闪而过,却并不温暖。

 

  那舌尖也是冰冷的。

 

  Yamanbagiri有些恍惚地想。如果不是那新月一样的图案还留存在Mikazuki的眼眸中,他几乎完全不认识现在搂着他的这个男人。

 

  对方有着健美的体格和得天独厚的美貌,期待的神情很是天真,然而看向他的神情更多是一种强迫性的威压感。

 

  “就像之前一样,只要你回来,就能看到我乖乖待在家里,”Mikazuki把头埋在他的胸前,不住地念叨着,像个小孩子的哀求,“你给我水、给我食物、给我难吃的鱼……然后用温暖的手抚摸我,晚上再和我一起睡……我就什么都不会做的。”

 

  低低的声音就尽在耳边,像是一种撒娇,听起来似乎都是些无所谓的小事,答应也无妨。

 

  “好不好?”

 

  Mikazuki的语气更像是一种诱哄,越发麻痹了Yamanbagiri的神经。虽然他现在只是呆然地望着天花板,那里是一片雪白。

 

  但是本能地,感觉到了危险。

 

  如果不答应的话,会发生什么相当可怕的后果。

 

  “……好。”

 

  Yamanbagiri几乎是哑着嗓子说出来的一个字,他无法说不。对方还压在他的身上,那种沉甸甸地分量已经是一种警告。

 

  听到这个回答的Mikazuki收回了距离对方脖颈不足1cm的獠牙,他起身看着对方,然后笑了起来。

 

  天真而毫无攻击性。

 

  不过是宠物和饲主的关系。

 

  Yamanbagiri如此想着,他任由对方拉着他坐了起来,视线还呆然地停留在电视屏幕上,都没有注意到现在已经变成了他完全落在对方怀抱里的姿势。

 

  更加不知道前方等待着他的是更大的麻烦。

 

  各种增加的开支、饲养的仓鼠以及其他任何饲养过的动物的死亡,还有……蛇的交配。




-END-

 
   
评论(16)
热度(121)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