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三山】饥饿的原野-上-

特别开心,爽,不要问为什么……

也不要和一个没有睡觉的人讲逻辑(双重意义

而且三日月真的是很饿啊……饿……

我应该提醒可能有让人不适地描写表现吗……??

在下篇。

让我no face地混个日更吧。





-正文往下-



  三日月宗近最近的状况,非常地不对劲。虽然并没有什么损伤,然而却总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就连出阵中,都因为注意力不集中而导致无法专心应敌。平日里那种游刃有余的态度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难以形容的焦躁感。


  可是他到底在焦躁什么呢?没有人知道。


  或许三日月自己也不知道。


  总觉得……好像缺少什么。


  三日月在向审神者汇报的时候,如此说。


  有哪里……强烈地感觉到匮乏。像一个缺口,不知道在哪里,只能够感觉到存在的痛感,令人无法忽视。


  “……你该不会是饿了吧。”


  审神者有点难以理解三日月的表达方式,不过按照这个无法集中注意力、身体技能下降、感觉到空虚……这种种表现来说,难道不就是所谓的“饿”吗?


  才降临到这个世界不久的付丧神并不是太明白“进食”的必要性,因此看起来有些困惑。


  “你就当做是一种‘保养’就好了。”审神者如此说,并且叫过了山姥切国広,叮嘱他一定要照看三日月定时吃饭。


  “好的。”山姥切国広对于这种命令相当习惯,毕竟是引导过很多新刀了。三日月刚来的时候,山姥切国広也指导过对方,可能大概是又忘记了吧。


  虽然他们都是刀剑,不用像人类一样“吃饭”也没有关系,但是按照人类的方式生活,可以让他们更加习惯现在这具身躯,更加习惯以人类的身体来作战的感觉。


  山姥切国広把注意事项又对三日月叮嘱了一遍,诸如日落的时候就应该准备休息了、休息的时候要盖好被子、日升之时就应该起床并且穿好衣服、定时吃饭以及喝水……


  以防万一,山姥切国広把这些都写在了一张纸条上,并且还约定好,近期他都会过来督促三日月有没有按照“健康作息”生活。


  太刀都分配了单独的房间,山姥切国広在说完了一大堆之后,放下了字条。


  “这个时间差不多就可以准备休息了。睡觉之前或许洗个澡比较好……”山姥切国広说道这里,又追加了一句,“但是不可以在池子里玩水,也不可以睡着。”


  似乎是有谁因为太困直接睡着了结果溺水了的案例来着……


  山姥切国広想了好久也没有想起来到底是谁,是莺丸吗?还是明石?他正在纠结,却发现对面的人并没有多少回应的样子。


  “怎么了,难道你连澡堂的位置也不记得了?”感觉审神者所说的“老年痴呆”或者“健忘症”是个有点厉害的东西,山姥切国広只好主动说,“那我带你去澡堂吧?”


  一次记不住的话,多走几次路就记住了。


  虽然三日月没有任何抵抗地就随着山姥切国広来到了澡堂,但是面对着扑面而来的热气,三日月却并没有要洗澡的样子。


  “衣柜就在旁边,你在这里换衣服就好了。记住,千万不可以穿着衣服进去。”


  本着送佛送到西的精神,山姥切国広索性把应该注意的事项全部说了一遍,可是三日月只是伸手摸了摸澡堂里面被雾气所沾湿的墙壁,就又缩回了手,低垂着眼帘。



  “怎么了吗?”


  对方的表情实在有几分受了委屈的样子,虽然或许这只是因为山姥切国広身高不够而必须仰视对方而产生的错觉。


  “我不喜欢水。”三日月摇了摇头,看着他说,“会生锈的。”


  这样的回答让山姥切国広一瞬间有些发笑。


  所谓刀的天性,大概如此。因为并没有完全与人类的躯体产生融合,所以还是会保留自己作为刀的时候的认知。


  所以会出现一些异常反应吧。


  山姥切国広很是好心地安慰三日月不用害怕这些,“既然你不喜欢水的话,那么还是回房间吧。”


  然后回到了房间,却又得知三日月怕黑,一个人根本睡不着。


  “那你之前那些夜晚是怎么度过的啊?”山姥切国広在听到这个的时候感到很惊讶,但是更让他感到惊讶的是对方接下来的一句话。


  “就不睡觉啊。”三日月很是坦诚地说,“反正也睡不着。”


  毕竟刀也没有……休息的必要。硬要说的话,是现在这个身体的“容器”需要休息……


  所以身体情况不佳的原因又增添了一个睡眠不足吗……


  不知道对方有没有按时吃饭,说不定没有。


  山姥切国広陡然对其他新刀的状况担心起来,不过眼下首先还是要解决三日月的问题。


  “那我就守在这里,等你睡着了我再离开。”


  他点燃了房间里的烛火,罩上了灯罩的光芒就像被一层雾笼住一般轻柔,温暖的烛光恒定地洒在被铺上,在这安静的夜晚,铺开了一片温暖。


  三日月对于这个安排也没有多做抵抗,很是顺从地钻进了被窝。


  ……然后,山姥切国広就在三日月的房间里呆了一晚上。


  因为三日月真的是一晚上都没有睡着。


  “为什么?你不困吗?”


  “不知道。”三日月有些困惑于这个概念,“没有什么感觉……”


  这可真的是大·问·题。


  一夜未眠的山姥切国広觉得自己有点头晕,可能是因为太过于习惯人类的躯体,如果没有得到充分的“保养”就会出现这种情况。


  他向审神者报告三日月这些异常状况的时候,觉得自己真的非常有必要认真监督,或者说,重新再引导——换言之,就是照顾三日月的生活。


  “明明之前有教过他的。”审神者思索了一下,“却好像突然被格式化了一样……”



  总而言之,在审神者查明三日月的异常状况原因之前,山姥切国広就暂时负责照顾三日月的饮食起居。


  如果按时吃饭睡觉的话,至少身体的协调度会变高一些吧。


  然而事实却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


  已经是山姥切照顾三日月的第七天了。在这一周内,山姥切完全是按照规定好的作息时间,督促三日月跟他一起起床、锻炼、吃饭、洗澡、睡觉……可以说,比本丸中的任何一把刀剑都要规律。山姥切国広自己感觉很好,但是三日月就……


  不知道是该说毫无进展好呢,还是说往奇妙的方向进展了呢……


  审神者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本丸上周的支出账单,其中有一项数目刺眼得令他不敢置信。


  “为什么饮食支出忽然高了这么多?!”审神者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明明刀剑数没有增加,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啊?!”


  被他质问得无言以对的烛台切光忠,只能请审神者移步餐厅,亲自感受支出暴涨的真相。


  ——好多桶。


  ——好多饭桶。


  ——还有好多吃完的盘子。


  ——堆成山的餐盘。


  我的本丸里是养了什么怪物。


  审神者几乎要拉响敌袭警报了,直到他看到快被餐具淹没的那两个人的身影。


  三日月宗近和山姥切国広。他们两个人在吃饭,不对,应该说,山姥切在喂三日月吃饭。


  如果考虑到三日月可能连怎么拿筷子都忘记了,那么这一件事也只是非常普通的场景罢了。


  然而前提是,现在已经过了午饭时间很久了。为什么这两个人还会坐在这里吃饭。


  “因为您不是说……他可能是饿了吗。”山姥切国広很朴实地回答审神者说,“所以就要让他吃饱啊。”


  “所以你就喂了他这么多……”审神者的目光已经没有地方放了,到处都是盘子!盘子!盘子!


  “他吃得下吗?”审神者很怀疑,他看着三日月的体型,怎么看怎么都不是暴饮暴食类的。


  “完全没问题。”说到这个,山姥切国広还露出了一点欣慰的笑容,“虽然看不出来,但他的确都好好地吃下去了。”


  这种“我家的孩子终于不挑食了”一样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山姥切国広看起来已经很熟练喂饭了,而三日月居然很熟练被人喂饭,这种明明有害公共健康的场面看起来居然有那么一丝迷之温馨?!


  审神者觉得无法直视这两把刀了。


  “所以你每天都喂他这么多吗……“他的目光在餐具的海洋里游移,他的钱,他的经费,他的支出,就都浪费在这样一个基本需求的满足上面了。“喂到他够饱为止?”


  “不是的。”说到这个,山姥切国広才终于又看了审神者一眼,“喂到我手酸就不喂了。”


  ”因为三日月好像吃多少都没有饱的感觉……“


  我的天啊。


  审神者看了一眼三日月,对方还在若无其事地嚼着东西,从他的脸上一点儿都看不出“哎呀我吃饱了好撑啊吃不下了”的表情。


  ——我的本丸到底养了个什么怪物。


  这样的念头再一次闪过审神者的脑海。


  这已经不是刀,而是饕餮了吧。吃多少都没个够,卡兹卡兹地就把自己的钱全部都吃掉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而且这样下去,三日月宗近很快就会变成三日胖宗近的!!


  “这样不行。”审神者很是沉痛地对山姥切国広说,“既然他吃多吃少都没有感觉的话,那就让他先别吃饭了。”


  山姥切国広有些担忧地看了三日月一眼。


  在被问到“不吃饭不会觉得饿吗”的时候,三日月的表情也是那种带着少许疲惫的平静,然后摇了摇头。


  知道山姥切国広在担心什么的审神者赶紧补充说:“我是说,我们要换一个方案,可能现在这种方法是行不通的。”


  “而且他的饭钱可以给本丸盖一座露天泳池再加一个滑雪场了。”


  “什么?”山姥切国広觉得审神者刚才好像说出了真心话。


  “不不不,没什么,哈哈哈。”然而又被迅速地掩盖过去了。


-TBC-

 
   
评论(11)
热度(123)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