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小黑屋20小时

之前说过的“如果肝到弟弟的时候还没有捞到哥哥就让123队的队长关小黑屋48小时”的梗。

然而在蹲小黑屋20个小时之后捞到了哥哥。

SO……

顺便一提小黑屋里实际关了:被被、狐球、鹤球、三明、狂月

五个人

狐球和鹤丸纯粹是婶婶的迁怒无误。

啊,这真是一个暗黑本丸(。)



-正文往下-



  “啊。”


  随着房间门的合上,最后一束光被吞没,最后迸发出的也不过是这样一句异口同声的感叹。


  “……吓到我了。”


  即使现在伸手不见五指,然而凭着这句特色的口头禅,还是很轻易地就分辨出了到底是谁在说话。


  “明明我只是偶尔代理了几次队长位置的嘛……”即使沮丧也总是带着些许上扬的音调,“审神者这次居然来真的,完全不客气啊……”


  锵


  尖锐的金属音。


  “呜哇!”


  然后是惊叫起来的声音。


  “打不开。”


  再就是一个很冷静的声音,陈述着一个事实。


  “门很结实,暴力……无法破坏。”


  “是哪个混蛋在拆门?!”


  “不知道呢。”


  “不知道?!这种欠揍的语气为什么听起来这么耳熟……啊,三日月,这绝对是你干的好事吧?!”


  “嗯?为什么这么说?”


  “……”


  “我听审神者说过哦,起因都是你不努力工作才会这样的吧?所以我才会被牵连进来……啊、”


  “…………”


  “我觉得是你弄错人了呢。”


  “明明就是你,啊,又是谁的刀碰到我了!”


  “我觉得你可能是忘记了,我们的本丸不止一把‘三日月’呢。”


  (笑)


  “………………另外一把三日月!!”


  “哈。”


  “那就是你了是吧?!传说中非常想关进这个小黑屋的刀!!”


  “这种外号可真让人不快。”


  “啧,到底是另外一个三日月还是三日月那个混蛋在说话这下子分不出来了啊,两个家伙听起来都这么欠揍……”


  锵、锵、锵。


  刺耳的金属声。


  “我说你、可以不要再进行这样没用的破坏活动了吗?!”


  “明明之前很期待关进来的人不是你吗?”


  (笑)


  “可没有说会和这样吵闹的鸟类关在一起。”


  “等、什、你说谁是鸟类?!鹤可是国家保护动物哦你不要瞧不起鸟类?!”


  锵、锵、锵、锵、锵……


  极度刺耳的金属声。


  “啊啊啊啊啊好了好了我知道了这位兄台你可以先住手……”


  “啊、”


  “这个房间是审神者的灵力创造的,金刚不坏。放弃吧。”


  “……国広?!你真的在这里啊?!你怎么现在才说话?我还以为你不在。”


  “很累。狂月,先住手吧。就像审神者之前说的,只要过了48个小时,就会放我们出去了。”


  “……”


  “国広,你认识这家伙来的啊?而且你还叫他狂月?”


  “他在本丸很久了,你应该也认识的。”


  “虽然是这么说……”


  “啊,等下,国広你去哪儿?”


  “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要坐在我的身边吗?”


  “谢……三日月?!你什么时候坐在这里的?!”


  “从刚才吵闹的鸟类和另外一个三日月吵架的时候。”


  “……你啊,这么混乱的状态你坐在这里有点危险的吧,可能被误伤。”


  “哈哈哈,这种事情无需介意,来,坐下吧。”


  “我倒是无所谓……不过你没问题吗,衣服会被弄脏的吧。”


  “我感觉坐在一个薄垫子上,没事的呢。”


  “这里怎么会有薄垫子……?”


  “什……啊!! 啧、疼!!三日月!!!居然是你!!!”


  “诶?垫子怎么自己动了。”


  “那是我的头发!!三日月!!你这混蛋!!”


  “我同意哦我同意你这一句话哦虽然不知道你是哪位仁兄。”


  “我就是一直被三日月牵连的无辜仁兄!!啊,可恶……我的头发……三日月,你居然坐在我的头发上面?!”


  “哦,小狐丸啊。”


  “原来那是你的头发呀。”


  “这是什么若无其事的语气,什么‘哦,小狐丸啊’或者‘原来那是你的头发呀’之类的,这是我重要的头发好不好?!”


  “为什么一直都沉默的小狐丸倒如今才爆发……”


  “因为这里很黑所以我没看到嘛。”


  “被这家伙牵连我已经习惯了都……你不要找借口!这么大的房间怎么可能恰好坐在我的头发上!”


  “你也知道太刀夜视力不好的啊,小狐丸。应该说,为什么这么巧,你的头发就在我要坐的地方呢。”


  “国広,你听到了吗,这里有一个理直气壮无理取闹的人呢。”


  “哈啊……”


  “嗯?国広?你的声音怎么好远了?你又去哪儿了?”


  “我在找墙角……靠着休息一会儿……诶……”


  “诶?”


  “好像摸到一个……呃、现在抓着我的手的人是……?”


  “是我。”


  “……狂月,没想到你在这里,不好意思,我换个墙角……”


  “呃……”


  “狂月?”


  “…………”


  “………………”


  (安静)


  “………………你能不能松手……我不想跟你打架。”


  “你就在这里休息也可以。”


  “不可以!!”


  “………………”


  “就这儿。”


  “反对!!”


  “…………”


  “哎呀,等下,我踩到的是谁的脚……你们可不能够独占墙角趁着这里黑做一些特别的事情,哎呀!”


  “呜哇等下为什么我也被带过来了……三日月,我的头发缠住了!”


  “哎呀现在这种小事就不用介意了。”


  ……


  “哈哈哈。”


  “……好挤。”


  “我身边坐着的是谁?我能摸摸吗?我动手摸了啊……啊!别打我!”


  “是我!!”


  “哦,小狐丸啊,不是我说,你是不是胖了,你的脖子这儿怎么毛茸茸的……”


  “我把头发缠起来了,为了安全。我再提醒一下,三日月混蛋坐在我的另一边,国広肯定离你很远了,你手伸再长也没用。”


  “啧。”


  “哈哈哈。小狐丸,你想要暗度陈仓也是没有用的啊。”


  “暗度陈仓?”


  “就是想要绕过我去摸切国,这个是不可能的哦。因为切国就在……”


  “?!”


  (笑)


  “很不巧,三日月,这句话也应该对你说呢。”


  “……你什么时候换了位置?”


  “因为靠着你们实在太吵了。”


  “切国,听到你这么说我真是太伤心了……”


  “这里这么黑,你就算假哭我也看不到。”


  “……呜啊啊啊/(ㄒoㄒ)/~~”


  “老头儿你很吵诶。”


  “最开始制造噪音的人有资格这么说别人吗。”


  “小狐丸你不是很爱惜毛发吗,干嘛还挤过来。”


  “我不能够看着你们瓜分总队长而坐视不理!”


  “你是不是暴露了什么……”


  “才不是,我一直都对总队长……啊!!”


  “诶嘿,好机会,就趁现在我要换到国広身边的位置……呜哇!!!”


  “……嘶,好疼。”


  “谁,是谁伸的腿绊我?!”


  “不知道呢。”


  “三日月?!这个肯定有你的事儿吧!!”


  “刚才那句不是我说的。”


  “??等等,你又是谁。”


  “我是三日月啊。”


  “不是,那刚才说的那句是……那个谁……??”


  “我不管是谁绊的你……你都先松开踩我的脚好吗……”


  “小狐丸?你为什么会在我前面被踩到……难道你也想……”


  “不要以为谁都喜欢偷跑……我纯粹是被人揪了一下毛所以痛得蹦起来的!”


  “肯定是三日月揪的。”


  “才不是。”


  “……真遗憾,我的第一反应也是这样……”


  “三日月,你不要趁黑使坏……”


  “真的不是我做的呀,而且你们明明都分不出来哪一只三日月。”


  “不管哪只都是你吧。”


  “才不是呢。”


  “才不是。”


  “哎,两个声音。”


  “两个人,两个人!!”


  “……”


  “我说得没错吧。”


  “哼。”


  “你们如果不一起说话的话真的分不出来啊……真的是……”


  “明明就很不一样。”


  “……现在说话的这个是一直让我背黑锅的三日月吧?”


  “小狐丸,你就这样形容你亲爱的兄弟刀吗?”


  “啊,肯定是一直让我背黑锅的三日月没错呢。”


  “另外一把三日月,你不说点儿什么吗?在这种时候?”


  “……”


  “哎,等下,为什么国広也很久也没说话了。”


  “总队长跑哪儿去了吗?”


  “切国应该还在吧,感觉得到。”


  “他睡着了。”


  “哦……哎?!”


  “嘘。”


  “……啧,现在是哪个混蛋啊。”


  “是趁机搂着切国的那个混蛋哦。”


  “你!”


  “等下,现在又是谁?!”


  “你什么时候换位置的。”


  “你能够想到的事情,我当然也能够想到啊。”


  “等下?!这个感觉有点不对啊……我挨着的是谁?!”


  “嘘……”


  “三日月,为了这个房间内的和平,你最好不要做出什么奇怪的事情来啊。”


  “这个警告你是对谁说的呢?”


  “嗯?!这么说现在是两把三日月围住国広?!你们明明都是一个人,不要这么自私好不好!”


  “明明不是。”


  “才不是。”


  “不需要在这种时候表现出不同啦!!”


  “唔……”


  “他要醒了。”


  “切国?”


  “国広?!等我把你从三日月的魔爪里解救出来——”


  


  ——现在传达最新命令。


  


  “?!”


  


  ——小黑屋即将解除,所有人员立刻进行作战准备。


  


  “什么?!”


  


  ——最新任务:对新刀进行强制脱衣。


  


-END-



 
   
评论(15)
热度(128)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