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三山】Fantastic Lover -下-

非常任性地完结。

这个原始设定就是这么这么的调皮!耶!

CP18的时候大概会把LOVER系列做成一个无料发发,如果LOVER系列继续增长的话就从无料变成本子(我会努力控制数量的)……(虽然好想吐槽自己广告打得也太早了。

LOVER合集里是没有马赛克的(是的这个就是我的目的

其实我就是想找个方法把这篇里的马赛克拿下来

就酱。

其实这文的BGM是这个:

http://music.163.com/#/song?id=110190

《欢沁》



-正文往下-



  自己来到这个洞窟或许就是个错误。


  山姥切国広看着自己满手的【浓稠液体】如此想。


  虽然没有用黑龙想要的方式,而是折中采取了用手的方法……


  【期间的过程因为太过艰难险恶,故不播出】


  山姥切国広单身了这么这么多年,自己的个人问题都没有解决,居然还要跨种族地帮一条黑龙解决发情期的问题,最后还被对方弄到了脸上。


  这种荒谬与讽刺就不提了,更加令人绝望的是,山姥切国広发现自己的魔力没了。


  就在接触到那条黑龙的【浓稠液体】之后,他的魔力就开始迅速地消退。


  在确认自己真的是一点儿魔力也没有了之后,山姥切国広才领悟到“魔法师、不管是何种魔法师,都必须保持纯洁”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放心吧。


  解决完了发情期的问题,黑龙又变回了龙的形态,他用舌头舔掉了山姥切国広脸上的【浓稠液体】。


  ——我会对你负责任的。


  黑龙很是真诚地说。


  ——既然你帮了我的忙,那么我也会付给你报酬的。


  黑龙摆了摆尾巴,金山马上就发出一阵哗啦啦的声响,那全部都是金币的声音。


  ——我有这么多的金银财宝,你可以拿走你想要的。


  山姥切国広漠然地看着这一堆耀眼的金山,虽然对于龙这种小气鬼来说,这是相当丰厚的报酬了,可是对于山姥切国広而言,他并不需要钱。


  钱有什么用?可以买回他的魔力吗?


  ——魔力?


  黑龙看了看它的身体,又看了看山姥切国広。


  ——你想要魔力?


  不,并不想要。


  直觉让山姥切国広如此回答道,他觉得如果回答说“想”的话,会发生更加不得了的事情。


  ——哦。


  黑龙也没有追问下去了。


  ——你不拿吗?


  黑龙问山姥切国広,显然是指报酬的事情。


  “比起金币,我更希望可以待在这里。”


  山姥切国広说,他现在没有了魔力,一旦出去遇到追杀他的人,那就是相当不妙了。而这个洞窟里至少还有黑龙,一般人也不会靠近,他可以花点时间来考虑考虑怎么恢复魔力。


  ——可以啊。


  黑龙很爽快地答应了。这样的态度大方得让山姥切国広惊讶。


  “难道你不怕我偷你的金币吗?”


  对于喜欢收藏金币的龙来说,最敏感的神经就是有人觊觎它们的财宝,所以龙才是单独居住,并且一座山通常也只有一条龙的。


  ——不,我不担心这个问题。


  黑龙看着他说。


  ——你最好一直待在这里,这样我就不用烦恼发情期的问题了。


  才刚刚觉得有一点点被信任的温暖的山姥切国広,决定要尽快找到恢复魔力的方法,然后离开这里,越快越好。


  


  可是也没有想到龙的发情期居然卷土重来得这么快。


  反正魔力也消失了,山姥切国広也就死心地直接接触了龙的【自主规制】。似乎是因为龙的爪子很尖锐,所以不能够自己来,只能够靠山姥切国広帮忙。


  出于这种理由,山姥切国広才会帮眼前这个赤身裸体的男人DIY。


  “不过……你就不能穿上衣服吗?”


  即使是同性,但是对方这样完全没有一点点遮掩的坦诚相对还是让山姥切国広感觉压力很大。


  ——我从来不穿衣服。


  黑龙对他的提议拒绝得很彻底。


  ——你见过穿衣服的龙吗?


  并且还如此反问他。


  好吧,山姥切国広根本没办法反驳,他只能找点儿别的话题来转移自己现在“居然帮一条龙DIY”这件事所带来的羞耻感。


  ——别停下来、


  黑龙还在一个劲儿的催促他。从对方化成人形的表情来看,现在的确是舒服得不得了。


  明明是近乎任务一样的行为,但是因为对方不住的喘息声和从手中传来的热度,让洞窟之内的温度慢慢升高,山姥切国広觉得自己的脸在发烫。


  这是不应该的事情,心里很清楚的,却因为现在打破了这份禁忌,而变得格外煽动羞耻心。


  沉浸在这件事中的山姥切国広和黑龙都没有发现洞窟内有了不速之客的闯入。


  还是对方主动跳了出来。


  “哈哈哈,受死吧恶龙……诶?!”


  看起来像是勇者装束的人,佩戴着宝剑,也许是接受了村民的委托前来铲除恶龙,可是大概没有想到过洞窟里没有恶龙,只有一个穿着斗篷的男人和一个什么都没有穿的男人。


  而且居然还是在做那·种·事·情。


  山姥切国広觉得自己的血液似乎都在瞬间凝固了,他是该先向别人解释,还是做些什么?可是解释的话,又该从哪里解释起?而且他也是不受欢迎的亡灵法师,现在还失去了魔力,而身边的黑龙化成了人形也不能够使用魔力……


  大概再也没有比这个更糟糕的状况了。


  山姥切国広决定先暂且放下手头的事情,还是先应付这个不速之客。


  但是他的手才从黑龙的【自主规制】上挪开,又很快地被对方给摁了回去。


  得先把眼前的危机……


  给解决掉。


  山姥切国広都没想完这句话,黑龙就从他身体下面的金山里掏出一个奇妙的东西,然后发出了砰地一声,那个勇士就倒地了。


  ——好了,解决了,你快继续。


  黑龙迫不及待地对山姥切国広说。它把那个还冒着烟的武器扔到一边,然后又开始蹭山姥切国広的手。一边蹭还一边哼哼唧唧的。


  ……你刚才,拿的那个东西是什么?


  ——枪啊。


  黑龙飞快地回答说,他看到山姥切国広还是没有动手的意思,又不住地用它的【自主规制】去戳对方。


  ——只有你们魔法师才执着于搓火球。


  ……可是你是龙啊。


  山姥切国広有些呆滞。


  ——感谢你还记得我是一条龙,我更希望你能记住我现在还是一条发情的龙!


  虽然很努力地用身体去摩擦,不过还是比不上手速,黑龙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它又开始胡乱地把山姥切国広摁在地上,依循本能地想要和对方更加亲近。


  在思考“龙居然用枪,还有没有做龙的尊严了”这个问题之前,山姥切国広需要应付一个更大的问题。


  “不准舔我的脸!!也不要把舌头伸进来!!”  


  


  除了贞操问题需要担心一下之外,住在这里还是挺没问题的。山上有果树和山泉,洞窟里也可以遮风挡雨。但是这里没有床,也没有可以用来当床的东西,黑龙就喜欢躺在金币上睡觉,而山姥切国広觉得金币很硬,还很凉。


  ——你可以挨着我。


  黑龙这样提议说。


  “可是你的鳞片也很冷。”山姥切国広靠过去,他靠着黑龙,就感觉对方乌黑的鳞片真是冰凉冰凉的,一点儿温度也没有。


  ——你怕冷?


  黑龙这样问他,然后又加了一句。


  ——那你怕热吗?


  山姥切国広时常觉得和黑龙沟通很困难,可能因为自己的龙语修得也不太好,反而是领会黑龙的肢体动作的时候比较多。


  黑龙现在就是又露出了一点肚皮,带着点儿褐色的象牙白,它示意山姥切国広靠过去。


  山姥切国広尝试着摸了摸黑龙的肚皮,居然从指间感觉到一阵热度,甚至还有点儿烫。


  “怎么会这样?”山姥切国広很惊讶,黑龙的鳞片是冰冷的,可是平时隐藏起来的肚皮却是热的。


  ——我的血液,就是火。


  山姥切国広现在靠着黑龙长长的颈项,对方环绕住他,他就像被一条温暖的大毛巾给裹起来了,非常的踏实。


  他枕着黑龙,就在这样仿佛将一切都慢慢融化掉的温暖中入眠了,他觉得可能睡了一个从未有过的安稳觉。却还是在半夜察觉到了异常的鼓动,惊醒了。


  山姥切国広听到了规律的响声,尽在咫尺,一种稳定而沉闷的声响。


  他听了好久,才确认那是心跳声。


  就在他所枕着的黑龙的身体里面,砰咚、砰咚跳动的龙的心跳声。


  龙的心脏。


  


  


  ——它吵到你了?


  当山姥切国広跟黑龙谈起心跳声的时候,黑龙的反应让山姥切国広有些无所适从。应该说,自从山姥切国広决定在这里住下来之后,黑龙很多时候的反应都过于直接得让山姥切国広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不是,只是想起了一些传闻……”


  山姥切国広有些犹豫地抚摸着黑龙的鳞片,因为黑龙没有办法清理完身上所有的鳞片,所以山姥切国広也会像这样给黑龙帮忙,就只是在不经意的谈话的时候,提到了龙之心的事情。


  在传说中,龙之心可谓是至宝,仅仅是龙之心的碎片,就价值千金,而整颗的龙之心,不仅是价值连城,更是增强魔力的神器。


  可是从来没有人得到过龙之心,所以也就无从证实这个传说的真伪,龙之心到底是不是有这般疯狂的力量。


  ——当然了。


  黑龙很坦率的承认了。


  ——龙之心的传言是真的,但是没有人能够得到,也是真的。


  它就像是在说“你为什么要吃果子”一样普通的口气说着不可思议的事情。


  ——我跟你说过了,我的血液是火。


  黑龙又用它的肚皮蹭了蹭山姥切国広,即使这样简单的接触,就摩擦过一阵热流。


  ——想要获得完整的龙之心,就要在龙还活着的时候整颗剜出。可是这样,那个人瞬间就会被喷涌的火焰给吞没,等到血液流干,龙之心的魔力也就会枯萎了。


  那个时候,你就会……


  一种茫然的感觉袭上了山姥切国広的心头,他看向了黑龙,却无法往后想象得更加详细。


  ——那个时候,我就变冷了。


  黑龙的鼻子顶了顶山姥切国広的脸颊,山姥切国広一阵沉默,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一句话猛然窜过了他的脑海。


  那是黑龙曾经问过他的,“你想要魔力吗”的问题。


  那个时候,对方那么问的含义是……


  ——如果你想要的话,我可以给你。


  黑龙看着他,神情里没有一丝开玩笑的成分。


  ——只要你拿自己的心来交换。


  黑龙慢慢地游动着,冰冷的鳞片从山姥切国広的指尖缓慢地擦过,龙的鳞甲擦动金币的声音都带着一种恍惚的魔性,尤其还是在这样半封闭的空间之内。


  ——你想要龙之心吗?


  黑龙又问了他一次,对方围着他游动,就像一个没有出口的圆一样,将他完完全全地包围在其中了。


  


  


  “喂。”


  山姥切国広皱着眉头喊了一声,可是没有人回答他,只有嘈杂的噼里啪啦的声音还在持续。


  “——喂!!”


  山姥切国広又加大音量喊了一句,这次噪音停了,洞窟之中唯二的生命体看着他。


  “你在干嘛?”


  ——数钱啊。


  黑龙说着,手里的动作又继续了,它就那样拿它的爪子在刨那一堆金山,金币因为它的动作而不停地崩塌、再堆积。


  这样根本就计算不出数量!


  ——我算得出来的。


  黑龙很是自信的说,它游到山姥切国広的身边,又对着他舔了一口。


  ——我一个也不会数漏的。


  


  


  山姥切国広觉得自己应该给黑龙起一个名字。


  “你就叫小黑……怎么样?”


  黑龙没有吭声,不过洞窟之内的气氛明显变得不太好。


  ——我有名字。


  在山姥切国広起了好几个黑黑、大黑、金黑、黑金之类的名字之后,黑龙终于忍无可忍地说话了。


  ——我叫三日月。


  “三日月?”


  ——嗯。


  “那你的名字还挺好听的。”山姥切国広赞赏道,这下好了,总比自己整天喂、喂地叫对方好多了。


  “可是那你之前干嘛不告诉我你的名字?”


  ——你又没有问过我。


  黑龙、三日月说。


  ——而且,龙的名字是不可以随便称呼的。


  黑龙游到了山姥切国広的身边,它就抵着对方的额头,黑色的眼珠之内清晰地映照出的山姥切国広的身影。


  ——这是、召唤的誓词……


  山姥切国広第一次如此之近地看着三日月的眼眸,而三日月也完整地将对方的身影收入了视野之内。


  无论是那不自觉流露出的赞叹之情也好、还是因为在洞窟之内就不再避忌而显露出的金发也好、三日月都只是盯着对方碧绿的眼眸之中,慢慢地显露出的新月的图案。


  这是召唤的誓词……与缔结契约的开端。



-END-



 
   
评论(13)
热度(117)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