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三山】Fantastic Lover -上-

注意:非常乱来的设定。

虽然提及了“龙”、“亡灵法师”、“骨龙”等名称,但并不是遵循D&D规则或者其他神话系统的概念,而是非常胡来的,便利的,“大概看起来是个龙”“概念中的龙”“作者想象中的龙”这样非常非常非常乱来的东西。

所以自然是、非常地、不科学。

是架空,而且架得非常非常空,与一切实际存在、现有规则均没有任何联系。

Rule Break(。

一切都是便利地、巧合的、一时性的私自设定。





-正文往下-


  山姥切国広一个人走在夜晚的林间小路上。


  他身上披着很破旧的斗篷,在这样漆黑的夜晚也没有点燃火把照明,就这样静静地前行。


  他是一个亡灵法师,被人追杀而掉下了山崖,好心的村民救起了他,为了报答对方的救命之恩,山姥切国広才答应了对方的请求:这座山中有一个洞窟,洞窟里栖息着恶龙。最近,恶龙的气息越发狂躁了,虽然还没有飞出来伤人,但是让村民们非常不安。希望可以前去查探情况。


  山姥切国広带着村民给的地图就上了路,一路上很顺利,加上灵力者之间独特的感应力,他很快就找到了那个洞窟。


  越是靠近,就越能够感受到一种烧灼般的热度,显然,这种不稳定的灵力波动正是村民们不安的来源了。


  山姥切国広悄悄地走进了入口,一开始还很狭窄,但是越往里面走就越宽阔,并且也越发明亮了起来。最后呈现在山姥切国広眼前的,是一堆耀眼的金山,和盘踞在金山之上的一条黑龙。


  一条……黑色的龙,体型很大,很长,将金银珠宝堆砌的山牢牢盘踞住。它的尾巴很安静地垂落着,龙也闭着眼睛,看起来像是睡着了。


  山姥切国広感觉到了困难。


  如果是这么大只的龙……坦白说,以他目前的能力,是无法搞定的。而且黑龙现在又没做什么坏事,虽然不知道那些金币是怎么来的,可是龙都有金库,那大概是它们一族的传统,所以山姥切国広也不能随便干涉。


  他就那样站在原地,金山上的黑龙就突然睁开了眼睛。


  黑龙没有动,但是把眼睛睁开了,猛然露出了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和它身上的黑色相比要浅一些,就像普通的夜幕。然而这只龙非常特殊的地方在于,它的眼睛里有一种很特殊的图案。就像天上的新月那般金黄色。


  和那些金银珠宝摆在一起,黑龙的眼睛就像一颗独特的珠宝,像沉甸甸的黑水晶里沉睡的纯质黄金,一瞬间让人有些着迷。


  山姥切国広哑然了,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许该道个歉,因为自己打扰了对方的睡眠。


  黑龙也没有任何的动作,只是静静地盯着山姥切国広。


  山姥切国広站在原地没有动,也看着黑龙,这样的沉默持续了很久,直到山姥切国広决定还是离开对方的领地比较好,他才刚转个身,就听到后面的黑龙哼了一声。


  很不服地、从鼻子里喷了一口气。山姥切国広回头看了看,发现黑龙还在看着他,只是这次,黑龙的尾巴在地上拍了两下。


  山姥切国広走近了黑龙,黑龙还是没有发怒的意思,就只是看着他,黑黑的眼珠看起来甚至有些天真。虽然因为那种新月图案的镶嵌而显得很妖异,但是黑龙本身的行动很无害,他就一直看着山姥切国広走近它,而没有任何其他的动作。


  ——或许这个家伙有话跟我说?


  山姥切国広只接触过骨龙,但骨龙没有眼睛,也不会有表情,所以山姥切国広也并不能揣测黑龙到底是什么意思,他只是凭着一种长期的饲主直觉,把手轻轻地放在了黑龙的身体上。


  黑龙终于有动作了,他可以说是激动地拍打了一下尾巴,然后伸出爪子把山姥切国広给按住了。


  它的动作非常快,而且又有力,让人根本措不及防。就在山姥切国広以为自己中了恶龙的陷阱,打算奋力挣扎跟这条邪恶的黑龙拼个你死我活的时候,黑龙又松开了爪子。


  它好像是想转个身,但是洞穴里不能够让它完全把身体平摊开,它挠了挠爪子想要摁住山姥切国広,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又开始胡乱地扭着。


  山姥切国広觉得这条黑龙可能是疯了。


  但他很快就发现自己错了。


  因为就在他这么想之后,黑龙一下子停住了,然后盯着他。


  ——你 才 疯 了。


  没有人说话,但是山姥切国広却听到了一个男性的声音。而且从这个内容上来判断,很有可能,就是这条龙在说话,只是不是普通的发声,而是直接跟他心灵交流。


  你会说话?


  山姥切国広快速地在脑子里想了一下。


  ——当 然 会。


  黑龙回答他了。


  那你放开我。


  山姥切国広想,黑龙的爪子还抓着他,很紧,勒得他很不舒服。


  —— 不 行。


  黑龙拒绝了。


  为什么?


  ——我需要你。


  黑龙的回答变得流畅一些了。


  这可真是……非常地……


  山姥切国広不知道是不是神话性的龙都这样,还是说只有黑龙才这样,至少骨龙不会有这么傲慢的态度。


  我不管你想干什么,我来这里只是因为最近你的气息很狂躁,所以前来确认一下,虽然很抱歉打扰了你的睡眠……


  ——那你更不能走了。


  还没等山姥切国広想完,黑龙就粗暴地打算了他的思想,直接在他的脑内传音。


  ——你必须得帮我,不然这种状况就要一直持续下去。


  好吧,看来这条黑龙的不稳定正是出于某种原因。


  那你至少得告诉我,怎么帮吧?


  ——很简单。


  黑龙这样说着,然后侧了一下身体,山姥切国広还在疑惑对方到底是要做什么,直到他看到暴露在他眼前的东西。


  一个非常、非常、非常灼热又、体积庞大的,龙的【自主规制】。


  【为了保护观众的身心健康,此段影像不播出】


  山姥切国広的大脑空白了很长一段时间,因为他从来也没看过龙的【自主规制】,而且还是在这种状况下的【自主规制】,坦白说他也没有想到会被一条龙给耍流氓。而且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一条法律能够惩处一条对亡灵法师耍流氓的黑龙,这还是一个非常难以回答的问题。


  但是这样光天化日之下任由一条黑龙袒露它的【自主规制】?!还有没有羞耻,有没有王法了?!


  啊,虽然说现在好像是晚上……


  ——我的发情期到了,只要你和我交配就好了。


  所以说焦躁就是因为这个……而黑龙按住他就是因为想要……


  山姥切国広呆滞地看着黑龙,和无法忽视的黑龙的【自主规制】。


  黑龙的【自主规制】是通红通红的,肉乎乎的,而且上面也没有鳞片。或许是有点可爱,但是如果考虑到那个大小的话……


  不行。


  山姥切国広想,绝对不行。


  ——为什么!


  被拒绝的黑龙很不满,它的尾巴又在地上拍打了。


  绝对会死的!绝对!!已经无关什么男人的尊严之类的东西了,而是物理上的不可以!


  不是不可以,而是做不到。


  黑龙看了看自己的【自主规制】,又看了看被它摁住的山姥切国広,样子看起来有些低落。


  你找别人不行吗?你找别的龙不行吗?!


  ——这一座山只有我,我也不想去找别的龙。


  为什么?


  山姥切国広看着洞窟的顶端,非常高,那里有一个洞口,应该就是黑龙飞出去时的出口。


  ——我的财宝都在这里,我不能离开我的金库。


  黑龙特别理智气壮的说。


  ——那你就等别的龙过来……


  山姥切国広才想到一半儿,黑龙又打断了他。


  ——所以我等到了你啊。


  不不不,我只是亡灵法师,你还是等你的同类……


  ——但是你摸了我啊!


  黑龙的声音有些兴奋。


  ——难道这不是表示你很喜欢我吗!


  山姥切国広听到这些传达到他脑海内的声音,感觉脑袋都快要爆炸了。


  ——你摸了我!你要负责任!


  黑龙的爪子加紧了力气,山姥切国広毫不怀疑自己可能要被这个家伙掐死了。但是要相比起来,被龙掐死总比被龙霸王硬上弓要好得多!!


  读懂了山姥切国広的决意,黑龙有些悻悻地。


  ——那如果变成你能接受的,你就愿意了吗?


  什么?


  山姥切国広一下子没能反应过来黑龙说的是什么意思。


  ——如果我的这个变成你能接受的样子,你就愿意帮我度过发情期了吗?


  ……是的。


  山姥切国広回答说。总之就是不管怎么样,也不想再面对那个巨大的【自主规制了】。


  ——好。


  在接收到这句话之后,黑龙的身体就猛然发出了光,亮得山姥切国広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睛,他再睁开的时候,黑龙不见了,眼前又出现了一个男人。


  一个很好看的男人。


  一个好看得用美貌来形容完全不过分的男人。


  一个好看得超脱了世间的庸俗,赤身裸体的男人。


  一个好看的、赤身裸体的、还抓着自己的手,有着黑色的短发,并且眼睛里还有着奇异图案的男人。


  ……黑龙变成人类耍流氓了。


  在意识到事情是变得更糟糕了之前,已经变成人类的黑龙就抓着山姥切国広的手,然后把山姥切国広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自主规制】上。


  ——来吧。


  黑龙这样说。


  山姥切国広的手感觉到了一阵热度,和一阵硬度,还有一点滑溜溜的……??


  他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男人,对方一脸天真无邪春风拂面泰然自若倾国倾城,可是抓着山姥切国広的那只手力气还是大得惊人,完全没有任何挣脱的可能性。


  山姥切国広感觉到了一阵巨大的恐慌。



-tbc-

 
   
评论(12)
热度(119)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