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三山】Money Lover -下-

利落地完结☆




-正文往下-




  外面电视机的声音一直换来换去,对方显然是无心看电视,山姥切国広也并不认为对方有看电视的心情。


  他把刀放在架子上,为了防水特意拿自己的衣服裹了起来,然后自己脱光了站在花洒下。


  因为浴室的玻璃是磨砂的,所以他很能够看得到对方的行动轨迹,同理,对方自然也就能看得到他的动作,那么就不能够露出破绽。


  山姥切国広甚至还用上了沐浴露,虽然有一丝懈怠的想法:居然在巡查期间顺便洗了个澡,但很快他就警醒了过来,这一切都是演技,是为了让对方露出真面目而扮演出来的情节。


  想到这个,山姥切国広拿起衣服的时候又放了下去。


  ——他似乎不应该穿戴整齐的出去。


  他把目光转向了置物架,上面整整齐齐地码着一叠毛巾。


  山姥切国広只是犹豫了一下,就拿起了一条,搭在颈部,然后另一只手拿着刀,他装作擦头发的样子,自然地打开了浴室的门。


  一出来,就可以看到床上的人视线粘在他的身上了。


  山姥切国広现在全身上下只穿了一条短裤,但他没有忘记自己现在假装是什么身份,所以很是大方地任由对方看。


  “您要去洗个澡吗?”


  他甚至是有些挑衅的说。


  


  


  “好啊。”


  不是没有看出对方那种强装出来的硬气,三日月却故意不拆穿。虽然青年一直伪装得很好,但是从浴室的门打开的那一瞬间,三日月就发觉了。


  即使对方打湿了头发,身上也湿漉漉的,全身上下脱得相当干净,但是也因为撤去了衣装的防备,让对方流畅的肢体线条和包裹住骨头的薄薄的肌肉都显露得一览无余,对方因为神经绷得很紧,所以身体自然呈现出一种戒备状态,即使对方刻意这样袒露身体来表示从容,但这也不过是一种心理示威罢了。


  他从金发青年身边走过的时候,还笑着说了一句“你身材真好。”


  果然就看到对方的防线出现了一丝丝的崩裂。


  三日月瞬间觉得心情很好,他在浴室里洗澡的时候甚至哼起了歌儿,因为他知道现在紧张的人不是他,而是对方。


  只要掌握了主动权,就可以左右交易的结果。


  三日月很是自在地洗了个澡,坦白说,风尘仆仆地来到这个地方,他是该好好地洗一下了。


  他并不害怕青年会在这段期间溜走,现下摆在他眼前的问题是,置物架上的毛巾有两种,一种是短的毛巾,而另一种是长的浴巾。


  他应该怎样走出去?


  三日月只是思考了一下,就伸出了手。当他走出浴室,看到金发青年脸上拜服的神情时,就知道自己赢定了。


  


  


  山姥切国広目瞪口呆地看着对方只在腰间裹了一条浴巾就出来了。


  对方有着相当健壮的体格和饱满而结实的肌肉,充满了健康和力量的美感。可是这样热气沸腾的男人朝自己走过来,也并不能抵消山姥切国広在心中暗骂对方变态的愤怒。


  因为目测里面好像什么都没有穿。


  实在是太!变!态!了。


  我一会儿就把你打得满地找牙,山姥切国広暗想。抱着这股劲儿,即使黑发男人在他身边坐了下来,因为体重的关系,床铺的重心都略有偏移了,但山姥切国広也丝毫没有惧色地看着对方,他都有点儿不能够掩盖眼里的怒火了,但是他很快镇定了下来。


  “我们……”他清了清嗓子,觉得自己似乎是应该按照程序走,“我们是不是……”


  是不是该来一发。


  毕竟他们现在只是洗了澡,完全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按照加州所说的,一般都是在进行到一半儿的时候同伙才会趁机进来勒索,虽然山姥切国広并不打算真的豁出去,但是表面上也得让这个黑发男人再接近一些吧。


  可是对方说的话却让他感觉到了意外。


  


  


  “不急。”


  三日月甚至都没有给对方说完的机会,他看到对方露出了很是惊讶的神色,显然是没有预料到的。


  “可以先让我看看你的刀吗?”


  在议价之前,三日月想对刀具本身有一个深入的了解,虽然单从外表上看他已经大致决定了,但是细节,才是真正影响到价格的问题。


  金发青年沉默了,用一种审视地眼光盯着他看了很久,才开口说:“不行。”


  这可真是……


  “我不亲自看也行,”被拒绝了的三日月也很坚持,“由你拿着,展示给我看也可以。”


  不看到细节之前,绝对不商议价格。


  这正是三日月的打算。他看向金发青年,这是丝毫不退让的要求。


  


  


  山姥切国広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从未有过的认真。


  这是不应该的。


  对方可能是想要除掉他的武器,所以才提出要看看刀这种借口。


  但是山姥切国広自然不会同意,可是对方居然又提出由他来展示也可以的要求。


  这到底是为什么?


  难道是因为同伙一时之间无法就位,所以这家伙要想方设法的拖延时间吗?


  想到加州很有可能已经将对方的同伙压制住,目前自己的任务就是让这个男人认为什么异常都没有发生,山姥切国広决定假意顺从对方。


  “可以。”


  他点头答应了。


  



  

  这已经不是金发青年第一次让步了。


  三日月对于自己即将拥有这把刀的事实已经毫不怀疑了,他现在做的事情,就只是要看看,自己即将拥有的是一把怎样的刀。


  他看着青年慢慢向他展示刀身。


  “这把刀有多久的年岁了?”三日月问,“刀匠是谁?”


  青年的动作很慢,就如同回答的声调一般。对方的动作带着一种慎重的力度,显然是珍爱之物。


  就连出鞘,都是很慢、很慢地,一点点将那掩藏的刃抽出。


  三日月几乎是屏住呼吸一般地看着那银色的光辉慢慢地展现出来,同时,他也盯着对方脸上越来越明显的不自在的神色。


  在青年因为刀光而眨了一下眼的同时,三日月微笑了起来。


  


  


  让人感觉到……强烈的不自在。


  山姥切国広觉得这可能是一个很深的陷阱。


  对方并不只是勒索钱财,或者是想要图谋更多的。


  “真美。”


  在刀刃完全被抽出刀鞘的时候,山姥切国広听到对方这样赞叹道。


  但是他绝对不会相信对方所说的任何话语,这一切都是另有目的,所以无论那些夸赞之词是如何让他感觉浑身不适,山姥切国広都只是忍着愤怒冷冷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我已经忍耐不住了。”


  直到他听到对方这样说。


  终于暴露出真面目了吗?!


  他瞬间握紧了刀柄。


  “无论花多少钱我也愿意,我现在就要……”


  对方甚至是有些情难自禁地颤抖了声调。


  



  


  三日月已经决定了。


  对于这样一把刀,他是愿意的。


  何况金发青年的心理战术已经消磨得差不多了。


  “那你来啊。”


  甚至都不等三日月说完,对方就说了这样一句话。


  轻声地、甚至可以说有些诱哄。


  三日日月看向对方,金发的青年拿着刀,银色的刀光映衬着金黄的发色,冰冷的刃与鲜活的肢体,冷与暖的交融让青年的表情看起来有一种奇妙的妖艳感。


  三日月的喉结动了一下。


  


  

-END-


 
   
评论(15)
热度(105)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