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三山】Money Lover -中-

-正文往下-



  


  果然是行道中人。


  三日月已经注意到这两位带刀的青年发现了他们,并且故意朝他们走过来。这显然是一种独特的暗诱技巧,并且连这种不直接开价的反问都是。


  “钱不是问题。”他很直接地说,“只要值得的话,我多少都给得起。”


  神色阴郁的金发青年表情有一瞬间的变动,盯着他没说话。


  三日月知道对方动心了,他也知道对方在顾虑什么。


  “我知道你们的规矩。”三日月慢悠悠地说,“我们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吧。”


  本来就是不能见光的交易,要牵扯到的细节也很多。不仅仅是刀本身的品鉴,还有价格的商讨,都需要长久的、不被打扰的时间来进行,越是人少的密室越好。


  “你就在外面等我。”他对鹤丸说。


  鹤丸正因为亲眼目睹一场黑市交易而激动得欲罢不能,听到三日月这么说,几乎要跳起来反对:不行!我也要一起去!我要亲眼见证全程!


  但是三日月却制止了他,“你就在外面等着,有什么事的话,我会联系你的。”他递给鹤丸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毕竟是黑市交易,不排除对方想要黑吃黑的打算,所以他和金发青年单独交谈,而留下鹤丸应付这个黑发青年,两边都是1v1的话,可以说是互相照应,又可以互相牵制。


  “好。”鹤丸似乎是懂了,有些严肃地点了点头。


  


  


  ——有古怪。


  山姥切国広从刚才起就发现对面的男人和他的同伙交流的内容很诡异,并且对方彼此之间并没有称呼姓名,显然是不想留下丝毫的痕迹。


  怎么会有人在做这种事情的时候还会想要联系别人?而且从黑发男人一开始那种不可思议的开价就能够感觉得出来,这个人,绝对有古怪。


  “怎么样?我们找个地方,单·独·谈·谈吧?”


  黑发男人在某些语句上故意加重了音调,还把手搭在山姥切国広的肩膀上,露出了看起来很是魅惑的笑容,搭配上男人的那张俊脸,简直让人把持不住。


  只可惜,在山姥切国広看来,这样的笑容只能够用淫邪来形容。


  你以为假装成开高价的金主,就可以诱我上钩了吗?


  山姥切国広在心里冷笑着对方的手法幼稚,脸上却并不露出一点异常。


  “那里怎么样?”


  他故意偏头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家宾馆,粉红粉红的招牌很好地说明了那家宾馆的特殊性。


  “没有问题。”


  果然,黑发男人满口答应了下来,还和他的同伙再度交换了眼神。趁着这个机会,山姥切国広也看了加州清光一眼,加州立刻就反应了过来。


  “那我们也找个地方聊聊天吧。”加州对另外一位白发的青年说。


  白发的青年一瞬间有些愣怔,看向了黑发的青年,又看了看加州,似乎是犹豫现在这种特殊的气氛,无法拒绝而答应了下来。


  很好,这也正是山姥切国広的打算。


  他独自去宾馆应付这个黑发男人,而把白发青年交给加州处理,无论如何,只要保证有一边不要失手就好了。这样既可以阻止对方的同谋,又可以保证山姥切国広和清光的联合。


  “我们走吧。”


  看到加州已经拉着白发的青年进入了一家咖啡吧,山姥切国広也带领着黑发青年走向了宾馆。



  


  

  


  虽然试图用诚恳的笑容让对方相信自己是无害的,不过显然不太管用。


  三日月盯着前方的背影,金发的青年一直把手放在刀柄上,这显然是防备的姿态。不过,从另一方面来说,这也是常年带刀才有的习惯,可以进一步印证这把刀的确是青年所有。


  不知道要花多少钱才能够让对方割爱……


  一边注意着阴暗而窄小的阶梯,三日月一边思考着这个问题。


  他虽然不缺钱,但也不想当任人宰割的傻子。


  金发青年的态度一直是个谜,对方既然愿意带他来密室商谈,肯定是有出卖的意愿,可是从三日月观察到的神态来看,青年实际却并不急切,反而有一种从容不迫的气度。


  如果对方缺钱而急于出手,那就是再简单不过的场面。可如果想要待价而沽……


  三日月盯着对方腰间的刀。他无法否认这样一把刀对他的吸引力,并且也不太想错过这样一个机会。毕竟黑市的交易,不是随时都能够撞得上的。


  恐怕要花点耐心了。


  他细细打量着随着青年上楼梯的动作而有些摇动的刀,黑色的刀鞘显然经过了时间的沉淀,因为其中包裹着真正的凶器,那份沉重透过外观传达出来,乌亮得让人着迷。


  



  

  实在是太过分了。


  打从一进宾馆,还没有走到房间,黑发男人的视线就一直在山姥切国広的下半身徘徊。


  以为我走在他前面所以不知道吗?!


  对他人视线相当敏感的山姥切国広就算不回头,也能够感觉到集中在他腰部附近的视线。


  就算不是没有处理过色情事件,但是真正要面对这种骚扰的时候,山姥切国広还是感觉到有些不适。


  通往房间的走廊很长,山姥切国広故意走慢了一些,和对方并肩的程度,并且双手抱胸来稍稍表达他的不满,因为习惯,他手里也还是握着刀身,这样看起来会显得更加威压一些。但是黑发男人不仅没有收敛,反而是得·寸·进·尺地不时偷瞄他的胸部。


  就算是演戏,这个人的心机也太深沉了。


  想到可能是个惯犯,山姥切国広的警惕就又上升了几分,打开门的时候他故意让对方先进去,然后借由自己关门的时机,从内里将房门锁上了。


  “您先看一会儿电视。”


  山姥切国広按捺住心中的怒火,他甚至是强行挤出了几分笑意向对方说,“我洗个澡,马上就好。”


  说完他立刻带着刀进了浴室。


  


  这不可谓不是一次奇妙的交易。


  三日月如此想。


  一路走来,金发的青年都有意无意地将刀在他眼前晃悠,显然是在探测他对刀的执着之心。虽然也可以故意无视,但也怕被人认为是没有买刀的诚意,所以他还是很诚实地追随了刀的轨迹。


  不过青年的手段似乎有些……


  三日月看着电视中播报的内容,都是些山清水秀的画面,和他们现在身处的氛围完全不相符。


  进房间的时候,三日月就听到了房门落锁的声音。那声音很轻,或许金发青年自认为做得天衣无缝,然而不巧的是,三日月的听觉很好。


  这样的行为似乎是怕他这位买家跑了,可青年随机又立刻推脱说要去洗澡而躲进了浴室,还把刀给一起带了进去。


  这显然有故意吊他胃口之嫌。


  听到浴室里响起来的哗哗水声,三日月不由自主地向那边看去,不知道是不是宾馆故意设计的,浴室的玻璃是磨砂的,并不能够完全遮蔽影响,反而能够模模糊糊地看出个轮廓。


  就看看到底是谁有耐心。


  三日月也很配合地按着手里的遥控器,假装看电视,视线却一直盯着浴室里的那个人。




  

-TBC-

 
   
评论(8)
热度(96)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