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三山】相爱相杀

特别扯特别乱来的一篇,不过我自己还是觉得挺开心的?

偶尔这么胡来也没什么不好嘛?

别在意各种BUG的世界观。

65W达成☆

来年も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




-正文往下-


  梦到了很玄妙的事情。

 

  山姥切国広睁开眼,梦境的残像还留存在他的脑海之中。太真实了,不像梦,反而像是实际发生过的事情。

 

  他梦到了自己,梦到了从久远的未来逆行回来的自己。

 

  ——这样的行为难道不是背叛吗?

 

  在心底都还来不及这样疑惑之前,他就与“自己”对上了视线。

 

  仿佛照镜子一般,与自己一模一样,却又似乎有哪里不一样的“自己”。

 

  ——“你现在满级了吗?”

 

  梦中的自己这样问道。

 

  ——“当然。”

 

  山姥切国広很是从容地回答,他一直都是本丸的队长,并且努力赢得了更多的誉,虽然后来被萤丸反超,但他也是第二把满级的刀。

 

  未来的“自己”对于这个回答似乎并不意外,又接着问:“那三日月呢?”

 

  的确,这个本丸现在是有三日月的。“他还没有满级。”山姥切国広说,“虽然也快了。”

 

  在审神者的吩咐之下,山姥切国広一直都有在协助三日月进行战斗,好像只是眨眼之间的事情,三日月就已经八十多级了。虽然这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三日月自身很出色的原因,可是当山姥切国広看着一点点成长起来的三日月,却总是不知不觉地生出一种欣慰之情。

 

  未来的“自己”却似乎并不能领会到这种近似“监护人”一样的心情,反而有些放心,又有些严肃地开口了。

 

  ——“那么,你要尽快,在他满级之前……”

 

  尽快?什么?

 

  山姥切国広疑惑地看着未来的自己,“自己”是要说什么?为什么露出了很严重的表情?

 

  对方已经走近到了山姥切国広的身边,梦中“自己”的手掌就像水一样冰凉,“你一定要把三日月……”未来的“自己”轻声说,却又停住了,他的眼神太复杂,是现在的山姥切国広还不能明白的。

 

  却唯独有一种感情,山姥切国広感受到了。

 

  杀意,是对话语中提及的那个人的杀意。

 

  ——要把三日月杀了?

 

  这种太过荒谬的猜测。

 

  “三日月怎么了?为什么?”

 

  山姥切国広急急地追问,未来的“自己”却又不说话了。只是看着他,山姥切国広也只是着对方,他觉得对方有哪里很奇怪,在他看向对方的时候,感觉尤其强烈,但是表面上,却又看不出来。

 

  “三日月……是一把怎样的刀?”未来的“自己”慢慢开口问了。

 

  “很好地……一把刀。”山姥切国広说。三日月能力出众,态度也很亲和,无论何时,都像和煦的春风,让人觉得舒适。从而一点点地,在不知道的时候,已经容许对方超越了太多的界限。

 

  “你觉得……这样好吗?”

 

  就像是能够读懂他心中的想法一样,未来的“自己”又追问了,“这样毫不抵抗地……放任三日月,真的好吗?”

 

  说起来,似乎也都是不足挂齿的小事。然而除了三日月,似乎也没有其他的人与他这般接近过,山姥切国広并不自认为自己对于三日月是“特别的人”。可是,扪心自问,在他的心中,要细数与他最亲密的人,除了三日月之外,再无其他。

 

  “这样……不好吗?”山姥切国広有些不知所措,难道这样,不行吗?仿造品的自己,不可以和天下五剑的三日月这么交好吗?

 

  因为对方独特的气质,总是让人不知不觉就陷入其中的温柔,想要拒绝,实在是太难了。

 

  “如果你觉得……这样就好的话。”

 

  未来的“自己”说了一句很莫名其妙的话,他看着山姥切国広,“如果在你心中的那家伙,是那种模样的话。”

 

  有些粗鲁的语气,却不需要询问,山姥切国広也足够明白指的是谁。

 

  是三日月,却又不是,现在的三日月。

 

  山姥切国広有些茫然,而未来的“自己”却并没有解释的打算,对方似乎是想转身就走,毅然决然松开的手很有几分无情的意味。不知道是不是幻觉,山姥切国広似乎在对方转身的时候,看到对方脸颊上有伤痕,尖锐而细长的伤口,还渗着血。

 

  可是等到对方真正完全转过来,又是光滑平整的脸颊,没有任何的伤口,和山姥切国広一模一样的脸颊。

 

  “给你最后的忠告,”对方看着山姥切国広,“把审神者房间里的‘秘箱’给处理掉。”那是审神者最宝贝的东西,禁止任何人触碰,这是本丸绝对不可违背的命令。

 

  “如果你不想变成这样的话。”未来的“自己”看了过来,就只是在这一刻,山姥切国広看到了对方眼睛里的月亮,就像三日月眼睛里浮现的一双新月那般,完整复刻一样的相同之物。

 

  黄金的月亮静静栖息在碧绿的湖泊之中,透彻的水面也渐渐染上了夜的暗谧。所有不对劲的感觉都在这一刻得到了解释,山姥切国広都还来不及为眼前的景象感到震惊,对方就彻底消失在了越行越远的光芒之中。

 

  ……

 

  醒来之后,仿佛过了一生那样茫然。山姥切国広从床铺之中坐起身,如果不是那太过鲜明和冲击性的画面,他可能会觉得自己只是做了一个古怪的梦。

 

  可是却又那么真实。并且以他的想象力,是无论如何也妄想不出来的离谱。

 

  关于三日月,关于自己,未来到底是如何呢……

 

  这些问题都随着梦境的远去而渐渐变成了一团雾,却唯有一个念头,清晰地存在于山姥切国広的脑海之中,并且越来越变成一种坚定的执念。

 

  ——审神者的“秘箱”之中,到底有什么?

 

  因为近侍刀的身份,山姥切国広不止一次见过那个箱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山姥切国広从未见到审神者打开过那个箱子,他一度以为那个箱子是空的。可是有一次看到审神者移动那个箱子,却又似乎很沉、很吃力。

 

  那里面绝对装着什么。

 

  一旦介意起这个问题,就完全无法停止了。

 

  山姥切国広当机立断地起床整理。今天审神者刚好外出了,本丸里的其他刀剑也在休假,如果时间巧合的话,他完全可以不让任何人发现。

 

  只是确认一下箱子里有什么,如果不是危险物品的话,山姥切国広会自行向审神者请罪。但如果是不得了的东西,那么,哪怕是违反命令,山姥切国広也不能够坐视不理。

 

  下定决心之后,他就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就像近侍刀每天都要做的事情那般,他走向了审神者的房间。

 

  一路上都没有什么人在,审神者平时也很好,让大家都自由活动。却唯独有某些时候,审神者会消失,再出现的时候就有些古怪,神色也有些异常,只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准任何人打扰。

 

  如此想来的话,或许这些异常都和那个箱子有关。

 

  可能是什么蛊惑人心的魔物,山姥切国広想。因为他也曾经听到石切丸说感觉到审神者的房间里有不洁净的气息,虽然试图净化,但是审神者却并不允许石切丸那么做。

 

  将平日里的点点滴滴联系起来,越发觉得这件事大有诡异。山姥切国広脸上的神情不知不觉间变得沉重了起来。终于快走到审神者的房间了,可是,就在最后一个转角,山姥切国広转过来,却看到了坐在审神者房间门口的三日月。

 

  “三日月?”山姥切国広很是奇怪对方为什么会在这里。如果要喝茶的话,审神者房间门前也没有景色,实在不是什么休息的好地点。

 

  “切国。”看到是他,三日月很是习惯地笑了一笑。果然,这个人无论什么时候都是这样温柔。

 

  “你在这里做什么?”

 

  “审神者命令我,严守他的房间。”三日月很是认真的回答说,他还抬了抬手,山姥切国広这才注意到三日月是带着刀的,显然是动了真格的“严守”。

 

  “切国怎么到这里来了?”似乎是因为日光太强烈,三日月微微侧过头看着他,泛着笑的嘴角和纤长的睫毛都看得人一阵恍惚。

 

  山姥切国広几乎要退缩了,可越是因为这样平和的生活,就越是不能够疏忽大意。

 

  “我来确认一件事情。”山姥切国広说,“我要看看‘秘箱’里是什么。”他直接对三日月说出了真话,毕竟他也从未想过要欺瞒对方。

 

  “这可不行。”三日月的拒绝也很直接,“你也是知道,审神者一直有命令……”

 

  “可我必须要知道。”山姥切国広直视着三日月,“有某些理由,让我必须要知道里面是什么。”

 

  三日月的脸上露出了些许为难的表情。山姥切国広也沉默了,他不想让对方为难,可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就不能够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了。

 

  “如果审神者追究,所有的责任就由我一个人承担。”努力不去看三日月的脸,山姥切国広径直拉开了审神者房间的门,但他的手指也才刚刚放到门扉之上,就感觉有一道寒气逼近了他。

 

  “不行。”

 

  是三日月,已经拔出了刀,那把优美而华丽的刀,所带来的压迫感也不容小觑。

 

  “切国,”三日月的语气还是一贯的平和,却多了平时所没有的威慑,“不要违抗审神者的命令。”

 

  山姥切国広没有动。

 

  “我只是想要确认一下。”

 

  “相信我……你最好不要知道。”

 

  听到三日月这么说,山姥切国広慢慢地转过头,他的视线迎上对方的。

 

  “你知道里面有什么?”

 

  三日月不置可否。

 

  “但是你却不告诉我?”

 

  三日月的神情有一点点的变化,很迅速地就消失了。但是,确认某些事情,只凭这一点点的神情,也足够了。

 

  不知道是审神者对于自己的信任居然不如三日月,还是三日月居然也有事情瞒着自己,这两件相比,那一件带来的愤怒感更强烈。但是无论是哪一件,都切切实实地将山姥切国広所保留的最后一点顾忌烧成了灰烬。

 

  他猛然拉开了审神者房间的门扉,就连三日月的阻拦都拉不住他,并且因为太过迅速的动作,连三日月的刀刃什么时候划过了脸颊都没有察觉。

 

  鲜红的血从他的脸转移到刀刃,三日月一时之间有了犹豫,而这个时间,让山姥切国広去打开箱子,完全足够了。

 

  “不管要背负多大的罪名,我都无所谓了!只要能够弄清楚——”

 

  山姥切国広的心中全部都是这样的想法。审神者隐藏了什么,三日月欺瞒了什么,未来的自己所顾忌的是什么,一切,那些应该知晓,却全部隐瞒了他的人们,到底是什么,影影绰绰,如鬼影一般在可见与不可见之间。

 

  用无人可挡的气势,山姥切国広一口气打开了审神者的箱子,三日月最后想要阻止他,却也只是徒劳地把箱子彻底给推翻了。

 

  砰咚一下倒在地上的箱子发出了沉重的闷响。

 

  山姥切国広的心一下子紧揪了起来,他以为他会看到什么可怕的瘴气恶鬼,他甚至都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可实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箱子倒下之后只是倾倒出了大量的书本,花花绿绿鲜艳的色彩。

 

  ……什么?

 

  被三日月所绊倒的山姥切国広好奇地伸手拿起了其中的一本。

 

  “切国,不要啊!”

 

  在三日月近乎绝望的呐喊声中,书本上的字无比清楚地映入了他的眼帘。

 

  ——《千岁爷与金发幼妻》

 

  ……不知为何,是个让人有些不舒服的标题。并且,封面上画的人物,似乎看起来也有点眼熟。

 

  山姥切国広看了一会儿,他看了看封面上那个英明神武丰神俊朗美得天上有地下无的黑发男人的脸,再看了看身边的三日月。还有封面上那个神情娇羞仿若无骨的小蛇一般任由黑发男人拥抱住的金发碧眼少年(?)……

 

  真的感觉好眼熟啊。

 

  山姥切国広困惑地抬起头,他的眼前正好有一面镜子。

 

  ……还好自己是成年体型。

 

  不知为何,山姥切国広萌生了这样的感叹。可是瞬间,他反应过来了。

 

  他立刻翻遍了箱子里的所有书本,什么《太刀的刃与打刀的鞘》、《8cm是接吻的最佳身高差》、《深沉的夜与沉默的湖》、《被被之下的秘密》、《正确的领带使用法❤》、《总队长的一百零八种滋味》……

 

  诸般种种,无一不是让人脸红心跳、面红耳赤的大胆画面。

 

  而最一致的是,那些书本上的人,似乎……似乎全部都是……

 

  山姥切国広一时之间有些无法接受,他瘫坐在地上,感觉眼前一阵发黑。可是只要闭上眼,那些画面却又全部涌现了出来。

 

  那些三日月抱着他、吻着他、而他也回抱住对方,他们好像恋人、却又做着比恋人更加大胆而过分的事情的画面……

 

  三日月看到山姥切国広脸上一阵苍白,担忧地握着对方的手问,“切国,你没事吧?”

 

  这样温柔的声音和温暖的手掌,完全有别于那些黑白画面的“三日月”终于将山姥切国広从晕眩之中拯救了出来。

 

  “我大概没事……”他有些脱力地说,这种完全不曾料想过的场景让他的反应变得有些迟钝,虽然很不好意思,却也只能暂时依靠一下对方。

 

  也正是因此,山姥切国広才发现三日月的另外一只手,似乎偷偷摸摸地在动着什么。在意识到三日月可能是将箱子里的书本偷偷藏起来之后,他立刻掀开了对方宽大的衣袖。果然,这里还藏着一本书。

 

  ——《想要侵犯到你的最深处》

 

  无论怎么看、怎么想、都太过有冲击力的标题和画面。

 

  不行了,太可怕了。

 

  山姥切国広觉得脸烧得发烫,可是脑海却又不可思议地一阵冰凉,他看向身边的三日月,一瞬间几乎无法确认,自身所鼓动的强烈的感情,在投射向对方的瞬间,究竟是炙热的爱意,还是……




-END-


我必须得说 《千岁爷与金发幼妻》这本的名字不是我起的,是推特上的某位太太关于三山ONLY名字时开的脑洞所想的。我现在只是无授权征用了一下(。

请容我夸一句这名字太黄书了,干得好(。

等等切国不要烧掉那些小黄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最后改了一下最后的一段,嗯,必须要强烈谴责三明这种趁着审神者不在老底被抄的危急时刻居然想自己偷藏小黄本的行为!!

马上把那本上缴!!

 
   
评论(18)
热度(128)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