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鹤山】我的姥姥姥爷

BGM推荐戳这儿↓

http://music.163.com/#/song?id=30474053

I'm Gonna Be (500 Miles) [2015 Version]


CP17?的时候发的鹤山无料的结局。

私自设定含有,现代(?)架空

阅览前请注意。

OOC大量发生不可避。





-正文往下-


  


  我的姥爷是个奇怪的人,没事儿老是笑呵呵的。我的姥姥是更奇怪的人,他倒是不笑,就是个男的。


  为啥姥姥是男的,这种问题你就算问我,那我也不知道啊。反正从我记事起,我姥姥姥爷就是俩男的,这事儿就让我摊上了,能咋办呢。


  我的姥爷,院子里的其他爷爷都叫他鹤老头。而我的姥姥,他不让我叫他姥姥,所以每次要喊他的时候我都发憷,又不能跟着院子里的爷爷叫他国広,那我哪儿敢直接叫他的名字呀。要喊他姥爷吧,鹤丸姥爷肯定要答应,我都不知道鹤丸姥爷是不是诚心的,只要我喊姥爷他肯定答应,喊鹤丸姥爷倒不一定了。


  所以你知道了吧,我的家庭状况就这么复杂。头疼肯定是有,不过倒没什么烦心的。


  我姥爷是个特别开朗的人,你看他有事儿没事儿都乐呵呵的就知道,见天儿的和莺丸爷爷啊三日月爷爷啊下个棋钓个鱼什么的可开心了。没事儿还跟我的姥姥两人一起出去旅个游什么的,我小的时候他们身体还好得很,至少鹤丸姥爷的头发没全白。不过这么说也不对,我姥爷的头发打年轻的时候就是白的,我之前见过他们年轻时候的照片儿,鹤丸姥爷从小就是白头发了,我说他是少白头,他还不服气。


  “这是天生的白发,你个小孩子又不懂了。”我跟他一说这事儿,他就不服气,硬要说“看你们年轻人整天弄些花里胡哨的头型啥的,都不知道全是你姥爷我当年玩儿过的。”


  他说就说吧,还爱带上我姥姥一起说,“你看国広年轻时候,这头发金的,你都没见过吧。染的不能到这个份儿上!”也不知道得意什么的一脸美滋滋的劲儿。


  我说他骗我,我姥姥的头发都是棕色了,虽然是有点儿发黄,不过可能是营养不好吧,那也总比我姥爷一头白毛强,看着多显老呀,跟我姥姥多不般配呀。


  姥爷就总是说要揍我,我也不怕,因为我又没说错呀。再说他也不会打我的,他下不去那手,况且还有我姥姥在呢,肯定会拦着他的。


  我可见过好多回了。之前我姥爷跟三日月爷爷下棋,三日月爷爷的棋艺,不敢说全国,称霸咱这小院儿是没问题的,而我姥爷呢,不是我不捧他,是他技术真烂,实在是个臭棋篓子,每次下棋都输,可有天不知道怎么了,乱拳打死老师傅,居然赢了三日月爷爷,我姥爷那叫一个兴奋,跳起来就喊,结果把棋盘给碰翻了,三日月爷爷转眼就不认账了。


  “我什么时候输了,我怎么记得我还有步棋没走呢?哎呀人年纪大了就是记性不好……”


  这好不容易瞎猫撞上死耗子的事儿就这么飞了,把我姥爷给气得呀,当时就嚷嚷着要收拾三日月爷爷,还是我姥姥听到动静了从房里出来把他拉回去的。至于我姥姥为啥不和三日月爷爷下棋替我姥爷报仇,我就不知道了。不过三日月偷偷告诉我说,我姥姥的棋艺比我姥爷还烂呢,他们两个人正好一对臭棋篓子。我是说怎么我姥爷后来就老是找我姥姥下棋呢,原来是因为这个……


  还有因为鱼饵的事情,我姥爷被我姥姥说得呀,那叫一个灰头土脸。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听见什么“你多大人了还吃鱼饵?还吃了人家一整盒……”然后就是我姥爷蔫不拉几的声音“那我不知道啊,我就看着新鲜想尝尝,没留神就吃多了……”什么什么的。


  他们俩坐房里说呢,我姥姥的表情严肃得很,我不敢进去救姥爷,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被我姥姥数落,他就跟我被他数落的时候一样,老实得很,屁都不敢放一个的。


  那个时候我就知道啦,我姥爷是真怕我姥姥呢,也知道就只有我姥姥能拦着点儿我姥爷了。


  我姥姥平时不爱笑,看起来是有些怪吓唬人的,我都怵得慌,也难怪我姥爷会怕了。可是就算是这么厉害的姥姥,也还是有一件事没拉住我姥爷。


  差不多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我姥爷就越来越不着调了,老是忘事儿,就跟我一样的调皮,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我问姥姥,姥姥也不跟我说,我问姥爷,姥爷有时候说些没着没调的话,有时候又什么都不说,只是看着我,我就又不敢问了。


  我慢慢地大了,姥姥姥爷的身体也慢慢地不行了,原先记得我姥姥姥爷挺直的背,也慢慢的弯了。他们很少再一起出去旅游,也再也没有那些我姥爷举着夕阳旅游团的旗子,跟我姥姥在哪儿哪儿风景名胜合照的照片儿可以看了。他也很少再去找三日月爷爷下棋,因为三日月爷爷也很久不露面了。


  我大了之后,自然就去上学了。所以跟他们在一起的时间也少了,不知道他们在家里到底是怎么过的。我姥爷后来很少出门,我姥姥也不让他单独出门了,要出门再都是两人一起,我姥姥把我姥爷扶着,我姥爷再拄着根拐杖,两个人也走不远,就出门溜一圈儿就回来。


  所以我有时候回来发现家里没人,就只有饭菜还在桌子上冒着热气,也不奇怪,他们肯定是出门遛弯儿去了,肯定一会儿就回来了。


  我姥爷之前那么好动,活脱脱一个多动症的人,到了这种时候,呆在家里的时候反而喜欢看起电视剧来了。我之前喜欢看动画片儿,都得被他教育不能太沉迷了,要注意劳逸结合。可现在他倒好,整天把电视开着,家里天天都是电视的声音,而且他爱看的电视剧,哎哟,你都想不到!


  你能猜到是什么吗?


  ——都市青春偶像剧!还是热播的韩剧的那种,剧情特别老套,什么女主角失忆啦,然后在男主角爱情的力量下又恢复啦,两个人就幸福快乐的在一起啦这种故事。我多少年前就不看了的电视剧,我姥爷还看得津津有味的,我也不知道有啥可好看的,实在受不了我就把频道换了,这个时候可是捅了马蜂窝了,我姥爷那叫一个不依不饶,非得我把频道换回来。


  哎,我以前是怕我姥姥,现在是怕我姥爷。我姥姥说我姥爷就跟个小孩儿似的,而我现在是大人,不能跟小孩子计较。不过想到这事儿,我就问我姥姥,那我小时候是不是也这么调皮胡闹啊,我姥姥就说不是,我比我姥爷乖多了,我听了心里特别美,也就不计较他看这种老套电视剧的事儿了。


  我还想跟我姥爷嘚瑟几句的,可我姥爷就只顾着看电视傻笑,根本没管我们在说什么。


  然后有天我放学回来,发现家里没人,我以为我姥姥姥爷他们又出门遛弯儿了呢,就也没在意。可是家里特别静,才发现没有电视的声音,我再一看,桌子上也没有饭菜,只有厨房的菜做了一半,就那么乱七八糟的放着,我的心就跟案板上的肉似的,就只是被刀刃压着,慌得厉害,也不知道是疼还是不疼。


  这件事情我姥姥一直没告诉我,所以直到我姥爷走了,我也没能见上他最后一面。我看到家里忽然挂上的黑白相片儿,我都是懵的,怎么就这样儿了呢。我姥爷那么调皮,那么能蹦跶,怎么一下子就这么安静得成了一张相片儿呢。


  忽然就没了个亲人,跟我这么好的姥爷,我姥姥还不告诉我,我真是气急了,我要跟他拼了。我问他我姥爷哪儿去了,他也不说,他就一直是那样儿,平时也是,话不多。总是我姥爷逗我,他就一旁看着,偶尔会笑一下,又看看我的姥爷。可现在我姥爷没了,他也还是这样儿,难道他一点感觉都没有吗?在他心里,我姥爷算什么,我又算什么?他到底有没有把我们当亲人过?


  我就记得我冲他发脾气,我冲他吼,我说你平时那么厉害,怎么这次没把我姥爷拉回来呢。我不记得我还吼了什么,就只觉得心里憋着一股气,我难受,我不舒服,我看着我姥姥那一脸没表情的脸我就气得不行!


  那天真是过得特别的混乱,我就记得我像变了一个人,我还砸了东西,声音哐当哐当的,我还想跟我姥姥拼了,可是莺丸爷爷冲进来把我拦住了,他也系着黑布条儿,一个劲儿的劝我,然后又劝我姥姥。我刚想说我姥姥怎么怎么铁石心肠,我就听到他说话了。


  “他就是个大孩子,谁也拦不住……”


  我好像是第一次看到我姥姥哭,他没看我,就看着我姥爷的相片儿,我姥爷还是傻乐的样子,可我姥姥哭起来了。我看着他脸上的皱纹,都不知道我姥姥什么时候老得这么厉害了,他弓起背的时候整个人都像缩水了一样的瘦。就是在那个时候,我发现他脑袋侧面有个疤,好长一道,现在头发稀疏了才看得出来,据说是年轻的时候动过手术留下的。可是当时我都不知道,我都不知道这些,我看见这道疤,听见我姥姥说的话,我一下子就懵了,又像是醒了,我知道我错了,要是我姥爷还在,他这个时候肯定得打死我。


  可是我多想他现在真能打我啊。


  后来我就不再提我姥爷的事情了,我姥姥也不提了,我姥爷不在了,可家里的电视还是整天开着的。我姥姥说开着好,免得没了声音,一个人呆着没意思。也是我多嘴,播到那个电视剧的时候,我就说这是我姥爷最喜欢看的电视剧。之前我姥爷看的时候我姥姥从不看,他比我姥爷大人多了,才不爱看这些爱来爱去的电视剧呢。可那天他坐着看了好久,正好放到电视剧的高潮剧情,女主角恢复了记忆,认出了和她相爱的男主角,我姥姥居然也感动得哭了,看着电视剧里抱在一起的两个人哭得稀里哗啦的。


  这是我第二次看到我姥姥哭。自那之后电视就一直开着,我姥姥就总是念叨,开着好,开着好。他也就跟我姥爷一样,反反复复的看那个电视剧。一开始他总是抹眼泪,可是后来也不哭了,就只是看,反反复复的看,看得要多专注有多专注。


  我第三次看到我姥姥哭,也是最后一次了。我姥姥也终于不行了,他躺在病床上,手上还挂着药瓶,医生叫我赶紧过去。我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我恨不得扑过去留住他,可是又不敢了。我想到我的姥爷,我不知道我姥爷走的时候我姥姥是不是也是这样,只要一想到我要没有这个亲人了,我就心都被谁揪住了一样疼得话都说不出来。


  这个时候我已经是大人了,我不能哭,可是感觉脸上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淌。我想到好多事情,心里乱的很,我还有好多话想跟姥姥说,可是又一句也说不出来。我就看着他,他也看着我,我想着这么多年,我的姥姥姥爷,我就仿佛还是当年的那个小孩子,我情不自禁地就喊了他一句“姥姥……”


  他这次没有数落我,没有说不准喊他姥姥,就只是看着我,像在笑似的,眼眶又像是有水光,然后什么话都没有说。


  


  看着白布把我的姥姥盖住了,我心里的悔恨就跟疯了一样的,我有一句那么重要的话没跟他说,我没能跟姥爷说的一句话。


  ——我姥爷没骗我,我偷偷看过姥姥姥爷年轻时候的照片了,我姥爷的头发雪白雪白的,我姥姥的头发金黄金黄的,两个人站在一起,般配极了。



-END-


 
   
评论(14)
热度(136)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