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三山】SSSS -下-

BGM戳这儿↓:

http://music.163.com/#/song?id=4878083

另外别怀疑的确就这样END了,我只是想写这样一个梗(笑)




-正文往下-


  大概这就是所谓的“雏鸟效应”吧。


  因为伤势好转之后第一个人看到的人是山姥切国広,所以自然而然的就把山姥切国広当成了审神者。


 虽然山姥切国広试图纠正对方这种错误的认知,但是只要他一说“我不是你的审神者”,对方就会露出一种看起来非常可怜的表情,还带着些许的委屈。


 ——“难道你不要我吗”


 这样看着他的眼神实在是太像动物的幼崽,虽然抓着他的手的力道实在是大得可怕。山姥切国広甚至不怀疑如果他铁了心的拒绝到底,对方下一秒就会哭起来。毕竟对方现在全无记忆,心智水平就和小孩子差不多,而这种类似于“被抛弃”所带来的挫折实在是太过强烈。


 所以山姥切国広实在无法再说下去。无法再否认更多。毕竟他自己已经品尝过一次这种滋味,在审神者失踪之后,虽然试着寻找,努力查证到底是谁抓走了审神者之类。但更多的时候,在无人的夜晚,在其他短刀们都睡着了的时刻,他的脑海中却经常能够听到一个声音。


 ——因为自己是这样的仿造品,所以审神者才离开了吧。


 无数次、无数次,在心底悄然响起的声音。


 虽然也同样响起了反对的辩驳。


 不是的,审神者是一个很和善的人,对大家都很友好,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自己,就算只是这样的仿刀。并且也很努力地培养其他的刀剑……


 但就算这样的种种,也都没有办法解释为什么审神者会毫无预兆的失踪,就连只言片语都没有留下。太阳落下又升起,可是审神者却再也没有出现过。


 就算不是“抛弃”了这个本丸,而是遭遇了不测,没有能够好好保护审神者,也是他这个近侍的失职。何况在寻找资源的时候同时寻找审神者,却完全没有任何的收获,就连维持本丸都变成了一件艰难的事情,这个本丸没有变得越来越好,反而朝着日益衰败的方向发展。


 这一切,都是谁的错呢……?


 只要稍微的不注意,这般的疑问就会钻入脑海,比起“被抛弃”的挫败感,“做不到”的自责才是折磨山姥切国広的根源。


 因为自己是这样的仿刀,所以一切才会变成这样……


 “审神者?”


 有一双夜空一般的眼睛看着他,有些好奇,但更多的是担忧,“你为什么哭起来了?”


 明明身型比他大很多,但行事风格完全就是个小孩子,骨节分明的手指,用相当轻柔地动作擦拭着他的脸颊。


 山姥切国広都没有注意到自己是什么时候掉了眼泪,面对对方的关心,他有些不是很习惯地摇了摇头,“我没事。”


 对方就那样握着他的手,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但是也没有再说什么。


 


 


 虽然是暂时接受了这种“审神者”的设定,但毕竟这个家伙还是其他本丸的刀,肯定还是要把他物归原主,因此山姥切国広也并不打算就这样把这个家伙留下来。


 何况他也仔细观察过对方的刀具了。怎么看都是太刀,属于战斗力不低的那一种,这样的人物如果缺少了的话,审神者肯定很着急的吧。


 不如就带着他,在寻找资源的时候,查找审神者的下落,以及帮这个家伙找到本丸。


 虽然各个本丸之间基本没了往来,但是在原演练场的遗址上,极少数时候还是能够碰上一两把刀剑,那个时候说不定能够问到关于这个家伙的情报呢。


 出于这种打算,山姥切国広才将这个捡到的家伙带在了身边。并且目前关于这个家伙,至少有一点是知道的。


 对方的名字是三日月宗近——刀的名字就刻在刀身上,这一点实在是很方便。虽然这是一个山姥切国広不曾听说过的名字,因为这边的本丸中并没有这样一把刀。


 三日月对于这种安排没有任何意见,不如说,相当欢喜。


 第一次外出的时候,习惯了照顾短刀们的山姥切国広一瞬间都忘记了这个三日月其实比自己体型大很多,从外表来说完全是成人了这件事,他就那样握住了对方的手,因为怕走丢了。然后又察觉到了这样做的不妥,想要放开,但是三日月却没什么意外的样子。山姥切国広感觉到自己的手被反握住了,他抬起头,三日月正笑得眯起了眼睛。


 ……只是为了怕走丢而已。


 毕竟对方失忆了,什么都不记得。不断用如此理由让自己努力习惯牵着一个这么大只的“小孩子”,并且对方因为比他高腿比他长,时不时还会走到他的前面去,变成了对方牵着他走的状况,这个时候山姥切国広就只能加快脚步和对方走在一个平面。


 “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山姥切国広试着问对方,哪怕只要有一点点的线索,都好顺着追查啊。


 “?”被问到的人眨着眼睛看着他,然后说,“我记得你呀。”


 山姥切国広有一瞬间的脱力,“我是说你以前……”关于你真正的审神者,关于你应该回去的那个地方。


 三日月摇摇头,“什么都没有。”脑海中完全就是一片空白。他拉着山姥切国広的手,“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我发现你的时候,你是漂在河里的。”山姥切国広慢慢地说,“身上还有伤,大概是和谁战斗过了吧……”也许是和逆行者,如果顺着河道往上游的方向走的话,也许能够从当时战斗的地方找到些什么……


 山姥切国広想得入迷,都没有发现前方路面的两侧什么时候出现了逆行者,漆黑的瘴气和魔化的肢体,再明显不过的来者不善。


 数量也很可观,居然有六个。


 如果是平时的山姥切国広,这个时候只要砍倒一个制造出缺口然后迅速撤离就行了。但是现在的情况不同,他身边还跟着一个三日月,带着一个人逃命显然是不可行的,他也没有把握可以在战斗的时候依然顾及到三日月。


 居然是这种时候……


 “你还记得我们来时的路吗?”他轻声问,这个时候不用带称呼,也足以明白是问谁。


 “我记得。”三日月看着他,很是平静的说。


 “按照原路回去就行。”山姥切国広盯着对面的敌人,距离已经不远了,他的声音都压得很低,“跑快一些。”


 山姥切国広松开了手,这个时候也管不了三日月是什么表情了。他向前迈了一步,就那样把三日月挡在身后,然后无言地抽出了刀。


 这样的一个动作无疑是战局的开端,敌人的耐心也早就消耗殆尽地冲了过来。山姥切国広相信凭着自己的机动力还是能够做到同时拖住好几个敌人的,他跑起来的动作就像风一样的快,白刃相接的时候一击必中是完全无愧的出色,他已经没有别的选择……


 然后接下来发生的一切都太快。


 他感觉到身边有人的接近,似乎是在转身的时候有人搂住了他,他听到刀刃摩擦所发出的尖锐声响,被反弹开时候的无力、以及感觉到的近在咫尺,就这样搂着他的这双手臂的力量,还有刀刃划过躯体的时候的闷响,飞溅开的血液声和倒地的声音。


 这一切都发生得太快,在这样疾如闪电的动作之中,他只看得到一双冰冷的夜空色眼睛。


 六个敌人已经全部倒在了地上,除了一个是山姥切国広击败的之外,其他全部都是三日月击杀的,对方的动作没有一丝的犹豫,效率得简直令人赞叹。


 “你……”山姥切国広有些惊讶地看着对方,他想要问什么,脑袋中却完全是茫然的。


 直到他听见了他自己的声音。


 “你为什么不跑?”


 “这么多敌人……很危险。”山姥切国広喃喃自语地说。


 三日月却好像完全没有领会到山姥切国広的担心一样,只是抬起手把他脸颊上溅到的血给擦掉了。动作轻柔得就像那天帮他擦掉眼泪一样。


 “因为你在这里。”三日月看着山姥切国広,语气平淡得没有任何的波动,“你对我很重要。”


 他只是在陈述这一件事。


  




-END-


是的,就这样完结了,我就只是想写这样一个梗。

带着上篇就是为了让三明有一个这么苏的发挥场景……

请大家好好珍惜这样一个甜三明,多看他几眼,谢谢,毕竟是珍稀品种(喂

 
   
评论(13)
热度(86)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