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三山】SSSS -上-

我只是想写这个梗……很快结束的你们放心吧,我的动作麻溜儿的。

各种BUG乱飞别在意_(:зゝ∠)_

虽然好想吐槽自己最近失忆的片场是不是有点多啊……



-正文往下-


  捡到那名男子的时候山姥切国広正好独自外出,他顺着河道走是为了找找看有没有废弃的冷却材倾倒池,却显然没有。已经有些浑浊的河水甚至隐隐透出红色,山姥切国広心中正疑虑,再往前看,就看到河里漂着一个人,周身都是一圈深色的红,随着水纹的荡漾而一点点淡化了那血色。

 

  想着大概又是哪位不幸的刀剑,遭遇敌袭而葬身河川。山姥切国広并不怀疑自己有一天也会是类似的下场,因此就连“物伤其类”这种奢侈的感叹都懒得发出,打算朝着下一个暂且算是安全的地点前行,却偏偏只是临走前的一瞟,让他觉得那个人好像还没死透,因为隐隐约约可以感觉得到刀剑特有的灵气。

 

  山姥切国広打算迈出的步伐于是就那样逆转了方向。

 

  该说是幸运好呢,还是不幸好呢。

 

  在如今这个已经异变的世界,河道这种容易遭到伏击的地点是鲜少有人会来的,如果不是山姥切国広仗着他方便的机动力,加上也需要资材维持本丸的日常运转,他也不会来这里。何况刀剑本来就是斥水的,让这个男人再漂流几天的话,估计就能直接死成本体了。

 

  不过就算现在把这个男人捞起来,也不知道能不能治得好……

 

  山姥切国広看着对方的装扮和刀具,明显就是出自境况良好的本丸,衣服上都暗印着繁复的花纹,虽然苍白而缺乏血色的脸也是惊为天人的美。哪像他身上披的布都是破破烂烂补了又补,对比强烈得就好像是身处两个不同的世界。

 

  被我这种刀捡到,还真是抱歉了。

 

  不经意间想到了世界异变之前的事情,山姥切国広的心情有些沉重,但是这种情绪也比不上怀里货真价实的一个人的重量,尤其还是一个失去意识的人的重量。眼看太阳已经慢慢地移动了位置,在夕阳把河面都染成暖色之前,山姥切国広赶紧加快脚步返回了本丸。

 

  世界已经变得大不相同了。之前那个政府庇佑、审神者维持的世界已经不复存在,随着各地的审神者相继失踪,本丸中的刀剑无法以正常的速度成长,更加无法与政府取得联系,没有规划性的作战根本赶不上敌人的增长速度,别说是消灭了,就算是维持现状都是勉强。

  

  何况也根本无法与之前一样作战,受伤之后没有审神者的灵力,要让伤势复原的时间非常漫长,并且失去了来自政府的援助,资材也是一天天紧促起来。在这种状况下,刀剑男士可谓是举步维艰,也正是因此,世界的平衡被一点点的吞噬。审神者莫名其妙的失踪状况依然在持续,阵亡在战斗中的刀剑越来越多,可是新降临的付丧神却越来越少……

 

  现在已经是溯行军的天下,大行其道的是那些原本该躲在藏时间夹缝中的逆行者。

 

  因此,黑夜已经变成了一个格外危险的时间。原来的远征地点也早就不能去了,因为根本不知道能不能够回来,山姥切才会想着让居住区附近寻找一些废弃池,但是没想到居然会捡到这样一位“意外收获”。

 

  还残存着审神者灵力的大门不用担心被侵入,山姥切国広抱着对方进入到本丸之中才算是安心了下来。

 

  都还来不及跟其他的人打声招呼,山姥切国広就赶紧把对方放到了手入室,然后瞬间就被显示的时间吓了一跳。

 

  他几乎都要以为这个手入室是不是因为年久失修而出现了问题,不然怎么会有九十多个小时这么长的时间啊?这是山姥切国広从来没有见过的,并且需要的资材也数量惊人,几乎是他辛劳半个月才可以凑够的数量了。

 

  居然捡了一个这么麻烦的家伙……

 

  山姥切国広比任何人都要清楚这个本丸的穷苦状况,救治这个家伙根本就是雪上加霜的决定。因此他几乎瞬间都要泄气了,可是看到躺在手入室里的那个男人的样子,浑身没有一点温度,嘴唇都已经从肌色慢慢地开始泛乌,衣服上也因为血的晕染而贴在身体上,对方修长而带着明显骨节的手都是僵直的,一切都在昭示死亡正在慢慢的降临在这个人的身上。

 

  山姥切国広叹了一口气,离开的时候默默关上了手入室的门。

 

  乱已经在大厅等着他了,本来看到他平安无事的回来,神色很是放松的,可是山姥切国広一言不发的走过去,然后在矮桌的一边坐下,无言地把头磕在了桌子上。

 

  “对不起,乱,我们大概又要保持最低消耗过一个月了……”

 

 

 

 

 山姥切国広大概也是没有想到那个人能恢复得那么好,捡回来之后他就没有太在意这件事了,只是每天会定时去看看,好像就只是转眼之间,他本来打算坐一会儿就走了,结果就看到那个人睁开了眼睛,身上的服装也变得完整如新,山姥切国広就知道这是对方的伤势好转了,可是他都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对方就先开口说话了。

 

  “你是谁?”

 

  山姥切国広刚想着,对哦,对方还不认识自己,毕竟自己也不认识对方,这很正常……对方就又说话了。

 

  “这是什么地方?”

 

  “我是谁?”

 

  ……等一等,似乎有哪里出了问题。

 

  山姥切国広愕然地看着对方一脸茫然的表情,看向他的时候是纯然的无知,他就知道大事不好了。

 

  “你不记得你是谁了?”山姥切国広小心翼翼地询问对方,“你应该还记得你是哪家审神者的刀剑吧……?”毕竟这个是最重要的身份,可不能忘记了。

 

  “审神者……?”对方眨着眼,有些含糊地模仿着他的发音。

 

  “审神者。”山姥切国広又念了一次这个称呼,“这个是很重要的人,是让你来到这个世界的人。”

 

  “重要?”对方好像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无论山姥切国広说什么,都像小孩子一样重复着他的话。本来就不擅长与人沟通的人山姥切国広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吃力。

 

  “你一定是哪家审神者的刀剑吧,”山姥切国広说,“不知道为什么受了伤,我只不过是在河里捡到了你而已。”

 

  谢礼就不用了,如果你伤好了,就赶紧回你的审神者身边吧。

 

  山姥切国広态度有些冷淡的说,倒不是他想赶人,只不过明显比起现在这个境况局促的本丸,对方当然是回到应当回去的地方比较好。

 

  “走?”被他捡到的男子有些困惑地发出这样一个音节,“你不是我的审神者吗?”

 

  对方的视线怎么看,怎么都是指向自己,山姥切国広一瞬间都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不不不,这个误会也太大了。

 

  “我怎么可能……”

 

  “是你让我来到了这个世界呀。”对方微微笑了起来,恢复了健康的容貌反而带着一种孩子式的稚气,“你对我很重要。”

 

  啊,不行,单独说这句话的气氛似乎是太容易让人误会了……

 

  山姥切国広感觉大脑一阵发晕,可能是很久没有和其他的刀剑接触过,因为一直都是过着这样深居简出的生活,似乎表达能力上出现了很大的问题。

 

  “你就是我的审神者。”

 

  在山姥切国広竭力想出一个能让对方听懂的说法之前,那个男人就已经走了过来,这样看,对方居然比他还高出一个头,并且那种精致从容的气质也越发强烈了,就像一朵死去的花再度散发了生机,强烈的生命之美在这个人的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

 

  对方走近了,握住了他的手,并且用一双带着笑意的眼睛看着他。山姥切国広这才注意到对方的眼睛是深蓝色的,就像夜空一般,其中还浮现出一双弯弯的新月。不同于现在潜藏着危机的夜晚,那是很久之前,世界还没有异变的时候,还能够冠以风雅之名的月夜的美景。

 

  迎上这样一双眼睛,山姥切国広已经连一个字都说不出口了。


-tbc-

 
   
评论(4)
热度(116)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