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三山】捕猎者的游刃有余

完全什么鬼的莫名其妙的PARO……

超级乱来,耶。

OOC得飞!起!

顺便提醒:女装注意。

BGM在这儿↓:

《Purple Passion》

http://music.163.com/#/song?id=2529472



-正文往下-


Mikatsuki的心情很愉快。他今天穿上了精挑细选的礼服,就算是再如何千篇一律的黑色,穿在他的身上,却也总是带着独特出众的气质。经由完美切割之后再点缀上去的袖扣更是接近透明的纯粹,从没有一丝皱褶的袖筒顺着视线往上蔓延,宽厚的肩膀和健壮的体格完美符合了穿西装的理想型,他正在和旁边的宾客说着话,似乎是一个有些意思的话题,让他笑了起来,总是礼貌而得体的弧度哪怕只是漾开一点点,都是那样让人心神沉醉。


  他是这个宴会的主人,同时也是这场宴会上最耀眼的一束光。


  辉煌的灯火将大厅之内点亮得如同白昼,而明快又活泼的舞曲则将安眠的夜彻底唤醒,人们好像从不知倦意一般交谈与舞蹈,亮眼的红色舞鞋总是盛开在一双舞裙之下,又隐没在另外一个转身之中。


  琥珀色的香槟倒了一杯又一杯,白色的服务生制服流利地穿梭在人群中,就像是乐曲海洋中飘荡的小舟,从这一头飘到那一头,Mikatsuki只是浅酌,虽然并未喝醉,脸上的神色却已如醉了一般开始泛起止不住的笑意来。


  一切都是值得的。


  他看着眼前翩翩起舞的宾客,看着乐团中激昂挥洒的指挥,听到干杯的倡议声一遍又一遍,从未断绝过的沸腾的人声几乎要让人怀疑时间,可是若非这样被遮掩的夜,也绝对孕育不出如此近乎癫狂的享乐,已经快要临近午夜了,这里的所有人们却依然没有任何厌倦之色的发散着源源不断的热情。


  他们唱着歌、拍着手、集体舞蹈与干杯,在大声的喝彩之中穿插着窃窃私语,在那心照不宣的眼神之中享受着这样秘密的热情,每一分、每一秒,呢喃在耳边却又时刻被淹没的爱语都是那样真切又遥远。


  Mikatsuki享受这样的氛围,从这一刻,从他知道的那一刻起,就强烈地感受到了这一切的美妙。


  看起来相当具有时代感,已经俨然成为大厅装饰一部分的时钟就存在于那里,马上就要到午夜零点了,可是谁也不会注意到分针和秒针的移动,那样细微的声响也根本不会有人听到。只有Mikatsuki听到了那样的声音,胜过轻快的舞曲和嘈杂的喧闹声,酒杯碰撞的清脆和舞鞋踢踏的节拍,都取代不了的永恒的平稳。


  马上,十二点就要来临了。


  Mikatsuki并不相信童话里的爱情故事,那样虚幻的温柔并不适合他,他更相信自己,相信他自己来达成的事实。


  秒针兢兢业业的就位了,分针也跟着走到了它理应存在的位置,就在它与时针重叠之时,发出了昭示着一天结束、又是一天来临的报时,然而大厅之内舞蹈的人们谁也没有注意到这样的钟声,就像着魔了一样浑然不觉,他们在明亮的大理石上转着圈,就像除了乐曲之外其他的一切都听不到一样的前线木偶。


  就连城堡的大门什么时候打开了,这一件事都没有注意到。


  Mikatsuki相信对方是一个很守时的人,所以他并不意外看到从红地毯的尽头慢慢出现了一个人影。


  对方穿着白色的礼服,头上还带着头纱,镂空的蕾丝边很好地说明了这位“女士”的品味,“她”拎着裙摆,看起来有些手足无措,不过也依然顺着红毯的指引走进了大厅,纤细的身型在“她”微微侧过身体的时候越发明显。穿过了一个又一个旋转的舞蹈伴侣,白色礼服的“女士”终于来到了Mikatsuki的面前。


  “你终于来了。”Mikatsuki微微笑着看着对方。对方也同样看着他,被头纱所遮盖住的金发在灯光下亮得耀眼,而那碧绿的眼眸更像是珍贵的宝石,因为那不屈的神色,越发显得冰冷而令人产生了强烈的掠夺感。


  “不应该向我问一声好吗?”Mikatsuki又说话了,而那位“女士”却还是不吭声,脸上的神情只是变了一变,“她”似乎是想要弯腰,然而就是在这个犹豫的时间,Mikatsuki就已经拉过了“她”的手,相当绅士地来了一个吻手礼。


  “你果然穿这个也很合适。”Mikatsuki却并没有放手,迎上对方的瞪视,他反而是更加靠近了一步,借着帮对方把滑落到脸颊边的发丝别到耳后的动作,他在对方耳边轻声说,“Yamanbagiri……”在对方因为他呼出的气流而微微一抖的瞬间,他奇妙地改变了接下来的名字,“——Girl。”


  “Kunihiro!”


  这样的篡改果然遭到了对方的反对。从刚开始就沉默的“女士”终于愿意出声了,只是声音听起来实在是低哑得奇怪,“她”的脸颊也因为情绪的起伏而泛着红色,看得出来是真的很激动,所以对于Mikatsuki似乎是有些不明所以的神情,“她”又纠正了一遍,“Kunihiro……才是我的名字。”


  这样连贯的声音,足以让人确定这位访客的真正性别,或许因为纤细的体型和服装的改变而故意混淆了认知,但是Mikatsuki却丝毫不惊讶眼前的LADY是一位男性似的。


  “我当然知道这是你的名字。”Mikatsuki很是亲切地说,他看起来没有任何被反驳的不愉快,“如果你愿意我以此来称呼你的话。”


  Girl,或者,Kunihiro。


  “Kunihiro。”金发的青年想也不想地就选了后者。


  “Kunihiro。”于是Mikatsuki相当从善如流地如此称呼了对方,并且他向对方伸出了手。


  这是一个共舞的邀请,更加是一个Kunihiro无法拒绝的邀请。不如说,这就是他打扮成这样来到这里的目的。


  根本没有任何拒绝理由的Kunihiro只能将手交到了对方的手中,他的表情很平静,却又带着微妙的杀机,走向舞池的步伐都像是迈向战场一般严肃。Mikatsuki的笑容却是一如既往的灿烂,甚至可以说是有些诚恳得过了头,都带着一种狂热的不真切。


  他带领着对方缓缓走下阶梯,白与黑的连接就从他们的手中实现。耳边的舞曲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换成了祝福的钟声,明明是夜晚,却恍然听到了鸽子飞舞起来拍动翅膀的声音。


  Kunihiro毫不意外地看着红色的地毯边缘蔓延开的祝福的花朵,他再抬起眼所看到的场景和刚才狂欢的宴会完全不同,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圣洁的大教堂,而红毯尽头的神父背着光,只剩下一个轮廓,其他都看不真切。


  “滑稽。”他音量不低,足以让身边的人听到。


  “嗯?”Mikatsuki只是轻声地哼了一音节,握住Kunihiro手的力度也很恰当,但是Kunihiro却相当充分地感受到,这个男人生气了。对方微笑着看了他一眼,而Kunihiro也报以相同力道的瞪视。


  “这样的场景,很滑稽。”Kunihiro一字一句的说,他看着对方深沉得如同夜色的眼眸,“你居然也想要神的祝福。”


  “我以为你会想要这种。”Mikatsuki很是无辜的说,他眨眼睛的样子甚至有些天真,“或者,还是按照我的方式来会比较好呢?”


  就只是在他尾音落地的瞬间,Kunihiro就感觉到了环境的温差改变,明亮的七彩玻璃窗一下子就暗淡了下来,变成了漆黑而冰冷的石壁,温暖的阳光也变成了飘忽不定的烛火,本应该坐满宾客的长椅都变成了一排排的空座,地毯变成了诡异的黑色,像是沉淀之后的血,他们就走在黑色百合花所铺陈的道路上,暗夜的阴冷与死亡的血腥缠绕着他,前方是黑色的棺木,这是永久的诅咒与祝福。


  Kunihiro没有说话,只是皱了皱眉头。


  “只要告诉我你的回答就好。”Mikatsuki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带着诱哄的温和。“你随时都可以离开,如果不是为了过来告诉我答案。”


  Kunihiro却依然什么都没有回答,他只是往前走,在终于抵达了的地毯的尽头,空置的棺木里都是凋谢的花瓣,他就那样躺了进去。


  “难道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可是你还没有说最重要的那句话。”Mikatsuki坐在棺木边,很是好脾气地看着他。


  “……”Kunihiro看着对方,绿宝石的双眼光泽灵动,从他的角度看过去,Mikatsuki的眼神专注得可谓是深情了。


  Kunihiro闭上眼,然后深呼吸了一次之后,才慢慢地说。


  “——我愿意。”


  在这样一个宣告誓言成立的语句落地之后,Mikatsuki才弯下腰,他慢慢地靠近了对方,脸上的笑容是一如既往的从容,然而因为那慢慢显露的尖牙,让这笑意带上了些许的邪气。


  只不过这样的表情已经闭上眼的Kunihiro已经看不到了,他躺在死神编制的罗网之中,耳边的寂静是被隔绝的永恒,他就躺在棺木里,逐渐褪去色彩的唇只是在等待着。


  Mikatsuki的黑发已经垂落在了Kunihiro苍白的脸颊上,这样近在咫尺的下一秒是接吻的绝妙距离。


  


  被施下了诅咒的王子已经沉睡了七百年,他的意识在七层梦境之中不断地徘徊,只有历经七重悲剧的死亡,以及……


  才能够将他唤醒。


  


  ——《第一夜·被血染红的白色嫁衣》


 
   
评论(7)
热度(116)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